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尝试招降

上一章:第六十八章 夜间奇袭 下一章:第七十章 多管齐下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什么叫奇迹?奇迹不是斗地主时拿了满把的炸弹虐待地主或者农民,而是拿了一把的烂牌,却照样把对手闷杀,打得对手连一张牌都出不了,只能是弃牌认输。

临时地主项康就创造了这样的奇迹,两个对手农民顾县令和晁直不但牌面要比项康的牌面要好看得多,类似于王牌炸弹的骑兵和战车也比项康多得多,却楞是被项康把一手烂牌打出了神操作,用一帮乌合之众就直接一把推倒了顾县令的塔,还吓得距离不远的取虑秦军丝毫不敢动弹,眼睁睁的看着兵力与综合实力都处于弱势的少帅军直接爆掉僮县秦军的老巢,一举扭转整个下相战场的优劣形势。

还是到了五更接近过半的时候,统率取虑秦军的取虑左尉晁直才通过斥候的反复探察,确认自军营地周边应该没有少帅军的伏兵埋伏,铜锣喧哗骚扰也应该是少帅军小股队伍的杰作,同时结合各种情报,晁直又断定少帅军的主力应该都投入了突袭僮县秦军营地的战场,不太可能还有后手对付取虑秦军,取虑秦军大可以放心大胆的增援僮县友军,而不必担心自军营地的安全。

然而得出这个结论已经太晚太晚了,僮县秦军的正副主将顾县令和郝策都已经惨死在少帅军手中,群龙无首的僮县秦军已然彻底崩溃,早就已经逃出了自军营地还逃得漫山遍野都是,再无可能重新集结成军,与取虑秦军联手抗敌。同时斥候探报还显示,少帅军在成功夺占了僮县秦军的营地后,又马上收拢兵马准备再战,只安排了少部分的军队打扫战场,所以这会取虑秦军派兵过来增援,援军就得单独面对士气正盛的少帅军主力,胜算不大不说,还有可能再吃败仗,白白无谓死伤。

当然了,晁直还有一个孤注一掷的选择,那就是乘着少帅军主力还来不及收兵回城的机会,赶紧把剩下的一千二百多取虑秦军全部拉出去,冲到僮县营地去和少帅军决一死战,那么在少帅军夜战疲惫的情况下,蓄锐已久的取虑秦军未必没有翻盘希望,甚至一举击溃少帅军主力,再度扭转下相战场的局势,也不能说是毫无希望。

但还是很可惜,需要勇气做出决断的时候,才干并不出众的晁直却胆怯犹豫了,害怕少帅军主力士气正盛,军心士气连续受挫的取虑秦军不是对手;也害怕倾巢出动后营地空虚,被下相城里的少帅军乘机出兵抄了自己的营盘;更害怕自己的军队在野战中也干不过少帅军主力,被少帅军一战击败,让自己在战场上直接丢了脑袋。所以思来想去,晁直只能是做出了一个稳妥的选择,决定继续坚守自军营地,等待形势明了再做决断。

晁直的胆怯保守当然给了少帅军从容打扫战场的机会,雄壮的楚歌声中,少帅军的乌合之众们兴高采烈的,把一切能够收集到军需物资全部装车,什么军帐、旗帜、粮草、军械、武器,只要是能带走和还能回收利用的,少帅军的乌合之众们就没有一点放过。同时许多的少帅军士卒还贪心不足,连地上秦军士兵的尸体都要榨干油水,除了拿走武器和反复搜身外,干脆还连死者身上的衣服都给剥了下来带走,弄得许多的秦军将士只能是光着屁股暴尸荒野,也逼得项康只能是下令禁止这种不道德行为,天才刚亮就下令收兵回城。

出于谨慎起见,退兵回城的时候,项康除了多派人手严密监视取虑秦军的一举一动外,又亲自率军殿后,随时准备着与秦军追兵交战。不过还好,已经彻底乱了心神的晁直再度错过了这个机会,在少帅军上下全都急着回城的情况下,并没有果断出兵追击,仍然还是选择了继续按兵不动,少帅军也这才得以把所有的战利品全部运回城中,极大的缓解了少帅军目前军需不足的窘境。

顺利凯旋回城之后,少帅军的上上下下当然更是一片喜气洋洋,迫不及待的期望项康赶紧下令犒赏三军,让自己可以大吃大喝一顿,开心庆祝这场来之不易的胜利。结果项康也没让少帅军将士失望,回到县寺后颁布的第一道命令就是犒赏军队,杀猪宰羊让辛苦了一夜的士卒吃饱吃够。不过让项家子弟和许多少帅军将士十分失望的是,项康决定犒赏军队的同时,又颁布命令说今天的庆功宴严禁喝酒,以免贻误军机大事。

对此,早就习惯了无酒不欢的项家子弟当然人人都是愁眉苦脸,昨夜立下了大功的项庄也站了出来,笑着对项康说道:“阿弟,能不能把你的禁酒令改一下?别禁得那么严,让大家随便喝点,意思意思。”

在场的项家子弟纷纷附和,项康却是断然摇头,说道:“各位阿哥阿弟,不是我不给你们面子,我也知道你们想喝酒,不瞒你们说,打了这么大的胜仗,我也想喝几碗庆祝一下。但是没办法,城墙外面还有敌人盯着,这个时候如果开了酒禁,一旦误事,后果马上就是不堪设想。所以这个口子不能开,一开了就有可能收不住。”

言罢,项康又向项庄微笑说道:“昨天晚上你立了大功,除了应该给你奖赏外,小弟我应该还要再敬你三碗酒。但是这三碗酒只能先欠着,要等我们干掉了剩下的暴秦军队,彻底打赢了这一仗后,我再在庆功宴上当众向你敬酒,酬谢你昨天晚上的大功。”

还好,项庄这个兄长还算通情达理,知道项康是为了大事着想,也没勉强强求,笑了笑就把这事给抹了过去,然后项庄又迫不及待的向项康问道:“阿弟,怎么收拾剩下的暴秦军队,想出办法来没有?什么时候动手?”

“不急,怎么对付剩下的暴秦军队,我暂时还没想好法子。”项康答道:“不过没关系,我们现在的整体实力已经占据一定上风了,这场仗我们就算正面决战也有一定把握,收拾剩下的暴秦军队肯定不会很难。”

“那你快想,想出了好主意就让我们去办。”项庄催促,又摩拳擦掌的说道:“最好是象昨天晚上一样,一仗就把剩下的暴秦军队全部干掉,让我们可以安安心心的坐下来庆功喝酒。”

项康含笑答应,旁边的周曾却突然开口,说道:“少帅,在下虽然不擅长军事,但在下还是觉得,剩下的暴秦军队未必一定需要靠打仗解决,用点其他的手段,或许不费一兵一卒就可以解决掉剩下的敌人。”

“不费一兵一卒就解决掉剩下的暴秦军队?亚叔有何妙计?快请指点小侄。”项康有些惊讶的赶紧问道。

“妙计不敢当,只是想建议少帅你尝试招降。”周曾答道:“派一个使者携带书信,去敌人营中劝说取虑的左尉晁直率众来降,此事倘若成功,那么城外的暴秦军队不但再不会威胁到下相城池的安全,相反还会成为少帅你推翻暴秦、重兴大楚的臂助。”

“可那个晁直不可能向我们投降啊?”项康惊讶说道:“他现在还有大约一千二百人的军队,收拢逃散的僮县败军后肯定只会更多,在兵力和实力上都不处于太大下风,还有一战之力,怎么可能会向我们投降?”

“未必。”周曾笑笑,说道:“晁直匹夫的军队情况虽然不算危急,可他本人的处境却是已经危若累卵。数日之前,他在沙集渡贪功轻进,三支百人队被我们杀得全军覆没,颜面扫地不说,还已经成了待罪之身。”

“昨天晚上,他又中了少帅你的疑兵计,不敢发出救兵增援他的僮县友军,坐视僮县友军崩溃,县令顾毕被我军斩杀,依照秦律,这又是一条重罪。两罪并罚,他最起码也是个斩首弃市的下场。所以在下认为,考虑到他自身的处境,少帅你再对他示之以好,诱之以利,未必就不能把他连人带军队的招降过来。”

设身处地的替晁直仔细想了想,项康很快就发现周县令的分析颇有道理,也马上就拍板说道:“亚叔言之有理,是可以试上一试,请亚叔你现在就修书一封,给那个晁直陈述利害,许诺赏赐,劝他带着军队想我投降。我马上安排一个使者,带着礼物和书信给他送过去,先看看他的反应再说。”

言罢,项康又马上命令项它派人去县牢里提溜一个取虑秦军的战俘过来备用,然而周曾却拦住了项康,说道:“少帅,你是不是打算又让取虑的战俘去送信?”

项康点头表示就是这样,周曾却摇了摇头,说道:“少帅,施展计谋的时候派战俘去送信,确实是一个高招,既不用担心使者被收买泄露军机,又不必担心使者的性命安全。但是去招降不同,招降就得有诚意,尤其这一次我们是真心想要招揽晁直投降,所以一定得派一个真正的使者,还最好是一个稍微有点分量的使者,让晁直明白我们的招降诚意,这样才有可能成功。”

项康点头,又下意识的把目光转向了在场的项家子弟,不过环视了一圈之后,项康却又收回了目光,因为在场的项家子弟中,并没有一个是擅长机辨劝说的人,同时项康也有些舍不得拿自家兄弟去冒这么大的风险。不过还好,察言观色发现项康并没有派出项家子弟的打算,本名叫做孙拱的孙狱掾站了出来,向项康拱手说道:“少帅若不嫌弃,让在下去试一试如何?”

孙拱毛遂自荐,项康却并没有为之大喜一口答应,因为项康一是还有点信不过在下相县寺被攻破后才被迫投降的孙拱,二是孙拱的理政治民能力相当不错,手下奇缺内政人才的项康同样也舍不得拿孙拱冒险。所以项康很快还是摇了摇头,说道:“太危险了,孙县丞你不能去。这样吧,亚叔,孙县丞,下相的旧吏情况你们要熟悉一些,给我举荐一个胆子大会说话的,我给他封个官,让他去。”

知道项康也是多少有些好意,自告奋勇的孙狱掾当然也没过于坚持,和周曾稍微商量一下,就给项康举荐了一个许束的文吏,项康也没迟疑,马上派人把周曾和孙拱联名举荐的许束传到面前,对他说明原因,又许以重赏,要他去出使敌营。结果这个叫许束的小吏也没辜负周曾和孙拱的期望,即便明知道出使敌营会有性命危险,也仍然一口答应,毫无惧色的接受命令。项康大喜,当场给这个许束封了一个功曹虚衔,当天就让他带着礼物和书信赶赴敌营,尝试劝说晁直主动放下武器投降。

使者派出去后,又举行完了有肉无酒的庆功宴会时,天色已然不早,已经两天一夜没有睡觉的项康回到住处,马上就象一头死猪一样的呼呼大睡,不但把遣使招降的事彻底忘在了脑后,还连虞家姐妹一起过来探望自己都不知道,错过了一次与小姨子眉目传情的难得机会。不过到了夜里接近三更时,项康却又被自己的生物钟强行叫醒,挣扎着坚持起身,领了项它和一队亲兵上城巡视城防情况。

最后,还是在结束了夜巡之后,项康才想起打听派去和秦军联系的许束是否回来,结果让项康喜出望外的是,项它竟然打着呵欠说道:“回来了,不过那时候季叔你已经睡了,我们知道你累得厉害,就没叫醒你,让他先在县寺的客舍里休息了。还有,招降的事没得手,那个姓晁的左尉,把我们的书信和礼物都退回来了。”

“马上把许束叫来,我要连夜见他!”

项康并没有因为招降失败而气馁,相反还激动万分的决定连夜召见许束,而当许束呵欠连天的被带到了县寺大堂上后,项康更是迫不及待,马上就问道:“具体什么情况,把前后经过仔细告诉给我,越详细越好。”

许束答应,如实交代说自己被秦军斥候押进秦军营地后,虽然早早就说明了求见晁直的来意,密封的劝降书信和礼物也被秦军士兵搜走,提前呈献到了晁直的面前,然而晁直却过了近半个时辰才下令召见他。见面后,晁直也没有什么大怒大喜的神情反应,只是笑着说项康和周曾太过小看于他,许束大胆劝说晁直多为自身利益考虑,晁直却一个劲的摇头,还打断了许束话语,要求许束马上带着礼物和书信离开,还又说这次是看在许束是个使者的身份上,放许束一马,但如果许束再敢到他面前絮叨,他就定斩不饶。

仔细听完了许束的介绍,项康又问了一个关键问题,道:“晁直见你的时候,他的军帐里,除了他的亲兵外,还有没有其他人?”

“回少帅,没有。”许束摇头,如实说道:“当时军帐里的其他人,梳的都是斜髻,没有梳直髻和戴冠的人,应该都是那个晁直的亲兵!”

“好!”项康大喜,先是重重一掌拍在面前案几上,然后忍不住激动得直搓手,心中说道:“姓晁的没把事做绝,也没让他的手下将领参与接见,故意给自己留下了闪转腾挪的空间,这就说明这事情有门,他心里肯定已经在动摇了,只要再给他加把火,就一定有希望真的把他招降过来!”

兴奋归兴奋,胆小多疑的性格本能却又提醒项康需要小心,要项康防着这是敌人的将计就计。不过没关系,穿越者项康就不信了,在这个重义轻生还喜欢一诺千金的时代,斗心眼斗心机,还有人能斗得过熟读厚黑视廉耻为无物的自己?

“阿嚏!”同一时间,芒砀山里的某人重重打了一个喷嚏。

推荐热门小说汉当更强,本站提供汉当更强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汉当更强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六十八章 夜间奇袭 下一章:第七十章 多管齐下
热门: 士兵突击 曾是壬生狼 藤原酒馆 大龟甲师(中) 热血三国之水龙吟 军礼 三口棺材 重生欧洲一小国 民国那些范儿 将进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