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偷鸡不着蚀把米

上一章:第三十七章 跨郡办案 下一章:第三十九章 天良未泯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单右尉押着虞知和其他被捕的虞家仆人离开了颜集亭后,项康、项冠和冯仲当然马上直接回到了被严密监视中的虞家,把去和单右尉交涉的前后经过大概对虞家父女说了。得知儿子在亭舍内遭受酷刑折磨,虞间当然是老泪纵横,向项康和冯仲连声哀求,“项公子,冯游徼,求求你们了,赶快想办法救救我那犬子,不然的话,他恐怕熬不过这一关,得把小命送在大牢里啊。”

“虞公放心,我们会尽力想办法赶紧把虞大兄救出来的。”项康安慰了一句,又说道:“回来的时候,我和冯大兄在路上商量了一下,觉得虞公这次恐怕得多出些血,这样才有可能把虞大兄从牢里救出来,也才能帮虞大兄在牢里保住性命。”

“没问题,不管多少钱粮都行,我出。”虞间在钱财方面还算大方,远比他的庸才儿子看得开,马上就说道:“项公子,要多少钱?老夫这就去拿给你。”

“先拿一百金吧。”项康也不客气,张口就要了相当于五万七百六十钱的一百金,又说道:“虞公,你要有心里准备,这一百金只是开始,将来还需不需要用钱,晚辈还不敢保证。”

虞家的确家底雄厚,即便一百金在这个时代足以买到十几个成年奴隶(出土秦简记载为每名奴隶价值四千三百钱),一户普通的百姓人家即便一辈子不吃不喝也未必挣得到这么多钱,虞间还是毫不犹豫吩咐两个女儿搀扶自己起身,拿了钥匙去后房取钱。项康也这才向冯仲问道:“冯大兄,你在凌县官场上,有没有什么信得过、在县里说得上话的人?”

“认识两个小吏,不过交情一般,恐怕靠不住。”冯仲答道:“如果想请他们出面帮忙的话,我最多只敢保证他们能替我们试一试,看看能不能走通那个吴狱掾的门路,但能不能走通,我没这个把握。”

项康皱眉,片刻后才说道:“我觉得没必要去试了,单右尉在凌县的势力太大,你和他们的交情又很一般,他们恐怕没这个胆量敢冒着得罪单右尉的危险,去替我们贿赂吴狱掾。”

“那怎么办?直接去凌县拜见那个吴狱掾?”冯仲问道:“我们和他素不相识,想直接走通他的门路,恐怕只会更难啊?”

“只能是去求一求周县令了。”早就考虑过善后之策的项康答道:“请他去追查盗匪行劫伤人案为借口,派一个分量足够的下相官吏到凌县查案,期间乘机收买那个吴狱掾,请他无论如何保住虞公子的性命,别让单右尉拿他泄愤,直接把他害了,然后再想办法证明虞公子的清白,把他救出大牢。”

“这个办法不错。”冯仲点头,说道:“周县令这么欣赏你,我们手里又有足够分量的东西,求他派人出面,肯定问题不大。”

“那我们拿到钱,马上就回下相,连夜去见周县令。”项康说道:“明天就请周县令派人到凌县查案,乘机行事。”

项康和冯仲把主意商量好的时候,虞公已经在两个女儿的搀扶下回到了项康的面前,让女儿把黄澄澄的一百金交到了项康的手里,项康接过,又请虞公借给自己和冯仲一辆双乘马车,准备立即赶回下相去找周县令帮忙。虞知一口答应,又主动说道:“项公子,冯游徼,天不早了,你们还是休息一晚上再去吧。”

“不能浪费时间。”项康摇头,说道:“那个单右尉已经快疯了,肯定要继续拿虞大兄出气,我们在这里多浪费一点时间,虞大兄在牢里就要多受一点苦。”

听到这话,虞间难免再度老泪纵横,哽咽着向不辞劳苦为他儿子来回奔走的项康和冯仲连连道谢,虞妙戈也是眼圈泛红,向项康和冯仲盈盈一拜,哽咽说道:“项公子,冯大兄,大恩不言谢,小女将来一定会报答你们。”

“弟妹,你说这话就见外了。”当着美女,冯仲也有些话多,微笑着说道:“你和项兄弟是什么关系,我又和项兄弟是什么关系?你还用得着对我们说什么报答?真要报答的话,以后你和项兄弟的孩子,叫我一声义父就行了。”

听到冯仲这话,脸皮极薄的虞妙戈当然是一张俏脸直接红到了脖子根,羞红着脸答应也不是,不答应也不是,尴尬异常。旁边一直垂着头的虞姀则偷偷去看项康的反应,然后又十分意外的发现,项康的眼睛竟然是在看着自己,虞姀顿时大羞,赶紧把头重新垂下,心跳也立即加快,暗嗔道:“知道了是我阿姐,怎么还在看着我?我有那里好?我阿姐有那里不好?怎么还不赶紧把我忘了?”

为了预防万一,项康决定还是只和项冠、冯仲立即赶回凌县,让其他的项家子弟全都留在虞家,负责保护虞家父女,又嘱咐性格相对来说比较稳重的项庄小心行事,宁可暂时忍让,也不要给凌县官差有借口把柄拿人的机会。然后也和冯仲坐上两匹马拉的双乘马车,让项冠赶车匆匆返回下相,结果也还算顺利,当天的二更时分,项康和冯仲就顺利回到了下相城下。

这个时候下相县城的城门当然已经关闭,不过还好,冯仲带着证明自己官职身份的符传,又有紧急办案的借口,一镒金子抛在城门吏的手里,下相的城门马上打开,项康等人赶车入城,直接来到了周县令的住处门前求见,又靠着孔方兄的帮助,轻松求得门子连夜通报,把请求见面的要求送到了已经入睡的周县令床前。

周县令的确十分欣赏项康,睡眼惺忪的闻知是项康求见,不但没有发什么脾气,还马上披衣起身,在自家客厅里接见项康和冯仲等人。项康也不客气,走完行礼等过场后,立即就把事情的原委对周县令大概说了,还坦然承认了项冠被劫不过是自己情急之中捏造的一起假案,然后双手奉上三十金,恳求周县令派人出面到凌县查办这个假案,给自己营救虞知创造机会。

“你们的胆子真不小啊,竟然敢捏造这样的假案,你们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后果?”周县令的表情似笑非笑,既没有过于的愤怒,也没答应收下项康双手送上的金子,只是问道:“你们想过没有?如果凌县那边真抓到了那个张季,证明你们做的是假案怎么办?”

“请县尊放心,晚辈已经准备好应对的办法了。”项康沉声说道:“如果真抓到了那个张季,晚辈的族兄去对质的时候,会说抢劫的人不是他,是其他人抢的。如此一来,晚辈捏造的假案,就可以彻底的死无对证了。”

“大秦的法典啊!”周县令拍额苦笑,说道:“都这么严密了,你居然还能想钻空子就钻空子,连本官都没办法揭穿,看来这商君制订的秦法,迟早得毁在你这样的刁民手里。”

项康离席下拜,表情诚恳的说道:“县尊,晚辈也是为了朋友迫于无奈,倘若晚辈不出此下策,虞公子不是要死于酷刑之下,就是要被屈打成招,同样死无葬身之地,所以晚辈没办法,只好是捏造这个假案,给我冯大兄一个出面干预的借口,这都是晚辈之过,与冯大兄无关。待此事过后,倘若县尊要以晚辈之身祭秦法之庄严,晚辈定当自告(自首)请罪。”

说到这,项康顿了一顿,又说道:“但现在晚辈还不能这么做,因为我那位朋友虞公子确实是被冤枉的,晚辈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无罪受罚,无辜惨死,晚辈必须要先救出这位朋友,然后才能向县尊请罪。”

前文说过,周县令最欣赏项康的一点,就是项康的重情重义讲义气够朋友,现在见项康仍然是为了朋友而犯罪,又听项康说得这么冠冕堂皇,心里那点火气也暂时消散,叹了口气,说道:“请罪的事以后再说吧,还是先商量一下怎么救你那位朋友。”

“多谢县尊。”项康大喜,赶紧说道:“县尊,晚辈冒昧,请你暂时装做不知道这是一个假案的事,派一位县中上吏领着冯大兄和晚辈到凌县去查办此案,让晚辈可以有借口机会和凌县的官吏接触,设法让凌县的官吏先保住虞公子的性命,免得他被那个单右尉拿了当出气筒,折磨死在凌县牢中,或者屈打成招,无罪受罚。”

“盗匪行劫伤人,不是一个小案,本官可以派官吏去凌县参与查办。”周县令沉吟,说道:“不过项公子,你设法暂时保住那位虞公子的性命后,又打算如何证明他的清白?”

“这个……。”项康难得有些傻眼,迟疑着答道:“县尊见谅,晚辈还没有想好如何证明虞公子清白的办法,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临时想办法。”

“万一你想不出办法来怎么办?”周县令又问,说道:“秦法虽然的确有空子可钻,但是要想救出你那位朋友,你就必须拿出真凭铁证,证明你的朋友没有雇凶杀人,然后才有可能把人救出来。”

“这……。”不是很精通秦朝律法的项康彻底无招了,好在项康甚有急智,灵机一动就说道:“晚辈斗胆,请县尊派一位精通秦律的上吏去凌县查办此案,让晚辈可以遇事有个商量请教。”

“不必再去求人。”周县令露出开心微笑,颇为得意的说道:“下相县中,说到对秦律的精通熟悉,本官自称第二,就没有人敢称第一!”

“真的?”

项康瞪大了眼,半假半真的装出一幅惊喜模样,结果周县令见了果然更是得意,说道:“本官走出学室之后,担任第一个官职就是临晋法吏,那可是内史郡(秦朝中央直辖郡)的上县,上任不到一个月,清理弊案一十一个,当年上计就被考核为优异,积功走到了今天。”

“可惜你老小子也不是安分的货,不然怎么会这么欣赏我这个好勇斗狠的乡下小混混?”项康心中腹诽,脸上却惊喜万分,赶紧向周县令再次下拜,恭敬而又欢喜的说道:“晚辈失敬,竟然不知道县尊如此高才。太好了,这下子我那个朋友有救了。”

“前提是你那位朋友真的是被冤枉。”周县令傲然说道:“在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事上,本官是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你那位朋友如果真的雇凶杀人,那么本官不但不会救他,还会重重的治你的捏造假案之罪!”

“请县尊放心,晚辈敢拿项上人头担保,我那个朋友绝对没有雇凶杀人!”真正的雇凶杀人者项康语气无比自信,郑而重之的拱手答道:“倘若县尊查出,那个单右尉的儿子,真的是被我那个朋友雇凶所杀,晚辈情愿以死谢罪!”

“那就好。”周县令点了点头,说道:“把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的告诉本官,越详细越好,绝对不能有半点遗漏!”

项康答应,赶紧把自己知道的情况仔细对周县令做了介绍,也按要求尽量做到了详细无漏,然而周县令仔细听了后却觉得十分奇怪,疑惑问道:“项公子,你那位朋友到底得罪了谁?怎么会有人故意打着他的旗号,去凌县城里把那个单公子骗到颜集亭送死?行凶杀人那个凶徒,怎么也故意打着他的旗号动手杀人?”

“这……。”项康再次傻眼,犹豫了一下才答道:“这我就不知道了,那个单公子在凌县横行霸道,坏失做绝,仇家要多少有多少,谁都可能干掉他。不过晚辈揣测,可能是那个幕后真凶知道我那个朋友虞公子,和单右尉有过节,所以故意栽赃嫁祸给虞公子,把单右尉引入歧途,彻底扰乱视线,让他可以逍遥法外。”

“那位虞公子,和单右尉有什么过节?”周县令追问,项康吞吞吐吐,犹豫是否应该告诉周县令真相,周县令看出项康的心思,说道:“项公子,如果想救你那位朋友,就最好别有任何隐瞒。不然的话,这种死无对证的事,别说本官了,就是神仙也救不了你那位虞公子!”

“没办法了,只能是说实话了,反正就算我不说,这个周县令想要知道真相,随便一查也能知道我和虞家的事。反正官府应该不可能抓得到樊哙,也牵连不到我的身上。”

别无选择,项康只能是硬着头皮,如实陈述了虞家和那个单右尉结怨的经过,也坦然承认了自己和虞妙戈定亲的事,然后又赶紧解释道:“县尊,晚辈可以对天发誓,那天晚辈之所以向虞家玉姝求亲,真的不是贪图迎娶虞家玉姝,是因为那个单右尉仗势欺人,强娶强纳,晚辈看不顺眼,就故意站出来捣乱求亲,只是没想到阴错阳差,虞公竟然真的答应了把女儿嫁给晚辈。”

周县令不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项康,许久后,周县令突然大声喝道:“来人!”

“在!”

堂外马上冲进来几个差役,周县令又一指项康,喝道:“把这个项康,给本官拿下!”

“什么?!”

坐在旁边的冯仲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唯一陪同项康而来的项家子弟项冠更是直接跳起,下意识的去扶腰间剑柄。而项康虽然也同样的震惊万分,却也还算冷静,赶紧喝道:“冠兄,不要乱来!”

几个差役扑上,把项康双手反抄按在几上,另外还有两个差役横剑拦住了项冠和冯仲,防止他们暴起伤人。项康则再次要求项冠冷静,然后艰难抬头,努力保持冷静的说道:“县尊,晚辈犯了什么罪,为什么要把晚辈拿下?”

“项康,那个叫张季的凶徒,是你收买了去杀单右尉儿子的,对不对?”周县令冷冷问道:“你贪图虞公女儿的美色,也贪图虞公家的钱财,担心虞公言而无信,不肯嫁女,所以收买凶徒盗匪,故意打着虞公子的旗号去诱杀那个单公子,然后乘机市恩给虞公,让他只能是把女儿嫁给你对不对?”

“这家伙是神仙?怎么能猜得这么准?”项康大吃一惊——虽说项康早就料到迟早会有人怀疑到自己头上,甚至老虞家在回过神来后,也会怀疑自己这个利益获得者,也提前做好了应对的准备,但项康却万万没想到,平时里对自己相当不错的周县令,竟然能在这么快的时间里怀疑到自己头上,还马上采取了行动。

“你一定很奇怪,本官是怎么知道你的企图打算的吧?”周县令又冷冷说道:“很简单,你的家境本官很清楚,你之前来拜会本官时,穷得全身上下只剩下一口祖上留下来的铁剑,象你这样的人,虞公怎么可能看得上你?就算被迫答应,事后又怎么不可能生出反悔之意?如果本官没猜错的话,你或许发现虞公准备反悔,或者是虞公已经反悔食言,所以你才挺而走险,设此毒计雇凶杀人,想要卖一个天大的人情给虞家,让虞公只能是把女儿嫁给你,报答你的恩情,是不是这样?”

周县令的精确推理让项康彻底无话可说,周县令又说道:“项康,本官知道,以你之精明,一定会抵赖不承认,不过没关系,本官可以慢慢的查,查出罪证,马上就要你的命。你也别跟我说,你可以主动和虞家退婚,以证明你绝无贪图虞家钱财美色的心思,事情到了这步,退婚还是保命,孰轻孰重,谁都清楚。”

项康心乱如麻,知道自己现在是还可以用抵赖这一招死不承认,可又知道如果自己坚持耍无赖,不但周县令会彻底看不起自己,已经被押到凌县大牢的虞知也将必死无疑,同时樊哙和韩离曾经在侍岭亭出现的事也迟早会被周县令查出来,即便抓不到人构不成铁证,自己也将百口莫辨。

这时,冯仲和项冠早已彻底呆住,也不由自主的开始怀疑项康是真正的幕后元凶,周县令则又平静的说道:“项康,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说?本官给你一次自辨的机会,如果你能证明你的清白,本官马上放人,但你如果狡辩或者抵赖不认,就算本官现在没有证据,也要把你拘押起来详细彻查。”

“偷鸡不着蚀把米。”彻底无计可施的项康心中苦笑,可是又毫无办法,只能是在心里说道:“虞知兄,抱歉了,本来只是想让你吃点苦头,教训一下你家的势利眼忘恩负义,但没想到用力过度,要连累你送命了。没办法,抵赖吧,咦?等等!不能抵赖,我还有最后一个机会!”

推荐热门小说汉当更强,本站提供汉当更强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汉当更强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三十七章 跨郡办案 下一章:第三十九章 天良未泯
热门: 间谍课:黑色宣言 全修真界都把我当团宠[穿书] 1852铁血中华 汉祚高门 轩辕诀4:傲绝天下 穿成豪门弃夫 腥:苦难年代的情爱异味 坠落之上 留守村妇 末段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