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虞公子有请

上一章:第三十三章 告密的人叫司马迁 下一章:第三十五章 麻烦大了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想办法把单右尉那个丑儿子引到偏僻的地方,让本来就已经是强盗的樊哙一刀把他剁来,然后乘机进行自己下一步的计划,这是项康在侍岭亭客舍里琢磨出来的缺德主意。

还是在离开亭舍连夜回家的路上,再继续往下琢磨计划的详细步骤时,项康才发现自己有些太过想当然,因为最关键的一点很难办到——就是怎么样才能把单右尉那个丑儿子单凡引到偏僻的地方动手?还必须是让樊哙动手后可以迅速脱身的地方。

当然了,如果不去顾忌其他后果的话,办法也不是没有,项康完全可以亲自出面,以谈判解决虞家小丫头的归属权为借口,把单右尉那个丑儿子骗到合适的地方,让事前埋伏在那里的樊哙跳出来一刀把他剁了。但这么一来,项康自己当然就要被牵扯其中,不但肯定要被官府抓起问话,就是周县令和冯仲也很难再包庇项康。

“我不能出面,也不能留下参与其中的把柄证据,这件事只能是找其他人出面,让其他人把那个单凡骗到没人的地方,让樊哙站出来动手,这样我才能置身事外,继续我下一步的动作。”

这是项康在回家路上得出的结论,然而回到了自己的破烂小院后,坐在地灶旁又绞尽脑汁的盘算了许久,项康却始终想不出什么理想的好办法,也一度有些愁眉不展。不过还好,项康是个很懂得变通的人,突然又想到了这么一个办法,心中暗道:“我怎么钻了牛角尖?就没想到把第一步和第三步合成一步走?既合情合理的把那个单凡骗到没人的地方,又乘机把老虞家拉下水,让他家和那个单右尉结下不共戴天之仇,方便我逼着老虞家把家搬到侍岭亭来?”

心里逐渐有了主意,又仔细盘算了计划的步骤之后,项康发现自己还是缺一个人,缺一个绝对可靠信得过的人,让他出面打着虞家的招牌行事,同时这人还不能用项家兄弟,只能是用单家和虞家都不认识的陌生人。然后再仔细盘算用谁去办这件事时,项康却又哭丧着脸发现,自己手里居然找不到半个合适的人选,不是不方便去办事,就是靠不住不敢托付重任,思量再三也找不出合适人选。

“再仔细想想,还有谁可以靠得住去办这事?我手底下的铁匠学徒行不行,用我的炼钢法做交换,让他去冒险办这件事?不行啊,知人知面不知心,万一他们把我卖了怎么办?后悔啊,应该早点培养几个得力听话的小弟的。不过后悔也没用,谁叫我以前没钱,没钱没势拿什么培养小弟……?”

冥思苦想的盘算着,项康不知不觉的进入了梦乡,还在地灶旁一觉睡到了大天亮,最后还是被做好饭的三叔母叫醒。而跑到三叔母家里吃饭的时候,项家子弟倒是个个在场,然而项康却不敢对兄弟们提起这事,只是想起自己请陈大娘给自己杀狗的事,开口邀请自家兄弟下午去吃狗肉,项家子弟轰然叫好,难得放弃了准备进城游玩的打算,留在了村子里等待下午的狗肉盛宴。

项家子弟倒是可以有说有笑的等着下午喝酒,天生忙碌命的项康却脚不沾地,既得到铁匠铺里监督学徒打造铁器,又得和冯仲商量是否赊刀给樊哙的事。结果也还算好,因为这个时代的人都比较讲究诚信的缘故,在项康的巧妙劝说下,冯仲还是答应了赊刀给打着沛县官差旗号的樊哙。

也是凑巧,同意了赊刀给樊哙后,要回去署理公事的冯仲前脚刚走,项它后脚就来到了铁匠铺,把项康拉到一边低声说道:“季叔,三大父有信来了,他已经顺利回到了下邳韩叔父家里,要我们不必为他担心,还点名要谢你,他知道那天的事肯定是你想出来的办法,说让你费心了。”

根本就没担心过项伯的项康点头,又突然心中一动,忙问道:“是谁给三叔父送的信?”

“上次那个韩离。”项它答道。

“他走了没有?”项康赶紧追问,得到否定答案后,项康忙吩咐道:“去,把他留下,叫他下午和我们一起喝酒。他如果要走,就说我有事想找他帮忙,请他务必留下。”

比项康小一辈的项它还算听话,不但马上回去替项康暂时留住了韩离,又在下午时和项家子弟一起,把他带到了陈大娘的酒肆和项康一起喝酒,项康见了大喜,忙铁公鸡拔毛叫来许多酒菜款待韩离,还有留在侍岭亭等待买刀的樊哙,与他们同席共醉,尽欢而散。顺便说一句,因为邻亭出了点事,已经是署理游徼的冯仲公务繁忙,没能参与这次盛会。

是夜,项康当然把韩离请到了自己的房里住宿,然后又在夜深人静没有外人在场的时候,向不断来回替项伯给自家送信的韩离提出了一个小小的要求。而因为项康提出的要求对自己而言没有任何危险,还有看在自家主人与项伯有着过命交情的份上,韩离也很快就答应了项康的请求,一张天罗地网也因此正式张开,逐渐笼罩到了可怜的单右尉宝贝儿子单凡的头上……

……

下面怎么都应该来看一看咱们单凡单公子的情况了,和项康猜测的一样,单右尉之所以盯着老虞家不放,还有说什么都想置项康于死地,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单凡单公子一直对虞家的漂亮闺女念念不忘,说什么都想把虞间的女儿娶进房里续弦,也不止一次的逼着老爸单右尉赶紧想办法,让自己可以尽快抱得美人归。这不,这天单公子就又来了。

“……阿翁(爸爸),你到底那天再去颜集亭给我求亲?你不是答应过我,说一定会让我娶到虞家那个漂亮的女儿,还保证一定会帮我收拾那个姓项的破落子弟?你怎么说话不算话?说话不算话?”

从小就被娇惯得厉害,二十来岁的人,还成过一次亲,单凡单公子在老爸单右尉面前说话的语气依然还是象一个撒娇的孩子,还拉住了单右尉的胳膊不断摇晃,就象是还没有长大一样。自作自受的单右尉则是焦头烂额,连哄带骗的说道:“快了,快了,乖儿子,再给阿翁一些时间,阿翁保证一定能让你娶到那个虞家小妹,也一定能替你收拾那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破落子弟。”

“那到底要什么时候?”单公子提高了一些声音,说道:“万一时间耽搁久了,那个破落户先和虞家小妹成了亲怎么办?”

“不会,这点阿翁可以保证不会。”单右尉颇是自信的答道:“阿翁早就派人打听清楚了,那个破落子弟的叔母后来带着大雁上门定亲,姓虞的也借口他女儿太小,不想太早定日子,摆明了就是看不上那个破落货,所以你用不着担心,虞家那个小妹,一定只会是你的。”

说罢,单右尉稍微压低了一点声音,说道:“只是你不能再象上次那样,为了一点小事,就把你原来的婆娘活活勒死,你知不知道,为了帮你洗脱罪名,阿翁费了多少的劲?”

“阿翁放心,虞家那个小妹那么漂亮,我疼都来不及,那舍得把她勒死?”单公子随口回答,又撒娇道:“阿翁,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帮我虞家小妹娶过来?我都二十一了,还要我等到什么时候?阿翁你就不想早点抱孙子?”

“别急,再给阿翁一点时间,阿翁正在想办法。好了,你乖乖呆在家里,阿翁我要去官寺了,别天天乱跑,尤其是不要随便出城,城里的人都认识你,是不敢乱来,乡下那些泥腿子可不认识你,如果伤到你怎么办?”

象哄小孩子一样的好不容易把已经行了及冠礼的成年儿子哄好,公务繁忙的单右尉带了两个从人就到县寺去办差了,单公子则象往常一样,领了几个帮闲出门到街上闲逛,调戏几个在街上行走的姑娘,推搡殴打几个不小心拦住他道路的行人,在市集里看看有没有什么新鲜玩意,也顺便到女闾(妓院)里检查一下凌县特殊行业的服务工作,逍遥快活,生活质量远在同样每天都是东游西逛、游手好闲的项家子弟之上。

这一天和平时稍微有些不同,进到女闾里之后,还没等单公子挑好临时伴侣的人选,门外就突然进来了二十多岁的年轻男子,直接走到了单公子的面前,点头哈腰的说道:“单公子,小的给你问安了。”

“你是谁?我认识你吗?”单公子有些糊涂的反问道。

“公子你是贵人,大概把小的忘了。”那青年男子笑眯眯的说道:“年前公子你到颜集亭拜访我家主人虞公的时候,小的曾经和你见过一面。小人叫虞多,是颜集亭虞家的仆人,奉我家虞公子之命,特地从颜集亭来城里拜见单公子你,给公子你带个口信。”

言罢,那自称叫虞多的青年男子又稍微压低了一些声音,说道:“单公子不要见怪,因为事情急,小的一路打听直接找到了这里。不过请单公子放心,小的回去不会胡说八道的。”

考虑到虞家对自己的看法,单公子倒也领这个虞多的情,一边回忆着自己是否见过这个虞多,一边问道:“你家虞公子,派你来找我有什么事?”

“我家公子让小的给公子你带一个口信,想和单公子你单独见一面。”虞多恭恭敬敬的回答道:“谈一点关于单公子和我家阿姊(小姐)的事。”

“你家虞公子,想和我谈你家阿姊的事?”单公子又有些惊奇了。

虞多颇是精明,并没有立即回答单公子的问题,而是先看了看旁边的其他外人,单公子会意,马上挥手赶走了旁边的女闾老板和等候自己挑选的妓女,虞多也这才稍微压低了一些声音,说道:“不敢欺瞒单公子,其实我家公子是很愿意把我家阿姊许给单公子你的,只是我家阿姊自己不乐意,我家老爷也不松口,我家公子就不敢做这个主。所以我家公子想和单公子你单独商量一下,怎么样才能劝得我家阿姊回心转意,让我家老爷答应这门亲事。”

“真的?”单公子有些欢喜了,问道:“你家虞公子,真的愿意把他妹妹嫁给我?”

“那是当然。”虞多笑嘻嘻的说道:“和单公子你结成亲戚,对我们虞家来说有什么好处,还有对我家公子来说有什么好处,我家公子心里比谁都明白。所以我家公子说了,请单公子你放心,你和我家阿姊的亲事,包在他的身上。”

“你家公子,比你家老爷聪明。”单公子终于露出了开心笑容,拍着虞多的肩膀说道:“回去告诉你家虞公子,就说我和他成了亲戚以后,绝不会忘记他这个内兄。”

“小的明白,小的一定把话带到。”虞多益发的点头哈腰,又说道:“单公子,如果方便的话,明天劳烦你亲自去一趟颜集亭南面的鸭咀圩如何?我家公子明天要在那里监督佣人春耕,正好方便和单公子你单独见面谈话。”

“用不着那么麻烦。”单公子一挥手,说道:“明天叫你家虞公子进城来见我,本公子请他喝酒。”

“单公子,我家老爷对我家公子的管教有多严,难道你不知道?他那敢丢下春耕大事不管,来凌县城里喝酒?”虞多苦笑,又说道:“尤其是上次我家公子进城卖了一次粮食,差点被案比为市籍,我家老爷就更不准我家公子擅自进城了。”

言罢,虞多又补充了一句,说道:“当然了,如果单公子你实在抽不开身,那也没关系,小的回去照实禀报我家公子就是了,让我家公子忙过了这段时间,再想办法进城来拜见单公子你,只不过单公子你得多等一等,我家的田多,没有十天半个月,怕是忙不完春耕的事。”

单公子盘算,虞多又说道:“单公子放心,不会误了你的事,这几天下相那个项家就算又去我家提亲,我家公子也会想办法拦着,不会让姓项那个破落户得逞。”

虞多的隐晦威胁起到了作用,考虑到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单公子稍一盘算就拿定了主意,点头说道:“好吧,回去告诉你家虞公子,就说明天我一定去见他。对了,你刚才说,你家虞公子,在什么地方等着我?”

“颜集亭南面的鸭咀圩。”虞多复述地点,又很是小心的说道:“单公子,我家公子还有个小小的请求,你去和他见面的时候,千万别把你的父亲请去,我家公子不敢和右尉老爷见面。”

“为什么?”单公子随口问道。

“我家公子怕右尉老爷他一见面,马上就逼着他领你们去见我家老爷。”虞多愁眉苦脸的说道:“右尉老爷的脾气,我家公子已经见识过了,两句话不对就发脾气,万一我家公子在言语里有什么冒犯的地方,右尉老爷发起火来,我家公子实在是吃罪不起。”

“如果不是看在你家公子的面子上,光凭你这小竖子说的这句话,本公子就该治你的罪!”单公子笑笑,说道:“不过算了,我家阿翁有时候是脾气有些不好,这事我暂时不告诉阿翁,明天我单独去见他。”

虞多谢了,却没有马上提出告辞,还涎着脸说道:“单公子,我家公子还说,他这次不会让小的白跑,是不是……?”

“小竖子,敢向本公子要赏钱。”单公子明白了虞多的弦外之音,可心情正好却懒得和虞多计较,只是叫从人拿了一串秦半两赏给虞多,虞多欢天喜地的谢了,这才屁颠屁颠的告辞离去。

推荐热门小说汉当更强,本站提供汉当更强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汉当更强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三十三章 告密的人叫司马迁 下一章:第三十五章 麻烦大了
热门: 能面杀人事件 剧情崩坏后我成万人迷了[快穿] 西班牙披肩之谜 两世忠犬(堡主有条忠犬) 北洋夜行记 恶魔的饱食·第三集 花叶死亡之日 铁十字 BOSS作死指南 犯罪心理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