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吃官司了

上一章:第二十九章 放开那位先生 下一章:第三十一章 就是最大的破绽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凌县官府的反应动作很快,才到了第二天上午,凌县就派出了一队官差赶来侍岭亭追查项家兄弟故意帮助项伯逃亡的案子,带队的还正是和项家兄弟有仇的单右尉,手拿凌县县令亲笔书写的公文,要求仍然兼着侍岭亭亭长一职的冯仲协助调查,派人把项家兄弟抓到侍岭亭的亭舍审问。

单右尉当然是找错了人帮忙,早就和项康狼狈为奸的冯仲虽然不敢公然违背律法,直接拒绝协助调查,却也派人早早给项康打了招呼,让项家兄弟提前做好准备,然后才客客气气的把项康和项家子弟请进侍岭亭亭舍,与单右尉联手审问项家兄弟。

审问中,单右尉的滔天怒火几乎把侍岭亭的亭舍直接点燃,咆哮着要求项家子弟交代为何会深夜北上,在小破庙里和什么人见了面,为什么要故意帮被颜集亭亭卒盯上的可疑人物逃跑?项康则是嬉皮笑脸,一口咬定自家兄弟深夜北上是为了寻找失散落单的同族兄弟项猷,在小破庙里只是和项猷见面,至于干扰颜集亭亭卒执法,则是因为不知道张婴等人的官差身份,误以为他们是拦道打劫的强盗,依照大秦法律出手救助那个陌生人,绝对没有故意干扰颜集亭的亭卒执法抓人。

“狡辩!”单右尉重重一拳砸在案几上,咆哮道:“大胆刁民,竟然敢鬼话连天,欺瞒本官!来人,把这个刁民拖下去重责二十棍!给我狠狠的打!”

“诺!”

“慢着!”

单右尉发出命令后,他带来的凌县官差倒是马上唱诺,过来就要把项康拖下去用刑,冯仲却是义不容辞的站了出来阻止,大声问道:“单右尉,无凭无据,没有人证物证,为什么要对我们下相的百姓用刑?”

“颜集亭的求盗张婴,还有他手下的四个亭卒,都是人证!本吏就凭他们的口供,就可以对这几个刁民用刑!”单右尉指着张婴等人咆哮道。

“口说无凭,没有物证,还是不能用刑!”隶属于下相县的冯仲不肯买单右尉的帐,又说道:“而且张求盗他们刚才也说了,他们只是怀疑那个逃走的人是罪犯,并不能证明那个逃走的人就是罪犯,项公子他们依照大秦律出手救助,验明张求盗他们的身份后也没再继续阻拦他们抓捕那个可疑男子,依照大秦律,项公子他们没有任何罪过,如何能对他们用刑?”

手里没有铁证的单右尉语塞,只能是瞪着冯仲一字一句的说道:“冯亭长,本吏听说过你和这个项康是朋友,还知道你们合伙开了一家铁匠铺,但你不要忘了,故意包庇罪犯,依照大秦律该怎么给你定罪!”

“如果单右尉你怀疑下吏故意包庇他们,可以到下相城里去请县尊和县丞等本县上吏给下吏定罪。”冯仲冷笑着说道:“但也得请单右尉你先出示证据,证明下吏是在故意包庇。”

还是没有证据,单右尉只能闭上嘴巴,那边的张婴却跳了出来,指着项睢和项猷说道:“右尉,下吏可以做证,这两个姓项的,和昨天那个逃走的男子长得十分相象,从年龄上来看,那个逃走的男子,很可能就是他们的父亲项伯,就是那个在下相杀了人潜逃在外的项伯。”

“那请张亭佐先把我叔父抓来,证明他就是昨天逃走的那个人。”项康微笑说道:“如果不然,我们也可以证明,昨天逃走那个人和我这个堂兄弟长得半点不象,没有任何关系。”

项家兄弟纷纷附和,全都一口咬定昨天逃走的项伯和项睢、项猷长得不象,没有任何关系。冯仲也乘机摊手说道:“单右尉,这就没办法了,这些位项公子和张亭佐说的完全不同,除非你能抓到昨天逃走那个人,证明他就是项伯,否则依照大秦律,你既不能对这几位项公子用刑,更不能把他们抓走!”

“你……!”单右尉怒视冯仲,其实也在怀疑那人就是项伯的冯仲心里有些打鼓,可因为单右尉拿不出证据的缘故,却还是挺起了胸膛,再次要求单右尉出示证据。

这时,单右尉身边站出了一个狗腿子,附到了单右尉的耳边嘀咕了几句,单右尉听了缓缓点头,咬牙切齿的说道:“好,既然你冯亭长坚持要偏袒这些嫌犯,那本吏也不勉强你,本吏去下相县城,找你们下相的县令和右尉下令抓人,把这些姓项的抓到县里去审问,我看你还怎么偏袒!”

言罢,单右尉还真的起身就冲出了侍岭亭的亭舍,他带来的人紧紧跟上,在项家兄弟的嘲笑声中直往下相县城而去。结果也是在单右尉等人走远之后,冯仲才十分担心的对项康说道:“项康兄弟,今天为了你,我可是把单右尉得罪到了死。如果县里的人真把你们叫去县里问话,你们可要顶住,不然的话,我不但官位难保,搞不好还得去骊山做苦力。”

“多谢大兄,大恩不言谢,今天的事我记住了。”项康向冯仲拱手道谢,又说道:“大兄放心,这事也和我们有关,如果县里真来人抓我们去问话,我们绝对不会松半点口,绝不会连累到你。”

冯仲点头,有心想问昨天逃走那人是否真是项伯,可又知道项康肯定不会说实话,也只好把这个疑问咽回肚子里,改口问道:“项康兄弟,在这件事上,还有没有什么要我帮忙的?”

项康想了想,答道:“暂时还没有,不过如果将来真有什么麻烦,还请大兄千万出手襄助。”

“放心,有需要尽管开口。”冯仲苦笑答道:“谁叫咱们兄弟俩现在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跑不了你也跑不了我。”

项康听了微笑,很是得意自己的先见之明,既提前与冯仲化敌为友,又求得周县令卖了一个大人情给冯仲——不然的话,冯仲今天肯定是绝对会站到单右尉那边了。

再接着,冯仲倒是想要邀请项康等人留下吃饭,然而刚领了冯仲一个大人情的项康却婉言谢绝了,又反过来提出请冯仲吃饭,心里多少有些七上八下的冯仲摇头谢了,项康也不勉强,这才领着项家子弟告辞出门。

事还没完,出门之后在亭舍门前,项康又迎头碰见了一个见过几次面的虞家仆人,那背着一个包裹的虞家仆人拦住了项康,点头哈腰的说道:“项公子,是我家老爷派小的来的,老爷要小的告诉你,昨天颜集亭的亭舍把他叫去了问话,他交代说你们是去寻找失散的项猷公子,其他的什么都没说。”

项康点头,谢了虞家仆人的通风报信,虞家仆人则又解下了自己背上的包裹,说道:“项公子,里面是你在我们虞家替换下来的衣服,另外我家小姐还亲手给你做了一件衣服,请你收下。”

有些激动的接过了包裹,赶紧打开一看时,项康马上发现自己在虞家换下来的脏衣服已经浆洗得干干净净,袖子上的补丁也被人重新补过,另外还有一件针脚细密的细纻深衣,大小还与自己的旧衣服完全一模一样,项康脸上也不由浮现了甜蜜的笑容,由衷的赞道:“想不到那小丫头还有这么巧的手。”

“定情的,带回去放好了,等正式定亲的时候再穿。”项庄阴阳怪气的指点,旁边项家兄弟纷纷附和,个个哄堂大笑,惟有项猷脸色阴沉,看向项康的目光中满是妒忌。

办完了差使后,虞家仆人带着项康道谢的言语告辞离开,项康也在项家子弟的簇拥下满脸笑容的直接回家,项猷则满脸阴沉的走到了最后,同时项康和项家子弟都没有注意到的是,路旁的隐蔽处,一双眼睛正在紧紧的盯着他们,还注意到了神色明显不善的项猷……

……

当天傍晚,冯仲最担心的事终于还是发生了,下相的县丞和右尉联名下文,要求冯仲将项家子弟全部押到城里去接受审问,结果冯仲也不敢再公然包庇,只能是第二天一早就把项家子弟请到了面前,向项康等人说明原委,请项家子弟随自己进城受审。项康也知道这事冯仲为难,马上点头答应,反复叮嘱着自家子弟千万不能松口,随冯仲来到了下相城里受审。

也不知道单右尉在下相城里做了什么手脚,进城之后,冯仲才刚把项家兄弟移交给下相的狱吏,项家子弟马上就被押进了县狱关押。不过还好,并没有直接关进牢房,而是关进了条件相对比较好、类似于拘留所的县狱客舍。然后很快就有县吏过来核实项康等人的身份籍贯,初步调查事情原委,项康等人则继续一口咬定之前在侍岭亭的供词,咬牙抵赖过了第一关,同时按要求暂时交出了随身武器。

已经颇为熟悉这个时代,项康很清楚接下来的讯狱才是真正的关键,然而让项康颇为意外的是,当天下午时,下相县丞派狱吏来押解项家子弟到县狱正堂审问,竟然点名只押走项猷一人,而不是把所有的项家子弟带去审问。项康发现情况不妙,忙向来押人的狱吏问道:“上吏,怎么只押我堂兄一个人去?这事和我们都有关系啊?”

“上面的安排,我也不知道。”

狱吏摊手表示自己也不知情,然后催促项猷快走,项康有些担心,忙向项猷说道:“项猷,说实话,千万别乱说。”

目光有些不善的看了项康一眼,项猷也不答话,脸色阴沉的随着县吏走了。项康心中更是暗叫不妙,心道:“糟糕,项猷这小子明显是在妒忌我和虞家小丫头的亲事,他该不会因妒生恨,故意说什么对我不利的话吧?”

想到项猷这段时间来对自己的态度,项康的心里难免更是忐忑,更无比担心项猷蠢笨无能,被单右尉那帮人单独问出了什么口供,结果越是担心时间就越漫长,还是到了天色全黑之后,此前提走项猷的狱吏才带着一群差役回到项康等人面前,要求所有项家子弟到县狱的正堂去接受审讯。项康无奈,只能是一边对项家子弟使着眼色,让他们听从自己此前的安排,不要急着说话,一边提心吊胆的随着狱吏走出县狱客舍,到县狱正堂里接受审讯。

此前先被押来审判的项猷并没有在正堂上,相反倒是和项康有仇的凌县单右尉大模大样的坐在正堂的左列首席,主持审判的则是项康曾经见过一次的下相县县丞,坐在右列首席的是下相的狱掾,另外还有一些小吏拿着笔墨在旁边记录口供。见项康等人进堂站定,下相县丞首先开口,说道:“尔等听好了,下面本官问话,你们务必要如实回答,如有谎言,便是罪上加罪,记住了没有?”

“记住了。”项康带头答应,说道:“请上吏随意审问,我等一定如实回答。”

项家兄弟跟着项康回答,内容大同小异,下相县丞满意点头,然后才向项家子弟问起了前天的事情经过,项康则继续鬼扯,一口咬定说自己和项家兄弟先后到颜集亭,是为了寻找游玩时走散的项猷,担心项猷出什么意外又连夜寻找,然后准备到下邳去游玩和访问铁器行市,不小心遇上了张婴等人围攻一个不认识的先生,因为不知道张婴等人的身份,又遵照百步之内见到贼匪必须见义勇为的秦律出手相助,然后就惹出了之后的事。

又让项康有些意外,自己陈述的时候,单右尉竟然始终没有开口打断自己,脸上还一直挂着神秘的笑容,那怕到了最后项康把鬼话扯完,单右尉也没有急着说话。反倒是下相县丞开了口,向项家子弟问道:“项康说的供词,是不是整件事情的经过?”

“是。项康说的都是事实,都是我们亲眼所见,亲身经历。”项庄抢着首先回答,然后项家子弟也纷纷点头,一口咬定项康的口供就是事实经过。

“很好。”下相县丞满意点头,突然抬高了一些声音,说道:“但你们同族兄弟项猷交代的口供,和你们的陈述可完全不一样。”

“敢问上吏,我的堂兄项猷,是如何交代的?”项康不动声色的反问道。

“他交代说,上前天的晚上,他是和他杀人在逃的父亲项伯在一起。”下相县丞微笑说道:“项猷还说你们不是去找他一个人,是去见你们的叔父项伯,然后项伯被凌县颜集亭的亭卒发现后北逃,你们发现情况不妙,就回去故意阻拦颜集亭的亭卒办案,让你们的叔父项伯乘机逃走。”

县丞的话还没有说完,十来个项家子弟就大半已经变了脸色,项康的心头也有些打鼓,但脸上却不动声色,只是说道:“上吏,我的族兄项猷不可能这么说,请把他传来对质。”

“他受了刑,已经被抬下去医治了,对质的事只能等以后再说。”下相县丞摇头,又举起了一卷竹简,说道:“不过有他亲笔签名的口供在此,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说?”

项家子弟的脸色更变,坐在左列首席的单右尉却是笑得万分狰狞,看向项康的阴毒目光,更是有如一条毒蛇盯住了一只可怜的青蛙……

推荐热门小说汉当更强,本站提供汉当更强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汉当更强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二十九章 放开那位先生 下一章:第三十一章 就是最大的破绽
热门: 陛下有一段白月光 人偶馆之谜 夜半笛声 默读 世界史:从史前到21世纪全球文明的互动 枪王 暗夜女子 高层的死角 历史不忍细看 士兵向前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