第十四章 化敌为友

上一章:第十三章 欺负上门 下一章:第十五章 上门提亲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一度燃起希望,很快又希望破裂,冯仲脸上神情的起落变换同样没能逃过项康的眼睛,便又低声问道:“怎么?大兄,难道那个新来的县令油盐不进,不收别人的好处?”

“不是不收别人的好处。”冯仲摇头,低声说道:“愚兄和那个新来的县令虽然没打过交道,可也没说什么他不收谁的东西,想来应该不是那种无法打交道的人。”

项康运思极快,听到这话只稍一思索,马上又说道:“既然如此,难道是大兄的手头不方便,担心拿不出足够让那个县令动心的东西?”

“贤弟果然是聪明过人,一猜便中。”冯仲由衷的赞了一句,然后才低声说道:“不瞒贤弟,我这个亭长虽然看上去威风,除了每个月有禄米每年有县里节余的钱粮可分,偶尔还能拿点其他好处,但背底下的开支也不小,除了养家糊口礼尚往来,还得养一帮门客让他们替我办差,和乡里县里打交道更是少不了花钱用钱,手里就算有点积蓄也不多,就算全拿出来,恐怕也打动不了那个县令。”

满肚子坏水馊主意的项康这次终于没话说了——穷得叮当乱响,项康在钱财方面就算想帮冯仲也是爱莫能助。不过还好,现代人在溜须拍马和阿谀奉承这方面的经验和理论十分丰厚,稍微盘算了一下后,项康又问道:“那么大兄,你可听说那个新县令有什么特别的喜好?就是他特别喜欢什么?”

“特别喜欢什么?”冯仲回忆了半晌,才迟疑着说道:“不是很清楚,只是听说他好象对吃食比较挑剔,城里几家酒肆的庖厨,都被他叫去做过菜,乡里打到什么好点的野味,都喜欢给他送去。”

“对吃食比较挑剔?”项康有些茫然了,又问道:“那其他的呢?他还有没有其他的喜好?”

“好象,还有点喜欢摆排场。”冯仲回忆了半晌才想起这点,又说道:“多谢贤弟指点,我会尽快想办法仔细打听的,打听到了消息,我再请贤弟你来商量。”

项康点头答应的时候,正好冯仲的老婆畏畏缩缩的走了进来,一边小心翼翼的向项家众兄弟行礼,一边招呼门客去帮忙抬饭拿菜,冯仲慌忙安排几个门客去给老婆帮忙,项康也坐回了自己的位置等待上饭。

冯仲夫妻确实有些在刻意讨好项家兄弟,款待项家兄弟的菜肴除了在淮河流域比较容易弄到的鱼和蚌外,还有价格不算便宜的肉脯和肥肉加小米煮成的黍臛,另外还搬来了两坛从县里买来的米酒。结果见到这样的饭菜,项家兄弟个个两眼放光自不用说,常年在冯仲家里混饭吃的冯家门客也是个个面露狂喜,冯仲才刚招呼众人用饭,项家兄弟和众门客就象饿狼一样的扑到了案几上,甩开了腮帮子胡嚼海咽,吃得连酒都忘记了喝。

只有项康没忘了和冯仲交杯换盏,互相敬酒,原因一是项康没忘了礼节风度,二是这个时代的饭菜很不对项康的胃口——鱼和蚌都是用白水煮了,蘸着黑糊糊带有怪味的酱吃,所谓的肉脯则是风干肉,同样是白水煮了蘸酱吃,所谓的黍臛更是拿切成块的猪肥肉直接煮吃,没盐没胡椒吃在嘴里要多腻有多腻,在二十一世纪时已经养刁了嘴的项康当然吃不惯这样的东西。

这里必须表扬冯仲一句,不知不觉间觉得项康这人其实挺容易亲近后,冯仲居然还注意到了项康对自家的饭菜似乎有些不满意,主动问道:“贤弟,怎么?你好象不喜欢这些菜?有什么想吃的?要不要愚兄叫你丘嫂重新做点菜?”

“不必劳烦丘嫂了。”项康摇头,说道:“不是不喜欢这些菜,只是胃口不太好。”

“那要不要吃点炙肉(烤肉)?”冯仲又主动说道:“我记得家里应该还有些猪肉,叫你丘嫂切了,给你烤着吃?”

项康有些动心,不过考虑到这个时代的可怕调料,还有不能过于挑剔失去礼数,项康还是摇了摇头,正想谢绝,突然又心中一动,忙抬头问道:“冯大兄,你家里有没有干荷叶?”

“有。”冯仲点头,又说道:“贤弟是不是要包些菜带回去给两位项媪?愚兄这就叫你丘嫂准备?”

“不,不。”项康摇头,说道:“劳烦兄长把丘嫂请来,我有些话对她说。”

冯仲答应,赶紧派人去叫老婆来和项康说话,然后很快的,长得不算太丑的冯仲老婆就被请到了项康的面前,神情带着畏惧的向项康行礼,小心说道:“项公子,敢问有什么吩咐?”

“丘嫂,我想叫你做一道菜。”项康说道:“你去杀一只鸡,去掉毛和内脏洗干净,再准备一些干净的黄泥、荷叶和麻线,连同砧板和菜刀一起拿来,我当面教你做这道菜。”

“杀鸡?”冯妻的神情万分为难了,犹豫着说道:“公子,家里是有鸡,可一只是打鸣报点用的,剩下的几只都在下蛋,杀了太可惜,能不能过几天,让奴家到集市另外去买……。”

“杀一只下蛋的鸡。”项康也不给冯妻辩驳的机会,又得寸进尺的说道:“家里如果有干的山菌(干蘑菇),泡好洗干净了一起带来,还有枣干拿几颗,切点肉片,尽量切薄点。”

冯仲老婆把哀求的目光看向了丈夫,冯仲则万分为难,有些悄悄抱怨项康的得寸进尺,可也不好意思驳项康的面子,便硬着头皮说道:“按项康公子的吩咐做,准备好了拿来。”

冯妻无奈,只好低低的答应了一声,快步下去准备,项家兄弟见了个个莫名其妙,不知道项康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冯仲和冯家门客则没有一个不是在肚子里暗骂项康厚颜无耻,蹬鼻子上脸,同时冯仲心中还开始有些后悔认识项康这么一个朋友,担心开了这样的头,将来更难款待项康这个恶客。

不一刻,冯妻把一切都准备好,叫了两个门客帮忙抬到了项康的面前,可是因为紧张,冯妻却忘了准备黄泥。好在这玩意不难准备,项康马上就随手一指一个帮忙的冯家门客,吩咐道:“去挖些干净的黄泥,用一个干净的盆端来,记住,黄泥一定要尽量干净。”

“做菜要黄泥做什么?”门客莫名其妙的问道。

“不要多问,到时候你就知道。”项康的语气不容分说,“快去准备。”

看了一眼赏自己饭吃的冯仲,见冯仲满脸无奈的点头,那个倒霉门客只好悄悄在肚子里骂着项康出去准备,项康则挽起了袖子拿起刀,向冯仲老婆说道:“丘嫂,我只做一次,你一定要记清楚步骤。”

冯仲老婆晕晕乎乎的点头,小心来看项康的操作,项康则用刀背先把已经去毛的鸡双腿和翅膀打断,然后把泡好的干蘑菇随意切碎,混合红枣干和肉片,一起塞进了鸡的肚子里,然后用干净的荷叶把鸡包好,又用麻线捆好,放在了一旁备用。

这时,此前出去那个门客已经端着一些黄泥进来,项康见黄泥过多便倒了一些,然后直接提起席上的酒坛倒入酒水,直接用米酒和泥——这点是因为项康嫌麻烦懒得叫人去准备凉开水,结果冯仲夫妻见了却暗暗心疼——这时代的酒可不便宜。

接下来当然是最正宗的叫花鸡做法了,用一定湿度的黄泥把荷叶包好的鸡包了,厚厚裹上一层,然后放进房间正中的地灶里直接用柴火烧,最后项康才对冯仲老婆说道:“丘嫂,记住,烤一刻半时间。”

冯仲老婆点头,又小心翼翼的问道:“公子,这是什么菜?奴家做了二十年菜了,怎么从来没见过?”

“这叫芈月鸡。”早就想好一肚子鬼话的项康随口胡诌,说道:“以前我们楚国的芈月芈八子,在就要嫁到秦国当宣太后的时候,为了答谢母国的养育之恩,在辞别楚王时,用这个办法做出了这道菜,楚王吃了赞不绝口,当场就把这道菜订为楚国宫廷的御菜,只有楚国的王公贵族才能吃到,十分高贵。又因为这道菜是芈月所做,楚王还亲自给这道菜取名叫做芈月鸡。”

“这道菜,来历竟然高贵?”冯仲老婆十分吃惊,又好奇问道:“项公子,这道菜就这么好吃,连楚王都喜欢?”

“好不好吃,过会丘嫂你就知道了。”项康自信的微笑,又转向冯仲说道:“大兄,刚才我说的这个故事,你也用心记住,对你有用。”

冯仲满头雾水的点头,又好奇的去看火中的泥团,实在有些不敢相信用黄泥巴烤出来的母鸡会来历这么高贵,能让拿着金扁担挑柴的楚王都赞不绝口。旁边的项家兄弟则继续面面相觑,打破脑袋也想不起楚国大名人芈八子还有这么一个故事。

洗完了手,项康先是叫冯仲老婆准备了一些清酱(古代酱油),然后就坐回席上吃饭喝酒,冯仲和项家兄弟则是心痒难熬,纷纷走到了地灶前去看希奇,低声议论不断,项康则根本不去理会。最后,还是冯仲老婆畏畏缩缩的提醒项康道:“项公子,一刻半时间到了,接下来该怎么办?”

“拿出来。”项康懒得再去洗手,直接吩咐道:“砸开黄泥去掉,解开荷叶把鸡放在盘子里,然后就可以撕着蘸清酱了。”

按照项康的指点,冯仲老婆在门客帮助下用火筷子取出了所谓的芈月鸡,放在案上才刚砸开已经凝固的黄泥,诱人的肉香就已经扑鼻而来,让房间里冯仲夫妻、项家子弟和冯家门客都忍不住抽了一下鼻子,纷纷惊叹道:“好香啊!”

解开荷叶后的芈月鸡更是香味四溢,连在躲在门外看热闹的冯仲儿女都不由把脑袋伸进了房中,贪婪嗅闻那诱人肉香,而鸡的外观也十分诱人,黄澄澄的看上去就让人充满食欲。然后也不等项康吩咐,冯仲马上就动手撕鸡,结果也是到了这个时候,冯仲才惊奇的发现鸡肉竟然柔嫩无比,几乎是毫不费力就可以直接撕开,再撕下一块肉蘸了清酱放进嘴中,没嚼得几下,冯仲就呆住了,惊叫道:“天哪!天下还有这样的美食?!”

“奴家做了二十年菜了,从没做出过这么好吃的鸡!”

这是冯仲老婆在尝过味道后发出的惊叫,那边项家兄弟和冯家门客则是七手八脚,争先恐后的撕鸡蘸吃,然后也一个接一个的发出惊叫,“好吃!太好吃了!原来鸡肉居然可以这么好吃,我以前怎么就不知道?!”

塞在鸡肚子里的蘑菇、红枣和肉片,同样让青铜时代晚期的人吃得几乎落泪,差点把舌头咽进肚子里,打破脑袋都不敢相信只是这么稍微料理,就可以让食物变成这样的绝世美味,好吃得全都只顾着抢,忘了给项康这个做菜人留点品尝。

在现代社会吃过无数次叫花鸡的项康当然不会介意没能尝到自己亲手所做的美味佳肴,上前把吃得满嘴油光的冯仲拉到了远处,项康附到了冯仲耳边,低声说道:“大兄,你不是说新来的县令喜欢挑剔吃食吗?十月初一那天,带上丘嫂去给县令道贺,让丘嫂给县令也做这么一只芈月鸡,他只要吃高兴了,你的亭长位置应该也就能够保住了。”

冯仲呆住,半晌才回过神来,赶紧向项康拱手抱拳,一鞠到地,激动说道:“项兄弟,多谢你的指点,愚兄明白了,愚兄什么都明白了!兄弟你放心,只要我能如愿以偿,以后这侍岭亭,你只管横着走!”

“婆娘,婆娘,别只顾着尝味道,快去再杀一只鸡,这么做了请项公子吃!你看你们这帮人,一个个只顾着自己吃,怎么就不知道给项康公子留点?!”

“大兄,不必了,心意我领了,你家的鸡留着下蛋,等以后再说吧。”

“不行,不行,下蛋的鸡可以再养再买,但今天项兄弟你一定得吃一只,不然愚兄我心里过意不去!”

推荐热门小说汉当更强,本站提供汉当更强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汉当更强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十三章 欺负上门 下一章:第十五章 上门提亲
热门: BOSS作死指南 除我以外全员非人 今天毁灭地球了吗 你的距离 史迈利的告别 神医嫡女 最强弃少叶默 娱乐圈吉祥物 抱紧那条龙/信你才有鬼 边缘人的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