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目标是我

上一章:第四十九章 越境剿匪 下一章:第五十一章 雕虫小计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十分怀疑凌县登山这里的树林战场是个陷阱,可是又发现在一些重要的环节上说不通,一度都有些想打退堂鼓赶紧撤退的项康难免有些犹豫迟疑,结果就这么稍一耽搁,民兵队众人早已尾随着冯仲和崔排从项康身边纷纷越过,还不断招呼项康赶紧跟上,害怕自己落单的项康无奈,也只好把疑虑暂时放在一边,继续跟着大队前进。

遍地乱石、杂草、树根和荆棘,此前从没来过这片树林,冯仲和项康等一行人想要追上前面的盗匪当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且那群盗匪还特别的狡猾,除了专门往树木茂密处钻以外,还逐渐的分成了两群,分别往两个不同方向逃亡,逼得冯仲和项康等人也只能是兵分两路,一路由冯仲率领,一路由项康和崔排率领,分别追赶这两群盗匪。

期间,项康麾下的民兵,还有冯仲和崔排带来的亭卒,都有开弓放弩,尝试用弩箭射杀敌人,但因为那群盗匪在进树林前就已经抛下了火把,身形大都隐藏在了黑暗中,收到的效果并不大,仅仅只是从盗匪的惨叫声中判断应该是射中了两次,可惜天色太黑,没能射中致命处,那两个中箭的盗匪咬牙带伤逃亡,冯仲和项康一行人也就没取得更进一步的收获,同时因为树木越来越茂密的缘故,项康和冯仲等人到了后来干脆连放箭的机会都没了,只能是全凭脚力追赶。

也还好,那伙盗匪虽然人人带着武器,却并没有弓弩之类的远程武器,所以奋力追赶间,冯仲和项康一行人也用不着担心被敌人用暗箭偷袭。同时功夫不负有心人,拼命的追赶之下,项康和崔排这边终于还是渐渐追近了敌人,眼看就有希望追上,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快步行走的项康却无比倒霉的突然被地上的树根绊了一个踉跄,失去重心,狼狈的摔了一个狗吃翔,差点把下巴磕破。

“啊!哎呦!”

发出惨叫的并不是摔了一个狗吃翔的项康,而是项康侧后方的一个下相民兵,爬在地上疑惑扭头看去,借着其他民兵手里的火把光芒,项康又惊讶的看到,那个民兵之所以突然惨叫,竟然是被一支突如其来的箭矢射中了右肋所致,利箭扎入肋中,伤势十分严重。那民兵身边的其他民兵也惊声叫道:“有暗箭,大家小心!”

“怎么会突然有暗箭?刚才那伙盗匪一直没放箭啊?”

项康心中奇怪,刚想挣扎着站起身来时,项康却又飞快想到了一件要命大事——刚才如果不是自己偶然摔了一个狗吃翔,这支暗箭很可能就是射中自己!

“巧合?偶然?还是故意?”项康心中在瞬间接连闪过无数疑问,同时下意识的喊道:“把火把灭了!小心暗箭!”

只有项康手下的民兵依令而为,崔排手下的大兴亭亭卒却傻乎乎的还在举着火把,已经快要追上盗匪的崔排还回转头来,拿着一支火把急匆匆的走向项康和那中箭民兵,问道:“伤得怎么样?那来的暗箭?”

察觉到火把光芒照在自己身上,项康来不及去考虑别的,几乎是下意识的就地一滚,连滚带爬的离开原地,然后发生的事顿时把项康吓出了一声冷汗——咻的一声,又有一支暗箭突然飞来,要死不死正好钉在自己刚才趴下的地方!项康魂飞魄散,赶紧大吼道:“崔大哥,把火把扔掉,敌人的目标是我!”

被项康吼得一楞,崔排本能将手中火把往树上飞快一敲,直接砸熄火把,项康又吼声如雷,连声催促崔排手下的亭卒熄灭火把,同时连滚带爬的专门往黑暗处躲闪,期间则又是一支利箭飞来,同样是射到了项康所在处的附近,又误伤了一个下相民兵。结果事情到了这步,害怕被暗算的大兴亭亭卒这才手忙脚乱的熄灭剩余的火把,让自己一行人处于黑暗中,举起武器小心警惕周边,漆黑的树林里也这才终于没有暗箭继续飞来。

借着微弱的月光摸到项康身边,崔排刚想张口说话,项康忙低声招呼道:“小声点,别让敌人听到你和我说话,不然会暴露我的位置。”

崔排点头,压低声音问道:“项兄弟,到底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项康答道:“不过敌人这次的目标很可能是我,我只要一暴露位置,肯定会有人又放箭射我,说不定还会直接冲上来杀我。”

吃惊的看看那两个不幸替项康中箭的倒霉民兵,崔排忙又低声问道:“项兄弟,那怎么办?”

项康不答,只是努力分析敌人能够在人群中轻松辨别自己的原因,也很快就找到了答案——手里已经有几个闲钱的自己因为贪生怕死,给自己买了一副牛皮铠甲穿戴,在衣着上与其他的民兵有很大区别。同时自己爱臭美,梳的发髻是居中的直髻,而其他的民兵则按照自己的要求,全部梳了军队士卒专用的偏右发髻,所以敌人才能在人群中轻易的发现自己。

想到这点,项康心里有了底,赶紧脱下身上牛皮甲,又解开发髻,请崔排帮忙草草绑了一个偏右的斜髻,把自己弄得与其他的民兵看上去差不多,然后才向崔排说道:“崔大哥,别追了,这是个陷阱,我们得赶紧回去。”

“可那些盗匪怎么办?”崔排有些不甘心,说道:“那些可都是群盗,抓到一个就赏金十四。”

“是命要紧,还是钱要紧?你知道这树林还埋伏着多少杀手?”项康反问,又说道:“放心,只要这帮盗匪没逃远,明天等我的兄弟们来了,一定帮你抓他们,我那个帮兄弟个个武艺高强,对付这帮盗匪比捏死一群小鸡还容易。不过现在得马上走,不然的话,放暗箭的人搞不好对着我们乱放箭,那我们的麻烦就大了。”

拗不过项康,崔排也只好点了点头,吩咐自己手下的亭卒跟上,簇拥着项康往来路撤退,期间项康自然是努力混杂在了人群中,还尽量的猫腰前进,尽可能的借着人群掩护自己,也果然没有再招来暗箭偷袭,渐渐的撤退到了树林边缘。

还是被项康料中,自己一行人眼看就要走出树林的时候,树木茂密处果然泄愤般的接连飞来两支暗箭,又射中了一个大兴亭的亭卒,还恰好射中了那倒霉亭卒的背心要害。崔排和众民兵大惊,赶紧拖上那重伤未死的亭卒,跌跌撞撞的冲出树林,爱护小命的项康更是连滚带爬,藏在众民兵人群中一口气逃出了好几百步,直到远离树林方才停下。

躲藏在民兵人群中提心吊胆的等了许久,还是到了下半夜的时候,冯仲一行人才骂骂咧咧拖着一具尸体的从树林里出来,项康和崔排等人上前一问,这才得知冯仲等人没能追上那伙盗匪,仅仅只是捞到一具不知道姓名身份的盗匪身体。同时看到装束已经大变的项康后,冯仲也奇怪的问道:“兄弟,你怎么弄成了这样?出什么事了?”

“冯大兄,你们有没有遇到暗箭偷袭?”项康不答反问。

“暗箭偷袭?”冯仲被问得一楞,答道:“那伙盗匪不是拿斧头就是拿叉子,武器最好也只是剑和刀,那来的暗箭偷袭?”

“果然是冲着我来的。”

项康心中一沉,然后才把自己和崔排一行遭遇到的情况告诉给了冯仲,结果冯仲听了当然是大吃一惊,忙问道:“项兄弟,你在凌县这边有什么仇人?他们这么这样针对你,非想要你的命?”

“大兄你说呢?”项康反问道。

冯仲的脸色又变了,也不说出那人的名字,只是点了点头,说道:“没错,他最有可能,而且也只有他能够做到这样的事。”

“先回大兴亭再说吧。”项康说道:“这里是凌县的地界,我们要防着他还有后招。”

冯仲忙不迭的点头答应,赶紧让众人簇拥了项康往来路匆匆撤退,同时也是到了这个时候,项康又发现了这件事是单右尉在背后捣鬼的一个佐证——冯仲等人捞到那具盗匪的尸体,并不是冯仲的亭卒或者下相的民兵所杀,而是被其他的盗匪干掉!同时他被同伙灭口的原因也很简单,他的身上插有一支下相民兵射出的弩箭,同伙很明显是在害怕他逃不快被生擒活捉,所以才割断他的喉咙把他干掉。

“九成九是单右尉干的,官匪勾结想把我干掉,给他的儿子报仇。”项康心中得出结论,又在心里说道:“那伙盗匪应该只是单右尉安排的诱饵,放暗箭的人才是真正的杀手,想把干掉我的罪名栽赃到那伙盗匪头上,这样不管官府怎么查,都很难追查到他的头上。不过这事有点怪,单右尉怎么会这么清楚我的情况,知道用这伙盗匪一定能把我引来送死?”

再仔细思量下去,项康又发现这点也不算太过奇怪,以单右尉的情报能力,想要知道自己组建民兵是干什么应该是轻而易举,料到大兴亭这边出事自己一定会带着民兵过来,也应该不是什么难事,设计诱杀自己是在情理之中。可项康还是觉得有些不对,总觉得其中好象还有什么问题,但具体是什么问题,项康却又一时半会想不通透。

还算顺利的回到了大兴亭后,出于安全着想,贪生怕死的项康选择了和自己的嫡系民兵住在一起,又小心换上了民兵的衣服,睡觉时还几次更换位置。好在其后再没有发生其他的事,第二天上午时,当好手众多的项家子弟匆匆来到了大兴亭后,项康也这才终于放下心来,把自己昨夜的遭遇告诉给了项家子弟。

得知项康昨天晚上险些被偷袭送命,普遍比较齐心的项家子弟当然是个个哇哇大叫,嚷着吼着要去凌县城里找单右尉算帐。冯仲和项康赶紧拦住他们,劝道:“各位兄弟,冷静点,我们只是怀疑昨天晚上的事是单右尉干的,但没有任何证据,无凭无据跑去凌县城里找单右尉算帐,只会给他乘机把你们拿下的借口。”

仔细一想发现也是这个道理,项家子弟也只好悻悻做罢,项庄还恨恨说道:“只可惜昨天我没在,要是我在,怎么都要冲进树林,把那两个放箭的小蟊贼拿下,逼他们交代幕后主使!”

听到这话,项康心中一动,几乎是不假思索的马上就向项庄问道:“阿哥,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可惜昨天晚上我没在,不然那怕是拼着受伤,我也要冲过去把那两个小蟊贼拿下。”项庄回答,又疑惑问道:“怎么?我这话有什么不对?”

项康终于知道究竟是那里不对劲了,可项康却不动声色,只是点了点头,说道:“多谢阿哥,我知道昨天晚上如果你在,就一定不会出这样的事。”

项康在说‘一定’这个词时,语气不由自主的有些加重,可惜项庄和项冠等项家精英却一个都没有听出来,一个劲的只是问候单右尉的老娘和所有女性亲戚,赌咒发誓要替项康报这一箭之仇。

其后,悄悄从项它和项扬等人口中,打听到了项家子弟昨天为什么会恰好去远处游玩的原因,还有项家子弟为什么没有连夜赶来大兴亭给自己帮忙的原因后,项康还是没有声张,只是把这件事深藏到了肚子里,嘴角边还多少有一些得意的狞笑……

……

如项康等人所料,这件事的幕后主使确实是和项康有着杀子之仇的单右尉,而得知辛苦布置的暗杀计划功败垂成之后,单右尉当然是勃然大怒,连打带踢的把自己派去暗杀项康的五个心腹家人骂了一个狗血淋头,怒吼道:“废物!蠢货!没用的狗东西!放箭没射中,为什么就不能冲上去直接一剑把他干掉?浪费老子的金子!浪费老子的苦心安排!”

“老爷,我们不是没想过冲上去直接把他干掉啊。”两个被重点殴打的家人满肚子苦水,分辨道:“是那个小竖子身边人太多也太狡猾了,我们直接冲上去干掉他根本没把握,只能是放箭偷袭,那曾想只放了一箭,他居然马上就猜到我们是专门针对他,不但马上躲进了人群里,还换了衣服和发髻,黑灯瞎火的我们根本认不出他来,再想冲上去直接干掉他就更没这个把握了。”

“废物!草包!没用的狗东西!”

两个家人的分辨只换来更多的辱骂和拳脚交加,暴跳如雷的单右尉气愤功败垂成,几乎就想把这两个家人当场打死,好在旁边最得单右尉信任的心腹王巨拉住了他,劝道:“老爷,算了,这次真的是那个小竖子运气好,要死不死偏偏走了另外一条路,如果他是往小的这边过来,小的怎么都要直接冲上去把他干掉。老爷你又吩咐说不能急着干掉冯仲,免得把动静闹得太大,引来下相那边全力追查,所以我们这次才白跑一趟。”

“不过我们这次也不是白辛苦。”王巨又说道:“最起码证明了那个叫项猷的小竖子是真心想帮我们干掉他的兄弟,否则他也不会按照老爷的安排,故意把项家那帮敢打敢杀的破落货骗开。只可惜我们没敢轻易信任他,没敢让他知道我们计划的详细,让他帮我们更多的忙,不然这次肯定就得手了。但没关系,只要我们把这个主动送上门来的项猷利用得好,想干掉项康那个小竖子就是易如反掌,有的是机会。”

“放屁!那有那么容易?!”单右尉没好气的呵斥道:“那个小竖子本来就狡猾得厉害,平时几乎不单独出门,这次又发现我们设计针对的目标是他,以后肯定更会小心,让我们再想干掉他只会更难!”

“老爷,我们动手当然很难,但如果是让项猷那个竖子直接动手呢?项康的小竖子千防万防,能防得着他自家的兄弟?”王巨阴笑着问道。

“他有胆子直接动手,早就动手了,还用得着主动找到我这里来,要我们动手,他在背后帮忙?”单右尉一听火气更大。

“叫他直接动刀动剑,他或许没有这个胆量,但如果叫他下毒,他就未必不敢答应。”王巨阴森森的说道:“一瓶鹤顶红(砒霜),就足够要十个项康小竖子的狗命。而且那个小竖子死了以后,项家那帮破落货只会怀疑我们,无论如何都不会怀疑到他们自家兄弟头上,项猷那个小竖子只要明白这个道理,就一定敢动这个手!”

“好主意!”单右尉终于拍案叫绝,说道:“悄悄联系项猷那个小竖子,把毒药给他送过去,叫他找机会给项康那个小竖子下毒!告诉他,只要他替本官毒死那个小竖子,本官不但把他在这里写的亲笔简牍还给他,还给他五十金,帮他娶那个虞家的臭娘们!”

推荐热门小说汉当更强,本站提供汉当更强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汉当更强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四十九章 越境剿匪 下一章:第五十一章 雕虫小计
热门: 反派之神的男人[快穿] 皇族 一言不合就卖萌[星际] 将军爱集小红花 奋斗在红楼 恶灵岛 阴间神探(猎罪者 阴冥鬼探) 边戎 我有神农传承 人体了解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