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拿下县城

上一章:第六十一章 进兵县城 下一章:第六十三章 未雨绸缪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火烧城门这个坏项康也是憋了不止一天两天了,甚至早在下定决心抢着当陈胜吴广之前,项康就已经模拟推演过攻打下相县城的战术,也很快就发现了下相县城的城门是下相城防最薄弱的环节,也是攻打下相县城最理想的突破口——受限于青铜时代末期的落后冶炼技术,这个时代的城门不象后世的城门一样有铁皮包裹,又用城门钉把铁皮紧紧钉在门上,防火又防撞,这个时代的城门是用实木拼钉而成,既不耐撞,更怕火攻。

当然了,如果城里守军充足,守城器械完善,守城物资也充足,项康想靠几捆淋过油脂的柴捆烧开城门,无疑就是痴人说梦。不过秦朝时的郡县兵制却帮了项康的大忙,这个时代的郡县兵制时是郡军由郡内各县的县军组成,县寺则是军政合一的军事行政机构,县军的征发集结,调动派遣,都是由县令一手负责,没有县令的印信发布公文,就是县丞也没办法集结和组建县军镇压叛乱,只是临时征调一些城内百姓参与守城。

再加上项康动手太过突然迅捷,中午才在侍岭亭发难,傍晚时就带着军队打到了下相城下,群龙无首的下相官吏自然更加没办法迅速集结和组建县军迎战,也没办法布置严密防御,准备足够的守城器械和物资防范周全。项康也正是料定这点,所以才敢用区区六百余人攻打县城,也敢用在平时把握不大的火烧城门战术攻城,欺的就是城内守军形同散沙,守城准备严重不足。

除此之外,项康的声东击西之计也在期间起到了重大作用,被鼓声和铜锣声吸引了注意力,下相城里的大小官吏不但全都把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到了下相北门,还把仅有的一点预备队也早早调到了北门侯命,同时下相其他三门也因此严重的掉以轻心,认定项康军的主攻点是在北门,自己可以放心大胆的打盹睡觉。所以项康悄悄带着起义军主力迂回到了下相东门城下时,东门的守军不仅没有丝毫的察觉,还大都在倚着城墙箭垛呼呼大睡,压根就不知道危险已经临近。

项康很清楚自己只有一次机会,为了确保能够一次得手,在派遣项冠率领五十名士兵负薪上前烧门后,项康还亲临第一线亲自宣布赏赐,许诺只要能够烧开城门,项冠这支敢死队就每人可以获得五金的重赏,阵亡的则加倍发给他的家人,鼓励得敢死队士气大振,然后才挥手下令,让敢死队搬柴上前。

漆黑的夜色帮了项康军敢死队的大忙,再加上守军严重缺乏经验,没有及时给城墙上的爵穴灌上灯油点燃灯火,城墙上的守军根本就没办法看到城下黑暗处的情况。最后,还是在项康军敢死队大半已经越过城墙,开始在城门处堆积柴禾时,城墙上才有个别守军士卒发现不对,可惜这士卒严重缺乏经验,并没有立即敲鼓呐喊发出警报,相反还捅醒了旁边的士兵问道:“兄弟,你眼神好,看看下面到底是什么情况,我怎么听到下面好象有什么声音?”

同伴打着呵欠把脑袋探出城墙,努力张望了许久,那同伴才象杀猪一样的嚎叫道:“有人!有人在城下!快敲鼓!敲鼓!乱贼来了,乱贼来打东门了!”

报警的鼓声终于敲响,可惜已经晚了,大多数的柴捆已经堆积到了城门处,听到城上鼓响,带队的项冠毫不迟疑,马上用火种点燃了随身带来的易燃物,又点燃了两捆洒得有松香的柴捆,扔到了柴堆上纵火。同时项冠带来的敢死队成员也非常争气,在头上随时可能落下石头的情况下,竟然脱下了身上衣服扇风助燃,洒有松香的柴捆熊熊燃烧,也很快就引燃了淋过油脂的柴堆,火势迅速增大。

还是到了这个时候,城墙上的守军才手忙脚乱的砸下石头,也瞎猫碰死耗子一样的砸中了几个项康军的敢死队成员,项冠慌忙率领敢死队退过护城河,城墙上又稀稀拉拉的射下几支弩箭,却是杯水车薪,重创不了已经基本完成任务的项康军敢死队。而与此同时,在夜风的帮助下,项康军敢死队堆起的柴堆已然是火势冲天,数里可见。

城墙上呼喊声和惊叫声不断,还有些水从城墙上泼了下来,但水量明显不足也不够持续,很明显城上的守军事前没有做好防范火攻的准备。烈火对面远处的项康则是面色刚毅,毫不犹豫的向旁边的项庄吩咐道:“项庄阿哥,带上你的百人队,带上一根檑木,做好冲锋的准备,我这里战鼓一响,马上冲锋杀进城去,能不能一举拿下下相城,就看你的了。”

项庄答应,刚要下去准备时,旁边的冯仲却跳了出来,向项康拱手说道:“兄弟,请让我和项庄兄弟一起去打前阵。”

知道冯仲是想乘机表忠心纳投名状,正急着培养亲信的项康也没迟疑,马上就点了点头,让冯仲暂时加入项庄的突击队。紧接着,项康又安排项声率领他挥下的百人队担任攻城第二队,又让项悍和项猷各领一支在三台亭收编的百人队担任攻城第三队,听鼓声发起冲锋。最后,项康又颁布命令道:“传令全军,杀进城后,不许乘乱行劫,不许奸淫妇女,不许滥杀无辜,违令者斩!另外,城破之后,县库里一半的钱粮归全军将士所有,论功发放!”

命令发布,垂涎重赏的项康军将士纷纷摩拳擦掌,巴不得马上就能杀进城里立功受赏。项康却依然还是神情坚毅,凝视着正在熊熊燃烧的柴堆几乎一动不动,颇有泰山崩于前而面色不改的镇定风范。然而在项康的心里,却是紧张得心脏都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因为项康太清楚如何破解自己的攻城战术——用不着辛辛苦苦的搬水上城灭火,只需要在城门内部点一把大火,就足够让自己的辛苦努力付诸东流,也让自己再没有任何机会和希望拿下下相城。

还好,在城门里点火烧断道路这一手,在后世的战争中和一些危急时刻虽然屡见不鲜,可是在秦末时代却没有任何先例,再加上下相守军里也没有杨智积之流擅长随机应变的智者存在。所以城上守军只知道乱糟糟的挑水提水上城灭火,全然没有想到赶紧在城门内部也点起一堆大火堵住道路,同时下相县丞和巩右尉等人也只知道带着援军急匆匆的赶来增援,同样是没有想到如何破解项康的火攻破城战术。堆积在城下的柴堆乘机越烧越旺,很快就把下相东门的城上城下映得一片通红,实木钉成的城门也迅速的冒烟起火,逐渐变红烧焦。

还是到了这个时候,项康才发现自己百密一疏,忘记了计算焚烧城门所需要的用柴数量和燃烧时间,城门都已经冒起大火了,堆积过多的柴堆却还在熊熊燃烧,同时城上的火把和守军也越来越多,随时都有可能想到堵住城门的办法。不过还好,正当项康在暗暗叫苦时,最近一段时间连绵不断的秋雨突然跑来帮忙,雨势突然转大,迅速把下相东门一带的火势压制住了不少,而城上的敌人却压根想到这点其实是在帮项康,相反还欢呼着益发卖命的挑水担水上城,拼命浇水灭火,帮着项康军疏通进兵道路。

另外还有还重要的一点,突然转大的雨势还帮了项康军一个更大的忙,那就是浇湿了下相守军手里的弩箭弓弦,动物筋制成的弓弦遇水变软,不但威力大减,还随时有被绷断的危险,导致秦军主战武器的秦弩发挥不了作用。所以城上守军的欢呼声越热烈,深知这点的项康心里就越高兴越激动,还忍不住说了一句,“天助我也。”

终于,在雨水和城上守军泼水的双重帮助下,下相东门外的火势迅速转小,再也不象之前那样让人根本无法靠近,项康见机毫不迟疑,果断命令敲响战鼓,项庄和冯仲率领的项康军前锋也马上抬着一根擂木发起了冲锋,“杀啊!”

弩箭射来,受雨水影响,箭势软弱无力还偏得离谱,几乎没起到任何的阻敌作用,项康军前锋呐喊着直接冲过护城河,顶着城上乱糟糟砸下的石头,五六个项康军士兵抬着檑木,踩着还没有完全熄灭的柴堆,义无返顾的直接撞在了一片漆黑的城门,只撞得一下,城门就被撞开了一个大洞,项康军将士欢声如雷,抬着檑木接连再撞,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就在城门上撞出了一个可供数人出入的大洞,冯仲带头一声喊,挺着一把战戈就直接冲了进去,项庄紧随其后,后面的项康军前锋将士紧紧跟上,用身体就直接把洞口扩大了数倍。

激战在狭窄的城门甬道中展开,十几个下相官差带着两百多临时征调的民兵在城门甬道中负隅顽抗,妄图把项康军重新撵出城去。但是很可惜,临时征调的民兵毫无士气斗志,根本不敢上前拼命,只敢躲在后面大声吆喝,呐喊助威,真正敢和项康军将士正面硬拼的,也就是那十几个下相县的官差,还靠着地形上的优势,一度暂时挡住了项康军前锋的攻势。

“杀!杀进去!”

项康之所以任命项庄为攻城先锋主将,其原因不外乎就是项庄是下相项家子弟中一等一的好手,而到了关键时刻,项康这个知人善任的决定也起到决定性的作用。知道时间紧急,也知道战事一旦不利,老项家刚拉起这帮乌合之众随时都有可能土崩瓦解,所以在城门甬道的激战中,项庄强迫自己变成了一只下山猛虎,拿着一把上好的侍岭亭钢刀连砍带刺,红着眼睛只是一个劲的往敌人身上招呼,拼着受伤也要把敌人砍翻刺倒,也成功的激战中迅速杀死了三名下相县的官差。

同时项庄身边的冯仲也是豁出了吃奶的劲,把战戈舞得虎虎生风,同样是迅速杀死杀伤了一名下相官差,带动了后面的项康军将士士气大振,红着眼睛拼命向前冲杀。而那些负隅顽抗的下相官差却是心惊胆裂,不断后退躲避项康军的锋芒,还有几个官差回头,冲着后面临时征调来的民兵大喊,“快上来帮忙,快上来帮忙!”

没谁敢真的上前帮忙,只有象征性的大声吆喝助威,还有个别人上前两步又马上退下,而随着更多的官差被项康军将士砍倒剁翻,招架不住的官差被迫逃命时,这些临时征调来的民兵更是一哄而散,眨眼间就逃得满街就是,绝望的呼喊动摇城内军心民心不说,还阻拦了其他救兵的道路,在城里制造出了更多的混乱。

菜鸡互啄,城门甬道被突破后,没有什么战场经验的项庄和冯仲压根就没想到什么守住道路,掩护后续军队进城作战,刚进城就乱糟糟的往城里深处冲。不过还好,匆匆从城内各地赶来增援的敌人同样菜鸡,也没想到什么赶紧堵住道路关门打狗,傻愣愣的只是追着项庄等人而去。同时城外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项康把握战机,已经抢先敲响了第二轮进兵鼓,让项声率领攻城第二队冲向城门,也成功的抢在城内敌人做出正确反应前冲进了城里,项康见了毫不迟疑,马上敲响第三轮进兵鼓,两支项康军的百人队呐喊向前,同样是直接冲向城门。

城内大战就此如火如荼的展开,虽说下相县丞和巩右尉等人此前在城里临时征召了六七百人的民兵,兵力、尤其是局部兵力优势明显,然而还是那句话,没军心没士气更组织不完善的军队和一群绵羊实际上没有任何区别,而项康军虽然也是一群乌合之众,但是在项庄、项声和项悍这几条项家子弟中的恶狼率领下,乌合之众还是对羊群形成了碾压性的优势。

呐喊声中,四支先后入城的项康军百人队就好象四条饿狼,在下相县城这个羊圈里左冲右突,横冲直撞,如入无人之地。乱糟糟的下相民兵却是如同一群群待宰的羔羊,被项康军撵得东奔西逃,上蹿下跳,哭喊逃命间不断溃散,扔下武器逃回家中躲藏者不计其数,被逼得走投无路时不断跪下投降。下相守军的核心骨干下相官差虽然还算称职,大都还能鼓起勇气抵抗项康军的冲杀,无奈下相官差人手太少,总共才一百多人,还分布了各处城门和城里的各处要害,区区十来人几个人再怎么垂死挣扎,也始终抵挡不住项康军百人队的集体冲杀,很快就被项康军将士各个击破,死伤迅速过半。

这时,见城里大局已定,项康也已经带着剩下的军队从东门进城,加入了城内战场,还十分理智的选择首先进攻东门城楼,想要拿下东门至高点,插上楚军大旗,让城内各军知道自己的位置,便于指挥全局。而做到这一点之后,项康又派项冠率领他的百人队去向县寺发起进攻,明令不许放火焚烧官寺,又明白交代允许下相官员放下武器投降。

项康之所以允许下相官员放下武器投降,原因是项康很清楚下相县的几个文武官员相对来说还算廉洁,种种倒行逆施全都是被秦二世给逼的,罪不当死,所以项康决定给他们一个机会,也想给自己的未来储备一些官吏人才。然而很可惜,项冠在带着自己的百人队向下相官寺发起进攻时,不但招降没有起到任何作用,相反遭到了空前顽强的激烈抵抗,打了许久都冲不进去。项康闻报无奈,也只好赶紧派人联系项庄和项声等将,让他们率领自己的百人队去给项冠助战。

官寺的防御工事毕竟远远不及城墙那么坚固,随着项庄和项声两军的先后加入战场,官寺最终还是被项康军将士攻破,负隅顽抗的官差大半被杀,只有二十来人在巩右尉的率领下放下武器投降,余下的下相官吏不是抢先逃出了城,就是选择了向项康军投降,惟有下相县丞抢先一步上吊自杀,成了项康军首次大战的最大牺牲品。

攻占县寺和县丞自杀的消息送到项康的面前时,天色已然微明,收到这个消息,其实对下相县丞印象也还算不错的项康难免有些嗟叹,可是又无可奈何。同时受到这件事的提醒,项康也这才想起派人把周县令押到自己的面前,先是亲手给周县令松了绑,然后才对周县令拱手说道:“县尊,晚辈得罪了,被迫如此行事,请县尊千万不要责怪。”

“公子言过了,下相县令的印信在你手里,下相县城也已经落进了你的手里,现在你才是下相县尊了。”周县令活动着发麻的手脚苦笑回答,又问道:“敢问项公子,接下来你打算如何处置我?杀头?还是车裂?”

“晚辈不敢。”项康恭敬回答,又难得发自内心的说道:“县尊,且不说你对我的种种恩情,就凭你为官清廉正直这一点,晚辈就绝不敢有半点加害之心。”

“那公子打算怎么处置我?”周县令又问道。

“晚辈想邀请前辈你加入楚国大军,与我一起联手光复大楚,推翻暴秦,还天下人一个安居乐业的太平盛世。”项康诚恳的说道:“前辈你不但清廉自律,爱民如子,还博学多才,熟悉民政法典,正是晚辈目前急缺的内政长才,所以晚辈斗胆,想请前辈一起高举义旗,成就大业。他日大事成功,晚辈定当回报以高官显爵,绝不会再让前辈委屈在一个区区小县就职。”

“我如果不答应呢?”周县令不动声色的问道。

“那晚辈就送给前辈你一辆马车,让前辈你带着你的家人自行离开,以此回报前辈你之前对晚辈的种种恩情。”项康想都不想就这么回答道。

“公子就这么大度?”周县令有些惊奇的问道。

“非是大度,报恩而已,将来如果在战场上遇到,晚辈绝不会再手下留情。”项康回答得很坦白,又说道:“不过前辈,恕晚辈直言,下相县出了这么大的事,你身为下相县令,就算晚辈可以饶了你这次,恐怕暴秦朝廷也饶不了你,暴秦朝廷对于罪官的处置何等严厉,想必也不用晚辈提醒了。”

确实不用项康提醒,周县令其实早就知道自己这次就算可以侥幸逃生,回到了秦军的控制地,自己也绝对不会有什么好下场,最起码也是一个斩首示众的下场,自己的妻子儿女也将被罚为刑徒,生生世世都要在骊山工地做苦力。所以犹豫了许久后,周县令还是做出了一个正确的决定,平静说道:“公子所言不错,我回去确实只会死得更惨。左右都是死,既然公子错爱,那在下也就厚颜接受公子的招降了,今后也会尽力协助公子成就大事,帮助公子完成复楚伟业。”

“多谢前辈。”项康大喜道谢,又迫不及待的说道:“前辈,我觉得我们之前前辈和公子之类的称呼实在是太生份了,不如这样吧,以后我叫你亚叔,你直接叫我名字如何?”

“在下愧不敢当。”周县令慌忙谦虚,项康却坚持不许,还一口一个亚叔的叫得亲热,周县令无奈,也只好默认了和项康的叔侄关系,也结结实实的被绑在了项康的战车上。不过周县令却依然不肯改口叫项康的名字,还是以公子相称,问道:“项公子,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先顶过暴秦朝廷的第一波反击。”项康回答得很坦白,说道:“不出意外的,周边的几个县很快就会出兵来反攻下相,我得先把他们都打退,然后才能考虑下一步的打算。还有,在这之前,我得先把下相城里的内部问题基本解决,解除后顾之忧,才可以腾出手全力应对暴秦朝廷的反扑。所以,在这些方面,亚叔你得多帮帮我。”

推荐热门小说汉当更强,本站提供汉当更强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汉当更强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六十一章 进兵县城 下一章:第六十三章 未雨绸缪
热门: 虫图腾4:险境虫重 心理追凶:罪有应得 清明上河图密码3 引琅入室[娱乐圈] 街头的狂欢 羔羊们的平安夜 腐蚀花园 军门长媳 炮灰攻系统 斯托维尔开膛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