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祸害来了

上一章:第八十一章 夺占两县 下一章:第八十三章 非此即彼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没有让一个被人骂为胯下小儿的佩剑男子也瞧不起,虽然一举拿下了与淮阴接壤的徐县,然而项康却没有任何继续发起进攻扩张地盘的打算,原因有三,第一是连日行军征战,综合素质不怎么样的少帅军将士已经颇为疲惫,急需休息和休整;第二是少帅军在短时间内迅速攻占了三座县城,已经逐渐暴露出了消化不良的各种迹象,项康需要时间巩固自己对新占地盘的控制,训练士卒补充兵员,更进一步扩大军队,所以必须得暂时停止扩张脚步。

第三个原因最关键,少帅军接连拿下与东海郡接壤的下相、僮县和徐县三城,旁边的东海郡秦军却一直没有任何动作,具体原因是什么项康并不清楚,但是项康却可以肯定一点,东海郡的秦军之所以按兵不动,肯定和自己始终没有对东海郡下手有关,给了东海郡秦军以邻为壑的机会,不愿自找麻烦的东海郡这才对泗水郡的秦军见死不救,也给了少帅军浑水摸鱼的机会。

但如果项康贪心不足,这个时候又向东海郡伸手,那么情况就肯定完全不同了,为了自保和向上面交代,已经做好了一定战争准备的东海郡秦军肯定会以死相拼,东海郡的郡兵主力也有可能跑来找少帅军的麻烦,到时候如果泗水郡的郡兵也乘机出兵平乱,项康就是想哭都来不及了。所以项康只能是选择继续与东海郡秦军互不侵犯,尽最大努力避免两线作战,当然也就不可能向行政编制隶属于东海郡的淮阴县下手。

不过为了让军队休整和加强对东海郡的控制,项康还是带着少帅军的主力来到了徐县城下,然后项康除了发挥自己与生俱来的精彩演技拼命抚慰民心外,又在周曾的帮助下,对徐县的人事和政事做出了一系列的调整,把力劝县令投降的徐县县丞提拔为县令,给原来的县令任命军中官职,带到军中任用,又废除让六国百姓叫苦不迭的繁杂秦法,简化法令,赦免许多轻罪囚徒,又减轻赋税徭役,鼓励百姓全力投入秋收,免除几个被战火蹂躏民亭今年的赋税钱粮,推出了许多受到百姓欢迎的新政。

军事方面,项康除了拼命招兵买马扩大军队外,又论功行赏,给这段时间来出力最大的项庄封了一个杂号将军,项冠、项声、项悍和冯仲都被封为都尉,又沿用秦军的二十等爵制度,加以改进和完善,以此鼓励少帅军将士勇敢作战。另外乘着稍有空隙,项康又尤重加强了对军队的阵列训练,也多少收到了一点效果,弥补了一些少帅军不擅阵战的弱点。

与此同时,在项康的明令要求下,下相、僮县和取虑三县也一直在尽可能的扩建军队,截止到八月初十,四个县的少帅军总兵力正式突破九千人,战马七百余匹,战车近两百乘,实力不但对周边诸县的秦军形成了绝对优势,还有了与泗水郡郡兵正面抗衡的底气和本钱。——当然,正面决战能不能打得过泗水郡的郡兵,仍然还是一个值得商量的问题。

不过喜人形势的背后也隐藏着无数的可怕忧患,首先就是少帅军的根基地地处平原,无险可守还四面环敌,一旦周边秦军联手来犯,少帅军马上就得陷入顾此失彼的窘境。其次是少帅军扩张过快,人心不齐,内部隐患严重,一旦战事不利,内患随时有可能集体爆发。第三则是少帅军起兵过早,孤立无援,不管扩张还是自保都只能是孤军作战,无法得到友军的配合帮助,处境其实相当艰难,能不能挺到秦末暴乱蜂起和六国贵族一起造反的时期,就是项康自己都不敢打这个保票。

这不,在徐县还没过得几天安稳日子,项康就收到了项声派人送来的未今证实消息,说是泗水郡的郡兵已然收复了被陈胜部将葛婴攻占的铚县,正在围攻此前沦陷的蕲县,同时陈胜吴广的主力也已经离开了泗水郡,杀入了西面的陈郡境内。而如果这个消息不假,只要泗水郡郡兵拿下了蕲县,那么泗水郡郡兵的下一个目标毫无疑问,铁定就是少帅军!

距离遥远,项康也没说多余废话,追问项声信使这个消息到底可不可靠,只是挥了挥手让信使下去休息,然后才向周曾说道:“亚叔,不管这个消息是真是假,我觉得我们都应快做好迎战准备,泗水郡的郡守赵壮绝对不可能眼睁睁看着我们长期占据泗水东南四城,迟早都是会要来的,越早做好准备,将来对我们越有利。”

“少帅打算如何准备?”周曾问道。

“我打算把我们的主力集中在取虑迎战。”项康答道:“为了运粮方便,赵壮出兵攻打我们,八成有可能会先打取虑,我们守住了取虑,等于也就是守住了其他三县。”

“但如果东海郡乘机出兵,攻打我们背后怎么办?”周曾担心的问,又提醒道:“赵壮出兵攻打我们,东海郡的暴秦军队见有便宜可占,很可能不会错过这个白拣功劳的机会。而且赵壮为了增加胜算,也很可能会主动向东海郡的暴秦军队主动求援啊。”

项康眉头深锁,同样无比担心会被泗水郡和东海郡的敌人两面夹击,然而祸不单行,偏巧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又匆匆有亲兵来报,说是留守下相的项冠派遣快马送来急信,说是有十万火急的事情禀报。项康赶紧下令召见时,项冠的信使进门才刚一行礼,马上就说道:“禀少帅,你和项冠项都尉的三叔父前日突然来到下相,还对项都尉大发脾气,要少帅你马上回下相去他。项都尉他不敢违拗,派小人携书至此,请少帅过目。”

“该来的终于还来了。”先是无可奈何的长叹了一声,然后项康才接过了亲兵转递来的书信,结果打开一看时,项冠果然在书上大叫救命,说是项伯到了下相后什么事都不干,除了拼命发脾气外就是不断对下相的少帅军指手画脚,要项康马上回去给他磕头,项冠又是晚辈不敢违拗,只能是送信来把皮球踢给项康,请项康拿主意对付这个麻烦三叔。

“知道了,你先下去吃饭休息吧。”项康很是无奈的向信使吩咐,说道:“一会我写好回书,你再带回去交给项都尉。”

信使领命而去,然后周曾也马上满脸苦笑的对项康说道:“少帅,看来你这次麻烦不小,伯兄是你的叔父,绝无可能对你俯首听命,你也绝不可能尊他为帅,你们究竟如何相处,是个大难题啊。”

“比亚叔你想象的更麻烦。”项康更是苦笑,叹道:“我那位三叔啊,我都不知道该如何说他,唉……。”

摇了摇头,把烦恼暂时抛在一边,项康又想了想,说道:“传令下去,明天我们做好出发准备,后天主力启程返回取虑。”

“取虑?”周曾一楞,忙提醒道:“少帅,你的叔父是叫你去下相见他啊?”

“我不能因为他的要求,让我们的将士来回多跑一百多里路。”项康面无表情,说道:“他想见我,就自己到取虑来见我,叫我去下相见他,我没那个时间。”

虽然不是很清楚项康和项伯之间的恩怨过节,然而光是听项康的口气和看项康的表情,周曾就明白项康和项伯之间的关系绝对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少帅军这一次,也搞不好会面临分裂的危险。所以已经彻底绑上项康贼船的周曾也难免心中犯愁,暗道:“麻烦了,好不容易才勉强打开一点局面,如果军队真的分裂了,我们今后的仗还怎么打?”

迅速做好了回师取虑的准备后,八月十三的这天上午,项康、项庄和周曾等人率领着少帅军主力北上出发了,徐县则被项康交给了自己最信任的外姓将领冯仲率军镇守,既给冯仲一个独当一面的锻炼机会,也给自己留下一条预防万一时的退路。对此,项家子弟虽然小有怨言,项康却又只用一句话就堵住了他们的嘴,“我们项家兄弟再多,又怎么可能每个人都负责守卫一座城池?现在我们拿下的城池少了还好说,今后我们拿下的城池越来越多,我们兄弟又那里够分得过来?”

冯仲也没辜负项康对自己的期望和大力提拔,少帅军主力走了以后,冯仲除了全力督促听命于自己的徐县县令征收秋粮外,又按照项康的要求勤练军队,大量打造武器装备以供军用,兢兢业业的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另外招兵扩军的动作也没有放缓,只要是来投军的适龄男子,冯仲都一律收用,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为项康准备预备军队。

不过在少帅军主力离开徐县后的第三天,当冯仲带着亲兵来到招兵处巡视的时候,却碰上了一个意外——一个自己带剑来投军的高大男子,也不知道为了什么,在和负责招兵的少帅军小吏说话的时候,竟然自己身体摇摇晃晃,突然一头栽在了地上一动不动,人事不知,也马上在招兵处引发了一场小轰动。

遇上这样的意外,尽职尽力的冯仲当然立即上前查问究竟,了解那高大男子突然昏迷的原因,结果还好,经过旁人的一番抢救后,那高大男子终于还是悠悠醒来,然后张口就呻吟着说道:“有没有吃的?我快两天没吃饭了。”

“原来是饿昏过去的。”

冯仲差点没笑出声音,但是出于善心,还有为了收买人心,冯仲还是马上叫人拿来了一点吃食,那高大男子也不道谢,抢过冯仲亲兵递来的饭团就是狼吞虎咽,吃得急了还被噎住,狼狈模样惹得众人一阵哄堂大笑。冯仲也是又好气又好笑,忙亲手给那高大男子递来一瓢水,然后才说道:“吃慢点,没人和你抢,叫什么,那里人?”

高大男子只顾喝水,没来得及和冯仲说话,旁边却有一个来投军的青年笑着说道:“将军,这个竖子叫韩信,是我们淮阴的名人,成天什么事都不干,只会成天拿着一把剑到处混吃混喝,他住的淮阴下乡,就没有那个亭的亭长没被他白吃白喝过。”

“成天拿着一把剑到处混吃混喝?”冯仲哑然失笑,不由想起了某个成天带着兄弟到处骗吃骗喝的流氓无赖,也对那叫做韩信的高大男子不由生出了一点亲切感,又看了看他大手大脚的高大身材,觉得颇是满意,便拍着那高大男子的肩膀说道:“来投军?好,收下了,进我的亲兵队吧,以后绝对让你饭管饱。”

“将军,千万别让这个韩信进你的亲兵啊。”之前介绍韩信身份的人一听急了,忙说道:“将军,你被看这个韩信长得高大,实际上他的胆子比兔子还小,在淮阴的时候,有人看他不顺眼,叫他从胯下爬过去,这竖子贪生怕死,竟然真的爬了过去!这样的竖子,怎么配给你当亲兵?”

“有这事?从别人的胯下爬过去?真的假的?”

旁人轰笑,冯仲也有些傻眼,有些不敢相信的去看身材高大的韩信,韩信则垂着头不说话,默默忍受了同乡和众人的侮辱,半晌才勉强开口,对冯仲说道:“将军,我识字,还懂兵法。”

“就你那样?还懂兵法?”

旁人再度大笑,对韩信嘲讽不断,而冯仲虽然有些后悔自己刚才的轻易许诺——亲兵的待遇当然比普通士兵要好得多,可是话已经出口,再加上冯仲自己也有被项家子弟吓得屁滚尿流跪地求饶的不光彩经过,有同病相怜之感,所以冯仲还是点了点头,说道:“行,那就进我的亲兵队吧,给他录名,让他跟我走。”

旁人遗憾叹息,很是不解冯仲怎么会让这么一个窝囊废当自己的亲兵,韩信却是犹豫再三,半晌才十分勉强的说道:“谢将军。”

言罢,韩信还在心里无奈的说了一句,“亲兵就亲兵吧,谁叫我运气不好,到这里的时候项康已经带着军队走了?当亲兵也好,起码可以有机会献计献策,比当普通士卒更容易出头。”

……

已经带着军队离开了徐县,项康当然不知道自己军中已经收录了一个极度重要的人物,同时项康也一点都不急着和项伯见面,领着主力以正常速度北上到了僮县后,项康还停下来仔细了解了一番僮县的秋粮征收情况,还有严械和鲍文等人对僮县的治理情况,又带上了一些僮县新兵,然后才出发离开,继续缓缓北上取虑,丝毫没给项伯半点面子。

不过再怎么不想和项伯见面也得见,又是一天多时间后,项康率领的少帅军主力终于还是开抵到了取虑城,留守取虑的项声闻讯不敢怠慢,赶紧亲自率领全城官吏到城外迎接。结果在迎接自己的人群之中,项康也终于再次见到了自己的叔父、项家的败类、历史上吃里爬外扳指头数得着的——项伯。还有站在项伯旁边的韩良——当然,项康到现在还不知道韩良的真正身份。

被迫来到取虑与自己最不喜欢的族侄见面,项伯当然脸上绝对没有任何的好颜色,不过当项康当众来到自己的面前屈膝行礼后,还算知道点什么叫分寸的项伯还是努力挤出了一点笑容,亲手搀起了项康,拍着项康的肩膀说道:“好!争气!你的长大父泉下有知,想来也可以瞑目了。”

“多亏了两位叔父教导有方,让小侄时刻不敢忘记自己的楚人身份。”项康假惺惺的谦虚,又好奇问道:“叔父,前番在下相时,小侄请韩离韩壮士带信给你,请你南下与小侄我们会合,下邳距离下相不过一日路程,你怎么迟迟没来?”

“这个……。”项伯脸皮再厚也有些尴尬,半晌才说道:“这个以后再告诉你详细,当时我有事缠身,来不及立即南下。”

说完了,项伯又赶紧转移话题,向一起上前向自己行礼的项家子弟吩咐道:“都起来吧,快,随我一起进城,我们到城里说话。”

“慢着。”项康开口喝阻,向项庄、项猷等人吩咐道:“各位阿哥阿弟,军队还没有安置,你们暂时还不能进城,先带着军队去安扎营地,安排好留守将领,然后再进城来给叔父行礼。还有,把我的中军营帐准备好,我还是要和军队住在一起。”

已经习惯了服从项康的军令,项庄、项扬和项它等人当然都是马上拱手答应,一直敬佩项睢也是毫不犹豫的拱手答应,惟有项猷有些犹豫,不过看到项康的威严目光后,项猷还是跟着其他的项家子弟一起拱手唱诺,马上回去率军到城外校场上安营扎寨。而长辈命令被项康喝阻的项伯则是脸色难看,对项康益发不满和不喜。

再接着,项康当然是替项伯引见时刻不离自己左右的周曾,周曾倒是恭敬行礼问候,项伯却是半点不给面子,还直接向项康问道:“康儿,叔父早就想问你了,这个周曾是暴秦官吏,你不追究他之前的罪过就算了,怎么还领着我们项家子弟尊他为亚叔?”

听到这话,周曾当然是要多尴尬有多尴尬,项康却是心中冷笑,知道光凭项伯这一句话,自己在政务方面的头号助手周曾就绝不可能被项伯拉过去。然后项康才恭敬说道:“叔父,尊周先生为亚叔,难道有什么不妥吗?他的年龄辈分都在小侄我们之上,尊他亚叔是晚辈礼敬长辈,好象没有什么不对啊?”

“他之前是暴秦官吏,还帮着暴秦朝廷通缉过我!”项伯更不客气的说道。

“亚叔之前是暴秦官吏不假,可他早就和暴秦朝廷已经一刀两断了。”项康辩解道:“下相保卫战,还有攻取僮县、取虑和徐县的战斗,亚叔出力不小,难道叔父你还要追究他之前为暴秦朝廷效力的过失?至于亚叔之前替暴秦朝廷通缉叔父你,那也是他的份内之事,如果叔父你要追究,那整个下相的官吏差役,岂不是都得追究?”

项伯哑口无言,只是脸色逐渐开始铁青,项康则又笑道:“叔父,别和亚叔开玩笑了。我们项家兄弟谁不知道叔父你宽宏大量,言语风趣,早就把之前那点恩怨过节一笑了之,又怎么会计较亚叔曾经帮暴秦朝廷通缉过你的区区小事?叔父,你说是不是这样?”

说这话时,项康脸上笑容亲切,和善得就好象项伯真的不是什么小肚鸡肠的卑鄙小人一样,项伯却是脸色尴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不过还好,旁边的张良及时站了出来化解这一场面,一边向项康拱手行礼,一边微笑说道:“项公子,一鸣惊人啊。上次没有机会,这次在下可真的要向你好好讨教一番,还望你千万不吝赐教啊。”

“小侄岂敢。”不知道张良的真正姓名身份,项康当然对张良不是特别的亲热,还因为张良是跟着项伯这个祸害一起来到取虑,对张良充满了警惕,假惺惺的行礼说道:“小侄少不更事,才疏学浅,是应该请韩叔父不吝赐教才对。”

张良笑着谦虚,心里却说道:“小家伙,我可不是和你假惺惺的客气,这次我是真的要好好考一考你,看你究竟有没有推翻暴秦光复六国的本事,也究竟值不值得我张良张子房追随辅佐。”

推荐热门小说汉当更强,本站提供汉当更强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汉当更强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八十一章 夺占两县 下一章:第八十三章 非此即彼
热门: 博莱特·法拉 独角兽谋杀案 官居一品 宋江是怎么当上老大的 国史大纲 如何成为白月光[快穿] 孤独的幸存者 我的钢铁战衣 [综漫]学医救不了鬼杀队 历史深处的民国3·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