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祸害三叔

上一章:第二十六章 坑爹儿子 下一章:第二十八章 叔侄重逢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来到这个时代后,项康还是第一次独自赶往颜集亭,虽说路途熟悉距离也不算太过遥远,然而老天爷却仿佛是故意和项康开玩笑,出村没有走得多远,天上就又下起了鹅毛大雪,原始的泥土路也因此变得又湿又滑,让着急赶路的项康连摔了两次,不得不放缓脚步前进,项康本就糟糕的心情也因此变得更加恶劣。

不明白项伯为什么要冒险在虞家约见自己的原因,项康的心里当然尽是担忧,既替项伯父子的安全担心,也替虞家担心。不过还算好,天色将黑终于赶到颜集亭时,虞家所在的村庄里十分平静,并没有出现什么异常情况,项康稍微松了口气,赶紧跑到虞家门前求见,也很快就等来了亲自出门迎接的未来大舅子虞知。

“项公子恕罪,不知项公子大驾光临,未能远迎,请项公子务必海涵。”

已经受过一次项康的恩惠,又对项康和自己妹妹的事多少有些愧疚,虞知对项康的态度明显改善了许多,一见面就是又拱手又作揖的客套。项康见了却有些糊涂,忙问道:“虞公子,你家里有没有客人?”

“客人?”虞知被项康问得一楞,然后才答道:“没有啊?下这么大的雪,谁会来我家里做客?”

“还没到。”

项康松了口气,虽然不知道项伯和项猷父子迟到的原因,却也顿时安心了不少,那边虞知则又问道:“项公子,下这么大的雪,你来颜集亭做什么?有什么事吗?”

“我……。”项康有些傻眼,这才发现自己无法回答虞知的问题——总不能告诉虞知,说自己的杀人犯叔父马上就要来登门拜访吧?那还不得把安分守己的虞家父子吓个半死?无奈之下,项康只能是搓着手说道:“虞公子,能不能进去说话?外面太冷了。”

虞知还算有点良心,见项康确实冻得脸色发青,身上衣服还已经被雪水浸透,便赶紧把项康请到了自家大厅里,让项康坐到了地灶旁边烤火取暖,又叫人拿来了一套干净的衣服给项康替换,然后才向项康问起来意。而项康也已经想好了应对的法子,说道:“我是来探望虞公的,上次我和虞公见面的时候,他不是还病着?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也不知道他的情况,所以过来看看。”

鬼扯了一个登门理由后,项康又一亮自己刚换下来的脏衣服,苦笑说道:“本来我还带来点黄精准备送给虞公,没想到天上突然下大雪,在路上摔了两交,把包黄精的干荷叶撕破了,黄精还粘了脏水不能再用,就干脆扔了,空手上门,还请虞公子千万恕罪。”

“小事,小事,公子有这份心就行。对了,天这么晚了,公子你吃饭没有?”虞知将信将疑,可又不便细问,只能是改口询问项康有没有吃饭,又饿又累的项康也不客气,马上就表示自己还没吃晚饭,虞知马上叫人上菜上饭,项康谢了,一边再次在虞家混吃混喝,一边提心吊胆的等待项伯父子到来。

吃完晚饭后天色已然全黑,可项伯父子却依然还是没有到来,项康心中焦急,与虞知闲聊时难得有些前言不搭后语,结果就连无能之辈虞知都看出有些不对,便试探着问道:“项公子,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如果有事的话请直言,没关系的。”

项康犹豫,迟疑是否应该单独对虞知说明真相,可就在这个时候,门外人影一闪,让项康魂牵梦挂多日的虞家小丫头虞姀突然走了进来,还难得有点淑女模样的向项康行了一个礼,柔声说道:“小女见过项公子,公子万安。”

心跳不自觉的有些加快,项康马上把是否应该对虞知说明真相的事抛在了脑后,起身还礼道:“虞家小妹,冒昧打扰了,我是来探望虞公的,虞公现在的身体如何?”

“托公子洪福,已经好多了。”虞姀的俏脸含笑,又十分好奇的问道:“项公子,你是来探望我父亲的?那你怎么不请我父亲出来和你当面见一见?”

“这……。”项康再次傻眼,也这才发现自己鬼扯的借口其实全是破绽——那有登门探望病人,却不想和病人见面的道理?

“公子,你真是来探望我父亲的吗?”虞姀的笑意更浓,抿嘴而笑的俏丽模样让项康更加心动。

“小妹教训得对,是我失礼了。”项康硬着头皮说道:“我被大雪冻昏了头,又饿得厉害,进了门只顾着吃饭,把最重要的事给忘了。”

“我父亲已经睡下了,要不要我把他叫醒?”虞姀抿着柔软的红唇嫣然一笑,又问道。

“不必了,不能打扰虞公休息,明天再说吧。”项康一边悄悄咽着口水,一边说道:“天太晚,今天看来又得在贵宅叨扰一夜,等明天再拜见虞公了。”

“那也好。”虞姀抿嘴,犹如春花绽放般的嫣然一笑,又向项康行了一个礼,说道:“公子安坐,小女先告辞了。”

言罢,虞姀还真的一转身,脚步轻快的出了大门,留下项康在虞家客厅里看着她的背影发呆,既不明白小丫头为什么会突然跑出来对自己说这些没头没脑的话,又呼吸不可避免的有些加快,还忍不住在心里夸奖了一句虞家小丫头温柔起来的模样比平时更好看。旁边的虞知却是大皱眉头,知道调皮妹妹这么做肯定是在耍什么花样。

被虞知料中,出门之后,虞姀小丫头一个闪身就到了窗户旁边,向正躲在窗外偷看的姐姐虞妙戈低声笑道:“怎么样?看够了没有?要不要我领你进去,直接和他说几句话?”

“就你调皮。”虞妙戈红着粉脸低声啐道:“我可没你那么脸皮厚,无缘无故的跑去和一个陌生男人说话。”

“陌生男人?”虞姀阴阳怪气,低声调笑道:“上次我帮人去找这个陌生男人要退婚书,是谁拉着我说不用了?她愿意嫁?刚才又是谁听说这个陌生男人来了,马上要跑出来偷看?”

虞妙戈大羞,拨足就往后院奔去,虞姀则笑得更加奸诈,心道:“是你自己愿意的,我可是在帮你,等你们正式成亲的时候,我可有好戏看了。”

象条小狐狸一样的奸笑着,其实十分好奇项康来意的虞姀忍不住又凑到了窗缝旁边,向里面张望,也顺便偷听项康和自己哥哥的谈话内容,然而不听还好,一听之下……

与此同时的客厅里,当虞知再次问起项康的真正来意时,项康也下定了决心,对虞知实话实说道:“虞公子,其实我来这里真的是有其他事,很大的事,你要有心理准备,别吓着。”

“什么大事?”虞知心中生出不祥预感,窗外的虞姀也惊讶的竖起了耳朵细听。

“我那个杀人犯三叔要来你家,在你家和我见面。”项康低声说道:“我来这里,是准备劝我三叔赶紧走人,免得连累到你们。”

“什……什么?你……,你三叔,要……,要来……。”

虞知目瞪口呆,张大嘴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项康明白他的心情,忙拱手说道:“虞公子,抱歉,这件事我事前真的不知道,听到消息后只能是赶紧过来,得罪之处,还请海涵。你放心,只要我三叔一来,不管想什么办法,我都劝他马上走。”

虞知更加傻眼,半晌才赶紧起身,说道:“公子,你稍坐,我马上去向父亲禀报,请他来见你。”

项康点头,虞知则赶紧连滚带爬的冲向后院给虞间送信,结果让项康意外的事,虞知前脚刚走,虞姀小丫头马上就满脸怒容的重新出现在了项康的面前,怒声问道:“你三叔来我家干什么?他是杀人犯,你就不怕他连累到我家?”

“你怎么知道的?”项康先是一楞,然后马上醒悟过来,猜到小丫头肯定是在门外偷听,也赶紧解释道:“小妹,你不要着急,我知道我三叔这么做肯定会连累到你家,但我也没办法,这不是我的主意。”

“我不管!马上去找你三叔,叫他马上滚,别来我家!”虞姀怒道:“姓单那个右尉,一直在找我家的把柄,你三叔来我家一旦被他知道,你知不知道是什么后果?”

“我就是知道后果严重,所以才赶紧过来劝他马上走。”项康解释,又诚恳的说道:“虞小妹,我真的是不愿意连累你才这么做,否则的话,我也不会下这么大雪还走这么远的路来这里。”

说着,项康又亮出了自己正在烘烤的脏衣服,说道:“你看,为了赶紧过来劝我三叔马上走,我在路上还摔了好几交,全身都跌脏了。”

看了看项康满是泥浆的脏衣服,虞姀小丫头的怒火倒也消失了几分,问道:“那现在怎么办?”

“我在这里等我三叔,他一来,我马上劝他走。”项康严肃答道:“放心,那怕是得罪我三叔,我也不会让他进你家的门,你家不会有任何事。”

见项康答得诚恳,虞姀小丫头这才稍微放心,正想继续追问详细,外面却突然传来了喧哗声,还有人大声呼叫项康的名字,项康仔细一听发现是项家兄弟,顿时连珠叫苦,只能是赶紧迎出门去,虞姀小丫头也赶紧跟上。

还真是项家兄弟来了,项康才刚打开院门,十来个项家兄弟就满身雪泥的冲了进来,项庄还劈头盖脸就向项康问道:“项康,三叔在那里?”

“嘘!”项康赶紧做噤声手势,低声说道:“不要大声说话,三叔可能在路上遇到了什么事,还没来。”

“怎么还没来?”项庄焦急的说道:“那个韩离不是说三叔来了这里么?怎么还没到?”

“应该是在路上遇到了什么事。”项康低声回答,又说道:“不过没事,三叔他是老江湖了,过的桥比我们走的路还多,不会有事的,快进来在这里等,不要大声喧哗,被人注意到这里就麻烦了。”

项家兄弟点头答应,赶紧在项康的引领下进门,然而很可惜,项家兄弟之前的大呼小叫早已经惊动了四邻,村子里到处都是一片狗叫声,项康更是叫苦,连连埋怨自家兄弟的莽撞冲动,可是又无可奈何。

这时,虞间已经在虞知的搀扶下跌跌撞撞的跑了出来,项康无奈,也只好低声把情况对虞间仔细说了,又一再请罪,保证见到项伯后立即把这个祸害叔父请走,好说歹说才让面无人色的虞家父子稍微安心。可是麻烦事却一桩接一桩,刚把虞家父子宽慰好,曾经和项家兄弟打过交道的里典黍叁又领着颜集亭的亭长找上门来,探听这里发生的事,项康别无选择,只能是恳求虞间出面,生拉硬扯了一个理由向黍叁等人交代。

因为项家兄弟和项康都随身带着代表大秦良民的符传,黍叁和颜集亭的亭长倒是没有多说什么,呵斥了深夜惊扰四邻的虞家几句就大步离开。可这并不代表事情就已经结束,光是看黍叁等人狐疑的脸色,项康就知道他们已经生出了疑心,也很快就拿定了主意,向项家兄弟说道:“各位兄长,阿弟,我们不能再在这里等了,那个黍叁和这里的亭长肯定已经在怀疑我们,很可能会派人暗中监视这里,我们的三叔只要一露面,随时就有可能暴露,我们得想办法赶快找到三叔和项猷,把情况告诉他们,叫他们马上回来的地方。”

“怎么找?”项庄首先问道。

“请虞公家的仆人带路,到三叔他们来的路上去找。”项康飞快说道:“别人问起,就说我们的兄弟项猷和我们走散了,我们怕他出事所以去找。另外在找三叔他们的时候,我们也只能喊项猷的名字,千万别提到三叔,防着被别人知道。”

项家兄弟纷纷点头答应,项康也这才向虞间借人借火把,虞间巴不得赶紧把这帮祸害打发离开,当然是有求必应,很快就给项家兄弟找来了一个熟悉本地道路的仆人,又弄来了一些火把交给项家兄弟,让项家兄弟出门去主动寻找项伯和项猷。项康谢了,叮嘱虞间父子说对外宣称项家兄弟是来这里寻找失散的兄弟项猷,让虞间父子牢牢记住。告辞时又在虞姀小丫头的面前顿了一顿,低声说道:“放心,绝对不会连累到你家。”

虞姀小丫头板着脸不说话,只是点了点头,又在心里说道:“还算你有点良心。”

推荐热门小说汉当更强,本站提供汉当更强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汉当更强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二十六章 坑爹儿子 下一章:第二十八章 叔侄重逢
热门: 恶魔的彩球歌 爱卿他人美嘴毒[系统] 非常道 国家之子 崇祯聊天群 穿成总裁的植物人前男友 北平无战事 主宰江山 主播天天秀恩爱[星际] 大明春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