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序幕拉开之前

上一章:第五十七章 有钱难买的好季叔 下一章:第五十九章 历史的车轮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天阴沉沉的,象是又要下雨,怕晾在后院里的衣服被雨淋湿,虞妙戈慌忙从房里出来收衣服,然而虞妙戈前脚才刚出门,后脚对面的妹妹房间也吱呀一声被人推开,近来已经很少和姐姐交心的虞姀也急匆匆的从门里出门,相距不远,很不情愿的与姐姐撞了一个面对面。

曾经亲密无间的姐妹突然变得生分了许多,尽管虞妙戈主动向妹妹露出微笑,开口打招呼,虞姀却下意识的退后了一步,想要退回房里避开姐姐,强行忍住后,虞姀勉强向姐姐挤出了一点笑容,语气生硬的说道:“要下雨了,我收衣服。”

“我帮你收吧。”虞妙戈温柔的说道。

“不用,我自己收。”虞姀没什么表情的回答道。

知道妹妹的心事,虞妙戈也没有勉强,赶紧收了自己晾晒的衣服,就已经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虞姀则因为晾晒的衣服比较多的缘故,一次没能全部收完,只能是回来收第二次,期间衣物不断划过虞姀明显清瘦了一些的俏丽小脸,虞姀的脸上却毫无表情,麻木得与平时判若两人,再也没有了往日的调皮好动模样。

“梆梆,梆梆。”院头突然传来的敲击声吸引了虞姀的注意力,循声扭头看去时,虞姀发现是本乡乡啬夫的儿子张方趴在自家墙头敲打,还在杀鸡抹脖子一样的对自己使眼色,不断招手叫自己过去。

虞姀知道张方是来干什么,自打上次在乡里集市上无意中见过一面后,东乡乡啬夫这个儿子张方就隔三岔五的来侍岭亭游玩,还总是喜欢在虞家租住的冯家老宅附近晃荡,一次虞姀出门时,张方还鼓起勇气拦住了虞姀,红着脸拿出一对价格不便宜的耳环请虞姀收下,不过虞姀没收,因为虞姀对这个张方没有半点感觉,也始终忘不掉一个人。

“小妹,小妹,你过来一下。”张方还算有点胆量,红着脸一边招手,一边小声呼喊道:“我有几句话要对你说。”

不愿让张方惊动家里的人,虞姀只能是抱着衣服走到了院墙下,板着脸说道:“马上就要下雨了,你怎么还不赶快回去?”

“我有点事。”张方拿出了一个青红色的木瓜,讨好的说道:“我家树上长的,我挑了最好的一个,请小妹你尝一尝。”

早在春秋战国时,男女互赠木瓜就代表着求爱,这个民俗虞姀当然知道,虞姀还不止一次的幻想过自己的梦中情人能在浪漫一个环境中,亲手把一个美丽可爱的木瓜送过自己。但是很可惜,张方送来的木瓜虽然红中泛青透着成熟的光泽,是在集市上都很难见到的好木瓜,但张方本人却不是虞姀憧憬的对象,所以虞姀果断摇了摇头,说道:“不必,谢谢了,我不喜欢吃木瓜。你快找地方躲雨去吧,要下雨了。”

言罢,虞姀抱着衣服转身就走,后面的张方却不肯死心,忙又说道:“小妹,等等,还有件事,和你姐夫有关。你未来的姐夫项康项公子,他疯了!”

虞姀心中一揪,下意识的停下了脚步,回过头疑惑问道:“你说什么?项康项公子疯了?他怎么疯了?”

“他昨天找到我阿翁,拿着县里县尊的简牍,要我阿翁把他的户籍,和他族侄项它的户籍对换。”张方压低了声音说道:“他要替他的族侄项它,去边疆服戍役!”

还没干透的衣服从虞姀怀中滑落,顿时洒满了一地,然而虞姀却仿若不觉,只是张大了小嘴,半晌才脱口问道:“真的假的?你听谁说的?”

“不是听谁说的,是我亲眼看到的。”张方紧张的说道:“项它得了伤寒,病得很重,你姐夫担心他在路上有什么闪失,就求得县尊答应,让他和项它掉换户籍,由他顶替项它去服戍役。小妹,你快叫你阿姐劝一劝他吧,这事可开不得玩笑,去了边疆,他能不能活着回来谁也不敢保证。”

虞姀彻底呆住,就连雨点开始打落都没有察觉,好在暗恋虞姀的张方还算懂得体贴人,忙提醒道:“小妹,下雨了,你快回去躲雨,下次再见。”

说完了,张方的人头很快从院墙上方消失,虞姀却是继续呆立当场,还是在雨势转大时,虞姀才回过神来,赶紧收起撒落一地的衣服匆匆回房,心里也彻底乱成了一团麻,不断在心里说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这么做?他难道不知道,去边疆服戍役有多危险,他为什么还这么傻?”

雨越下越大,虞姀的心里也越来越乱,可是虞姀却始终没打算到旁边的房间里去,把情况告诉给自己的姐姐,一心只是盼着赶快雨停,让自己可以亲自到项康的面前去问一问,问一问项康为什么要发这样的疯?还有,问一问项康走后,怎么处理他和自己姐姐即将到来的亲事?

雨终于渐渐转小,还没等雨点完全收住,虞姀就已经悄悄出门,偷偷打开了后门溜了出去,脚步不停的直奔自家与项康、冯仲合伙开设的铁匠铺。结果也还算好,现在已经越来越忙的项康难得正在铁匠铺里指挥学徒打造兵器,虞姀也没时间去顾及旁人的惊奇目光,径直走到了同样目瞪口呆的项康面前,说道:“换个地方,我想单独和你说几句话。”

看看旁边铁匠铺众学徒惊讶的神情,项康也怕自己和小姨子的奸情败露,忙点了点头,领着虞姀出了铁匠铺大门,走到远处准备说话。但十分不巧,阴沉沉的天空又降下了雨,野外根本没法呆,项康无奈,只能是向虞姀问道:“小妹,又下雨了,去我家里说话行不行?”

虞姀不答,只是点了点头,项康忙上前领路,把虞姀领到了自己的小院中,把虞姀请到了房里落座,然后才问道:“什么事?”

“听说你自愿代替项它去边疆服戍役?真的假的?”虞姀板着脸问道。

“你怎么知道的?”项康大吃一惊。

“你不要管我怎么知道的,我只问你,有没有这事?”虞姀没好气的追问道。

项康犹豫,可又知道骗不过这个小丫头,只能是点了点头,虞姀也顿时怒满胸膛,咆哮问道:“你疯了?你去了边疆,回不来怎么办?你知不知道去边疆当戍卒有多危险?这些年去当戍卒的人,十个里能回来几个?”

小丫头的母老虎本性突然爆发,项康却并没有觉得讨厌,相反还心里甜滋滋的,很是开心这个小丫头对自己的由衷关怀。不过项康也不能对小丫头说明真相,只能是解释道:“我当然知道去边疆当戍卒有多危险,可是没办法,项它病得太重,我这个季叔不替他去当戍卒,他去了就肯定回不来了。”

“你只顾为别人考虑,为什么就不替我阿姐考虑一下?”虞姀怒不可遏,说道:“今天已经是七月初一了,再有二十五天,你就要和我阿姐成亲了,你走了她怎么办?”

“只能是让她等我回来了。”典型渣男的项康本色尽显,叹了口气,说道:“她如果不愿意等,也可以把婚事退了,另外找个男人嫁了。这件事是我对不起她,也没脸怪她。”

“我阿姐不是那种人!”虞姀彻底气红了眼,怒道:“她肯定会等你回来,即便你回不来,她也不会再嫁其他人!你这么做,是害她一辈子!”

项康当然知道虞妙戈有可能真是这么专情的女子,但项康又不是真的打算去边疆给秦二世当牛做马,所以项康自然也就用不着去考虑虞妙戈的反应,还极度无耻的乘机打起了小姨子的主意,垂下头说道:“那就得麻烦你多替我劝一劝她,叫她别那么傻。还有,小妹,我如果回不来,你会不会伤心?”

“只有我姐会伤心,我替你伤什么心?!”虞姀怒气冲冲的反问,也全然忘记了自己这些天不止一次在背后独自一人默默流泪,还有自己知道项康要去边疆当戍卒时,那种如遭雷击的反应。

知道小丫头正在气头上,项康故意不再说话,沉默着给小丫头留下冷静时间,好在外面的雨越下越大,项康倒也用不着担心突然又有外人进来,破坏这个自己和虞姀小丫头独处的难得机会。

房间里因此变得鸦雀无声,寂静得连小丫头的急促喘息声都可以听得清清楚楚,最后,还是在小丫头的呼吸声彻底恢复正常后,擅长把握别人情绪的项康才开了口,故意声音不大的说道:“只要你不伤心就好,你放心,你姐那边,我会给她一个交代的。我走以后,你要保重好你自己,别再那么傻乎乎的不吃不动了,对你身体不好,忘了我吧。”

听到这话,怒火已经暂时消退的虞姀鼻子一酸,眼泪顿时不受控制的涌出了眼眶,忍不住垂下了头抽泣起来,项康乘机起身上前,坐到了小姨子的身旁,掏出未婚妻之前偷偷送给自己的手帕给小姨子擦泪,柔声安慰道:“别哭了,放心,我一定会回来,我知道你心里难受,所以你放心,不为别人,就为了你,我也一定会回来,不会让你伤心。”

一边温柔说着,项康没拿手帕的肮脏魔爪,还悄悄的揽向了虞姀小丫头的柔软纤腰,打算乘机吃点豆腐占点便宜,谁知道求桃得李,小丫头被项康搂住之后,不但没有反抗挣扎,还合身投入了项康的怀里,反过来抱住了项康放声大哭,哭泣着说道:“我不准你去!我不许你去!我不要让你去!”

碰上这样的好事,项康再不懂得抓住机会当然就是太过辜负广大的人民群众了,拍着小丫头的柔软黑发好言安慰了许久,项康又乘机捧起了小丫头的可爱小脸,厚颜无耻的轻轻吻到了未来小姨子的红润樱唇上。

没有反抗,这个时代男女授受不亲那套只有儒家在吆喝,大部分的普通男女还是比较喜欢商周时代残留下来的好习俗——男女之间看对了眼一句话说不好就钻小树林。所以虞姀小丫头虽然羞涩,却只是象征性的挣扎了几下,就任由项康在自己的香甜樱唇上狂啃,还是在项康更加无耻的把魔爪伸进小姨子的内衣里时,小丫头才手忙脚乱的把项康的魔爪按住,红着脸低声说道:“不行,你和我阿姐就要成亲了,我们不能那样。”

“就一次。”项康极不要脸的恳求道:“我们或许就这一次机会,就这一次好吗?”

无耻的恳求换来了让项康喜出望外的收获,一直被自己真心深爱的小姨子竟然慢慢的松开了手,小姨子的衣襟也被笨拙而又迅速的解开,空气中泛滥起了微微的香味,外面的雨下得更大,房间里也变得益发昏暗,一具微黑的身体压在一具白得耀眼的身体上蠕动,剧烈的喘息声和娇嫩的呻吟声,则充斥了昏暗的房间……

还是过了许久后,趴在项康赤裸胸膛上的虞姀才悠悠的说道:“别去好吗?只要你答应我,就算你和我姐成了亲,只要有机会,我还可以给你这样。”

“放心。”温柔的抚摸着小姨子自古以来理所当然属于姐夫的一半,项康低声说道:“我不会走,但你也别多问,也别告诉任何人,包括你姐,总之你等着就行了,我不会走的,我舍不得你。”

“可你已经和项它掉换户籍了,你怎么能不走?”虞姀疑惑的问道。

“我说了别多问,以后你就知道了。”项康拒绝回答也不能回答,又赶紧转移话题说道:“来,乘着还有点时间,让姐夫再教教你这个小姨子以后怎么服侍姐夫。”

“不要了,外面雨已经停了,突然来人怎么办?还有,这个时候你居然还叫我小姨子,你到底要不要脸?”

因为门外的风雨确实已经收住的缘故,担心项家子弟突然来找自己的项康最终还是乖乖结束了这次偷情,亲手替小姨子穿上衣服,又一再叮嘱了小姨子千万不能让未婚妻知道自己要去当戍卒,然后才把抢先了啖了姐夫头汤的小姨子送出门。结果也是该来项康走运,走路有些别扭的小丫头才刚消失在道路远处,项家子弟就出现在了另一个方向,让项康险之又险的避开了一次奸情暴露,逃过一次大劫——不然的话,光是看到虞姀小丫头的别扭脚步和脸上的春色,此前早就已经生出疑心的项家子弟就马上能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

再顺便说一句,某姐夫的臭不要脸程度还不止如此,其实用来擦拭小姨子身上少许鲜血的手帕,又被某姐夫揣进怀里小心收藏的,就是小姨子的姐姐亲手送给某姐夫的。

……

两天后,七月初三的晚上,又是雨水连绵,项康准备了一些酒肉,在铁匠铺中召集了所有的学徒和能够到场的民兵队成员,把自己第二天要代替项它去边疆服戍役的事正式公开,并宣布解散东乡民兵队,又决定把铁匠铺的经营交给自己的族兄项庄负责,要求众学徒、民兵队众人和自己喝一顿散伙酒。

因为项康平时的刻意收买人心,得知项康自愿替项它去边疆当戍卒的消息后,铁匠铺众学徒和民兵队众人除了人人震惊之外,也没有一个不是心中伤感,个别情绪比激烈的民兵还直接哭出了声音。而再等项康端着酒逐个与众人一一道别时,更多的人哭出了声音,纷纷哭着向项康问道:“项公子,你别去好吗?这间铁匠铺,不能没有你,侍岭亭和东乡,也不能没有你啊?”

“我不去又能怎么办?难道当逃戍吗?”项康含着眼泪反问,又说道:“事情到了这步,只希望我们还能有缘分再聚在一起,再一起好好的喝一碗了。”

哭声此起彼落,舍不得项康离开的学徒和民兵或是发自内心,或是随势从众,都是眼泪汪汪哭声不断,那些被征调要去服戍役的学徒和民兵更是个个哭得稀里哗啦。而当项康有意无意的提起大秦朝廷很可能很快就会征召第五轮戍卒,自嘲说或许有机会在边疆重逢后,本就苦涩的散伙酒更是直接变成了断肠酒,众学徒和众民兵纷纷抱头痛哭,哀叹自己的不幸命运,也对坑爹的秦二世恨之入骨,不明白这个皇帝到底是怎么想的,怎么偏偏要把老百姓往死里折腾?

酒快喝得差不多的时候,项康看准机会,站到了面对众人的一堆篝火前,大声说道:“各位兄弟,我能不能求你们一件事?明天我走的时候,不管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当戍卒的,都到亭舍那里送一送我,怎么样?”

“一定,公子,我们一定会送去送你。”

“公子放心,你对我们这么好,这么看得起我们这些泥腿子,就算不用你说,我们也一定会去送你。”

“公子,我要把你送到三台亭,不然我对不起你。”

众学徒和民兵纷纷这么回答,项康拱手道谢,又说道:“那好,今天就到这里为止吧,散了吧,各位都早些睡,明天我们在亭舍那里见最后一面。”

七零八落的答应着,众学徒和民兵揉着哭得通红的眼睛,纷纷起身准备告辞离去,然而就在这时候,红光突起,铁匠铺的学徒们再一次亲眼看到,项康的身上突然又放射出了耀眼红光,与此前只是听说过传闻的民兵们一起大声惊呼,“公子,你身上又放光了!又放红光了!”

推荐热门小说汉当更强,本站提供汉当更强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汉当更强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五十七章 有钱难买的好季叔 下一章:第五十九章 历史的车轮
热门: 顺明 守先待后:思想、格局与传统 历史不忍细看 被嫌弃的,卑微爱情 攻略男神翻车日常 白莲花女主的自救 狐狸精饲养指南 易中天中华史:禅宗兴起 杀人的花客 柏林记忆:逃离悲恸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