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见面礼物

上一章:第二十章 请君入瓮 下一章:第二十二章 以德报怨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死要面子就得活受罪,扮酷耍帅从来就没有什么好下场,在项康的带领下,刚帮了虞家一个忙的项家兄弟为了那点可怜的虚荣心,楞是主动放弃了一个在虞家白吃白喝的机会,结果虞间和虞知父子倒是感激不尽了,虞妙戈和虞姀也对项家兄弟刮目相看了,项家兄弟却是还没回到家就个个肚子饿得咕咕叫,也个个后悔得恨不能掉头回去,厚着脸皮再到虞家混吃混喝一顿。

“哎哟,饿死我了,早知道就应该在下午动手骗那个黍叁写文书,事办完了正好名正言顺的在虞家再吃上一顿。”

“好饿,夙食(早饭)吃得太早了。项康,你给我记着,今天是为了你的面子,害我们个个挨饿,以后你得还我们!”

“关项康什么事?他不说走,你就好意思在虞家坐着等到吃暮食(晚饭)?快走吧,没多远就到家了,肚子饿回去吃。”

“过年杀的羊和买的肉早就吃完了,到家也肯定没什么好吃的,但愿别又是豆羹,我最怕吃那个玩意。”

项家兄弟抱怨纷纷,还一度把矛头指向带头耍酷的项康,肚子同样饿得咕咕叫的项康却是充耳不闻,在回家的路上一直都在盘算如何了结虞家和单右尉的事——虽然项康有很大把握可以逼着那个黍叁就范,宁可得罪单右尉也不敢把虞知裁定为市籍,但这事肯定不会就此结束,那个单右尉也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也肯定会继续想办法打击报复虞家,甚至还有可能直接对项康动手,所以为了未雨绸缪计,项康必须得提前想好法子应对。

很可惜,虽然明知道应该未雨绸缪,可不管项康如何的绞尽脑汁,都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来彻底了结这件事,因为项康既没钱又没权,除了有一帮敢打敢拼敢亡命的兄弟可以指望了保护自己外,没有任何资格和那个单右尉正面拼斗,逼着他收手罢休。所以项康思来想去,也只好把希望寄托在即将面临的秦末大乱上,决心暂时与那个单右尉见招拆招,先把局势稳定住不至于突然恶化,等项梁和项羽起兵打过长江,再慢慢找那个单右尉清算新帐旧债。

心事重重间,项康和项家兄弟不知不觉已经回到了侍岭亭境内,还已经远远看到了自家居住村庄的炊烟,然而就在项家兄弟纷纷加快脚步的时候,道路的对面却又快步冲来了几个人,为首的还正是上次曾经怀疑过项家兄弟偷盗绸缎的冯仲。结果也是在看到冯仲时,项康才猛然想起自己昨天把冯仲甩在下相城里单独面对县令怒火的事,先暗叫了一声糟糕,然后赶紧迎上去,远远就向冯仲拱手道歉道:“冯大兄,昨天真是太对不住你了,小弟的错,请大兄责骂。”

“自家兄弟,客气什么?”冯仲对项康的态度和称呼都变得越来越亲热,一边快步冲过来双手搀起项康,一边十分关心的问道:“兄弟,虞公家的事怎么样了?要不要愚兄帮忙?”

“差不多了,至少暂时不用怎么担心。”项康回答得很含糊,又赶紧问道:“大兄,昨天周县尊怎么说?我有没有连累你?”

“当然没有。”冯仲的开心笑容让项康有些惊奇,又笑着说道:“县尊听说了你的事后,不但没怪你没怪我,还反倒把你一顿好夸,愚兄我也沾你的光,不但没挨骂,亭长的位置还更稳了。”

“那位周县尊不但没责怪我,还反倒夸我?”项康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赶紧向冯仲打听究竟,冯仲把昨天自己和周县令见面的事大概说了之后,项康难免更是惊奇,说道:“那位周县尊,竟然能这么的通情达理?不但体谅我的苦衷,还觉得我做得对?”

“项康兄弟,小看我们县尊了不是?”冯仲笑着说道:“人家周县尊还吩咐了,要我赶紧打听一下虞家到底出了什么事,要我能帮忙就尽量帮,还说如果有什么需要他帮忙的,也可以向他开口。”

事前还真没想到那个周县令会这么够意思,项康难免有些感叹,冯仲则一把拉起了项康,招呼道:“项兄弟,走,到我家喝酒去,咱们边喝边谈。各位项公子,如果不介意的话,也请到我家里去坐一坐,我家过年杀的猪还没吃完,将就着乱吃点。”

这样的邀请,个个都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的项家兄弟当然不会拒绝,客气了两句就迫不及待的簇拥上了项康和冯仲大步往冯家走,期间冯仲也这才把昨天的事原原本本的仔细说了,尤其说明了周县令一定要再见项康、还要亲自到门前迎接项康的事。项康听了惊奇不已,同时也心中一动,暗道:“这是个好机会啊,如果真能和那个通情达理又喜欢重情重义的周县令交上朋友,不但虞家再出事容易解决,将来天下大乱的时候,这份交情说不定也能派上大用场啊?”

再仔细往下思量后,项康益发觉得自己应该把握住这个机会,原因有很多,除了可以借助周县令的权势和那个单右尉对抗外,和那个周县令搭上关系后,还可以化解无数潜在的危险,比方说项家兄弟的徭役问题,项梁和项羽起兵后项家会不会受到牵连的问题。将来如果有必要的话,自己甚至还可以利用和周县令的特殊关系,劝说下相县城主动向项家军投降,不费一兵一卒就拿下一座城池。

利多弊少,在冯家和冯仲同席而坐没喝得几碗酒,项康就和冯仲约好了第二天再去下相城里拜会那个周县令。而冯仲也确实彻底改变了对项康的态度,又主动说道:“项康兄弟,直言莫怪,我觉得这次你不能再空着手去了,愚兄我知道你家里的情况,如果不介意的话,我给你置办一份礼物,用你的名誉送上去怎么样?”

拍了拍曾经与自己结仇的冯仲肩膀,项康多少有些感动,正要开口答应和道谢,可是话到嘴边,项康却又改了主意,说道:“大兄,不必了,礼物我自己准备。”

“可你家里……?”知道项家现在情况的冯仲有些担心,但同样是话没说完,冯仲也改了口,笑着说道:“瞧我这记性,兄弟你好歹也是旧楚名门之后,家里怎么都有些压箱底的东西,随便拿出点来都比我这个小亭长的东西强,愚兄冒昧了,冒昧了。”

“季叔,你房里好象没什么象样的东西了吧?”旁边的项它插嘴,有些担心的说道:“我们叔母那里,好象也没什么合适的东西,你不会准备向她们开口吧?”

“当然不会向叔母她们开口,她们本来就难,我怎么还好意思有向她们开口?”项康摇头,瞟了旁边的冯仲一眼后,干脆亮出了自己的底牌,捧起自己随身佩带的宝剑,说道:“我把这口剑送给周县令。”

“项康,你疯了?”正在喝酒的项庄和项冠等人都是大吃一惊,纷纷说道:“那口剑是你大父留下来的冰裂剑,是我们楚国的名剑,你拿了送人?”

“受人滴水之恩,必当涌泉相报。”项康随口说道:“周县令这么重情重义,又这么看得起我,不把我目前最宝贵的东西送给他,表达不了我的心意。”

“那你防身怎么办?你可就这么一把剑。”项声赶紧问道。

“以后再说。”项康回答得十分轻描淡写,说道:“等以后有钱了,我另外买一口。”

项家兄弟瞠目结舌,冯仲则是激动的拍了拍项康的肩膀,说道:“项兄弟,有你的,难怪周县令这么看得起你,果然是豪爽大方,任侠重义。放心,明天把事办了,我在县城里买一口剑送你,虽然肯定没你这口楚国名剑好,但起码可以用。”

“多谢大兄。”项康随口道谢,又在心里说道:“不过我也不要你另外送我一把剑,只要你能帮我把情况原原本本的告诉给那个周县令就行,这点你可千万别让我失望。”

其后,冯仲又打听了一些关于虞家的情况,项康不愿让冯仲知道自己设计黍叁的事,含糊应对过去,好在冯仲也没刨根问底,只是与项家兄弟把酒同欢,兴尽方散。

次日一早,仍然还是冯仲主动来到了项家,请项康和自己一起进城,项康也没耍什么花样,努力把自己打扮得周正一点就和冯仲出了门。路上项康倒是兴致勃勃,有说有笑,已经吃过一次亏的冯仲却是提心吊胆,不断回头张望来路,生怕项家兄弟又出什么意外,又突然追上来把项康叫走。不过还好,这一次总算是没再有什么波折,项冯很顺利的就进了城,来到了下相官寺门前求见。

还别说,名字叫做周曾的县令或许还真的一个可交之人,听说项康再次前来拜访自己后,平时有些爱摆架子的周县令言而有信,还真的大步出房,亲自来到了官寺门前迎接项康——结果也马上在下相官寺里造成了不小的轰动,官寺里的吏员差役纷纷互相打听,都在问到底是那位贵客来访,竟然能够让一县之尊亲自出迎?项康的微末小名也因此在下相官场上迅速传扬,还迅速流传进了民间。

也还好,项康的形象气质也没让屈尊出迎的周县令丢脸,容貌虽然算不上特别英俊,却也端端正正的让人看着顺眼,不卑不亢的气质更是与那些成天在周县令面前阿谀奉承的官吏富户截然不同,让周县令一见面就对项康留下了不错的印象,也让周县令赶紧亲手搀住了向自己鞠躬行礼的项康,亲热的说道:“项康公子,久仰大名了。”

“县尊客气,晚辈不过是下相民间一个无名小子,那敢当得大名二字?而且晚辈不过一介升斗小民,敢劳县尊亲迎,真是折杀晚辈。”项康的口才历来就不错,努力用一种诚恳的语气说道:“县尊恕罪,前天因为晚辈突遇急事,通报之后又被迫离开,让县尊空侯,晚辈之过,请县尊责罚。”

“项公子千万不能这么说。”周县令也很会说话,笑着说道:“公子重情重义,听闻朋友出事匆忙赶去援救,乃侠义所为,本官岂能责怪?怎么样?项公子你那位朋友的事,解决了吧?”

“多谢县尊关心,已经解决差不多了。”项康仍然回答得很模糊。

“那就好,那就好。”周县令连连点头,又邀请道:“公子快里面请,进去我们再细细叙谈。”项康道谢,与周县令并肩走入官寺,冯仲则屁颠屁颠的跟在后面,还破天荒的在县寺后堂里混到了一个座位。

在后堂里各分宾主坐定后,很会鼓动场面的项康马上解下了自己的腰间宝剑,将宝剑双手捧起,朗声向周县令说道:“县尊,自古登门不可无礼,晚辈别无长物,只有一把冰裂剑还算过得去眼,也是先辈留下来传给晚辈的祖传之物,今做为见面之礼送与县尊,万望县尊笑纳。”

项康的强调收到了让自己满意的效果,看了一眼那口花纹古朴却颇有些陈旧的宝剑,周县令虽不稀罕,却也颇为好奇的问道:“这口宝剑,是公子祖上传下来的?”

“正是。”项康点头,又努力回忆着上一个项康留下来的记忆,振振有辞的说道:“昭王时,秦昭王曾经对秦相范睢言道:吾闻楚之铁剑利而倡优拙。其间提到的宝剑就是楚剑,楚剑之中,又以冰裂剑最为珍贵。晚辈的祖上也是因为世代为将,才有幸获此名剑,世代传替,辗转到了晚辈手中,晚辈珍爱之至,时刻佩带在身。”

“既是公子祖传之物,本官如何能夺人所爱?”周县令推辞道。

“县尊不必客气。”项康说道:“红粉赠佳人,宝剑酬知己。县尊重义,能够理解晚辈前日不辞而别的苦衷,晚辈心中感动万分,又无以为报,只能是将祖传宝剑送与县尊,以表晚辈心中对县尊的一片敬意。”

冯仲还真没让项康失望,马上又补充说道:“县尊,这真是项公子的一片心意,他就只有这一把宝剑,送了你以后,他连防身的武器都没有了。”

冯仲的话虽然直接,还有些粗鄙,可是项康听了却是心中暗喜,悄悄称赞冯仲还算讲义气,那边周县令听了却是眉毛一跳,先无比欣赏的看了项康一眼,然后让差人上前,接过了项康双手奉上的宝剑,取到手中细细欣赏,还十分识货的仔细看了剑柄上的冰纹,赞道:“剑首冰裂,细腻雅致,果然名不虚传。”

“还好,果然是个识货的。”项康心里又松了口气,嘴上却谦虚道:“谢县尊夸赞。”

周县令点了点头,先放下了项康送给自己的宝剑,又取下了自己腰间佩带的宝剑,微笑说道:“项公子,你的祖传宝剑,本官收下了。厚赐无予为报,我这口宝剑是秦长剑,虽不及冰裂剑那么珍贵有名,却也还算锋利,也是本官的心爱之物,今天做为回礼送与公子,请公子务必收下。”

项康微微一笑,暗道:“熟铁的冰裂剑换青铜的秦长剑,虽然有点吃亏,但也不算亏得厉害。这个周县令不但有来有往,还没什么势利眼,确实值得交个朋友。”

推荐热门小说汉当更强,本站提供汉当更强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汉当更强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二十章 请君入瓮 下一章:第二十二章 以德报怨
热门: 一世富贵 豪门宠文炮灰重生后 谜桶 城墙之外 都市超级医生 楚臣 大唐小郎中 世界史:从史前到21世纪全球文明的互动 穿书后我变成了反派的剑灵 不可能犯罪诊断书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