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败中求胜

上一章:第八十六章 太打击人了(下) 下一章:第八十八章 再破赵壮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可能很多人没有注意到一个细节,那就是项康之前率军出征,除非是战事紧急特别需要,否则项康一般都是带着军队在早上出发,给军队留下一个白天的行军时间。惟独这次决定出兵符离时,项康是特意交代了准备在正午时出兵,只给自军留下了半天的行军时间。

刚开始的时候,包括周曾和项庄等项康的文武亲信都没有留心到这个细节问题,还是到了第二天早上,军队已经做好了出发准备,可是距离出发时间还有一个多时辰的时候,周通和项庄等人才突然发现这似乎是项康的安排失误,然后周曾还好心对项康说道:“少帅,军队已经准备好了,反正我们也没挑什么时辰,不如现在请卜者占卜,尽早出发吧。这样的话,我们今天也可以多赶些路。”

“没那个必要。”项康摇头,微笑着说道:“我们这一次只能中午出发,这样才对我们最有利。”

周曾愕然,赶紧向项康问起必须要在中午出发的原因时,项康却摇头不语,笑容还十分神秘,周曾则满头雾水,怎么都想不明白项康为什么要说一定要在中午时出发才对自军最有利,也只好把这个疑问暂时藏在心里,耐心等待项康将来揭开谜底。

午时过半时,按照这个时代军队出征的规矩,项康安排了一个在取虑一带小有名气的算命先生当众卜问吉凶,结果因为收了项康金子的缘故,算命先生占卜出来的结果当然是上上大吉,少帅军这次出征就是用木棒子敲也能旗开得胜,大破敌军,而将这个喜信告知全军的同时,项康也命令军队出发,还要求少帅军以正常行军速度行进,半点都不着急的向符离开拔。

步兵的正常行军速度是每天五十里左右,正午出发又没有着急赶路,少帅军第一天当然只走了二十五里左右就立营休息,第二天继续出发西进之后,虽说一路顺利,没有遭到秦军的骚扰和阻拦,符离境内的沿途百姓也早早就关门闭户,不敢给少帅军的行军添乱,但匀速前进的少帅军还是走了五十余里,太阳就已经逐渐西斜,少帅军也不得不停下来立营休息。而少帅军的这座临时营地,距离符离城池则大约有着三十里左右的路程。

还是到了这个时候,项康才微笑着向周曾问道:“亚叔,怎么样?明白我为什么一定要在昨天中午出发没有?”

虽然不象项康一样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然而在学室时毕竟接受过军事教育,又在这段时间里积累了不少的实战经验,仔细琢磨了片刻后,周曾还是明白了项康的用意,喜道:“少帅妙算,不错,选择在昨天正午出发,确实对我们最有利。”

“有利在什么地方?”项康微笑问道。

“少帅何必考我?”周曾笑笑,说道:“选择在昨天中午出发,昨天加上今天,我们合情合理的行军不到八十里,既不让敌人生出猜疑,又可以在明天正午时赶到符离郊外,然后既给赵壮匹夫留下了充裕的决战时间,方便诱他明天中午就发起决战,我们又可以不必辛苦建立营地,诈败撤退时能够方便许多。”

项康大笑,很是得意自己对时间的拿捏准确,不过收住笑声后,项康却又多少有些担忧,说道:“明天就看赵壮会不会乖乖的出兵决战了,他如果不上当,不打算急着决战,或者是干脆选择坚守营地,那我们的麻烦就大了。”

“少帅放心。”周曾安慰道:“我和赵壮那个匹夫打过交道,知道他脾气急噪,又最爱面子,肯定不会窝窝囊囊的坚守营地,只守不战,也很可能会在明天中午就急着出兵和我们决战。”

项康点头,却又不肯完全放心,仔细盘算了片刻后,项康拿定主意,说道:“亚叔,替我写一道劝降信给赵壮,以我的名誉劝说赵壮率领暴秦军队放下武器向我们投降,就说只要他答应投降,我就封他为楚国的裨将军,但是他如果执迷不悟,坚持要给昏庸无道的秦二世陪葬,那么我把他生擒活捉之后,就要把他车裂处死,语气尽量傲慢些。”

“少帅想故意激怒赵壮?诱他尽快决战?”

周曾猜到项康用意,项康点头,微笑说道:“本来想给他也送一套女人衣服,但是这么做太着痕迹了,瞎子都看得出来我是故意激他决战,说不定就有可能适得其反。所以没办法,只能含蓄点逗他发火,也让他觉得我不知道天高地厚,比较容易对付。”

周曾含笑点头,表示明白项康的恶毒用意,也马上提笔做书,写下了一道语气傲慢的劝降书信交给项康,项康却并没有急着派人送去交给赵壮,只是小心安排营防,防备秦军乘夜偷袭,同时赶造干粮以供两日之用,还是在平安度过了这个晚上之后,项康这才一边领军继续西进,一边派遣一队快马抢先上前,到秦军营地去送递书信。

少帅军的马队赶到符离城外的秦军营地的时候,以赵壮为首的泗水郡秦军当然也已经摸清楚了少帅军的大致情况,也知道少帅军肯定会在今天中午时抵达符离城郊,不过在具体如何应对时,赵壮麾下的秦军将领却分成了两派,一派主张立即着手准备出兵,今天就在符离城郊和少帅军发起决战,另一派则主张暂时不要轻举妄动,建议先摸清楚了少帅军军力情况,然后再发起决战不迟。赵壮的态度则是模棱两可,虽然比较倾向于今天就出兵决战,可是又觉得先仔细了解一下少帅军的具体军力再发起决战也不错,没有立即下定决心。

在这样的情况下,当少帅军骑兵用弩箭把劝降书信射进秦军营中,秦军士卒也在第一时间把书信呈交到了赵壮的面前后,赵壮当然也就马上失去了耐心,拍着案几怒吼道:“项康小儿,胆大包天,主动送上门来找死就算了,竟然还有脸劝说本官向你投降!传令全军,即刻准备出营作战,今天就和项康逆贼决一死战!”

“郡尊,是不是再等一等?”一个主张缓战的秦军将领不知死活,劝道:“我们目前对乱贼的具体军情还不甚明了,仓促决战有些冒险,不如……。”

“不等了!”赵壮怒吼打断,咆哮道:“一群乌合之众,还用得着怎么探察了解?今天就打!马上去准备!”

知道赵壮的暴躁脾气不敢继续违拗,之前主张缓战的秦军众将只能是一起唱诺,然后随着主张今天就发起决战的秦军将领立即回营备战,而当武器、战马和战车等一切都准备好了以后,赵壮又迫不及待的亲自率军出营,在营外集结了超过四千余人的秦军准备作战。

没过多少时间,来回巡哨的少帅军斥候当然就把秦军出营的消息报告到了项康的面前,项康闻报心中激动,脸上却不动声色,更没有催促军队加快速度,只是带着军队缓缓行进节约体力,保持着严整队形向前推进。

赵壮的迫切之心还超过了项康的估计,没有耐心在营外被动等候,赵壮竟然还率领出营秦军主动东进,主动迎向了少帅军主力,所以巳时才刚过半,迎头而进的少帅军和秦军就已经能互相看到对方的旗帜队列,然后赵壮和项康也不敢迟疑,马上命令军队列阵于符离东郊,直接展开主力决战。

这也是少帅军第一次堂堂正正的和秦军正面交战,项康不敢弄险,让少帅军布置了一个攻守均衡的大型方阵,将随军带来的百余辆战车藏于阵中,与步兵混合列队严加保护,骑兵被布置在地势开阔的左翼,粮草辎重车辆居后。赵壮则是采用秦军的传统军阵,让重弩兵排列在两翼前方,后藏骑兵,轻弩兵居中,战车与步兵主力混合位居轻弩兵之后,赵壮的旗阵则安排在了左翼后方的高地,居高临下指挥全局。

阵势列定后,首先发起进攻的是从没打过阵仗的项康,战鼓声中,被项康封为二五百长的项猷率领本部人马率先出阵,正面冲击秦军弩阵,对自军弩兵充满信心的赵壮见了当然是放声大笑,大声嘲笑少帅军的不知死活。结果也不出所料,项猷所部才刚欺到秦军阵前近处,马上就遭到了秦军强弩的迎头痛击,被射得人仰马翻,鬼哭狼嚎,不得不狼狈退后躲避秦军箭雨。

感叹了一声秦军的强弩果然名不虚传后,项康挥动令旗,指挥项猷再次上前进攻,可惜和之前一样,项猷所部还是被秦军的一通乱箭射得抱头鼠窜,不得不狼狈逃回远处重整队伍。然后又依照项康的旗号指挥,转移目标去冲击秦军的右翼弩阵,同时左翼的少帅军骑兵也小跑前进,准备迂回冲击秦军右翼弩阵的侧面,帮助自军步兵破敌。

这么做当然还是没用,赵壮只是令旗一挥,藏在秦军右翼弩阵背后的秦军骑兵马上出击,冲锋迎向少帅军骑兵,粉碎了少帅军骑兵想要联合步兵破阵的美梦,同时秦军右翼的强弩也乱箭齐发,把少帅军步兵射得是惨叫不断,寸步难进。

少帅军的战斗力之脆弱还在赵壮的想象之上,激战没过多久,项悍统领的少帅军骑兵就逐渐招架不住,被人数不及自己的秦军杀得节节败退,不得不掉头逃命。而看到骑兵溃退之后,项猷率领的少帅军步兵也马上撒腿而逃,十分狼狈的直接逃向自军方阵,还傻乎乎的冲乱了少帅军看上去还算严整的阵列。

见此情景,哈哈大笑的赵壮当然是令旗一挥,指挥中军主力乘势出击,而少帅军方面则是因为阵形已被冲乱的缘故,只能是赶紧敲响退兵铜钲,抢在敌人近身前提前掉头逃命,还一个比一个的逃得脚步飞快。

“追!”没有任何的犹豫,赵壮马上就发出了追击命令,大吼道:“追杀到底,拿下项康小儿的人头!”

准万人级的马拉松赛跑由此展开,早就听说过赵壮对待俘虏手段的少帅军将士脚底抹油,紧随着自军旗帜大步逃命。秦军方面则是脚步轻快,呐喊着大步追击,军旗蔽日气势如虹,赵壮本人更是哈哈大笑着催动车辆,率领秦军紧追不舍。

追击战中,当然有不少体力不支的少帅军士兵掉队落伍,不得不放下武器跪地投降,然而早就已经习惯了屠杀战俘的泗水郡秦军却毫不客气,二话不说对着投降的少帅军降卒一刀砍下,逼得已经跪地投降的少帅军士卒只能是赶紧站起身来,再次亡命奔逃,也逼得前方的少帅军大队奔逃更快,说什么都不敢停下来稍做喘息。

也是到了这个时候,项康才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兵败如山倒,也无比担心自军会一溃到底,直接土崩瓦解,但是事情到了这步,项康也没有了任何的回头路可走,只能是努力收拢军队,带着少帅军亡命奔逃,硬着头皮把秦军引向自己在路上选定的真正决战战场。而与此同时,受命牵制秦军骑兵的项悍则带着少帅军骑兵逐渐向南,把追击自军的秦军骑兵逐渐引离追击战场。

还好,项康此前也曾经考虑过如果逃得过远,军队有可能会从诈败变成真败,选定的战场并没有太远,只逃出了十五六里,少帅军大队就逃到了一处南面有湖泊、北面有睢水的相对狭窄战场。然后项康毫不迟疑,马上命令逃在前方的后队尽弃辎重,还故意打翻车辆,砸碎木笼,将随军带来的布匹军器撒满一地,也让随军带来的猪羊逃得到处都是。

决定胜负的关键时刻终于到来了,在项康担心的不断回头张望中,秦军大队终于还是追到了少帅军尽弃辎重的位置,项康的手心也不由浸满汗水,暗道:“是输是赢,就看现在了。”

秦军将士没让项康失望,更没让寄书献计的‘冯仲’失望,看到了洒满一地的布匹军器和跑得到处都是的肥美猪羊后,秦军将士果然就象苍蝇看到了血一样的扑了上去,二话不说抓起布匹就再不放手,抓住羊角就哈哈大笑,不仅队列彻底大乱,士卒之间为了哄抢财物还出现了互相殴打的情况。——不过也真不能怪秦军士卒贪婪,这个时代的生产力极度落后,连一件衣服都能写进遗书指定遗交给谁,突然看到这么多值钱的东西放在面前,已经过惯了穷日子的秦军士卒当然是想不眼热心跳拼命哄抢都不行。

乘着这个机会,项康当然是让帅旗停止前进,然后也来不及重整队伍,才刚收住大部分兵马,马上就带着少帅军大队折头杀回,气势汹汹的杀向已经混乱的秦军队伍,不断大吼,“是死是活,就看这一战了!杀!”

也终于轮到少帅军这帮乌合之众大显身手了,见有机可乘,呐喊声中,从起兵以来就只会打顺风仗的少帅军将士个个奋勇,人人争先,吼着嚷着只是冲向已经自行混乱的秦军士卒。而秦军士卒一是因为队伍已经混乱,二是没想到之前已经大败特败的少帅军将士竟然还敢回头再战,措手不及下别说是重新排列严整队形用拿手的弩箭迎敌,就是连近身作战的勇气都不在存在,还没等少帅军冲近,就已经自行溃逃。

“怎么回事?乱贼怎么又杀回来了?快,列队,列队,准备弩箭!”

见此情景,大惊失色的赵壮当然是赶紧指挥身边的军队列队迎战,但是很可惜,项康选择这个战场在地形上来说对秦军十分恶毒,北面是睢水无路可走,南面是湖泊同样寸步南行,混乱败逃的秦军前队只能是掉头往来路逃命,在少帅军的追击驱逐下慌不择路,直接就冲乱了秦军的后队,彻底粉碎了秦军再次列队而战的美梦,秦军也因此人喊马嘶,战车东倒西歪,彻底乱成一团,再无此前追击时的嚣张威风。——毕竟,泗水郡兵也只是从泗水各县抽调士卒组建的地方军队,战斗力同样远及不上真正的秦军精锐,历史上的泗水郡兵主力,还是被没有张良和韩信帮忙刚起兵不久的刘老三直接击败。

打顺风仗的时候,少帅军的王八拳永远都是犀利无比,气势如虹的冲到了秦军的乱军之中,已经积累了不少砍杀经验的少帅军将士一刀比一刀砍得狠,一戈比一戈啄得凶,直把秦军士卒砍杀得是血肉飞溅,惨叫震天,也把秦军逼得更加的亡命奔逃,互相推搡践踏,死者无数,更把与步兵混合编队的秦军战车和骑兵坑得深陷其中,既无法冲锋作战,也难以掉头逃命。少帅军的王八拳则是大展神威,见人杀人,见神杀神。

与此同时,被少帅军骑兵引到了湖泊南部的秦军骑兵看到情况不妙,虽然马上掉头过来增援主力,无奈项悍也马上率领少帅军骑兵掉头杀回,撵着秦军骑兵的屁股猛砍猛杀,秦军骑兵则士气全无,抱着脑袋只是亡命逃窜,即便迎上了主力也不敢回头再战,簇拥了赵壮的帅旗只是向来路狂奔,少帅军骑兵继续追击,还几次亡命冲击赵壮的帅旗所在,争取擒贼先擒王直接干掉赵壮。

知道少帅军为什么会死死盯住自己,别无选择之下,还算聪明的赵壮只能是让亲兵扔了帅旗,弃车乘马,混杂在乱军之中逃命。结果这么做虽然赵壮本人的安全系数高了许多,可是没有了帅旗指挥之后,秦军却是彻底崩溃,士卒丢盔卸甲四散奔逃,再没有半点勇气和心思作战。少帅军的乌合之众们则是乘机大砍大杀,斩首无数,擒获俘虏更是无数。

事还没完,好不容易在骑兵保护下逃回到了符离城下后,因为秦军营地里的守军已经不多,赵壮还连营地都没敢进去,带着骑兵直接就逃进了城里,秦军营地里的守军收到消息后也马上是一哄而散,争先奔逃回城,卷土重来的少帅军则一边砍人一边夺寨,不费吹灰之力就拿下了秦军营地,也彻底粉碎了泗水郡秦军妄图和东海郡秦军联手夹击少帅军的美梦。

战后的少帅军上下当然已经疲惫不堪,但是因为秦军营地过于靠近符离城池的缘故,生性小心的项康却不敢在秦军营中过夜休息,只能是赶紧打扫了战场,坚持带着军队撤回到距离符离城池十里处重建营地,折腾到了二更过半才让军队休息。而在此期间,周曾和项庄等人当然都向项康问道:“暴秦军队的士气已经崩溃,要不要乘机拿下符离城?”

“让我考虑一下。”双眼已经布满血丝的项康没有立即给出准确答复,说道:“想要乘势拿下符离城,我们也只能是想办法出奇制胜,正面攻打的傻事不能干,一是没办法,二是得防着后院起火,东海郡的暴秦军队突然从背后捅我们一刀。”

推荐热门小说汉当更强,本站提供汉当更强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汉当更强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八十六章 太打击人了(下) 下一章:第八十八章 再破赵壮
热门: 我在超能比赛谈恋爱 远征欧洲 穿成霸总拐走炮灰 特种兵之利刃 乡村诱惑 提堂 不标记,就暴毙 庚子勤王与晚清政局(第二版) 庙前村旧事 前任今天凉了/没鬼都求我们快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