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夺占两县

上一章:第八十章 乱贼去了那里 下一章:第八十二章 祸害来了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其实早在僮县秦军扔下徐县秦军独自逃命那一刻开始,徐县秦军就已经注定了失败的命运,最后的结果唯一有悬念的,也就是少帅军究竟能够消灭多少徐县秦军,徐县秦军又能有多少人逃出生天。

为了降低接下来的作战难度,项康当然希望能把徐县秦军消灭越多越好,还最好是把徐县秦军一网打尽,所以中军才刚走出山区,项康马上就命令除了自己亲兵队之外的中军上前,从两翼包抄,合围已经和少帅军纠缠在一起的徐县秦军。

徐县秦军的主将王鼗也很快就发现危险临近,但是没办法,军队已经和少帅军缠斗在了一起,敌中有我,我中有敌,战场上又尘土蔽天,人喊马嘶,什么命令都无法传达,再也无法如臂使指的指挥军队集群突围,王鼗只能是尽可能收拢自己身边的军队,一边拼命呼喊招呼秦军士兵向自己靠拢,一边以自己的主旗为引导,带着军队艰难向西南方向行进,妄图摆脱少帅军的纠缠,成集群向西南突围,绕过重岗山区逃回徐县。

王鼗这么做当然是痴心妄想,他如果放倒主旗放弃指挥,让军队四散溃逃,那么少帅军倒是不知道该如何有效拦截;但是他妄图用主旗指挥军队集群突围,却等于是告诉少帅军将士该如何的前堵后追,所以秦军才刚在他的引导下找好突围方向,从两翼包抄而来的少帅军将士就已经成群堵在了他们的前面,同时后方的少帅军将士也是猛砍猛杀,拼命狂踢秦军的屁股。

迫于无奈,王鼗只能是选择向正西走,可是没走得多远,少帅军的人群就又出现在了他的前方,再次堵住了他的逃命道路,王鼗催军死战,却无论如何都冲不破少帅军的阻击,被迫又想掉头冲向正南,梦想逃进山区,为士卒尽可能多的争取活命机会。然而还是在掉转旗帜后,王鼗才发现自军的前后左右已经都是少帅军将士,再想集群突围已是难如登天,但王鼗却依然不肯放弃,又红着眼睛大吼道:“杀!杀出去!夺我生路!”

垂死的挣扎依然毫无作用,徐县秦军夺路逃生的心思虽然急切,冲杀间也相当卖力,无奈单兵素质有限,再怎么猛冲猛杀,也不可能逆转战场局势。而首当其冲的少帅军将士虽然压力巨大,被徐县秦军冲得连连后退,却又始终是退而不溃,不断后退间坚持咬牙拦在秦军前面,其他三个方向的少帅军将士则乘机不断冲杀,象剥笋子一样,一点点削弱急于逃命的秦军。

战斗早已进入了白热化,秦军拼命向南冲,少帅军将士玩命的从三个方向掩杀,喊杀声震耳欲聋,刀来剑往,双方士兵红着眼睛舍命格杀,不是你捅死我,就是我砍死你,疯狂的吼叫声在人群中此起彼伏,不时可以看到双方士兵抱成一团,在地上扭打咬砸,厮杀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徐县秦军之所以这么玩命,当然是因为他们距离老家徐县已然不远,回家的希望就在眼前,所以即便被友军背叛也士气不坠。然而随着时间的逐渐推移,这股士气在惨烈战斗中逐渐消磨过后,徐县秦军却又逐渐露出了败象,受敌最多的左翼再度被少帅军拉入近身混战,许多的士兵无法脱身跟上队伍,随时有可能崩溃,后队和左翼也形势严峻。

不过还好,秦军的前队还在顽强的向前推进,并且逐渐逼近到了山区边缘,王鼗也心中暗暗欢喜,知道只要能够逃进山区,凭借自军对地利环境的熟悉,怎么都得有一半以上的军队可以逃回徐县城中。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支少帅军的五百人队却如同神兵天降,突然穿插到了秦军前队与山区之间,补强兵力拦住了秦军的逃命道路,秦军的前队也顿时一片大乱,惊慌的喊叫声四起。

“狗娘养的乱贼!”绝望的又大骂了一声,可是王鼗依然不愿死心,又疯狂的大喊道:“向前!继续向前!冲进山里!冲进山里活命!”

王鼗这一次的疯狂叫喊没能再收到激励作用,前路被彻底阻塞之后,许多绝望的秦军将士不是选择往人少的地方溃逃,就是号哭着放下武器跪地投降,队伍一片大乱,少帅军将士则乘机收缩包围圈,从四面八方包围住了走投无路的徐县秦军,投降不杀的招降口号也随之响彻云霄。

困兽犹斗的徐县秦军还在不断的左冲右突,可是却毫无作用,不但始终冲不出少帅军的包围圈,兵卒还明显的越打越少,不过十来分钟,王鼗的身边就已经只剩下了不到百人,还被十几倍的少帅军将士重重包围,再无任何逃命希望。见此情景,王鼗除了无比后悔没有早些选择让士卒四散而逃外,也再没有了其他的选择,只能是长叹了一声,抢在身旁亲兵做出反应前,用剑往自己的脖子上一抹,割断了自己的颈动脉自杀了事。

王鼗死后,陷入重围的徐县秦军当然大多选择了投降,偶有几个负隅顽抗者,也很快就被少帅军的乱刀乱剑砍成肉酱,六百余人的徐县秦军也以彻底全军覆没告终,只有区区小几十人乘乱逃进了山中,消失在了密林深处。然而大胜过后,少帅军却是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多少,匆匆收拢了队伍,让后队押上了秦军俘虏,然后马上就向着北方出发,去追杀此前逃走的僮县秦军。

歼灭徐县秦军的耗时远比自己预料的长,原本项康还有些担心自军难以追上抢先逃跑的僮县敌人,仅有两百多人的少帅军骑兵也没办法长期缠住僮县秦军,坚持到自己的主力追上敌人。然而事情的变化却让项康惊喜得都有些不敢相信是真的——天还没黑,上前探察的少帅军快马就带来喜讯,说是僮县秦军已经被少帅军骑兵彻底击溃,僮县秦军现在已经四散而逃,再无任何可能成编制逃回僮县!

“已经击溃了?”项康惊喜问道:“仗怎么打的?我们的骑兵兵力不占优势啊?”

“回禀少帅,敌人为了尽快逃命,逃跑的时候自己乱了队列,我们的骑兵试着冲了一下,马上就冲散了暴秦军队。”斥候眉飞色舞的答道:“暴秦军队还把旗帜全部都扔了,自己放弃了统一行动,所以我们的骑兵就只管砍人杀人,再用不着担心敌人结阵而战了。”

大笑了一阵,暗暗感谢了好心帮忙的僮县秦军主将,项康这才稍微放下心来,下令让少帅军主力放慢脚步,以正常速度北上,借此节约士卒体力,一边捕拿掉队失散的僮县秦军士卒,一边带着军队从容北上,掉头又来攻打僮县城池。

第三天下午,少帅军主力再度开抵僮县城下,军队已经损失过半的僮县上下当然都是一片大乱,为了守卫城池,僮县右尉郝霸除了把自己家族的男丁仆役全部拉进军队当兵外,又逼着县丞严械把城里的青壮男女全部收编入伍,组成炮灰军队参与守城,气氛空前紧张。行军疲惫的少帅军则不慌不忙,从容在僮县城南五里处立下营寨,准备各种攻城事务。

与此同时,早就潜伏出城的严械家人也再度来到了项康的面前,除了向项康报告了僮县城里的最新情况外,又明白告诉项康说道:“少帅,我家主人打算在明天晚上的三更动手,偷偷打开僮县的西门迎接你的军队进城,到时候只要看到僮县的西门城下有火把晃动,就请少帅马上进兵杀进城去,接管僮县城池。”

项康点头,说道:“回去告诉严县丞,就说事情成了以后,我就封他为僮县县令,将来还会继续重用。另外,我还会诛灭郝氏全族,为他报仇雪耻。但是……。”

说到这,项康稍微拖长了一点尾音,顿了顿才说道:“但是别骗我,我这个人虽然不喜欢滥杀无辜,可你的家主如果骗了我,让我的士卒白白送命,我绝不会放过他,还有他的全家!”

严械家人战战兢兢,赶紧跪地表示明白,承诺一定把项康的原话带到,项康这才点了点头,让士卒带他下去休息,在黎明时悄悄把他送到营外,让他返回僮县城中给严械带信。而严械家人走后,旁边的周曾当然好奇问道:“少帅,你确认严械是真的准备投降献城了?不再怀疑是诈降?”

“还不敢肯定,人心隔肚皮,除非我们的军队真的靠着严械的接应杀进僮县城里,否则我也不敢断定他到底是真降还是诈降。”项康摇头,又说道:“不过我还是得给他一个机会,因为一是我想尽量减少一些攻城的士卒损失,二是我现在已经输得起了,可以在没有足够把握的情况下,冒险赌上一把。”

“已经输得起了?什么意思?”周曾疑惑问道。

“严械如果真的诈降,我们最多只损失几百人,伤不到我们的元气,也扭转不了现在的战局。”项康淡淡说道:“而且我们还有取虑和下相两个后方可以补充兵员,所以我们现在已经输得起一些小仗,也可以适当的冒冒险了。”

仔细一些少帅军现在的情况,周曾当然很快点头,又说道:“希望严械不是诈降,如果能以很小的代价顺利拿下僮县,我们再南下去打徐县,把握就更大了。”

项康笑笑,说道:“先把僮县的仗打好,然后再去考虑徐县,饭要一口一口的吃,仗也要一场一场的打,一口吃不了一个大胖子,一仗也灭不了暴秦。”

第二天的上午,项康叫来了自己目前麾下最得力的三员将领项庄、项悍和冯仲,把严械准备在今天晚上准备献城的情况告诉给了他们,询问他们三人谁敢领兵担任先锋,冒险首先杀入城内。结果三将都自告奋勇,争先恐后的请求挑起这个重担,项康却没有马上决定人选,又说道:“你们可要考虑清楚了,严械是否真的投降,我现在还没有绝对把握,首先带兵进城的人,很可能会面临被暴秦军队伏击的危险,还有送命的可能。所以你们再仔细考虑一下,究竟愿不愿去?”

言罢,项康又故意把目光看向冯仲,冯仲虽然不明白项康这是故意给自己立功机会,可还是克服了心中的恐惧,马上就抱拳说道:“少帅放心,末将已经考虑清楚了,末将愿往。”

冯仲的话音刚落,其实胆子远比他大的项庄和项悍也马上开口,表示愿意冒险去执行这个任务。项康叹了口气,说道:“好吧,既然冯大兄首先开口,那就你去吧。记住,小心为上,发现情况不对,马上带着军队撤出城外。”

得到项康暗中偏袒的冯仲郑重答应,项庄和项悍则因为话说晚了一步,也没有提出什么异议,当下项康马上安排出兵计划,布置进攻顺序,同时一边秘密准备夜战,一边派军队砍伐木材,假意赶造攻城武器,借以欺骗僮县守军,同时磨刀不误砍柴工,也准备着在偷城失败时发起正面攻城。

是夜二更,冯仲和项庄各领一支五百人队,先后潜行到了僮县西门外潜伏,然后到了三更时分时,少帅军将士果然看到僮县的西门城下有火把晃动,也赶紧提醒冯仲去看。而冯仲犹豫了一下后,咬了咬牙,一挥手就喝道:“上!拿下僮县!”

没有埋伏,更没有什么阴谋诡计,冯仲率领的少帅军很是轻松的冲进了僮县城中,还是在冯仲所部即将全部入城的时候,城上守军才发现情况不对,赶紧敲响铜锣报警。然而一切都已经晚了,五百少帅军率先入城之后,主力已经元气大伤的僮县秦军已经再没有任何办法抵挡少帅军的攻势了,被强征入伍的普通百姓更是刚看到少帅军的旗帜,就马上一哄而散,迫不及待的逃回家中,等待少帅军接管城池,只有以郝霸为首的郝氏家族大呼小叫,逼着士兵百姓上前抵抗,却注定是螳臂当车,不堪一击。

火头很快在僮县城中升起,慌乱的人群在街道上奔走呼喊,彻底乱成一团,冯仲率领的少帅军将士则是所向披靡,势不可挡,把所有敢于抵抗的敌人砍成碎片,碾成齑粉,项庄率领的少帅军后队才刚进城,冯仲所部就已经杀到僮县的县寺门前,秦军彻底土崩瓦解,以郝霸为首的郝氏家族也是果断忘记了少帅军的杀亲之仇,主动派出使者与少帅军取得联系,请求以放下武器投降为条件,换取活命。

郝氏家族倒是可以忘记杀亲之仇,然而项康却没有忘记自己对秦二世远亲严械的承诺,还有郝氏家族历年来积攒的丰厚家产,所以在顺利拿下了僮县全城之后,项康进城后的第一件事,就是下令逮捕郝氏家族的所有男女老少,当众历数他们依仗家族势力欺压僮县百姓的种种滔天恶行——黑材料当然是严械提供的,还有他们家族几次三番胆敢率军抵抗少帅军的不赦大罪,下令夷灭他们全族,没收他们的全部家产充公。然后才张榜安民,抚慰百姓。

有主动绑上自己贼船的僮县县丞严械帮忙,项康当然很快就处理好了各种善后事宜,又收编了一些僮县、徐县的秦军和主动投军的僮县百姓,手中兵力很快就突破了三千人。然后项康也不犹豫,迅速安排严械和鲍文率领一军留守僮县,又安排冯仲担任先锋,亲自领兵南下去攻打守军兵力已经空虚的徐县。

此外在出发时,项康又把一道亲笔书信交给了冯仲,要冯仲在率军抵达徐县城下时,立即用箭把书信射到徐县城上。旁边的周曾好奇问起书信内容时,项康微笑答道:“吓唬徐县官吏的,我在书信上告诉了徐县官吏我屠灭郝氏家族的事,又指责他们胆敢派兵增援僮县,要他们在我们军队抵达徐县之后的一天之内主动开城投降,否则我攻破徐县城池后,徐县城里的大小官吏一个不留,全部处死!还要诛杀全家!”

“有用吗?”周曾有些担心,说道:“会不会适得其反,把徐县逼得顽抗到底?”

“实力已经足够,我不怕他们顽抗到底。”项康笑笑,又说道:“还有,亚叔,如果你是徐县的县令,你会怎么选择?”

仔细盘算了许久,周曾才如实说道:“无路可走,我会选择投降。希望徐县的官吏也这么聪明,会做出和我一样的选择。”

徐县的官吏没让周曾失望,两天后,项康率领的少帅军主力才刚越过重岗山区,率军担任先锋的冯仲就派快马送来喜信,说是徐县官吏已经主动打开了城门,乖乖放下了武器献出徐县县城。听到这个喜讯,少帅军上下当然是欢声如雷,人人喜气洋洋,项康也是喜上眉梢,微笑说道:“才只是开始,今后这样的事,只会越来越多。”

微笑说完,项康突然想到了一点什么,然而不等项康继续往下思索,旁边的周曾就已经跑来捣乱,询问是否继续南下去徐县,项康则随口说道:“当然得去,冯仲还是缺少点经验,我们得去帮他善后,也要在徐县再补充一些兵员。”

然后被分散了注意力之后,项康也就忘了自己刚才的偶然意动,还迫不及待的考虑起了接管徐县后的种种人事安排,还有如何更进一步提拔和重用异姓将领,逐渐摆脱自己对项家子弟的过度依赖,为自己更加长远的将来做好准备。

……

还有件事必须得交代一下,当徐县官吏守军主动放下武器向少帅军投降的消息迅速传开后,传扬到了与徐县接壤的东海郡淮阴县境内后,当然马上在淮阴民间引发了巨大轰动,成为街头巷尾和各乡各亭百姓议论的最大热点。而一个身材高大的佩剑男子听到这个消息后,还忍不住惊讶说道:“项康的兵威如此锐利?居然能够逼得一座县城主动投降?”

“那是当然,听说项康那股乱贼的兵力有好几万,攻无不胜,战无不克,从造反以来就没打过一场败仗。”正在高谈阔论的路人满脸骄傲,拼命显摆自己的消息灵通,又神秘兮兮的说道:“听说我们淮阴的县尊县丞现在都慌得不得了,生怕前些天征召的县兵不够用,又下文要扩建县军,怕的就是乱贼继续东进,跑来打我们淮阴。”

“不会来。”佩剑男子突然开口,说道:“如果项康真的是出类拔萃的英雄豪杰,志在天下,他就绝不会在这个时候来打我们淮阴。他如果真的来了,那就说明他只是一个无能之辈,他的队伍也注定只会是昙花一现。”

“我呸!”高谈阔论的路人重重吐了一口唾沫,不屑的骂道:“你算什么东西?也配品评天下英雄?”

骂完了不解恨,路人又冲那身材高大的佩剑男子吐了一口唾沫,骂道:“胯下小儿!”

没理会路人对自己的鄙夷辱骂,佩剑男子只是轻轻的抚摩着自己的佩剑,还把目光投向了远方,看向了徐县的方向,脸上也尽是向往神色。可是摸了摸自己空空如洗的荷包,还有早就饿得咕咕叫的肚皮,佩剑男子却又无奈的叹了口气,厚着脸皮走向河边,去寻找一位好心肠的漂洗大妈乞讨饭食。

推荐热门小说汉当更强,本站提供汉当更强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汉当更强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八十章 乱贼去了那里 下一章:第八十二章 祸害来了
热门: 关于我是我对家粉头这件事 黑暗主宰 我为王 犯罪心理分析 国殇 越界 小妹妹 万历1592 我和小三前男友he了 东方快车谋杀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