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就是最大的破绽

上一章:第三十章 吃官司了 下一章:第三十二章 说曹操,夏侯到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不过有他亲笔签名的口供在此,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说?”

听到县丞这话,又看到他手里的竹简,不要说是年龄比较小的项扬和项它等项家子弟了,就是年龄最大的项庄和项声都忍不住脸上变色,心惊肉跳。项康心里也是万分紧张,可脸上的神情却镇定依旧,说道:“上吏,能不能让在下看一看我堂兄的口供?”

“项公子,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了,你还想垂死挣扎吗?”县丞答非所问,说道:“本吏再提醒你一句,现在你如实招供,还可以罪减一等,但你如果继续狡辩说谎,那本吏就是想对你网开一面,也是有心无力了。”

“项公子,这是县丞好心给你的机会。”旁边坐在右列首席的狱掾也说道:“现在你如实招供,可以算是自告(自首),按大秦律可以罪减一等。你如果错过了这个机会,依照大秦律,你的罪行可不是罚为城旦和到骊山服役那么简单噢。”

如果换成了是其他的项家子弟,下相县丞和狱掾的一唱一和很可能就已经收到了效果,很可惜,下相县丞和狱掾这次碰到的对手,是经过无数与破案有关的影视剧洗礼的项康。所以不管心里再是如何的紧张,项康都没有轻信下相县丞和狱掾的话,答道:“多谢二位上吏的好心提醒,但是在下没有犯罪就是没有犯罪,说的也全都是实话,所以用不着什么罪减一等。”

“不见棺材不落泪!”恨项康恨得蛋疼的单右尉终于开口,向下相县丞拱手说道:“上吏,这帮贼徒冥顽不化,在下认为也不必给他们什么自告的机会了,让他们亲眼看一看那个项猷是如何招的,然后看他们还有什么话说!”

“唉。”县丞很是惋惜的叹了口气,然后才说道:“项康公子,是你自己不要自告的机会了,那就怪不得本吏不念旧情了。来人,把项猷的口供拿给他们看一看,让他们知道项猷是怎么招的。”

“我亲自来。”狱掾自告奋勇,起身接过了记载项猷口供的竹简,展开一部分,又叫人拿来一盏油灯,拿着竹简和油灯走到了项家子弟的面前,让项家子弟观看项猷的口供。

狱掾是先让项它和项扬等项家子弟看的口供,结果只是匆匆瞟得竹简上的文字几眼,项它和项扬等人就已经是面如土色,身体还不由自主的有些颤抖,其他项家子弟看到口供反应也是大同小异,项庄还失声说道:“怎么可能?项猷怎么可能这么胡说八道?”

曾经听冯仲说过这个时代审案的规矩,知道这个时候胡乱开口要挨竹板抽打十下,不想白受皮肉之苦的项康咬紧牙关,强忍住想要说话的冲动,同时也努力把身体站直,把神情放得轻松,让项家子弟可以在看到自己时找到主心骨的感觉,不至于过于慌乱说出实情。结果这点也收到了项康所希望的效果,看到项康镇定自若的模样,项家子弟再是紧张也没有急着开口,耐心只是等待项康反应。

狱掾终于把竹简放到了项康的面前,借着油灯的光芒,项康一眼看到竹简上确实有着项猷的亲笔签名,再细看口供内容时,项康发现狱掾卷住了项猷口供的大部分内容,展开几片竹简上只是这么写道:“……社神庙中与我在一起的,是我的父亲项伯,我们项家兄弟故意阻拦颜集亭亭卒办案,是为了让我父亲有机会逃跑。”

“怎么样,项康公子,看清楚了没有?”狱掾微笑问道:“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说?”

“项康公子,说实话吧,不然本吏就要用刑了。”县丞也微笑着威胁道。

“上吏,和他客气干什么?”单右尉这么说道:“这个叫项康的贼匪狡诈异常,不用大刑,绝不会招供!下吏提议,直接用刑!”

项家子弟的脸色益发苍白,回想到项猷被提来单独受审时那怨恨的目光,细密的冷汗也出现在了项康的额头上,心中飞快盘算的同时,项康的目光突然落到了项猷的亲笔签名上,怎么看怎么都象是项猷亲笔的签名上,眼睛又突然一亮,顿时忍不住笑出了声音,“哈哈,哈哈哈。”

“项康公子,你笑什么?”对面的狱掾疑惑的问,项家兄弟则全都是心中一喜,马上全部把目光集中到了项康身上。

“我笑你们模仿的项猷画押签名太假,破绽太多。”项康微笑着说道:“上吏,是谁仿造的我族兄签名?在下觉得你应该打他扳子,仿造得太差了,一眼就可以看出来不是我堂兄的亲笔签名。”

说这话时,项康一直紧紧盯着对面狱掾的眼睛,还是在看到那狱掾的瞳孔猛烈收缩后,项康提到了嗓子眼的心脏才落回了肚子里,知道自己这一把赌对了,看上去象是项猷亲笔的签名,十有八九真是伪造的。

“你说签名是假的?”县丞开口,硬着头皮问道:“假在何处?”

“全都是假的,每一笔每一画都是假的。”项康微笑说道:“还有,能不能劳烦狱掾上吏把竹简全部展开,让我看看我堂兄项猷前面的口供内容?”

狱掾没话说了,县丞也闭上了嘴巴,单右尉则是张口结舌,压根不敢相信自己精心设计的诱供圈套会被项康轻易识破。项康察言观色,心中益发大定,又向县丞拱手说道:“不过签名虽然是假的,但在下真的得感谢各位上吏,谢了。”

“为何感谢我们?”县丞好奇问道。

“如果不是各位上吏设此巧计,在下还真找不到证明自己清白的办法。”项康微笑说道:“前天发生的事,在下因为遵守大秦律法,出手救助看似被盗匪打劫那位先生,无意中干扰了邻县亭卒办差,被邻县亭卒误会,真的是百口莫辨,跳进大河(黄河)也洗不清。不过现在好了,在下可以证明自己的清白了,证明自己说的全是实话了,所以在下一定得感谢各位上吏,设计给我自己辩白的这个机会,证明我没有说半句假话的机会。”

言罢,项康又转向了其他的项家子弟,微笑说道:“各位兄长阿弟,还不快谢各位上吏,他们不这么设计安排,我们的事就是长一百张嘴也说不清楚啊。”

“谢谢上吏,谢上吏,谢谢各位上吏给我们这个机会。”项家子弟纷纷道谢,下相县丞却是满脸苦笑的看向单右尉,单右尉则是脸色青黑,一声不吭。

“哈哈哈哈哈!”后堂中突然传来了一阵爽朗的笑声,再接着,一直都十分欣赏项康的下相县令周曾缓步走了出来,大笑说道:“项康公子,本官真是服了你了,遇上这样的事,居然还可以这么镇定自若,真是叫人佩服。”

“见过县尊。”

县丞和狱掾慌忙起身行礼,单右尉也无可奈何的站了起来行礼,周县令却不理会他们,只是接过了狱掾手里的竹简,指着上面的项猷签名好奇的向项康问道:“项公子,这个签名究竟那里有伪造的痕迹?你是怎么一眼看出这签名是假的?你可知道,方才可是连本官都没有发现半点破绽啊?”

“回县尊,没有破绽,就是最大的破绽。”项康解释道:“适才县丞上吏说了,在下的堂兄项猷因为受刑,被抬了下去医治,试问一个受刑负伤的人,写出来的字,怎么可能还如此工整?不见半点颤抖紊乱?这岂不是最大的破绽?”

啪一声轻响,下相县丞一巴掌拍着了自己的额头上,苦笑说道:“本吏糊涂,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给忘了?还以为自己模仿得天衣无缝,谁知道尽是破绽?”

“多谢上吏。”项康再次拱手道谢,微笑说道:“若非上吏设此巧计,在下还真是没办法证明自己的清白。”

县丞益发苦笑,周县令则微笑着冲单右尉说道:“单右尉,现在你可以死心了吧?本官早就说了,没有证据的事就不能定案,你非要设计诱供,现在项公子已经通过了你的考验,你还有什么话说?”

“县尊,前天逃走那个可疑匪徒,确实和那个项猷长得十分相象!”单右尉不甘心的说道:“下吏手下的颜集亭求盗张婴,还有他手下的四个亭卒,都可以做证!”

“但这些位项公子都做证,说那人和项猷长得半点不象,这你怎么办?”周县令一句话问得单右尉哑口无言,然后又说道:“还是想办法先找到那个可疑男子,先把他抓来再说吧。”

单右尉无可奈何的闭上了嘴巴,周县令则摆了摆手,向县丞吩咐道:“现在可以读鞫(宣判)了吧?前天在下邳县境内发生的事,这些位项公子确实有错,但他们也是依照律法出手救援,依照大秦律,该如何处置?”

知道周县令一直十分欣赏项康,手里又没有任何证据证明项康等人有罪,县丞只能答道:“回禀县尊,可以无罪释放,也可以当面叱责他们的糊涂,误判善恶。”

“叱责就免了吧。”周县令很是大度的说道:“项公子他们也是一片好心,再说了,我们也没办法证明逃走那个可疑男子是否真的有罪,所以干脆连叱责都免了。”

县丞答应,然后当面宣布项康等人误罪,当场释放,又下令释放了暂时拘押在其他地方的项猷,项康和项家子弟大喜,赶紧向周县令连连拱手道谢,那边单右尉则是脸色铁青的直接冲了出去。

“项公子,小心些他。”周县令握住项康的手,向单右尉离去背影一努嘴,低声说道:“如果你真有什么事犯在了他手里,就是本官也保不了你。”

“多谢县尊。”项康再次道谢,心中知道单右尉,也有些担心单右尉会把火气撒到虞家头上,然而转念一想之后,项康却又突然发现,如果单右尉真的把虞家逼得无路可走,对自己而言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推荐热门小说汉当更强,本站提供汉当更强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汉当更强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三十章 吃官司了 下一章:第三十二章 说曹操,夏侯到
热门: 识时务的阴谋家:刘邦 生随死殉 仙尊一失忆就变戏精 美强惨就是惹人爱 如意小郎君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全修真界都把我当团宠[穿书] 万历1592 记忆迷踪 调教成神:昊天纪·驭灵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