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历史的车轮

上一章:第五十八章 序幕拉开之前 下一章:第六十章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公元前二零九年,秦二世元年,七月初三下午,泗水郡,蕲县,大泽乡!

和下相那边一样,距离下相只有两百多公里的蕲县这边,这段时间也是天天下雨,大雨滂沱不止,雨势还比下相那边大得多,泛滥的河水湖水不但淹没了县中的多条道路,还直接冲毁了北上的官道,桥断路绝,导致一支从陈郡各地抽调而来的戍卒队伍被迫困驻在了大泽乡的亭舍中,想不出任何继续赶路的法子。

“吴大兄吴屯长回来了。”

听到这声喊,正在亭舍里打瞌睡和闲聊一些戍卒慌忙起身,准备迎接管辖自己的屯长。紧接着,一个中等身材的壮实男子披着蓑衣戴着斗笠大步走进了亭舍里,起身迎接的戍卒慌忙上前迎侯,帮着那壮实男子脱下早已湿透了的蓑衣,那壮实男子向众戍卒点头表示感谢,然后一边抖着斗笠上的雨水,一边走到了一个坐在破草席上的中年男人面前,粗声粗气的说道:“陈胜兄弟,我去看过路了,前面的路被水淹了至少有五六里,几座桥也全断了,就算不再下雨,没有个五六天时间,水也退不下去,修好桥更是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怎么办?”

“怎么办?洗干净脖子,准备等死吧。”陈胜懒洋洋的说道:“我们这次服的是戍役,遵从的是军法,不管是什么原因迟到,失期都得砍脑袋。按照路程推算,就算路马上能通,我们也不可能按时赶到渔阳了,除了死路一条,我们还能有什么办法?”

“陈大兄,你说的是不是真的?”旁边听到陈胜说话的戍卒十分吃惊,忙开口问道:“不能按时赶到渔阳,我们真的全都得死?”

“不信自己去问那两个都尉,让他们自己告诉你,是不是失期当斩?”陈胜依然还是一幅懒洋洋的表情。

那戍卒慌了手脚,慌忙向其他戍卒打听起了是不是真的失期当斩,四处都在漏雨破草房里也逐渐变得喧哗了起来,陈胜却懒得理会那些都是黔首出身的戍卒,只是向自己在这支戍卒中惟一看得起的壮实男子问道:“吴广,怎么样?你有什么打算?”

“我也不知道怎么打算。”吴广老实摇头,说道:“不能按期到达渔阳是死,当逃戍被抓到也是死,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言罢,吴广又向陈胜问道:“陈胜兄弟,你祖上是陈国大夫,读过的书比我们多,见识也比我们多,能不能想什么办法,帮我们把命保住?”

陈胜笑了笑,说道:“我要是能有这个办法就好了,我现在只求杀我的时候,刽子手的斧子能磨快一些,给我一个痛快,别拿钝斧子砍我,让我死的时候还得受大罪。”

知道陈胜是在说笑,素来敬重陈胜的吴广也没放在心上,只是叹了口气找了一个地方坐下,努力去盘算如何尽快赶路,按期赶到渔阳,躲过这次杀身之祸。可惜大雨不断这个客观原因放在这里,不管吴广如何的绞尽脑汁,都想不出任何的解决办法。

是夜,友情深厚的陈胜和吴广住在了同一个草房中,睡到半夜的时候,吴广突然被人摇醒,睁眼后刚想说话,不意一只手却抢先捂住了他长满粗硬胡须的嘴巴,紧接着,陈胜那熟悉的声音低低传来,说道:“别说话,我是陈胜,和我到门口去,我有些话想单独对你说。”

外粗里细的吴广点头,赶紧起身随着陈胜出门,惊动了睡在房中的其他戍卒,陈胜和吴广也说自己是去上厕所。而出得门后,陈胜先是找了一处可以避雨的屋檐下站好,然后陈胜才对吴广低声说道:“大兄,今天你的话说得很对,现在这个情况,我们是已经没路可走了,不能按期抵达渔阳是死,当逃戍被抓到也是死。但我觉得,我们或许还有第三条路可走,走第三条路,或许可以保住性命。”

“第三条路?什么路?”吴广赶紧问道。

“听了你可别吓着。”陈胜先给吴广打了一针预防针,然后才低声说道:“第三条路就是,造反!起兵反秦!”

“什么?”即便被陈胜提前打了一针预防针,吴广依然还是被吓了一跳,低声惊呼道:“你疯了?这么做我们不是死得更惨?”

“我没疯。”陈胜低声说道:“你听我说,造反虽然危险,但这个天下已经被暴秦折腾得太久了,各种各样的苛捐赋税和募役刑罚已经让黔首百姓再也无法忍受下去,我们如果首举义旗,号召天下人和我们一起造反抗秦,肯定会有无数的人追随,到时候我们如果能够成功,不但可以保住小命,还马上就是荣华富贵,享受不完。”

“就算失败了,也没关系。”陈胜又低声说道:“反正不能按期到渔阳是死,逃是死,失败了也是死,没有任何区别,我们不如就拼一把,拼出一条活路!也拼出下半辈子的荣华富贵!”

和历史上一样,听了陈胜的怂恿后,吴广虽然大为心动,却依然还是犹豫担心万分,不敢随便下定这个决心。盘算了一阵子后,吴广还这么说道:“要不这样吧,听说大泽乡的集市上有个占卜的很灵,我们明天去请他给我们卜上一卦,问一问我们想干的大事能不能成功!如果鬼神也说我们能够成功的话,我就跟着你干!”

不是穿越者,陈胜当然不知道自己和吴广如果举旗造反会有什么结果,心里也多少有些七上八下,所以听了吴广的建议后,陈胜也马上点头,说道:“好,我们明天就一起去集市上卜卦,看我们的大事能不能成功!”

……

公元前二零九年,秦二世元年七月初四,上午,泗水郡,蕲县,大泽乡集市!

和历史上一样,陈胜和吴广找到了那个在史书上留下一笔却没有留下姓名的卜者,请他卜算自己们准备去干的大事能不能成功。还是和历史上一样,那个卜者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为了多讨点卜金,装模作样卜算了一会就说道:“二位壮士放心,你们准备去做的事一定能够成功。不过二位只是问了神,还要不要问鬼?”

历史的车轮开始转动,很高兴的支付了卜问鬼神的卦金后,陈胜和吴广还在其中悟出了借助鬼神可以威众的道理,在返回亭舍的路上就拿定了举兵反秦的主意,还商量出了鱼腹书、狐狸叫等流传千古的著名馊主意,并且决定了具体的动手时间。不过吴广却还是有些担心,又向陈胜问道:“陈兄弟,光凭我们两个带头举事,恐怕天下人很难响应我们,我就不说了,一个黔首泥腿子,你祖上虽然是陈国的大夫,但也没什么名号,天下人知道你的肯定不多,服不了众,这该怎么办?”

“没关系,我早就想好办法了。”陈胜眼皮都不眨就说道:“我听说二世皇帝是始皇帝的小儿子,本不应继位,该继位的是长子扶苏。扶苏由于屡次劝谏始皇帝的缘故,被派在外带兵,后来被二世无故杀害了。还有一位名人叫项燕,曾是楚国名将,战功卓著,又爱护士兵,很受人爱戴,战死在了和秦国作战的沙场上。我们可以打他们的旗号,说他们还没有死,用他们的名义号召天下人反秦,这样天下人就一定会响应我们了。”

吴广一听叫好,马上附和说就应该这么办,陈胜却面露微笑,不由想起了一个有趣问题,暗道:“听说项燕还有不少后人活在世上,他们如果知道了我宣称说项燕还没死,我还打着项燕的旗号号召天下人反秦,不知道该是一个什么样的表情。”

……

公元前二零九年,秦二世元年七月初四,上午,泗水郡,下相县,东乡侍岭亭,亭舍门前!历史的车轮……

比大雨滂沱的蕲县一带相比,下相这边的雨明显要小一些,但也照样是阴雨连绵,湿人衣衫,可是即便如此,侍岭亭亭舍的门前依然还是人头似蚁,挤满了陆续赶来集结的戍卒,监督戍卒过来集结的各亭里典,还有来给亲人送别和看热闹侍岭亭百姓,蓑衣斗笠成片,雨伞张张似荷,热闹得如同过年前的县城集市开市。

热闹归热闹,人群中却没有任何的欢声笑语,相反还到处都是此起彼伏的哭泣声音,白发苍苍的父母拉着自己即将远去的儿子哭泣絮叨;拖儿带女的妻子在即将离别的丈夫面前眼泪汪汪,泣不成声,幼小的孩子更是抱着父亲的大腿又哭又喊,舍不得阿翁离去;还有青年女子不顾形象,扑在情郎怀中嚎啕大哭,哽咽叮嘱马上就要北上边疆的情郎小心保重,一定要活着回来与自己成亲完婚。场面伤感之至,也悲戚之至。

午时快到的时候,负责押送东乡戍卒北上的东乡游徼冯仲眼睛红通通的从亭舍里出来,声音沙哑的大喊道:“时间快到了,按身高顺序排列百人队,其他人都闪开,腾出地方来给戍卒排队。”

哭声更盛,很多小孩子都是被父亲含着眼泪硬生生推开,哭着喊着被同样泪流满面的母亲硬拉出队伍;许多白发父母更是抱住了儿子放声痛哭,摇晃着儿子壮实的身体,说什么都舍不得松手;期间,还有几个青年女子紧紧的拉住了情郎的衣衫,痛哭说道:“我不走!我不走!我也不要你走!我舍不得你!”

看到这样的场面,听到这样的绝望哭喊声音,刚刚才在亭舍里和老婆孩子抱头痛哭了许久的冯仲鼻子一酸,几乎又要落泪。可是没办法,咬牙把眼泪忍住后,冯仲只能是领着几个亭卒上前,在无数当事人愤怒的目光中,强行把拒绝离去的戍卒家属赶出临时校场,同时逼着戍卒赶紧列队,准备任命伍长、什长和屯长等临时军官。

期间,冯仲还遇到了站在人群中的项康,看到项康背着包裹神情镇定的模样,已经和项康亲如手足的冯仲突然有一种想动手打人的冲动,忍不住低声对项康说道:“你考虑清楚没有?现在后悔,也许还来得及!别忘了,你马上就要成亲了。”

“大兄,我考虑清楚了。”项康很冷静的回答,又说道:“别忘了,你答应过我,要让我当屯长,许季和杨不,让他们当我手下的什长。”

懒得搭理自寻死路的项康,冯仲气呼呼的径直越过了项康的身旁,项康则一边随着众人排队,一边随意的四处张望,结果很凑巧,稍一扭头间,项康发现与自己颇有缘分的冯仲门客魏山竟然站到了自己的身旁,身上还背着一个包裹,显然是也要去当戍卒。项康见了不由一笑,问道:“魏山,你怎么也要去服戍役?”

“我的户籍也是右闾。”魏山哭丧着脸说道:“本来我想跑的,可又怕被抓住腰斩,只好到这里来了。”

“没事,路上我会照顾你。”

项康随意的拍了拍魏山肩膀,正想继续宽慰魏山几句收买人心,可眼角余光却又突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项康再赶紧定睛细看,见果然是三天前强行残忍夺走了自己处男身的虞姀小丫头,打着一把蒙着翠布的雨伞,袅袅婷婷的站在人群中,正在默默的注视着自己,眼睛还红通通的,显然刚刚才痛哭了一场。

无比温柔的向小丫头笑了笑,项康不由有些庆幸,庆幸这个小丫头替自己保守了秘密,没让虞妙戈知道自己主动与项它交换户籍、自愿替项它去服戍役——不然的话,以虞妙戈的脾气,今天非得跑到这里来抱着自己哭得死去活来,还一定会死活赖着不走,给自己一会动手行事带来无数麻烦。

没被征召的其他铁匠铺学徒和东乡民兵也来了,不但昨天和项康一起喝了散伙酒的都来了,昨天因为有事没能参加临别聚会的学徒和民兵也都来的,一个个看着项康都是眼睛通红,还有人当众抹起了眼泪,依依不舍之情,溢于言表。不过即便是这样,这些学徒和民兵还是没忘了宣传项康昨天晚上身上又放红光的消息,只可惜今天在场的人大部分都在关心即将离去的亲人,所以引起的轰动不大。

虽然始终没有答应过项康的要求,然而队伍排列好了之后,在挑选百长和屯长的人选时,冯仲还是给项康任命了一个屯长职位,项冠和项声两个项家好手被任命为了百长,项猷和项扬也被任命为屯长,同时冯仲又把任命什长和伍长的权力下放给了百长和屯长,项康也很顺利让自己的两个亲信学徒兼民兵队许季和杨不当上了什长,还顺手让与自己颇有缘分的魏山也当了什长。

队伍逐渐编制结束时,时间已经是正午的午时近半,东乡戍卒队眼看就要出发去三台亭与下相县的其他戍卒队会合,临时校场的周边哭声又起,项康的心脏也逐渐提到了嗓子眼——因为直到此刻,项康起事计划中最关键的环节人物周县令都还没有出现!而如果周县令如果食言不来的话,项康就只能是被迫启动备用计划,难度更大也把握更小的备用计划!

“上天保佑,周县令一定得来!他如果不来,我就算可以轻松拿下冯仲,鼓动戍卒造反,也很快就会引来周县令的出兵镇压,到时候仗肯定就无比难打。只有直接把周县令拿下,让下相县变得群龙无首,我才可以直接进兵县城,有希望直接拿下县城!”

虽然不是很信什么鬼神之说,不过事情到了这个地步,项康也只能是默默祈祷上天保佑,保佑那个对自己相当不错的周县令能够兑现诺言,亲自到侍岭亭来给自己壮行,给自己擒贼先擒王的机会。

很可惜,午时半很快就到了,推开了拉着自己流泪哭泣不止的黄脸婆,冯仲一把抢过了黄脸婆手里的包裹,甩在身上背好,含着眼泪喊道:“时间到了,出发!”

听到这话,戍卒队伍里的几个项家子弟和人群里的项家子弟马上把目光集中到了项康的身上,等待项康发出信号,项康则绝望的抿了抿嘴,无可奈何的迈步向前,准备假装与冯仲说话,与冯仲近身发出动手信号。可就在这个时候,奇迹出现,道路的远处突然驶来了红黑相间的双马官车,骑马簇拥在马车旁边的官差还大声喊道:“慢着,本县县尊到!”

“呼——!”项康长松了一口气,攥紧的拳头松开,露出了浸满汗液的双手掌心。

公元前二零九年,秦二世元年七月初四,上午,泗水郡,下相县,东乡侍岭亭,亭舍门前!历史的车轮缓缓向前滚动,提前了区区一两天时间,缓缓转入了一条新的历史发展轨迹……

推荐热门小说汉当更强,本站提供汉当更强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汉当更强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五十八章 序幕拉开之前 下一章:第六十章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热门: 九九神咒 诡案罪3 荒火曼波 碎便士 44号孩子:一个如同俄罗斯狼一般残酷的故事 崇祯八年 幽冥怪谈1:夜话 狼行三国 大美人 与少将的夫夫生活[星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