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以德报怨

上一章:第二十一章 见面礼物 下一章:第二十三章 乌龙求亲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互相交换了佩剑之后,项康和周县令之间的关系当然在无形中拉近了许多,言语虽仍然还有些客套,交谈的话题却变得逐渐多了起来,先是周县令打听项康的身世来历,项康如实相告,期间故意提起一些项家迁居到下相时发生的趣闻逸事,努力说得津津有味,让周县令听得十分入神,丝毫没有因为话题其实没有任何营养而感到无聊。

再接着,从冯仲口中打听过一些周县令底细的项康反客为主,佯做好奇的打听出身周地的周县令是否与西周王室有什么特殊关系,结果周县令倒也直爽,坦白承认了自己祖上不过周朝宫室的一个小吏,只是因为出身周地而改姓,又在项康有意无意的撩拨下聊起了周朝九鼎,说得是眉飞色舞,得意洋洋。

再接着,项康又悄悄把话题延伸到了春秋列国曾经对西周王室的尊重上,结果这点又恰好挠到了周县令的心中痒处,让十分自豪自己出身的周县令谈兴大浓,与项康聊得更加热火朝天,有滋有味。

不过项康也有些小看了周县令,如此几个回合反复下来后,周县令就逐渐发现自己其实是被项康牵着鼻子走了,不甘心落于被动,同时为了考验项康真正的才学,周县令也很巧妙的把话题一转,突然提起了当今天下的时事,看似十分随意的说道:“项公子少年英雄,想必对当今时事也十分关心,不知公子认为当今天下的第一大事是什么?”

“开始考我了。”项康心中明白,脸上却不动声色,张口就答道:“回禀县尊,晚辈认为,当今天下的第一大事,应当是新皇帝如何施政,是否延续先皇旧法?是与民休息?还是将先皇功业继续发扬光大?”

“这竖子,口气好大。”周县令的心头一跳,很是惊讶项康竟然敢张口就提起秦二世的施政方针。稍一盘算后,周县令试探着问道:“项公子,那以你之见,今上当以何政治理天下。”

“当然是应该与民休息。”项康回答得既直接,又不犯忌讳——因为秦二世才刚登基,还没正式开始后来的一系列倒行逆施。然后项康又说道:“先皇虽然功高盖世,造福千秋,然而自春秋以来,天下毕竟已经动荡数百年,百姓疲惫,生灵涂炭,非先皇一朝所能恢复。所以晚辈认为,新皇应当与民休息,惠民养民,让天下万民有时间休养生机,恢复元气,如此大秦方可太平大治,辉煌万世。”

毕竟是一县之长,接触到的朝廷大事远比寻常百姓为多,所以听了项康的话后,周县令难免有些默默无语,不由想起了自咸阳传来的种种内幕消息。稍一停顿后,周县令也不敢把这个话题延续下去,改口说道:“不知公子可曾听闻,内史蒙恬因为涉嫌谋反,已经服毒而死?”

“什么?蒙恬已经死了?”身在民间,项康此前还真没听到过这个重要消息,这会周县令突然提起,项康难免也是心头一跳,脱口就反问了一句。然后项康又悄悄看了周县令一眼,心道:“这家伙胆子也不小,敢和我一个刚认识的陌生人提起这么敏感的话题。”

周县令点了点头,算是回答项康的反问,项康则犹豫了一下,说道:“如果谋反罪行属实,那蒙恬是罪有应得,就是不知道县尊怎么看。”

“这小子,居然给我来一个以进为退。”周县令有些哭笑不得,可同样也不敢在这个话题上深谈,只能是含糊着说道:“公子说得对,如果蒙恬的罪行属实,那他就是罪有应得。”

彼此试探了一下,发现对方都在言语中十分提防,不敢随意品评朝廷大事,项康和周县令之间的交谈气氛难免有些压抑。好在周县令并不打算就此结束,又向项康问道:“项公子,对于本官在下相的施政,不知公子有何见解?”

“晚辈何才何德,如何敢品评县尊施政?”项康谦虚了一句,然后又说道:“不过和邻郡的凌县县令相比,县尊绝对可以算是爱民护民的一方好父母,下相能被县尊治理,实乃下相百姓之福。”

“哦,何以见得?”

没有人不爱听好话,周县令也不例外,赶紧向项康问起了原因。好在项康倒也不是乱拍马屁,马上就把之前凌县官吏到虞家巧取豪夺的事大概说了,又拿周县令的属下官员出来比较,说道:“……与凌县那边完全不同,在县尊你的治下,就从没有听说过类似的事,如此可见县尊的御下之才,不但自己清廉如水,一尘不染,还能做到让下相官吏也上规下随,与民无犯。所以晚辈坚信,县尊你的前途之远大,必然远在凌县县令之上,倘若再能得贵人提携,必然不可限量!”

言罢,项康又微笑着补充了一句,说道:“再说一句谄媚县尊的话,拿县尊你和凌县的县令相比,实在是太过委屈县尊。”

周县令捋须大笑,很是满意项康的这句奉承话,然后周县令又接连出了几个问题试探项康的才学,项康则对答如流,既不张狂也不刻意低调,同时又极有见解,让周县令听得是连连点头,对项康益发的刮目相看——没办法,穿越者的优势放在了这里,随便抛出一点学识,都是积累了两千多年历史精华的独到见解,项康在这方面如果会被周县令考住,就太对不住穿越者的身份了。

又问了项康一个如何施政治民的问题后,发现项康给出的答案仍然颇有道理,周县令暂时停住了谈话,盘算了一点时间才向项康问道:“项公子,你如此博学多才,又对民政见解独到,却埋没在了民间,是否有些可惜?”

“县尊此言何意?”项康这次是真没有听懂周县令的弦外之音。

“不知公子可愿为吏?”周县令倒也坦白,十分直接的说道:“倘若公子有意入仕,本官可以征召公子担任本县吏员,协助本官造福百姓。”

继承了上一个项康留下来的记忆,项康知道什么是征召——就是官府了解了你的能力后,主动提拔你担任官吏。可项康还真想到周县令会主动提出征召自己担任官吏,也从没想过给秦二世当走狗爪牙,所以周县令突然问出了这个问题后,项康不由有些茫然失措,不知道该如何决定。

再往下细一思量,项康发现自己不应该接受周县令的好意,原因主要有三个,一是秦朝对官吏的管理十分严格,当上了吏员等于就是失去了人身自由,既被官府严格控制,又得帮着秦二世倒行逆施,自坏声名——刘某人就是不愿过于残害百姓,主动弃官跑去山里当了土匪强盗。

第二个原因是项康心里很清楚,知道周县令是颇为欣赏自己不假,但并不是特别的重视自己,好意提出举荐自己入仕,不过是想利用自己的才干能力帮他治理百姓,只是把自己当成帮闲使用,不可能托以心腹。而自己如果接受,不但会降低周县令对自己的评价,还得领周县令一个大人情,今后再有什么事求到周县令,根本没有办法开口。

第三个原因最简单,项梁和项羽很快就要起兵造反了,项康如果接受了周县令的好意,到时候肯定会被猜忌防范不说,还随时有可能被官府突然拿下,杀头掉脑袋,远不及躲藏在民间安全。

考虑到了这些顾忌,项康很快就拿定了主意,摇头说道:“多谢县尊好意,晚辈自由散漫惯了,无心入仕,请县尊海涵。”

“公子真的没有这个打算?”周县令十分诧异,说道:“当上官吏,人前风光不说,每月还有禄米可领,还可以不必服更役戍役,好处多多,无数人挤破脑袋都想入仕,公子你一点都不动心?”

“懒散惯了,不愿被案牍劳形。”项康微笑回答道:“所以县尊恕罪,这个机会,还是给别人吧。”

周县令瞪大了眼睛,坐在下首的冯仲则是冲着项康杀鸡抹脖子一样的使眼色,心里不断埋怨项康不识抬举,白送到面前的当官机会都不想要,项康也发现了冯仲的小动作,却装做没看到。

还是被项康料中,虽然十分惊讶于项康的不识抬举,然而确定了项康是真心不愿为三斗米折腰后,周县令对项康不由又高看了一眼——能够坦然拒绝如此诱惑的人,周县令以前只是听说过,还真的从来没有见过。所以点了点头之后,周县令说道:“既然如此,那本官也不勉强。不过公子如果那天改变主意,可以随时向本官开口,本官是真心欣赏公子的才学为人。”

“多谢县尊抬爱,晚辈铭记在心。”项康的语气颇为真诚,也真的颇欣赏面前这个为官为人都还算不错的周县令。而话说完后,项康又突然瞟见了已经满脸失望表情的冯仲,心中一动,又拱手说道:“县尊,晚辈冒昧,想恳请你一件事,不知县尊能否答应。”

“公子请说。”周县令随口答道。

“请县尊施恩,提携一下我这位冯仲冯大兄。”项康用手指住了冯仲。

“什么?”

“什么?!”

周县令和冯仲同时惊讶出声,然后冯仲当然是满面狂喜,恨不得当场扑上来亲上项康几口。项康则振振有辞的说道:“县尊容禀,我这位冯大兄在侍岭亭担任亭长多年,办差一向勤勉,官声也颇为良好,只不过缺少机缘,一直没有大展拳脚的机会,晚辈是发自内心的替他感到可惜。今日晚辈有幸拜会县尊,想请县尊施恩,对我这位冯大兄不吝提携。”

听到这样的话,冯仲当然是更想亲项康了——好兄弟啊!可惜周县令却有些不为所动,还叹了一口气,说道:“项公子,不是本官不给你这个面子,是冯仲缺少功绩啊,无功而赏,只怕下面的人不服。”

“县尊恕罪,请容晚辈斗胆直言。”项康振振有辞的说道:“晚辈愚见,冯大兄缺少功绩,正是他最大的功绩。”

“公子此言何意?”周县令重新来了兴趣。

“因为冯大兄他是亭长。”项康沉声说道:“亭长一职,是负责亭内治安,捕拿盗匪,没有耀眼的政绩,也恰恰证明这位亭长的治下太平无事,百姓安居乐业,没有盗匪作恶。而相反的,倘若这位亭长政绩出众,今天抓到几个贼,明天拿到几个匪,岂不是说这位亭长的治下盗贼横行,百姓苦不堪言?如若不然,这个亭长上那里去抓这么多的盗匪?”

说完了,项康又补充了一句,道:“请县尊想想,倘若冯大兄功绩出众,天天在侍岭亭捕贼拿盗,你难道不该担心侍岭亭的民风败坏,百姓饱受盗匪骚扰,进而影响到整个下相县的太平稳定?”

周县令张口结舌,也这才发现冯仲这个无能亭长其实也还算干得可以,起码没给自己添乱,影响到自己在下相的官声政绩。而那边冯仲则是既紧张又激动,一边在心里把项康感激到要死,一边拼命渴求周县令能够张开金口,答应提拔一下自己。

周县令没让冯仲失望,仔细琢磨了一段时间后,周县令终于点了点头,说道:“项公子所言不错,冯仲虽然功绩不显,但他是负责抓捕盗贼的亭长,只要能够让治下百姓安居乐业,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就是他最大的功绩!好吧,本官答应你,本官会重新考虑对冯仲的任用。”

“项康兄弟!”冯仲在心里呐喊出声,看向项康的目光除了感激,就只剩下了感动,心里不断大喊,“好兄弟啊!我曾经带人去你家搜查,还打算抓你叔母问口供,你竟然这样回报我!没想到你竟然这样回报我啊!好兄弟,你放心,今生今世我都不会忘了你的好!不会忘了你的以德报怨!”

看出冯仲心里的感激,项康也微微一笑,暗道:“卖给你这么大一个人情,以后记得还噢。你小子还算讲点义气,又有点胆小怕死,比较容易摆弄,顺手扶你一把让你掌握更多的权力,今后说不定会起到大作用。”

推荐热门小说汉当更强,本站提供汉当更强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汉当更强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二十一章 见面礼物 下一章:第二十三章 乌龙求亲
热门: 替身是头龙 云雀 大唐悬疑录4:大明宫密码 葬礼之后 督主有病 我靠科技苏炸整个修真界 那时汉朝(叁):汉武雄风·逐鹿四方 星际暴君的逃婚男后 从西藏来的男人 天花板上的足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