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项伯求亲

上一章:第九十章 复杂暧昧 下一章:第九十二章 奔袭凌县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少帅军之所以能够挺过秦军的凶猛反扑,并且迅速的发展壮大,其实东海郡的秦军绝对出力不小,当初僮县和取虑两县的秦军向下相发起进攻时,倘若东海郡下邳县或者凌县的秦军也及时出兵,从背后捅少帅军一刀,那么少帅军能不能熬过那一关都是一个大问题。

但是很可惜,下邳和凌县的秦军错过了这个最好机会,原因一是当时的泗水秦军过于轻敌,认为自军有绝对把握可以干掉纯数乌合之众的少帅军,没有及时向东海郡的秦军求援;二是下邳和凌县的秦朝官吏不愿多事,不想既出钱又出力的帮邻郡官吏立功受赏,所以眼睁睁的看着取僮秦军惨败在了少帅军的无耻诡计之下。

取僮秦军失败后,东海秦军其实还有机会,假如当时境内还比较太平的东海秦军及时集结郡兵主力南下,那么少帅军就算还可以熬过这一关,也绝对没有攻占取僮徐三县扩大地盘壮大实力的机会,然而还是很可惜,东海秦军还是错过了这个机会。错失战机的原因仍然是东海郡的郡守公孙庆不肯为别人做嫁衣,冒险和少帅军主力正面硬碰硬白白便宜泗水郡守赵壮,即便答应了赵壮的求援准备出兵,也只是打算在赵壮牵制住了少帅军的主力之后再动手,轻松拿下少帅军后方的空虚城池,以最小的代价赚取最大的收获。

在这样的情况下,少帅军的主动出击先发制人当然打乱了东海郡秦军的如意算盘,逼得公孙庆只能是临时调整计划仓促出兵,而更让公孙庆没有想到的是,泗水秦军竟然会败得如此之快和如此之惨,区区三天时间就被少帅军杀得落荒而逃。结果这么一来,已经带着军队南下的公孙庆就顿时陷入了尴尬境地,继续南下吧,孤军作战既无把握,还可能重蹈赵壮的覆辙;不南下吧,兵马已经出动,一仗不打就撤回郯城,既没办法向朝廷交代,又注定只会灭了自家志气,长了少帅军的威风。

实在是迫不得已,公孙庆只能是先把军队拉到下邳再说,准备着即便不能灭了少帅军,也可以警告少帅军别打东海郡的主意,先保住了自家地盘的安全,然后再考虑下一步的计划。

凌县民变的突然爆发再一次打乱了公孙庆的算盘,但也让公孙庆悄悄松了口气,知道自己有了就坡下驴向朝廷交代的机会,同时在距离不远的情况下,公孙庆也早早就拿定了主意,准备亲自率领三千兵力东进,去干掉秦嘉那伙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凌县乱贼,既杀鸡给猴看,也向大秦朝廷证明,自己不是没胆量和少帅军打,而是自己的后院起火,必须得先扫除后方隐患。

可是计划永远没有变化快,正当公孙庆积极布置出征准备的时候,马陵山一带的秦军斥候突然押来了一个少帅军的信使,也把项康让周曾代笔那道书信呈交到了公孙庆的面前,结果仔细看完了项康的书信之后,公孙庆的脸色当然是要多难看有多难看,也再一次感觉自己骑虎难下,不知道该如何抉择。

“郡尊,出什么事了?项康那个逆贼,在书信上说了什么?”

看出公孙庆的神情不对,旁边辅助公孙庆统兵南下的郡尉丞关护开口,好奇打听起了原因,公孙庆也没有隐瞒的意义,直接就把书信递给了关护,关护看后大惊,失声说道:“项康逆贼已经和秦嘉那股逆贼勾搭上了?还缔结了盟约?这么快?”

“都是造反作乱的逆贼,没什么奇怪。”公孙庆倒是丝毫没有怀疑项康声称与秦嘉缔盟的真实性,只是皱眉说道:“这下子麻烦了,虽说秦嘉这股逆贼才刚开始造反,没成什么气候,不难对付,可是我们出兵东进以后,项康逆贼真的出兵来打下邳怎么办?下邳,可是我们东海的第一钱粮重地啊。”

“郡尊,可我们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秦嘉逆贼在凌县坐大,变成第二个项康逆贼。”关护赶紧提醒道:“倘若给了秦嘉逆贼壮大贼势的时间,让他鼓动裹挟了更多的凌县刁民加入他的贼军,凌县的局势不但更加难以收拾,他和项康逆贼还有可能同流合污,联手向我们发起进攻啊。”

仔细盘算了许久,公孙庆拿定主意,说道:“变动一下出兵计划,我带着主力留守下邳城,你带一千军队去凌县,帮着凌县的县兵剿灭秦嘉那股逆贼。”

关护神情为难,犹豫着说道:“郡尊,不是下吏推托,你让下吏出兵可以,但下吏真的没把握保证一定能剿灭秦嘉那股逆贼。因为郡尊你也知道,凌县以东地广人稀,又地势开阔,歼灭困难,最是适合盗匪流窜,下吏只带一千军队过去,就象往大海里撒了一把盐,很难保证迅速歼灭秦嘉那股逆贼。”(注:当时涟水、沭阳、灌南和灌云等县都不存在,凌县以东至到东海,没有任何城池。)

“不要你歼灭,只要你把秦嘉那股逆贼赶进泗水郡就行。”公孙庆还算有点眼光,一眼就看出了目前的唯一可行之路,说道:“你到凌县后,只需要尽收野谷入城,让秦嘉逆贼无粮可就,再出兵尽量把他往西驱逐,逼着他西进泗水和项康逆贼会合就行,到时候我们的事情就好办得多了。”

公孙庆提出的这个要求当然比让关护去全歼秦嘉所部要容易许多,所以关护也没犹豫,很快就点头答应,也在公孙策的催促下赶紧下去准备,打算今天就统兵赶往凌县布置准备,尽量不给秦嘉起义军发展壮大的机会。然而事还没完,正当公孙策还在考虑如何处置少帅军派来的信使时,帐外却又有亲随来报,向公孙庆呈上了一道刚收到的盱台县急报。

盱台县急报的内容让公孙庆吃惊得直接吼出了声音——盱台邻近的东阳县城中,一群游侠少年竟然直接干掉了东阳县的县令,拥立了一个叫做陈婴的东阳小吏担任首领,不但一举占据了东阳县城,还直接拉起了上千人的军队,而因为东阳县寺被叛军直接占领的缘故,无法直接获知东阳消息的盱台县寺确认了这一情况向公孙庆发出急件告警时,东阳全县已经一片糜烂,东阳叛军的规模也已经扩大到了数千之众!

难以置信的震惊后是无比的茫然,手足无措之间,公孙庆还忍不住生出了这样的念头,暗道:“难道天下真的要大乱了?大秦真的要亡了?不然的话,天下的黔首庶民为什么会一个接一个的起来造反?”

生出了不祥感觉后,公孙庆不由又看了项康刚派人送来的书信一眼——书信上,项康除了威胁恐吓之外,还向公孙庆指出了暴秦必亡的道理,同时还力劝公孙庆顺天而行,直接带着东海郡的郡兵直接造暴秦朝廷的反。

虽然有些动摇,虽然这点动摇还不至于让公孙庆丧失理智,但是在冷静下来后,为了给自己留一条退路,公孙庆还是做出了一个明智的决定,那就是借口两国相争不斩来使,下令将少帅军派来的使者押到下相县境处释放,让他自行返回下相县城,还算聪明的没把事情做绝,也给自己留下了和少帅军联络交涉的机会。

……

没有秦朝官府完善的邮传系统,了解外界消息全靠细作打听和道听途说,项康当然不可能象东海郡守公孙庆一样,这么早就知道东海郡的东阳县境内,又跳出来了一个秦末牛人举兵造反。所以公孙庆收到这个惊人消息的时候,项康也只能是老老实实的带上一队亲兵,陪着虞家姐妹重返侍岭亭去探望虞家父子,毕恭毕敬的再次邀请虞家父子迁居下相城内。

其实也就是走一个过场说些废话,看到项康起兵后南征北战所向披靡,少帅军每天都在发展壮大还连战连胜,虞家父子早就在肚子里把肠子悔青,所以见面后只是说了一通废话后,项康再次提出邀请虞家父子迁居下县城内时,虞间和虞知只是扭扭捏捏的推托了几句,很快就招架不住项康的‘再三恳请’,当场就答应先和项康进城参观一番,然后再决定是不是举家迁居下相城内。

很是看不惯虞家父子的扭捏作态,可虞间毕竟已经是自己事实上的岳父,项康还是客客气气的把虞间亲手搀上了马车,与他同车而行,带着从人重新回到了下相,又在下相县寺的后堂摆下家宴,与虞家姐妹一起款待虞家父子,被迫归还自己以前领着项家子弟到虞家的白吃白喝。

还是很无奈,摆设家宴款待未来岳父,项康当然得请来长辈作陪,结果两位叔母当然是欣然从命,项伯则是更不客气,除了大模大样来到后堂摆他的长辈架子外,还硬是把他的两个儿子项猷和项睢也叫到了现场,全家人一起白吃项康的酒肉好菜。

也终于轮到项伯当家做主出风头了,家宴之上,身为晚辈的项康只能是陪一个耳朵听着,没办法过多说话,项伯则是唾沫横飞,不断向虞家父子吹嘘老项家祖上的种种荣光显耀,话里话外都是老虞家能把女儿嫁给项家子弟是祖坟冒烟、长辈积德的意思,好在虞家父子也已经认清楚了现实,知道自家现在与项家结亲确实是有些高攀,所以对项伯的话不但没有任何的反感,还连连的谦虚点头,让项伯难得的显够了一次威风。

还是到了后来,项康才发现项伯故意把两个儿子一起叫来是不怀好意,吹嘘够了老项家祖上的风光后,项伯突然话风一转,微笑着向虞间说道:“虞公,有件事和你商量一下,你看我这个犬子项猷如何?”

顺着项伯的指引,虞间疑惑的扭头看向项猷,早知道会有这一出的项猷则是激动得脸颊泛红,赶紧坐直了身体,摆出了一幅规规矩矩的模样,项伯乘机又说道:“我这个犬子虽然不怎么争气,可也是我们楚国武信君的直系后人,论血脉,他和我父亲武信君的血脉,还比康儿更近一些。从小读书练剑,能文会武,现在官居都尉,又在前些日子的符离大战里立下了大功,前途无限,虞公你觉得他怎么样?”

“文武全才,文武全才。”虞间礼貌性的点头恭维,又随口说道:“其实早在我们虞家斗胆攀附项公你一家时,老夫就已经看出,项公你的子侄个个都是人中龙凤,前途不可限量。”

“那么虞公,我们来一个亲上加亲如何?”项伯图穷匕见,满面笑容的说道:“我这个犬子还没有婚配,你既然已经把长女许给了老夫的爱侄项康,不如再把你的次女也许给我这犬子如何?虞公,老夫亲自开口相求,你不会不给这个面子吧?”

“我不嫁!”

石破天惊,还没等虞间做出任何反应,坐在虞妙戈下方的虞姀小丫头就已经站了起来,板着脸说道:“我不想嫁人,现在不想嫁,以后也绝对不嫁!”

众人愕然,也神情各异,其中两位叔母、项伯、虞间和项睢等局外人当然是瞠目结舌,说什么也没想到虞姀小丫头会拒绝得这么直接坚定,虞妙戈早有所料,毫无表情,项康心里松了口气,既痛恨项伯的厚颜无耻,也多少有些感动小姨子对自己的忠贞不渝。项猷的反应则是最为复杂,先是看了一眼神情坚定的虞姀小丫头,又悄悄看了一眼项康,心中隐约明白心上人坚持不肯嫁给自己的真正原因。

还是在虞姀再次重申了自己绝不嫁人的立场后,项伯才回过神来,强笑着说道:“虞姀姑娘,有话好说,别这么激动,正所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你也不小了,该商量一下你的终身大事了。”

言罢,项伯又转向了虞妙戈,有些疑惑的问道:“妙戈姑娘,昨天老夫向你提起这件事时,你不是答应过老夫,要问一问你妹妹的意见吗?怎么……?”

“叔父恕罪,昨天晚上小女陪项郎说话太晚,回去的时候,妹妹已经睡了,所以还没来得及。”虞妙戈难得扯了一次谎。

“哈哈,没关系,没关系,今天说也一样。”项伯很是大度的哈哈一笑,又转向虞间说道:“虞公,自古儿女亲事,都是父亲说了算,虞姀姑娘一时扭不过这个弯,不过很快就会想明白,要不你做一个主,现在就把这事给定了。”

“我再说一遍,我不想嫁人!”虞姀再次开口,语气无比坚定的说道:“谁也替我做不了这个主,阿翁你敢把我许人,我就逃婚,和家里断绝关系!”

秦朝时女性地位还算可以,虽然大多数的女子都是由父亲做主嫁人,但还是有不少女子选择自己做主,宁可逃婚或者私奔也绝不愿被人摆布——秦末名人张耳的白富美老婆就是其中的典型例子。所以听了虞姀小丫头这话后,项伯的表情当然是要多尴尬有多尴尬,虞间则是勃然大怒,呵斥道:“大胆!你一个女孩子,怎么能说这样的话?”

“我怎么不能说这样的话?”虞姀小丫头冷笑,说道:“阿翁你如果不信,你就把我许人试一试,你看我逃不逃!”

“你……!好大胆!”

身体不是很好的虞间气得连话都说不伶俐了,还好,还有两位心地善良的叔母在场,义不容辞的站了出来劝解劝说,让虞家父女好生说话,千万不能把好事变成坏事,生性柔弱的三叔母还难得埋怨上了丈夫,说道:“夫君,你又何必这么着急呢?人家虞公才刚进城,你就这么急匆匆的求亲,这不是叫人为难吗?”

“你懂什么?头发长见识短,滚一边去!”项伯没好气的呵斥,也彻底暴露了自己的真正嘴脸。

项伯这次发脾气当然没选对时候,此前项伯在少帅军军中作威作福时,是因为他有长辈身份护体,没有人敢把他怎么样,可是这次却有一位地位更在他之上的项梁妻子二叔母在场,才刚看到妯娌被项伯吼得抹眼泪,二叔母马上就站了出来,摆起嫂子架子呵斥教训项伯,项伯心中窝火,可是又不敢乱了长幼之序,只能是唯唯诺诺的连连点头,被二叔母逼着当众向三叔母道歉。

乘着家宴乱成了一团的时候,绝对舍不得把漂亮小姨子嫁出去的项康也有了主意,凑到了虞妙戈的耳边低声说道:“妙戈,你劝一劝你的阿翁吧,就说这事不急,小妹也还小,还是过上一两年,等小妹想通了再说。”

如果不是脾气确实柔顺,虞妙戈还真有一种一酒杯砸到项康脑袋上的冲动,强忍怒气瞟了项康一眼后,虞妙戈低声反问道:“你怎么不劝?”

“我们还没有正式成亲,还隔着一层,说话不方便。”项康低声讲述道理,又恳求道:“快劝吧,不然这事不好收场。”

考虑到妹妹的刚强性格,虞妙戈心中一软,还是站了起来按照项康的指点劝说,要虞间别急着决定这件事,多给妹妹一点时间考虑。项康也乘机开口,厚着脸皮要求未来岳父暂时别急着把自己的漂亮小姨子嫁出去,却全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未婚妻已经把拳头攥紧,指甲还深入掌心肉中。

因为虞姀态度坚决的缘故,再加上其实对项猷也并不了解,虞间当然还是接受了大女儿和未来女婿的劝说,委婉拒绝了项伯当场就要拍板定案的提议,已经被嫂子训得头晕脑胀的项伯心中窝火,可是又不能持强凌弱逼着虞间嫁女,只能是忍气吞声的点头同意,项康自掏腰包举行的这场家宴,当然也以不欢而散告终。

被项伯连累,还是在结束了这场谁都不开心的家宴后,项康这才想起自己忘了和虞间重新商量婚期,不过没关系,项康现在更关心的是如何赶紧找到和小姨子单独说话的机会,并不是自己究竟什么时候和虞妙戈正式完婚。同时让项康十分意外和暗暗欢喜的是,离开了后堂后,虞妙戈竟然主动对项康说道:“项郎,小妹先走了,肯定是回房间生闷气去了,我送阿翁去住处休息,你去替我劝一劝妹妹如何?”

“我去劝她?”项康惊喜问道。

“你比我会说话,你去劝她。”虞妙戈没有什么表情,又说道:“安顿好了阿翁以后,我还要去二叔母那里,帮她做一些针线活,你替我多劝一劝她。”

项康脸上为难,但最终还是不情不愿的满足了未婚妻的要求,不情不愿的去陪小姨子单独说话,也在时隔多日之后,再一次获得了与漂亮小姨子单独相处的机会。不过项康当然不知道的是,当自己和小姨子在房间里偷偷摸摸的胡天胡地的时候,虞妙戈却在二叔母房中几次扎到手指,也红着眼圈暗暗下定了一个决心……

推荐热门小说汉当更强,本站提供汉当更强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汉当更强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九十章 复杂暧昧 下一章:第九十二章 奔袭凌县
热门: 穿成龙傲天的恶毒后妈 穿成短命炮灰女 灵域 秦朝那些事儿2·变革时代卷 朝思慕暖 被吃播系统绑定后我成了万人迷 Gay我能涨粉,真的PUBG 灯塔血案 太阳系幸存计划[无限] 京极堂系列02:魍魉之匣(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