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太打击人了(上)

上一章:第八十四章 孝顺侄子 下一章:第八十六章 太打击人了(下)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被项康强行架上了楚国大师这个政治花瓶的位置后,本来就脾气不好的项伯当然程度变成了一个项家怒汉,不管是看谁都不顺眼,也不管是看谁就觉得火大,当天晚上就没头没脑的把两个儿子项猷和项睢骂了一个狗血淋头;第二天上午项声不过是在县寺里和与自己搭档守卫取虑城的晁直说了几句荤笑话,马上就被项伯数落了半天;下午张良拉着项伯到少帅军的主力营地参观,又因为看少帅军的训练方式不顺眼,把正在督促士卒训练的项悍训斥了一顿。

甚至就连项家子弟中最注重兄弟情谊的项庄,还有出了名的乖宝宝项它,也没能逃过项伯的魔爪,项家子弟中首位封将的项庄因为给项伯行礼时礼节不够端正恭敬,马上就被项伯冷嘲热讽了一番,逼得项庄只能是当场跪地谢罪。项它则是因为忠于职守,试图阻拦项伯随意翻看少帅军中军大帐里的竹简,被暴跳如雷的项伯吼得畏畏缩缩,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同样只是向项伯连连磕头谢罪。

别觉得夸张,项伯如果真是什么当老大的材料,那么历史上项梁不幸战死之后,就应该是他这个叔叔带着项氏家族干掉宋义强抢兵权,带着江东子弟破釜沉舟大破章邯了。能被政治能力低下的项羽都压得喘过不气,没有任何单独统兵的记录,又从始至终只敢躲在背后搞一些坑自家人的阴谋诡计,项伯的统军御下之能,当然可想而知。

项伯的这些所作所为当然很快都被项康先后知道,不过项康却从没打算阻止劝说,原因一是项康的辈分放在这里,以晚辈身份训斥告诫长辈不但不方便,还容易落下不孝的骂名。二是项康还巴不得项伯这么做,知道项伯越是胡作非为乱摆长辈架子,项家子弟就越不可能跟着他走。所以项康当然选择了装糊涂当傻子,只要项伯没有影响到军心士气和军队备战,项康就随便他怎么瞎搞,还乐得看到项伯自己拼命败坏他那点可怜的威望。

结果事情也正如项康预料的一样,还不到两天时间,项家子弟就已经有些忍受不了了,包括项伯的亲儿子项睢在内,纷纷都跑到项康的面前叫苦,恳请项康出面管束一下项伯这位麻烦叔父,请他少点脾气,少拿自己们当一下出气筒。项康则是好言劝解,又背着项伯置酒安慰这些受了委屈的项家子弟,一边规劝他们不要忘了晚辈身份和长辈的养育之恩,对项伯能忍就忍,该让就让,一边乘机笼络项家子弟,还收到了理想效果,让几乎每一个项家子弟都觉得还是项康好相处好说话,项伯则是一个月经不调还正处更年期的肥胖怨妇。

不过项康的放纵也多少有些引火烧身,宴席结束后的第三天早上,项伯就又一次带着始终没有主动请求愿意为项康效力的张良来到少帅军的主力营地,还毫不客气的带着张良直接进到了项康的中军大帐,向正在与周曾议事的项康发起了火,道:“康儿,暴秦的泗水郡郡守赵壮,都已经打下蕲县好几天了,怎么还没有他的军情探报?是你忘了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没有派人去探察他的动静?还是你手下的细作都是吃干饭的,到现在还没有送来消息?”

悄悄的叹了一口气,项康只能是介绍了自己在前天就已经收到了的消息,微笑着说道:“叔父责备的是,小侄也正想派人去城里请你来商议,刚收到的细作消息,赵壮那个匹夫攻克了蕲县之后,很快就移师到了符离休整,还正在那里拼命备战,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应该很快就回出兵来到取虑了。”

“请问少帅,赵壮有多少兵力?”张良赶紧问道。

“有五面二五百主(千人将)军旗,另有战车约三百辆,战马大约七八百匹。”项康顺口答道:“具体的兵力情况,因为我们不清楚赵壮在率军出征时是否满编,还有他在攻打铚县和蕲县时的士卒损失,无法肯定,不过我估计至少在四千五左右。另外符离的暴秦军队此前为了防范我们西进,没有参与攻打铚县和蕲县的战斗,所以赵壮如果征调符离的暴秦军队参战的话,他应该可以出动五千以上的军队向我们发起进攻。”

“那么敢问少帅,你现在能集结多少军队迎战?”张良又赶紧问道:“还有,有没有发现赵壮联络东海郡暴秦军队联手向你发起进攻的迹象?”

“韩叔父恕罪。”项康依然还是对化名韩良的张良充满戒心,说道:“这些都事关军机,好象不是你应该问的问题。”

“你韩叔父问的,就是我问的!”项伯又逮到发泄机会,马上就咆哮道:“你既然尊我为楚国大师,那我这个楚国大师就有权参与军机,更有资格知道我们楚国军队的具体情况。你如果不想说,那我这个楚国大师也不想当了,现在就还你。”

“叔父恕罪,小侄不知道这是你让韩叔父问的。”项康很是无奈的谢罪,然后才说道:“除去必须留下的守城军队,我目前能动用参战的军队,最多只能是有五千多点,很难超过五千五这个数字,另有战车两百乘,战马约六百匹。”

“还好,实力悬殊不大,只要东海郡的暴秦军队别来捣乱,这场仗有得打。”张良松了口气,又赶紧问道:“那东海郡那边呢?有没有出兵迹象?”

“目前还没有。”项康如实回答,又说道:“但我们现在也绝对不能排除东海郡的暴秦军队参战,因为此前探到的消息,东海郡的暴秦郡守,早在半个多月前就已经着手集结郡兵,随时都有可能突然南下,从背后捅我们一刀。”

张良沉默,半晌才说道:“少帅,恕我直言,赵壮如果提兵东进,东海郡的暴秦军队不管是为了暴秦朝廷,还是为了他们自己,都绝不可能袖手旁观,你这次九成九得要两线作战了。”

“这个还用你指点?”项康再次在心里不自量力的腹诽了张良一句,然后才说道:“预料中的事,我早就做好心里准备了。”

“那少帅打算如何迎战?”张良又问道。

“还没拿定主意。”项康随口回答,又微微一笑,说道:“现在也不用急着拿定主意,毕竟我们现在还不确定东海郡的暴秦军队会不会参战,当然也就用不着急着考虑分兵迎战。或许赵壮那个匹夫大意轻敌,不等东海郡的暴秦军队动手,提前就带着他麾下的乌合之众过来送死,这也是谁都说不定的事。”

“别以为暴秦军队都是蠢货傻蛋!”项伯暴跳如雷,咆哮道:“暴秦军队难道会蠢到连一个细作都不派,不摸清楚你的虚实,就直接带军队过来送死?知道你的兵力和他差不多,赵壮那个匹夫怎么可能会直接带兵过来打一场没把握的仗?又怎么可能不会向东海的暴秦军队求援?”

项康无奈,也只好老实承认自己刚才的废话不过是几句戏言,开个玩笑活跃气氛,项伯则是得理不饶人,又搬出了军中无戏言的古人正理呵斥教训,直把项康吼得是头晕脑胀,眼冒金星,也不得不连连请罪,好话说了几箩筐,好不容易才把项伯暂时安抚住,然后项康又赶紧转移话题,问道:“叔父,关于此事,不知你何高见。”

“还不是要等我想一想。”项伯理直气壮的吼叫,道:“我才刚知道你和赵壮军队的情况,又还不能确认东海郡的暴秦军队会不会参战,怎么可能一时半会就想出主意?”

“那就请叔父多劳些神,快些帮小侄想出办法应对敌人。”项康赔笑说道:“小侄这一次真的是压力太大了,还请叔父多多帮着小侄出谋划策,早些帮小侄想出破敌妙计。”

又发了一通火,又摆足了长辈叔父的架子,嗓子都吼哑了的项伯这才带着张良扬长而去。不过也还别说,一是因为少帅军实际上就是项家的私家军队,项伯也不愿意看到少帅军全军覆没,二是因为项伯急需出风头立威信,方便将来掌握兵权,在离开了少帅军的营地后,项伯还是向张良求教道:“子房,你学过《太公兵法》,这一场仗怎么打,你可有什么主意?”

“不能守,守是等死。”张良答道:“少帅军目前虽然有城池可守,但是外无必救之兵,被动坚守即便能够守住城池,也迟早会被暴秦军队活活耗死。分兵迎战更是自寻死路,伯兄你侄子手里的兵力本来就不占优势,如果再分兵而战,只会给敌人集中局部优势兵力从容击败机会,输得只会更惨。”

“那就没办法了?”项伯担心的问道。

“只有一个办法,先发制人,各个击破。”张良答道:“抢先动手击破一路敌人,然后再回过头来,集中力量对付另一路敌人。”

“先发制人,各个击破?”项伯很是花了一些力气才琢磨明白张良的战术意图,然后赶紧问道:“那具体怎么做呢?”

“具体怎么做,我还没有想好。”张良摇头,说道:“我对泗水敌人的情况一无所知,尤其是不清楚赵壮的性格脾气,没办法针对他的弱点下手,不知道他这里是否有机可乘,当然也就不知道是应该先向他下手,然后再掉过头去对付东海郡的暴秦军队,还是先对付东海郡的敌人,然后再掉过头收拾他。所以我得先回城里去收集一些关于赵壮的情况,然后才有可能想出办法。”

“那还楞着干什么?赶快回城。”项伯催促,又迫不及待的说道:“子房,有件事拜托你,先发制人和各个击破这个策略,你先别急着告诉别人,让我来指点项康那个小畜生。”

知道项伯爱显摆的臭脾气,张良当然没有拒绝,回到城里后,张良又马上在项伯的帮助下,找到了一些曾经和泗水郡守府打过交道的取虑官吏,旁敲侧击的打听了解敌人主帅的性格脾气,也很快就发现赵壮这个人性格有些刚愎自用,不喜欢听旁人的良言劝说;为人贪婪,官声不是很好,做事也只是表面上稳重,平时的许多小事不去细述,就说蕲县和铚县先后失守后,赵壮虽然是等到集结了泗水郡北部的郡兵有了把握才出的兵,可是在发起攻城时,却只是一味的猛攻猛打,既缺少策略,又明显流露出了急切心思;脾气则是典型的残暴好杀,除了屠杀蕲县的陈胜军士卒外,此前还把在铚县抓到的所有战俘全部活埋,手段相当残忍。

针对赵壮的这些性格特点,足智多谋的张良当然很快就有了主意,向项伯说道:“伯兄,赵壮这个匹夫的性格脾气有很多弱点可钻,可以先向他下手,然后再掉过头去对付东海郡的暴秦军队。我觉得,你不妨叫你的侄子利用赵壮性格贪婪和缺乏稳重这些性格弱点,故意示敌以弱,让赵壮觉得他有机可乘,即便不用东海郡的暴秦军队帮忙也可以干掉你侄子,那么他一定会抢先进兵,马上带着军队来打取虑,到时候你侄子的军队以逸待劳,胜算就大得多了。”

“妙计。”项伯想都不想就称赞,然后赶紧问道:“子房,那具体应该怎么做呢?”

张良微笑,附到了项伯的耳边低声细语,项伯则是越听越是喜形于色,然后迫不及待的一把拉起张良,说道:“走,马上去见项康那个小竖子!老夫今天要让他见识一下,什么才叫真正的奇谋妙计!”

“天已经黑了。”张良微笑着指指外面的天色,说道:“明天吧,明天早上我们再去。”

看了看外面已经满是繁星的夜空,项伯也只好悻然作罢,不过第二天的天才刚亮,项伯连饭都没吃,马上就拉上了正在吃饭的张良出城来见项康,张良无奈,也只好在项伯的拉扯下一起出城,急匆匆来到了少帅军主力位于城外的营地,帮项伯显摆威风和教训侄子。

项伯和张良进得中军大帐后,收到消息的项康也只好乖乖的拉着周曾过来给项伯行礼,然而项伯却临时改了主意,向项康吩咐道:“康儿,把我们在军队里的项家子弟全部叫来,我有事要告诉你们。”

“叔父,什么事这么重要?要把兄弟们全都叫来?”项康心中警惕,下意识的想到了历史上的种种兵变和政变。不过还好,项康赶紧悄悄观察周围情况时,发现帐中全都是从侍岭亭起兵时就跟着自己的亲兵,除了文弱的张良外没有其他外人,不象是项伯准备动手强夺兵权的模样。

“不要问,到时候你就知道。”项伯粗暴的回答,也迫不及待的幻想起了自己说出破敌方略后,项家子弟看向自己的种种崇拜和服气的目光。

拗不过项伯这个既无能又爱臭摆架子的三叔,项康也只好赶紧派人去通知项庄和项悍等人,叫他们赶紧来中军大帐集合。然后不一刻,收到消息的项庄、项悍和项猷等人先后到来,见项伯在场后,也只好无可奈何的向项伯屈膝行礼,满腹狐疑的等待项康开口说话。

让项家子弟意外的是,项家子弟都到齐后,首先开口的竟然是坐在右列首席的项伯,慢条斯理的向项康问道:“康儿,眼下泗水郡的暴秦军队屯兵符离,距此仅有区区百余里,东海郡的暴秦军队也在集结兵马,随时可能从郯城南下,在背后捅我们一刀,你身为全军主将,如何应对,怎么还没有拿出一个方略?”

“怎么一上来就兴师问罪?难道真要逼宫,想借口我统兵无能,逼着我把兵权交给他?”

其实性格相当贪生怕死的项康心中益发警惕,对项伯的来意也更加猜疑,还先环视了一圈在场的项家子弟,直到确认包括最靠不住的项猷都是神情疑惑,不象是时刻准备帮着项伯逼宫的模样,项康这才稍微安心。然而当着项家子弟的面,项康却也不能一味退让自坠威风,很快就微笑说道:“如何应对眼下的局面,小侄当然早有主意,只不过事关机密,不便公开而已。”

“哦,你已经有主意了?那你说说,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主意?”项伯傲慢的问,又冷笑说道:“现在在场的,不是我们项家子弟,就是你的亲信,还有老夫的至交好友,不会泄露你的军机,可以说一说吧?”

更加诧异的看了一眼满脸都是阴阳怪气的项伯,项康犹豫了一下,然后才说道:“其实说出来也没有什么关系,如何应对现在的情况,笼统来说就是八个字,先发制人,各个击破。”

项伯愕然,张良则更加愕然,惊讶过后,张良赶紧问道:“少帅,能不能讲述详细一些?”

“用不着太详细,几句话就可以说清楚。”项康想都不想就说道:“泗水郡和东海郡的暴秦军队如果联手来守,我们没有援军可以指望,被动指望只是等死。分兵迎战更是找死,我们的兵力本来就不占优势,分兵后更加势单力薄,注定只会是两路迎击,两路惨败的下场。所以我们只有一个办法,就是先发制人,各个击破,先集中兵力干掉一路敌人,然后再掉过头去干掉另一路敌人。”

项伯的嘴巴几乎张脱臼了,张良也象不认识一样的重新上下打量项康,然后才问道:“少帅,那你具体打算怎么做?”

项康拒绝回答,项伯回过神来以后,则开口怒吼道:“说,你具体打算怎么做?我是楚国大师,有权参与军机,告诉我你具体打算怎么做?”

项康心中忿怒,可是当着项家子弟的面,项康又不便发作,只能是向旁边的周曾一努嘴,周曾会意,马上就站出来拱手说道:“大师无须担心,早在两天之前,少帅就已经让在下写了一道诈降书信给赵壮匹夫送去,宣称说我有意投降暴秦军队立功赎罪,主动请求为赵壮匹夫担当内应帮他获胜,引诱赵壮匹夫立即提兵来打取虑,为我军赢得将敌人各个击破的机会。”

项伯的嘴巴再次张到了极限,张良则是失魂落魄,喃喃说道:“两天前?两天前,你们就已经着手布置诱敌计划了?”

推荐热门小说汉当更强,本站提供汉当更强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汉当更强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八十四章 孝顺侄子 下一章:第八十六章 太打击人了(下)
热门: 乡村小祸害 [综英美]治疗是用来保护的! 异世种田发家致富 穿成一只小萌兽 红雨伞下的谎言 战争史 玫瑰与紫杉 金丝雀宠主日常 都市超级医生 马伯庸笑翻中国简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