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孝顺侄子

上一章:第八十三章 非此即彼 下一章:第八十五章 太打击人了(上)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张良和项伯这对智商严重不对称的好朋友回到县寺大堂的时候,项庄、项猷、项睢和项扬等项家子弟也安顿好了军队,按照项康的要求来到了取虑县寺参与聚宴,县寺大堂也因此变得热闹了起来。

项伯也还算沉得住气,与几个子侄们见面后,并没有马上提起自己一来就想当老大的事,只是满面笑容的接受儿子、侄子和侄孙(项它)们的跪拜行礼,享受晚辈们的问候尊敬,然后又十分威风的要求几个子侄向张良行礼,要求子侄们象尊敬自己一样的尊敬张良,项家子弟则遵循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对项伯言听计从,也全都向张良行了叩拜之礼。

好不容易客套完了以后,项伯很是威风的命令项家子弟各自落座,又把张良请到了左列首席,然后一边偷偷瞄着正中主位,一边假惺惺的向项康说道:“贤侄,你是军队的主将,这取虑城也是你打下来的,这正中主位,还是你坐吧。”

嘴上说着请项康坐上主位,项伯心里当然是在等着项康这个晚辈谦让客气,反过来恳请自己升坐主位,然后项伯当然也不会客气,马上就会坐上代表领导全场的正中主位。然而项伯却做梦都没有想到的是,项康竟然想都不想,马上就拱手说道:“叔父吩咐,小侄不敢违背,小侄斗胆僭越了。”

说完,项康毫不客气,马上就大步走到正中主位上端正坐下,象往常一样的领导全场。结果看到这点,又听到了项康的答话,之前被项伯一见面就当众羞辱的周曾当然是心中奸笑,张良无奈苦笑,项伯却是张口结舌,说什么也没想到项康这个侄子会这么不客气,连谦让的话都不肯说一句,马上就大大方方的骑到了自己的头上。

再怎么张口结舌和心中窝火也没用,话是自己说的,项康又是打着服从自己要求的旗号坐到了主位上,木已成舟,项伯也只好强忍着怒气,坐到了右列首席上,周曾则按照项康的吩咐,坐上右列次席,继续以项家子弟的长辈自居,剩下的项家子弟和晁直等人则没有那么多讲究,互相谦让着杂乱落座。

极不给项伯面子的坐上了领导主位,接下来当然是项康唱主角,一边吩咐差役上菜上酒,一边微笑着向项家子弟说道:“各位阿哥阿弟,还记得不,我们项家人里面,除了二叔父以外,就数三叔父的酒量最好,今天你们可一定要陪三叔父把酒喝好,不把三叔父给灌醉了,军法伺候,听到了没有?”

“听到了。”

已经逐渐习惯了被项康领导的项家子弟轰然答应,项康这一辈中年龄最大也身手最好的项庄还马上端杯向项伯敬酒,项伯万分不满项康的领导口气,可是又不好多说什么,只能是举杯与项庄共饮,然后又接受两个儿子和侄子们的轮流敬酒,项康则不断怂恿,假惺惺的发号司令,要求在场众人都向项伯敬酒,把领导威风摆到了十足。

还是在参与宴会的众人都向项伯敬了酒之后,项康才端起了一杯酒,起身走到了项伯的面前,语气诚恳的说道:“叔父,小侄自幼父母双亡,全靠族中长辈养育照顾才能长大,可以说没有我们项家族中的各位长辈,就不会有小侄的今天,这杯酒是小侄答谢你的,请你务必饮下。”

言罢,项康一边行礼,一边毕恭毕敬的双手把酒捧到了项伯的面前,项伯则也学了一些项康的不要脸,笑着说道:“你知道就好,行,这杯酒我喝了。”

接过项康的敬酒一饮而尽后,项伯放下酒杯,正想把话题扯到军队的领导权问题上,不料项康取勺舀酒,又满上了一杯,又捧到项伯的面前说道:“叔父,小侄还得敬你一杯,此前小侄领军杀退攻打下相的暴秦军队之后,请人带信给你,想请你南下继承长大父的武信君封号和大楚上柱国的官职,率领我们项家子弟推翻暴秦,光复楚国。”

“可叔父你深明大义,时刻不忘在你之上,还有一位二叔父比你更有资格继承长大父的封号官职,又深知临阵换将乃是兵家大忌,毅然拒绝,情愿继续隐居,也不肯南下领军,让小侄放手攻打取僮徐三县,也助小侄成功攻克三城,不计名利的谦让大度,即便古之圣贤,也望尘莫及。这一杯酒是小侄代表我们项家晚辈敬你的,请你务必饮下。”

听到项康的这番话,项伯脸上的表情当然是要多精彩有多精彩,几次张口想要说点什么,可是话到嘴边却又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项伯总不能说项康的话不对,自己是因为担心少帅军是兔子的尾巴长不了,所以才没有抓紧时间南下和项家子弟会合的吧?而那边周曾也好心好意的说道:“伯兄,这是少帅一片的好意,请不要推辞了,你谦让帅位是为了全军将士着想,我们都可以理解,但是这杯酒没必要再谦逊礼让吧?”

项伯怒视周曾,周曾微笑以对,笑得就好象自己的话都是出自一片好意一样。项康则又催促道:“叔父,请饮下这杯酒吧,这是小侄发自肺腑的崇高谢意,还请你千万不要推辞。”

项家子弟也纷纷附和,都劝项伯把这杯酒喝下,项伯无奈,只好是再次接过项康敬酒一饮而尽,然后重重放下酒杯,语气不善的说道:“还有什么话,都说了吧。”

“小侄遵命。”项康一口答应,又取勺再次满上了一杯酒,然后才端起酒杯恭敬说道:“叔父,小侄斗胆,想恳请叔父一事,还是与我们大楚少帅军的全军将士息息相关,望你千万不要推辞,务必要答应。”

“和全军将士息息相关?”项伯竖起了耳朵,然后赶紧说道:“说吧,什么事?”

项康不答,只是转向了在场的项家子弟,说道:“各位阿哥阿弟,还有项它,你们都起来,和我站在一起,我接下来对叔父说的话很重要,你们都过来和我一起恳请叔父领受。”

按照项康的吩咐,在场的项庄、项声、项悍、项猷、项睢、项扬和项它等项家子弟一起起身,全都站到了项康的身后,然后项康才朗声说道:“叔父在上,小侄斗胆,想请叔父你就任楚国大师(太师)一职!”

“楚国大师?!”项伯再次傻眼,也顿时明白自己落入了项康的圈套。

“不错,楚国大师!”项康点头,振振有辞的大声说道:“楚国官职之中,以令尹为尊,柱国次之,莫敖再次之,大师又次之。柱国是小侄长大父留下来的官职,理应由二叔父承袭,小侄不敢乱了两位叔父的长幼之序。莫敖虽然位居大师之上,然而莫敖的职责是代表楚王发号司令,现在究竟应该由那一位楚王后裔继承王位,我们还不敢决断,莫敖的官职也不便设立。所以小侄无奈,只能是恭请叔父你就任楚国大师一职,参与谋划军机,请叔父千万不要推辞。”

“除此之外,小侄还要遥尊二叔父为我们楚国的武信君,上柱国,以及楚国元帅!”项康又朗声说道:“让两位叔父联手统帅楚国的将领士卒,黎庶万民,齐心协力共讨暴秦,再造我楚国的江山社稷!”

慷慨激昂的说完,项康当然是双膝跪下,将酒杯高举过顶,大声恳请项伯领受楚国大师,然后又回头向项家子弟吩咐道:“各位阿哥阿弟,还不快请我们的叔父就任楚国大师?”

依照项康的命令,在场的项家子弟全都双膝跪下,恳求项伯就任楚国大师,包括目前还没有任何政治斗争经验的项猷和项睢也是如此。而项伯的脸却一下子变成了铁青色,还恨不得马上把项康这个孝顺侄子当场撕了,酱油都不蘸的生嚼下去——大师这个官职听上去确实不错,等级也非常之高,可是依照楚国的官制,却是既没有实权更没有兵权,实际上只是一个高级参谋,有职无权的政治花瓶!

而更让项伯吐血的是,项康还早早就把元帅这个头衔硬栽到了项梁头上,彻底堵死了他的嘴,让他想骑在项康头上作威作福都没有任何机会——长幼有序,项伯怎么也不可能和自己的亲哥哥抢元帅头衔吧?

看不惯项康这么以下犯上欺负自己的好友,张良站了起来,满面笑容的说道:“少帅,你既然遥尊项梁兄为上柱国,又何必多此一举再遥尊项梁兄为元帅?元帅这个职位……。”

“只能是请二叔遥领元帅!”项康想都不想就打断张良,振振有辞的说道:“元帅一职乃是春秋时晋国首创,其意为将帅之长,小侄若是遥尊了二叔为统帅楚国所有兵马战将的上柱国,又另立一位元帅成为将帅之长,大楚军队岂不就是一军二主,一天二日?所以楚国元帅一职,只能是请小侄的二叔遥领!如此大楚将士才能上下一心,共赴国难,力破暴秦!”

并不是以口才闻名的张良哑口无言,犹豫了一下才说道:“少帅,还有各位项公子,那么请你们的叔父就任楚国大师,是不是有太僭越了?你们的叔父此前并没有在楚国正式为官,乍一入仕就领受大师,在旁人看来未免有些太过。依我之见,不如请你们的叔父就任左右司马(有兵权)的职位如何?”

张良这么说当然是以退为进,想让项伯明降暗升,有名誉和借口插手军队,统帅兵马甚至架空项康,可惜张良这次的对手却是多积累了两千多年政治斗争经验的项康,项康马上就大摇其头,反驳道:“叔父恕罪,小侄觉得你此言差矣。小侄的三叔此前虽然是没有在楚国正式为官,但小侄的长大父武信君项燕公尽忠报国,万古流芳,理应福泽子孙,三叔父他是长大父的亲子,也应该恩荫大师,参与谋划大楚朝政,有何太过之处?所以小侄认为,三叔就任楚国大师是当之无愧,也是理所当然。”

“至于请三叔屈就左右司马,也很不妥。”项康又理直气壮的说道:“左右司马,乃是大楚柱国的左右副手,大楚柱国一职既然理应由小侄的二叔领受,左右司马的人选,当然也就应该由小侄的二叔决定,三叔和小侄又岂能僭越?”(楚国在春秋时设有大司马,左右司马是大司马的左右副手,战国时逐渐取消大司马职位,由柱国实领其权。)

张良再无话说,只能是把无奈的目光看向项伯,心道:“伯兄,不是小弟不帮你,是你这个侄子太奸猾了,动不动就把你兄长拉出来当挡箭牌,我没办法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这时,项康又再次开口,又一次恳求项伯就任有职无权的楚国大师,项伯明白项康的恶毒用心,可是又无言反驳,只能是板着死人脸说道:“贤侄好意,老夫心领了,但老夫无心入仕,只想做一个自由自在的闲人,让我当楚国大师的事,就免了吧。”

“叔父,万万不可如此啊。”项康的声音里带上了哽咽,语气伤感的说道:“大楚社稷不幸,一度被暴秦攻灭,现在小侄好不容易拉起一支义兵起兵反秦,正是急需叔父你指点赐教的时候,叔父你怎么能袖手旁观,让小侄和各位阿哥阿弟以稚嫩身躯,挑起这千钧重担呢?小侄大胆,恳请叔父收回成命,就任我楚国大师,指点我们力抗暴秦,光复楚国,叔父,小侄求你了。”

言罢,项康放下酒杯,连连叩请,还当众流下了伤感的眼泪。而项家子弟还道项康是一片好意,也全都帮着项康恳请项伯领受楚国大师,不象项猷那么坏的项伯亲生儿子项睢还说道:“父亲,康弟是真的尊重你,才请你领受楚国大师,你就答应了吧。”

“你小竖子懂个屁!”项伯心中咆哮,也有一种想把项睢这个笨蛋儿子撕了的冲动。

事还没完,见项伯迟迟不肯答应,项康又膝行到了张良的面前,抱着张良的腿哀求道:“韩叔父,你是我三叔的知己好友,你劝一劝他吧,小侄和我们项家子弟,不能没有三叔的指点赐教,你就请他答应了吧。”

绝望的看了项康一眼,暗暗奇怪了项康有些偏瘦的脸蛋怎么会有这么厚的脸皮,张良只能是更加绝望的看向项伯,语气无奈的说道:“伯兄,这也是令贤侄的一片好意,要不,你再考虑考虑?”

项伯板着脸不说话,项康则是用力咬了咬牙,装出了一幅象是下定决心的模样,起身走到项伯的面前,依照楚国的宫廷礼节向项伯下拜,朗声说道:“大师在上,请受楚国少帅项康一拜!”

强行把大师的虚职套到了项伯头上后,项康又飞快转向项庄等人,向他们又使眼色又努嘴,项庄等人会意,纷纷向项伯行礼,一边自称官职,一边大声尊称项伯为大师,项伯虽然还是不说话,项康却又大声说道:“就这么定了,从现在开始,三叔就是我们楚国的大师了!还有,我们也随便把二叔的身份定了,从现在开始,我们就遥尊二叔为我们楚国的武信君上柱国,还有楚国元帅!再无他言!”

还是习惯了接受项康的命令,项庄和项声等人马上一起答应,全都一起对项伯尊称大师,项伯还是板着脸不说话,心里也更加把项康恨入骨髓,还在心里破口大骂项康的生父,不知道自己的堂弟怎么会生出项康这样的坏种?

正闹腾得热闹的时候,一个项声的亲兵突然上堂,先是在项声的亲兵队长耳边低语了几句,然后项声的亲兵队长不敢怠慢,马上就向项康和项声拱手说道:“少帅,都尉,刚收到的消息,暴秦的泗水郡郡守赵壮,已经在两天前率领泗水郡兵攻破了蕲县,还屠杀了来不及逃跑的所有陈胜军士卒。”

喧闹的大堂突然变得鸦雀无声,项康也马上回身,问道:“消息可不可靠?是道听途说,还是我们的细作直接探到的消息?”

“禀少帅,是我们派去符离的细作直接探听到的消息,应该不假。”项声的亲兵队长如实回答道。

项康不再说话,只是下意识的转向了周曾,周曾会意,说道:“少帅,不用心存侥幸了,赵壮的下一个目标肯定是我们,现在就只看他是独自出兵,还是联络东海郡,拉着东海郡的郡兵前后夹击我们了。”

“看他在蕲县和符离呆多久。”项康冷笑说道:“他如果马上过来,那就说明他是想独自讨伐我们。如果他在蕲县和符离一带长期耽搁,那么不用说,肯定是想和东海郡的暴秦军队一起动手。”

周曾点头的时候,那边项伯一看情况不妙,也马上下定了决心,赶紧收起自己的死人脸,向项康微笑说道:“贤侄,老夫的官职真的不用急,你和庄儿他们也用不着尊称老夫为楚国大师。这样吧,老夫先帮你出谋划策,也乘机了解一下你这支少帅军的具体情况,等你领兵杀退了暴秦的泗水郡郡兵之后,我们再慢慢商议老夫的官职如何?”

“老不死的,听说情况不妙,马上就又想跑路独自逃命了。”项康心中鄙夷,同时连连摇头,说道:“叔父,不必商量了,就这么定了,名不正则言不顺,还是请你立即就任楚国大师一职。”

言罢,项康也不顾项伯的坚决反对,当场宣布传令全军,让少帅军的所有将士都尊称项伯为大师,强行把项伯架到最前面吸引秦军火力,让秦军知道在自己头上,还有一个名誉上更大牌的项伯。项伯窝火万分,可是又毫无办法。

闹出了这么大的风波,接下来的宴会气氛当然是要多尴尬有多尴尬,因为愤怒无处发泄,项伯还在宴会中几次碰翻杯盘,不是撒酒就是洒菜,项康却是孝顺之至,不断的关心问道:“叔父,是不是那里不舒服,要不要小侄传几个医工来给你看?大战在即,你可千万要保重身体啊。”

推荐热门小说汉当更强,本站提供汉当更强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汉当更强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八十三章 非此即彼 下一章:第八十五章 太打击人了(上)
热门: 德国小镇 乌鸦:爱伦·坡短篇小说精选 退出娱乐圈后我成了大明星 我承包了全逃生游戏的床 大汉龙腾 太古神王秦问天 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妄念 孩子不可能是上将的 夜上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