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乌龙求亲

上一章:第二十二章 以德报怨 下一章:第二十四章 只能奋发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周县令的确对重情重义又不贪权势的项康颇有好感,答应了考虑提拔冯仲后,又主动提出邀请项康到自己家中吃饭,项康推辞不过,只得恭敬不如从命,然后不但领着冯仲在周县令家里混了一顿晚饭,还住了一夜,直到第二天早上才告辞离开。

此事过后,本就已经和项康化敌为友的冯仲更加感激涕零自不用说,同时让项康颇有些意外的是,事情才刚去一天,本地的乡啬夫(乡长)、三老和曾经带人到项家抓过项伯的伍游徼,竟然也一起带着礼物来到了项康家里拜访,不但半句没有提起项伯一度在项家现身的事,还客客气气的表示要和项康结交,恭恭敬敬的邀请项康到他们的家里做客,并表示一定要倒履相迎。

心里明白乡啬夫和伍游徼他们这么做肯定是和周县令礼敬自己有关,项康也不点破,很会做人的给足了这些乡级官吏的面子,还厚着脸皮跑到侍岭亭的酒肆找到老板陈大娘,提出用周县令回赠给自己的秦剑做抵押,赊酒赊菜款待乡长和伍游徼这帮人——然后准备着把他们送给自己的礼物还钱。

可能是因为乡长和游徼亲临,陈大娘不但很给面子的马上送上好酒好菜,还死活不肯收下项康用来抵押的宝剑,项康送走了乡长和游徼等人后,陈大娘又主动找到项康,把做为赊帐凭证的木券当面折断,坚持不肯再要项康还钱。

还道乡长、伍游徼和陈大娘这么做都是因为看在周县令的面子上,然而项康很快就发现自己错了,也终于知道了这个时代对于游侠名士的尊崇,因为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下相县里的头号富户赵太公,还有县城里几个有头有脸的大户人家,竟然都带着价值不菲的礼物跑来侍岭亭拜会项康,一边高声歌颂项康的学识才华,任侠重义,一边主动表示愿意项康结交,邀请项康到他们家里做客。项康无奈,也只好不断的迎来送往,天天和这些人吃吃喝喝,也着实认识了几个下相县的名人大户。

对此,历来喜欢到处混吃混喝的项家兄弟当然是个个喜笑颜开,对项康敬佩万分,高升在望的冯仲也几乎是天天往项家跑,一边跟着项康结识县中名人,一边心甘情愿的给项康跑腿当差,纯粹是直接把项康当做老大对待,弄得冯仲自己花钱供养的几个食客门人也争先恐后的只是拍项康马屁,项康随便张张嘴,马上就有人主动跑断腿。

不过对于这一情况,最高兴的人并不是天天跟着项康混吃混喝的项家兄弟,而是多年来操持项家家务的两位叔母,因为项康也还算讲点良心,知道她们当家苦当家难,不管收到什么珍贵礼物都是全部交给两位叔母变卖了养家,同时来拜会项康的客人也个个对她们礼敬有加,所以两位叔母也见天的教训项家子弟,逼着项家子弟都向项康学习,多象项康一样的给项家争气争光。

除此之外,越来越疼爱项康的两位叔母,还不顾项康之前的坚决反对,背着项康悄悄做了一件大事。结果还是在两位叔母背着项康去办事的当天快到中午时,项康才无意中从项猷口中知道了两位叔母突然出门的原因。

项康知道这件事的起因,是因为项康发现项猷在村外游玩时明显心绪不佳,还道他有什么烦恼,出于同族兄弟的情分和职业习惯,好心向项猷打听原因。结果项猷却摇头不答,项康又追问时,项猷还主动改变话题,强笑着向项康说道:“阿弟,有件事得恭喜你,知不知道今天我娘和二叔母去那里了?”

“去那里了?”项康被问得一楞,然后突然醒悟,赶紧问道:“难道说,二叔母和三叔母去颜集亭虞家了?”

“你怎么猜到的?难怪娘亲和二叔母夸你聪明。”项猷的笑容益发的显得苦涩,说道:“她们已经请了媒人,带着大雁去虞家替你正式提亲了。如果顺利的话,说不定今天就把问名和纳吉一起办了。”

听到项猷的话,旁边的项家兄弟当然是个个大笑,争先恐后的向项康道贺道喜,项康却是有些发呆,心里复杂万分,既隐隐有些期盼自己真的能够迎娶那个漂亮动人的虞家小妹,同时又暗暗有些发愁——虞家小妹可是明白告诉自己她不愿意,自己也答应了一定会退婚,这会两位叔母又跑上门去强行要把生米煮成熟饭,虞家小妹知道了,岂不是要觉得自己言而无信,乘人之危强娶强纳?

“阿弟,恭喜你了。”项猷也跟着又向项康道贺,声音里却带着十分的不情愿,说道:“希望你能早日和虞家小妹成亲,白头偕老,相敬如宾。”

项康不说话,原因倒也不是听出了项猷的言不由衷,而是考虑到了更多的后果,又仔细盘算了片刻后,项康拿定主意,说道:“走,我们现在就去颜集亭。”

“你去干什么?急着想见媳妇了?”项冠阴阳怪气的说道:“纳采的规矩,是只能请媒人和长辈出面,你不能去。”

“我是担心两位叔母的安全。”项康解释道:“凌县单右尉那边,情况你们也知道,他一直就想逼着虞公把女儿嫁给他那个恶霸儿子,如果让他知道我们的叔母正式去替我提亲,会不会做出什么事谁也不知道。万一他真的有什么举动,我们的叔母怎么办?还有,别忘了前些天我们刚整了那个里典黍叁,他不敢对我们下手,未必不敢报复我们的叔母。”

仔细一想发现项康的话也有道理,还算知道孝顺长辈的项家兄弟也不敢怠慢,赶紧纷纷点头答应,跟着项康直奔颜集亭而来。好在天色还早,直接从侍岭亭过去路程也不算太远,所以未时才刚过半,项家兄弟就顺利到得了颜集亭。

距离虞家越近,纯粹是找借口过来的项康就越是紧张,生怕事情闹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踟躇犹豫之下,都忘了寻思是否应该直接到虞家门前提出求见,结果项声和项悍等莽汉却是毫不犹豫,直接就跑到了虞家门前要求通传,而虞家门子进去禀报后,又出来邀请项家兄弟进去与虞公见面。

心情十分复杂不想和虞间见面让他为难,项康借口这个时代的纳采风俗不能让当事人直接出面,谢过了自家兄弟邀请自己一同进去的好意,留在了门外等候。然而让项康颇为意外的是,项家兄弟进去后没过多久,至今不知道名字的虞家小妹虞姀就突然出现在了院墙的拐角处,还向自己招了招手,项康这次不再犹豫,赶紧过去和虞姀见面。

仔细看了周围,确认没有人偷听,虞姀才板着脸向项康问道:“你怎么言而无信?真的请媒人来提亲?”

“不能怪我,是我两位叔母背着我这么干的。”项康无奈摊手,解释道:“我就是担心你误会,所以才赶紧找借口过来,对你说明白原因。”

“那现在怎么办?”虞姀的脸色十分阴沉,说道:“你家请的媒人,在我家里赖着不走,非要今天就把婚事定了。”

“只能是拖了。”项康更加无奈的说道:“让你父亲借口我们年龄还小,不用急着定婚,先把我家的媒人打发走,然后我想办法慢慢劝我那两位叔母,最后再把事情退了。”

同样是心事重重,虞姀也没发现项康话里的轻微语病,只是狐疑的打量项康,冷哼问道:“真的假的?你别不是说话不算话,想先把事情拖住,拖到我父亲只能答应你吧?”

虞姀这话终于让项康来了些火气,让项康忍不住有些气愤的说道:“你把我当什么人了?我如果真的想耍赖,还用得着过来对你解释什么?直接叫我家媒人逼着你父亲答应不就是了?”

虞姀还是不信,又板着脸说道:“那你那天明明已经写了情愿退婚的文书,为什么又把简牍折碎了?不给我父亲名正言顺回绝你的借口?”

确实是故意把退婚文书销毁,这会又被虞姀当面拆穿,项康的脸上顿时有些挂不住,又见虞姀如此轻视自己,心头难免火气更大,干脆说道:“你不说我都忘了,那天我是不该随手把简牍扳了。拿笔墨和简牍来,我重新给你写一份,这下子你该相信了吧?”

“那好,你等着。”虞姀也很会打蛇随棍上,马上就说道:“我现在就进去拿笔墨简牍,你现在就重新写一份,我就信你!”

说完了,害怕项康反悔的虞姀还真的快步走向了自家的后门,项康见了难免更是失望和火大,心道:“也好,今天就把事情解决,你是长得挺漂亮,我也的确挺喜欢你,但你既然对我这么无情,我也不想要什么强扭的瓜!”

很意外,虞姀从后门进去后并没有很快回来,还是在项康等得不耐烦的时候,小丫头才又垂着头回到了项康的面前,项康也不客气,伸手就说道:“拿来,我现在就写给你!”

更加让项康意外的事发生了,虞姀不但没有拿出笔墨软木板,还抬起了可爱的小脸,仔细的重新打量起了项康,半晌才语气复杂的说道:“不用写了,算我白做恶人,答应了。”

“什么?”几乎不敢相信自己耳朵的同时,项康也忘了琢磨小丫头话里的语病,惊讶说道:“答应了?”

虞姀板着俏脸点了点头,又哼了一声,说道:“真不知道你到底有那里好?”

惊奇的仔细看虞姀,见小丫头的神情不似作伪,其实挺喜欢这个刁蛮小丫头的项康心头不由一阵狂喜,忍不住微笑说道:“我到底有那里好,你以后慢慢就会知道了。”

“哼,希望如此。”

虞姀又哼了一声,仍然还是满脸看不起项康的神情,不过项康这会也懒得和她计较了,还忍不住换了一幅表情,温柔而又诚恳的说道:“放心,我保证,以后我一定会好好对待你,绝对不会让你受半点委屈,也一定会让你过上好日子。”

今天可能注定是一个让项康惊诧惊讶的日子,温柔话说完后,项康又突然更加意外的看到——已经答应和自己定亲的虞姀小丫头竟然一下子把眼睛瞪得滚圆,还吃惊得连话都说不利索,结结巴巴的说道:“你说……,什么?你是……,你刚才……,说什么?”

“我没把话说明白?”项康心中有些纳闷,可美色当前不容项康考虑,心情激动之下,项康还忍不住拉起了虞姀的温软小手,更加温柔的说道:“我说,我一定会让你过上好日子,一定不会让你吃苦受罪,虽然我们之间有些误会,可我真的很喜欢你,真心想要娶你为妻。”

仍然还是出乎项康的意料,听到自己强调的话后,虞姀小丫头竟然一下子把小脸红到了脖子根,又象触电一样的抽回了刚被项康握住的白嫩小手,傻眼看着自己,半晌才张口想说什么,可是话到嘴边又双手掩面,回头就冲向了自家后门。项康见了满头雾水,忙冲着她的背影说道:“小心,别又绊着。”

想起曾经摔在项康怀里的往事,虞姀小丫头脚步顿时更快,头也不回的冲进了自家后门。项康还道她是害羞,紧张兴奋下还忍不住握紧拳头,心道:“项羽老哥,抱歉了,就算她真的是虞姬,我也不让你了!小丫头,等着,看我以后怎么疼你爱你。”

不说项康在院外的紧张和兴奋,单说虞姀小丫头快步冲回了自家后院后,迎头就撞见了她的姐姐虞妙戈,看到妹妹神情慌乱的从后门进来,虞妙戈难免也有些奇怪,忙问道:“小妹,怎么了?你怎么这样?”

虞姀不答,看着虞妙戈只是发呆,有心想说出实情,可又开不了这个口,心里只是叫苦,暗道:“怎么办?他怎么是向我求亲?我姐又答应了嫁给他,我该怎么办?这算那门子事?”

“怎么了?”虞妙戈又问,还细心的发现了妹妹的古怪神情,追问道:“你脸怎么这么红?到底出什么事了?”

“我不管了!”虞姀终于答出了一句话,一边快步冲向自己的房间,一边没头没脑的说道:“你们的事,我不管了!他就在外面,有什么事你自己去对他说!”

“到底出什么事了?”虞妙戈更是糊涂,转念一想,却又误会了妹妹的心思,心道:“小妹,我知道你不喜欢那位项公子,也知道你是怕我嫁过去吃苦受罪。可我觉得他真的不错,既聪明又细心,还那么行侠仗义,怎么都比那个姓单的恶霸强,所以你就不用替我担心了。”

“我该怎么解释啊?”与此同时,虞姀小丫头的心里当然一直在叫苦,“他其实是向我求亲,我怎么一直误会他是向我姐姐求亲?还在中间左拦右拦?现在我姐姐又答应了,看模样好象还真的愿意嫁给他,我该怎么对姐姐交代?”

羞愤加上尴尬,虞姀忍不住更加痛恨项康,心中还干脆说道:“去你的!是你自己不把话说清楚!我也不管了,等你们成亲的时候,看你怎么傻眼!你喜欢我,我不喜欢你!想娶我,做梦!”

联想到项康与自己姐姐正式成亲见面时的傻眼震惊表情,虞姀心头不由一阵大快,也益发坚定了决心,打定主意坚决不去揭开这个谜底,等着看项康犯傻吃瘪的笑话!至于姐姐的感受,虞姀则根本没去考虑——因为姐姐虞妙戈已经亲口告诉过虞姀,说她愿意嫁给虞姀根本不喜欢的项康,虞姀当然犯不着故意破坏姐姐的好事。

推荐热门小说汉当更强,本站提供汉当更强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汉当更强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二十二章 以德报怨 下一章:第二十四章 只能奋发
热门: 锦医卫 识时务的阴谋家:刘邦 至尊特工 反向爆红 穿成虐文男配[穿书] 红色风暴 温暖的人皮 穿成顶级流量后男主和反派成了我的迷弟 秦崩:从秦始皇到刘邦 方舟游戏[无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