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太打击人了(下)

上一章:第八十五章 太打击人了(上) 下一章:第八十七章 败中求胜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两天前,你们就已经着手布置诱敌计划了?”

张良和项伯一起失魂落魄的时候,项家子弟当然都是个个面露喜色,对项康的计策充满信心。不过项庄又突然想起一事,忙向周曾问道:“亚叔,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记得上次下相大战的时候,你就已经向暴秦军队诈降过一次,这次又向暴秦的泗水郡守赵壮诈降,他还会不会相信?”

“项庄将军没记错,我之前确实已经向暴秦军队诈降过一次。”周曾点头,又微笑说道:“不过将军放心,赵壮匹夫这一次只会更加相信我的诈降,因为严格的来说,我这次的诈降计其实是上一次的延续。上一次我向暴秦的僮县县令顾毕诈降,帮少帅引诱暴秦军队急着渡过泗水,事后并没有暴露我的真正身份,另外我们还查到了,顾毕依我所请,把我的诈降书信送给了相县交给赵壮,已经给赵壮留下了一个我怀有异心的印象,所以这次我又寄书诈降,赵壮匹夫不但不会怀疑,相反还更容易相信我是真想投降。”

项庄恍然大悟,忙连连点头,笑着称赞项康和周曾的妙计如神,赵壮这次非得再上大当不可。而张良暗暗钦佩过后,忍不住向项康问道:“少帅,让曾为暴秦官吏的周先生出面诈降诱敌,这一招确实不错,可是这么做,并不能保证一定可以把泗水郡的暴秦军队提前引来啊?如果赵壮还是坚持要和东海郡的暴秦军队同时出兵,杀你一个首尾难顾,你又如当奈何?”

“是啊。”项伯也象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马上就说道:“就算赵壮那个匹夫相信了这个周曾的诈降,但是他不肯提前独自出兵,你又怎么办?”

“没关系,只要他相信亚叔的投降就行。”项康冷笑说道:“只要他相信了,就算他和东海郡的暴秦军队同时出兵,也肯定是他来打取虑,东海郡的暴秦军队打我们背后的下相,到时候我只要让亚叔再出面引诱赵壮匹夫暗中出兵偷城,用伏兵杀败他一阵,再想对付他剩下的乌合之众,当然也就可以容易许多。”

“说得容易。”项伯冷哼,转向旁边的张良问道:“韩兄,你怎么看,我这个侄子的计谋可不可行?”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张良的身上,张良则是先沉默了许久,然后才点了点头,说道:“可行,也是针对赵壮匹夫性格不够稳重的弱点下手,有很大的得手把握。”

“那比我们的战术计划如何?”项伯不死心的追问道:“那一个更好些?”

张良犹豫的时候,项康也听出了其中蹊跷,忙问道:“叔父,韩叔父,怎么,你们也有了破敌之策?说出来让我听听怎么样。”

又犹豫了一下,张良拱手说道:“不瞒少帅,其实在下和伯兄是想向你进言,想请你安排僮县的部下出面向赵壮匹夫诈降,劝赵壮先去袭取僮县,断你羽翼,倘若赵壮中计出兵,先去攻打看似容易得手的僮县,然后少帅你乘机出兵攻打赵壮背后,与你的僮县守军内外夹击,就有希望打败赵壮匹夫。”

这下子换成项康有些张口结舌了,因为张良的这个策略项康在事先确实没有想到,同时还有不小的成功可能,所以此前对张良印象并不是很好的项康难免对张良有些刮目相看,暗道:“看不出这家伙还有点本事,居然也能想出一个破敌计策。”

“怎么样?”项伯不是很有信心的嚷嚷道:“康儿,我和你韩叔父想出来这个办法,和你的办法比起来如何?”

项康一听笑了,笑道:“叔父,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什么真话假话?什么意思?”项伯疑惑问道。

“伯兄,不必比较了,我们的计策不如少帅的计策。”张良主动开口,还算老实的承认道:“和少帅的计策比起来,我们的计策明显要更花时间,取胜的把握也要小上许多,还是少帅的计策更好,更节约时间。”

听到这话,项伯顿时就变成了一个泄气的皮球,而旁边的项庄和项悍等人也纷纷说道:“把暴秦军队引去僮县,我们再出兵到僮县去和他们决战,既得正面硬碰硬,又花时间,当然比不上就在取虑决战,还是先把暴秦干掉一部分再决战,谁更有把握谁更容易显而易见,这还用得着怎么比较?”

项伯板着脸不吭声,张良也有些无地自容,忙向项康拱手谢罪道:“少帅恕罪,是在下冒昧僭越了,少帅神机妙算,运筹于帷幄之中,决胜在千里之外,在下钦佩之至。在下知罪,今后在下再不敢冒昧谋划那些雕虫小计了。”

“韩叔父言过了,你也是想给我帮忙的一片好意。”看在张良提出的策略也有很大可行性的份上,项康开口安慰了几句,又主动说道:“韩叔父,其实你的计策也相当不错,今后你如果再想出什么破敌之计,只管直接对我说就行了,只要可行,我一定采纳。”

“少帅过奖,在下愧不敢当。”张良苦笑着谦虚,又在心中叹道:“到底是楚国名将项燕的后人啊,家学渊源,用计施谋手到擒来,我的计谋被比下去,不奇怪啊。”

事情还没完,正当张良心中暗叹的时候,帐外忽然进来了一个项康的亲兵,将一份贴有鸡毛的密封简牍信件呈到了项康的面前,恭敬说道:“启禀少帅,徐县的冯仲冯都尉刚刚派快马送来的急信,十万火急。”

“十万火急?难道徐县出事了?”

项康心中一凛,赶紧让项它上前接过书信,转呈到自己面前,粗略看了一眼见封泥无误,项康忙又用小刀撬去封泥,取出被两片空白简牍包夹的信件阅看,然后只是粗略看得几眼,项康就露出了吃惊神色,再仔细阅看时,项康还逐渐的张大了嘴巴,几次揉眼脸上尽是难以相信的神情,明显惊讶到了极点。

“少帅,出什么事了?能不能让我也看看?”

周曾看出不对,忙征得项康同意,站到了项康的旁边同看冯仲的书信,然后和项康一样,迅速阅看着冯仲的书信时,周曾也吃惊的张大了嘴,脸上的表情比项康更加震惊和难以置信。而好不容易仔细看完之后,项康还和周曾面面相觑了一番,异口同声的说道:“冯仲啥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我们以前怎么没发现他还有这个本事?”

“出什么事了?”项伯按捺不住心中好奇,问道:“能不能让我看看?姓冯的到底说了什么?”

项康没搭理项伯,只是转向了张良,苦笑说道:“韩叔父,看来我们俩都得甘拜下风了,你相信不?我的部将冯仲,也同样看出了眼下的形势是我们必须得先发制人,把敌人各个击破,还给我谋划了一个更有把握的破敌之计。”

“更有把握的破敌之计?”张良大吃一惊,忙问道:“具体是什么?”

项康不答,只是把冯仲那道书信递给了张良,张良慌忙上前接过细看时,见简牍之上,一个陌生的笔迹歪歪扭扭,确实向项康提出了先发制人和各个击破的正确方略,还提出了一个具体的战术计划。而仔细再看这个计划的详细内容时,张良的眼睛逐渐发直了,还忍不住惊呼道:“妙计!确实比我们的更好,不但更省时间,还更有把握!”

也由不得张良这么大惊小怪,冯仲在书信上献出的计策确实相当不错,先是建议项康主动率领少帅军主力西进,到符离战场上去主动寻求决战,同时指出赵壮身为郡守必好面子,又连下铚县和蕲县二城士气正旺,肯定不会龟缩避战,只会选择统兵迎战。然后冯仲又建议项康诈败诱敌,并料定赵壮为了减轻攻城压力,肯定会率领军队全力追赶。第三步则是冯仲建议项康在途中选择合适地点,故意丢弃随军携带的辎重财物,引诱秦军士卒争夺,待敌人因为争抢财物辎重而混乱的时候,少帅军再突然掉头杀回,必然可以大获全胜。

冯仲提出这个战术计划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彻底打乱秦军的联手进兵计划,更有把握的创造把敌人各个击破的机会,而且抢先击败了泗水郡秦军之后,少帅军不但可以轻松腾出手来应对东海郡的秦军,还有很大把握迫使没有了友军帮忙的东海郡秦军不战之退,以更小代价化解眼前的危局。所以站在战略全盘的角度上来看,冯仲提出的战术计划不但远胜过张良提出的战术,还胜过项康自己谋划的战术。

另外还有很关键的一点,项康的战术是计划把敌人诱到取虑城下决战,主动权在敌人那边,有很大可能是在秦军同时发起两路进攻时才可以实行,过于被动保守。而冯仲提出的计划则是让少帅军反客为主,牢牢掌握战场主动权,用不着看敌人的脸色行事,即便有差错失误,也可以靠着先机在手及时调整,怎么都比防守反击被动挨打的强。

满脸震惊的仔细看完了冯仲的亲笔书信,好不容易回过神来后,张良第一反应就是马上问道:“敢问少帅,你这位部将冯仲是什么人?是那一位六国名门之后?师从何人?”

“名门之后?师从何人?”项康被张良问得一楞,疑惑说道:“没听说冯大兄是什么名门之后啊?也没听说过他拜过什么老师啊?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祖上几代好象都是在下相种田的,就是在小时侯念过几年私学,能写会算,所以才当上了侍岭亭的亭长。”

张良目瞪口呆,继而万念俱灰,还忍不住在心中喃喃说道:“太打击人了!想不到我张良出身韩国名门,师从高士黄石公,竟然还比不过一个几辈子种田的泥腿子。比不过楚国武信君的后人也就算了,我怎么连一个乡野愚夫都比不过?”

极度失落惆怅之下,张良甚至还忍不住生出了这样的念头——回家后第一件事就是把黄石公送给自己的《太公兵法》一把火烧了,今后也绝不承认自己读过什么兵法,懂得什么军事,丢不起这个人啊。

这时,周曾已然向项康问起是否采纳冯仲的战术建议,项康仔细思量,发现自己掌握主动权后,不但战术方面容易调整,还不必在和泗水泗泾决战时,提心吊胆的关心另一个战场的安危,所以项康很快就拿定了主意,一拍案几吼道:“用冯仲的战术!传令全军,立即着手准备出发,明天正午出发西进,去符离找暴秦军队决战!”

在场的项家子弟一起抱拳唱诺,负责传达命令的项扬也马上安排人手,去通知少帅军的各营将领着手准备出征,项伯则是眼珠子乱转,即便项康没有要求他随军出征,他也没有主动提出这个要求。而随着垂头丧气的张良离开了少帅军的营地后,项伯还鬼鬼祟祟的对张良说道:“子房,如果项康那个小竖子的乱敌之计被暴秦军队识破,暴秦军队不肯上当,你说会有什么后果?”

毕竟是知己,项伯翘起想拉什么米田共张良马上就明白,也立即就问道:“伯兄,难道你想悄悄向暴秦军队告密?”

“子房你开什么玩笑,我怎么可能是那样的人?”项伯打哈哈,说道:“我只是担心冯仲那个匹夫纸上谈兵,提出的什么乱敌之计起不了作用,所以才关心。”

“那你刚才在中军大帐里怎么不说?”张良心中冷哼,又淡淡说道:“暴秦军队不上当也没用,你那位贤侄没那么笨,看到暴秦军队没有自行混乱,肯定会带着军队直接撤退,一直把暴秦军队引到取虑城下再另外想办法,不会傻傻的去硬碰硬,那不是他的用兵习惯和风格。”

项伯失望闭嘴,心里则暗暗痛恨,甚至还有些巴不得项康出兵不顺,吃个败仗丧失威信,给自己上位掌兵的机会。

……

按照项康的安排,第二天的正午,项康亲自统率着五千余人的少帅军主力出发东进了,还故意在军队里携带了许多的布匹猪羊,准备着用于乱敌。而潜伏在取虑一带的秦军细作也在第一时间把这个消息送到了秦军控制地,又被秦军快马当天晚上就送到了符离城下,报告到了泗水郡守赵壮的面前。

“来得好!想不到项康这股逆贼狗胆包天,死到临头了竟然还敢主动出兵来符离和本官决战,那本官也就不客气了,传令全军,即刻着手备战!待乱贼到来,马上出兵决战!”

和冯仲在书信上分析的一样,收到了项康竟然敢主动来送死的消息后,赵壮果然在第一时间下令军队备战,也马上就拿定了要和少帅军正面决战的主意。然而随同赵壮出征的一个佐吏却有不同意见,劝谏道:“郡尊请三思,项康逆贼的兵马与我们相差不大,麾下士卒又连战连胜,士气正旺,我们与之正面决战,即便获胜也定然损失不小,与其冒险决战,不如深沟高垒,坚守营地,消磨掉乱贼锐气,然后再图谋破敌不迟。”

“深沟高垒,坚守营地?”赵壮一听冷笑,说道:“本官身为大秦泗水郡守,面对一群叛乱反贼,你叫本官只守不战。”

“郡尊,能屈能伸方为大丈夫。”佐吏又劝道:“东海郡的郡守已经答应与我们联手剿灭项康这股乱贼,不日就会亲自率军南下下邳,与我军联手夹击项康逆贼,既如此,我们只需要坚守数日,待到东海郡兵南下下邳,乘虚向乱贼的背后发起进攻,那么项康逆贼闻报,必然阵脚大乱,只能是赶紧回兵救援,到时候我军乘机出击,必然可获大胜。”

如果赵壮听了这个佐吏的劝,那么不用说,项康就是不至于欲哭无泪,又肯定得愁掉许多头发。但是很可惜,还是被冯仲在书信上的分析料中,赵壮果然是大摇其头,说道:“没必要这么做,如果这么做了,肯定就长了乱贼的志气,灭了我们大秦官兵的威风,本官也将颜面无存。不必再说,就这么定了,乱贼一来,马上出兵决战!本官倒要看看,项康那个逆贼手下的乌合之众,能在本官麾下的大秦虎狼之师面前,撑得了多久!”

知道赵壮刚愎自用不听人劝的脾气,进言的佐吏也只好乖乖住口,不敢再继续劝说自找不痛快。不过还好,这个佐吏也只是遗憾赵壮不肯采纳自己的稳妥策略,却并不怎么担心赵壮会在决战时吃败仗,毕竟,泗水郡的郡兵在兵力方面与西进而来的少帅军大致相等,武器装备也占据有时,同时在秦军队伍之中,还有不少参加过边疆战事的秦军老兵,战斗力也有保证,怎么都不会逊色于连武器装备都无法统一的少帅军乌合之众。

推荐热门小说汉当更强,本站提供汉当更强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汉当更强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八十五章 太打击人了(上) 下一章:第八十七章 败中求胜
热门: 边缘人的战争 诡案罪8 附身吕布 米乐的囚犯 臆想情人ABO 扛着大山出来了 从东方到西方 歌剧魅影 假戏[娱乐圈] 那时汉朝(叁):汉武雄风·逐鹿四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