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复杂三角

上一章:第三十五章 麻烦大了 下一章:第三十七章 跨郡办案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被什长和伍长带着左邻右闾盯着,虞家父女当然没办法亲自到侍岭亭找项康和项家子弟求援,同时涉嫌帮虞知把单公子骗来颜集亭送死的虞家仆人也没办法离开。不过还好,虞间除了对项康有些不地道外,对其他人勉强还过得去,家里又有的是钱,很快就花大价钱求得一个年轻邻居帮忙,让他连夜把消息送到了侍岭亭,送到了项康的面前。

因为是深夜进村送信的缘故,送信的年轻邻居不仅惊动了项康的很多同村邻居,还惊动了距离不远的两位叔母,担心是最疼爱的侄子项康出事,两位叔母还连夜起身,披着衣服先后跑来项康居住的破烂小院查看情况。而得知了只是虞家出事后,两位叔母先是长舒了一口气,然后马上想起了她们上次到虞家为项康提亲遭受的待遇,也顿时气都不打一处来,三叔母还对项康说道:“康儿,别搭理那种忘恩负义的人家,想帮他家可以,让他家先把答应你的事兑现了再说。”

“没错。”二叔母也气呼呼的说道:“先让虞公收了我们家的大雁,报了他女儿的名字和生辰八字,然后我们家才能帮他家!”

心里很清楚虞家倒霉的真正原因,又有更大的图谋在后,项康当然不会干出什么趁火打劫的缺德事,只能是放缓了声气对两位叔母说道:“两位叔母,你们对小侄的好意小侄明白,但这事太严重了,连虞知都被直接抓走了,虞公的身体又不好,突然摊上了这么大的事,万一他撑不过去怎么办?而且我们项家兄弟也确实受不过虞家的不少恩惠,这会见死不救还乘机逼着虞公嫁女儿,这样的事传扬出去,对我们项家的声名也不太好是不是?”

毕竟是名门世家的媳妇,两位叔母虽然落魄,却也没有忘了维护项家的声望,听了项康的解释便先后点头,然后三叔母又说道:“那康儿你先去看一看情况,能帮就尽量帮,然后再看他虞公有没有脸再忘恩负义,言而无信。”

“不过康儿你也要小心,这事太大,千万别把你牵连进去。”二叔母也说道:“把你的兄弟们全都带过去,遇事有个商量。”

项康点头,说道:“我还要把冯仲也请去,他是官场上的人,和凌县那边的官吏打交道,请他出面要方便容易一些。”

两位叔母一起点头称是,当下两位叔母马上发号施令,让睡眼惺忪又呵欠连天的项家子弟全都带了武器跟着项康出门,先到了侍岭亭的亭舍寻找冯仲,把冯仲也请去颜集亭了解情况,和那边的官吏联络交涉。好在冯仲这会基本上是已经和项康穿一条裤子,得知了大概情况后,虽然明知道事情肯定不好办,却还是匆匆安排好了亭舍里的事务,带上证明自己官吏身份的传引,连夜和项家子弟打着火把向颜集亭这边而来。

一路急行赶到颜集亭时,天色已然微明,担心虞知会被押到凌县城里见不到面,项康、冯仲和项家子弟也没敢去虞家浪费时间,请送信的虞家邻居带路,直接来到了颜集亭的亭社,探望暂时被关押在这里的虞知。然而还是在到了颜集亭的亭社门前时,项康和冯仲等人才发现自己们还是晚了一步,儿子被杀的单右尉已经带着一队差役连夜来到了颜集亭,接手了这个案子,红着眼睛亲自连夜审问虞知和虞家被捕的仆人,听说还直接用上了刑。

单右尉带来的官差把颜集亭的亭舍包围得水泄不通,项康和项家子弟根本没有办法靠近,项康无法,只能是请冯仲出面过去打听情况,然而冯仲跑到了亭舍门前交涉了几句之后,却又很快就垂头丧气的回到了项康的面前,说道:“兄弟,没办法,守门全都是那个单右尉的人,别说进去打听消息了,就是问话他们也不回答。”

“怎么办呢?”项康皱眉,因为项康虽说心里很清楚干掉单右尉儿子的人,就是前天已经离开了侍岭亭的樊哙,但是不知道事情的详细经过,还有无法插手这个案子,项康就是想替虞知喊冤也没有办法。

不过还好,项康最拿手的就是擅长机变,稍一推演就发现了一个机会漏洞,说道:“找颜集亭本地的官差,昨天虞知被抓进颜集亭以后,肯定马上被问过一次口供,只要找到当时参与审讯的颜集亭官差,肯定可以打听到一些我们需要的消息。”

这么做当然要比直接找单右尉的手下打听消息容易许多,然后也是凑巧,在虞家送信邻居的帮助下,项家子弟找到的第一个颜集亭卒,恰好就是昨天曾经参与过初步审讯的颜集亭官差。结果在把那亭卒请到了偏僻无人的地方打听消息时,那亭卒虽然一度拒绝回答,可是项康把一串秦半两硬塞进了他的手中,又读赌咒发誓绝对不会让其他人知道时,那亭卒终于还是开了口。

不过这个亭卒知道的也不是很多,仅仅只是介绍了单公子随从到亭舍报案的经过,说单公子来颜集亭这边送死,是因为虞家仆人虞多代表虞知发出的邀请,又说了单公子遇害的大概经过,还有杀人的盗匪自称是巨野泽著名大盗彭越的手下张季。末了说道:“张求盗带着人把虞家小哥抓到亭舍,是大概问了一下,虞家小哥说什么都不肯承认他派人去城里请过单公子,也不认识什么巨野泽,另外我们问了虞家其他人,虞家也确实没有什么叫虞多的仆人。但这件事实在太大,亭长和张求盗他们不敢擅自放人,只能是把虞家小哥他们暂时关在亭舍里,后来单右尉亲自带着人来了,剩下的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得知樊哙没有露出什么马脚,项康当然是心中大喜,还暗赞了一句樊哙果然和传说中一样的胆大心细,居然能够自行想出谎报身份的主意,故意误导凌县官吏的调查方向,增加凌县官吏的查案难度。而旁边的冯仲却是一个办案老手,向那颜集亭的亭卒问道:“小哥,冒充虞家仆人去送信的那个虞多,还有杀人那个张季,长什么模样?”

“那个送信的虞多长什么模样不知道。”那亭卒摇头,又说道:“不过杀人那个盗贼倒是特征明显,中等个头,长得很壮实,满脸横肉,脸很大很黑,长满又粗又硬的黑胡子,没有戴冠,裹的是黑帻,用的是一口市面上常见的铜剑。”

“中等身材长得很壮实?满脸横肉,脸很大很黑,还长满粗硬黑胡须?没有戴冠,裹的是黑帻?用一口普通铜剑?”冯仲复述这些相貌特征,也渐渐的把心脏提到了嗓子眼,不由自主的想起了自己曾经见过几面的樊哙——不过还好,冯仲还算有点脑子,心里再是震惊,也没敢把自己的怀疑当着外人的面说出来。

这时,那被项康收买的颜集亭亭卒已经提出告辞,说是自己在这里耽搁久了怕是被单右尉的人发现,有着丰富办案经验的冯仲则赶紧又问了几个案情的重要细节,然后就把那亭卒送走。结果那亭卒才刚走远,冯仲马上就向项康问道:“项兄弟,杀人那个盗匪的模样,我们是不是曾经见过?”

“那人就是你领来见我的,我们当然见过。”项康心里回答,嘴上则说道:“大兄,我们都没见过。”

冯仲疑惑细看项康,项康不动声色的回视于他,冯仲也逐渐明白了项康的意思,点头说道:“没错,我们是没见过。对了,项兄弟,从沛县来买刀那个狱卒樊哙走了没有?”

“前天带着刀走了。”项康答道:“前天中午走的,我们铁匠铺里的学徒都可以做证。”

“那就好。”冯仲松了口气,心说只要滚蛋就好了,只要别牵扯到我身上就行,大不了他欠的刀钱我不要了。

再接着,项康当然是带着冯仲和项家子弟跑来虞家这边探望虞间,结果在众多外人的监视下进到了虞家后,虞间也很快就在虞家女仆的搀扶下来到了项康的面前,一见面就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哀求道:“项公子,求求你了,这次你一定要救救我家,一定要救救我那个儿子,我可就是虞知那一根独苗啊。”

“虞公放心,我会尽力而为的。”项康安慰,又装模作样的说道:“虞公,刚才我已经打听到一些情况了,快,把昨天的情况仔细告诉给我,越详细越好。”

虞间介绍的情况当然对项康等人来说任何鸟用,而装模作样的琢磨了许久后,项康才转向冯仲说道:“冯大兄,这事真的只能是求你出面了,虞公子摆明了就是被人冤枉和栽赃嫁祸,但那个单右尉如果揪着不放,凌县官吏又抓不到那个杀人的张季,虞公子怕是要倒大霉,无辜冤死都有可能。还请大兄看在我的面子上,也看在虞公的面子上,千万要帮这个忙。”

“兄弟,不是大兄我不帮你,是我帮不了你啊。”冯仲苦笑,说道:“这里不但不是侍岭亭,还不是下相东乡,甚至还不是在泗水郡,隔亭隔县又隔郡,我这个下相县东乡的署理游徼,实际上还只是侍岭亭亭长的小小亭长,我能拿什么帮你?而且别说我了,就是我们下相的县尊,也没权力插手查办这个案子啊?”

项康默然,知道冯仲说的是实情。这时,门前的光线突然一变,这些天来没少让项康挂念的虞家小丫头虞姀,随着一个年龄稍长的美貌少女款款走进了堂来,在项家子弟惊艳的目光中直接走到了项康和冯仲的面前,双双向项康和冯仲跪下,语带哽咽的一起说道:“项公子,冯亭长,求求你们了,求你们一定要救救我们的兄长,他是冤枉的,他是被冤枉的啊!”

“你们是……?”从没见过虞家姑娘的冯仲张口结舌的问。

“小女虞妙戈。”虞妙戈也是急了,不顾这个时代女子不能轻易告诉外人自己名字的规矩,直接报出了自己的姓名,又指着虞姀说道:“她是我的妹妹,虞姀,虞知是我们的兄长。”

“原来是虞公的两位玉姝。”冯仲稍微回过点神,忙招呼道:“二位玉姝快快请起,有话好说,能帮我一定会尽力帮的。”

虞妙戈和妹妹都没有起身,只是含着眼泪哀求道:“冯亭长,你是项康项公子的大兄,那你也就是我的大兄了。冯大兄,小女求你了,请一定要救我哥哥,我和项公子以后一定会报答你的。”

“啥?”局外人冯仲听出语病,惊讶的转向旁边的项康问道:“项兄弟,你和这位小妹,是什么关系?”

回答冯仲的是项康的张口结舌,状如呆痴,看着自己之前从没见过的虞妙戈,又听出了虞妙戈话中的弦外之音,项康的下巴几乎张脱了臼。好不容易回过一点神来,项康又赶紧去看自己真正喜欢的虞姀时,虞姀却把可爱的小脸垂下,不敢和项康的目光对视,心里还没来由的隐隐有些失落。

“大兄,项公子是我的未婚夫君。”虞妙戈也不知道从那里冒出来一股勇气,主动坦白了自己和项康的关系,神色羞涩的说道:“我和项公子虽然还没有正式定亲,但我父亲已经亲口答应了把我许配给他。”

“哎呀!”冯仲这一惊非同小可,赶紧重重一拐项康,不无羡慕的说道:“项兄弟,难怪你这么关心虞公家的事,原来你和虞家的玉姝,已经有了这样的关系了。恭喜恭喜,将来成亲的时候,你的喜酒我喝定了。”

仔细回忆了一下之前的往事,项康也逐渐回过了一些神,心乱如麻,随口说道:“以后再说吧,大兄,现在虞公子的事更急,我们还是先商量救他的事。”

“大兄。”虞妙戈向冯仲膝行了一步,哀求道:“小妹求你了,你是官场上的人,一定有办法救我的兄长,求你看在项公子的面子上,一定要救救我兄长。”

“弟妹,不是我不帮你,是我真的没办法。”冯仲满脸苦恼,说道:“以你和项兄弟的关系,还有我和项兄弟的交情,按理来说,就算你不开口,我也要把这个忙帮到底!可我真的没办法啊,这里是凌县,不是下相,我是下相的官吏,没权力插手这里的事,想帮也帮不了啊?”

言罢,冯仲还转向了项康,说道:“项兄弟,你主意多,你想想办法,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救你的未来妻兄,中间我能帮到的,上刀山下火海,赴汤蹈火我都帮!”

项康的心里其实比谁都难,不过还好,主意在之前开口向冯仲求援时,项康其实就已经想好了。所以这会努力压下了心中的纷乱思绪后,项康站起身来,先把冯仲拉到了房屋的一角,又招手把项冠也叫了过去,压低了声音对着冯仲和项冠交代了一通。结果冯仲听了大喜,一拍大腿就说道:“妙计,就这么办!这样我就有理由名正言顺的插手这个案子了!能够插手,事情就好办多了!”

“冠兄,这事你要受点委屈,但是求你一定要帮我,以后我会谢你。”项康又向项冠低声说道。

“自家兄弟,和我废什么话?!”项冠没好气的说道:“再敢对我说一声谢,阿哥揍你!”

项康不再废话,只是点了点头,又回头去看堂上众人时,首先就看到了正在探头探脑向这边张望的虞姀小丫头,与小丫头的目光相撞,项康的心里不由一阵失落,暗道:“我怎么一直以为,我是在向你求亲?”

注意到项康看向自己,虞姀小丫头赶紧把头重新垂下,心情同样是万分复杂,既觉得有些愧对一直被自己故意欺瞒的项康,心里那种若有若无的失落感,也突然变得份外强烈……

项康和虞姀之间的反应动作虽然微小,却并没有逃过一直在注视着项康的虞妙戈的眼睛,诧异的看看首先注意自己妹妹的项康,又看看飞快垂头躲避的妹妹,虞妙戈的心里难免有些奇怪,暗道:“怎么回事?项公子和我妹妹之间,怎么好象有什么事?”

推荐热门小说汉当更强,本站提供汉当更强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汉当更强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三十五章 麻烦大了 下一章:第三十七章 跨郡办案
热门: 会所男公关:官太太 第十年的情人节 战争魔术师 医品宗师 沉默的羔羊 无双庶子 兽世种江山[种田] 神探伽利略 从末世回来后我变成了小白脸 庚子勤王与晚清政局(第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