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奔袭凌县

上一章:第九十一章 项伯求亲 下一章:第九十三章 正面硬耗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项康和虞家姐妹的情感问题益发复杂纠葛的同时,天下的局势也变得越来越动荡和混乱,秦始皇奋六世之余烈辛苦统一的中华大地,也象一座暴风雨中的危房一样,逐渐走向了分崩离析。

首先当然是陈胜吴广起义军的四面出击,一举拿下了陈郡郡治陈县之后,陈胜不听秦末名士张耳和陈余的忠言劝谏,执意象历史上一样的自立为王,建立了一个全新的政权名曰张楚。然后又一口气派出了六路兵马四面出击,疯狂进攻各地城池,而这六路兵马分别是:负责攻取荥阳夺取敖仓的张楚假王吴广,率军进攻南阳的张楚大将宋留,统兵北取燕、赵的张楚大将武臣,北向砀郡和东郡的大将周市,还有进兵九江(寿春)的邓宗,以及东取广陵方向的张楚将军召平!

虽然项康十分看不起陈胜吴广顾头顾不尾的流寇战术,但又不得不承认,在秦朝各地官府还没来得及做好战备工作的情况下,张楚义军的这种拼命向前的疯狂战术还是收到了奇效,六路兵马所到之地,受够了严苛秦法的六国旧民纷纷响应,或是主动投军,或是直接起事,还有好几个地方的六国旧民是直接干掉县令举城向张楚义军投降。

张楚义军势如破竹,以每日百里之势迅速开疆拓土,仓促迎战的各地秦军则是不断的土崩瓦解,秦朝官吏不断的投降或者逃亡,也不断出现县令斩杀县丞或者县丞干掉县令向张楚义军投降的情况,只有少数的城池能够闭城自保,张楚义军的控制地也以陈县为中心,象泼墨一样的不断向四面八方蔓延。咸阳震动,大秦天下也彻底陷入了一片风雨飘摇之中。

除了疯狂扩张的张楚义军之外,其他地方的反秦义军也是蜂拥四起,此起彼伏。淮北这边就不说了,以项康为首的少帅军稳扎稳打,不但已经在泗水东南一角站稳了脚跟,还夺取了大片的膏腴之地,钱粮充裕,后劲更是十足;同时秦嘉起兵于凌县,陈婴崛起于东阳,另外在泗水郡兵主力遭到少帅军重创之后,一度被陈胜起义军攻占又沦陷后的铚县郡内,又跳出来了一个叫做董缏的壮士,带着残余陈胜军败卒再次举起了张楚大旗,秋收大计被战乱严重破坏的铚县百姓在衣食无着的情况下,也纷纷舍命随从,再次成为了张楚义军扎进泗水郡境内的一颗钉子。

与此同时,秦末名将英布也迎娶了番阳令吴芮的女儿,在岳父的支持下迅速聚众数千人,与吴芮联手起兵于鄱阳,并积极联络闽中郡的吴越后人相约反秦,虽然不象陈胜吴广那么闹得大,却也象项康的少帅军一样,牢牢的掌握了一块地盘,后劲同样十足。

另外还有项康的英雄二叔项梁和霸王堂兄项羽,也在会稽郡境内蠢蠢欲动,只等时机成熟和机会到来,马上就动手起事,象历史上一样雄霸江东。而项羽的老对手刘老三动作更快一步,此刻已经接受了心怀异志的沛县县令邀请,带着芒砀山的土匪赶往沛县举事,又一场腥风血雨,也即将在泗水北部展开。

动乱得这么厉害,项康的控制地再是如何的比较偏远,当然也收到了不少道听途说而来的相关消息,同时东阳也出现了一股义军的消息,也被项康麾下大将冯仲迅速探得,并在第一时间呈报到了项康的面前。同时在报告消息的时候,冯仲还通过书信,向项康提出了一个极有战略眼光的建议——东取东海全郡,再以东海郡和部分泗水郡土地为根基,出兵进取中原!

“东取东海,再以东海及泗水东南为根基,进取中原?冯大兄真的是越来长进了啊,竟然还有这样的战略眼光,当真是士别三日,必须得刮目相看啊。”

感叹着,项康一不小心就用错了一个典故,好在旁边的周曾和项庄等人都没听出来,仔细看完了项康随手递过来的书信后,周曾还向项康问道:“少帅,冯仲的提议怎么样?”

“还不错,但也不是太好。”项康回答得有些模棱两可,然后才解释道:“不错是因为就目前的局势来看,我们如果想要建立根基,拿下一个相对比较稳定的后方,东海郡确实是我们最好的选择。不然的话,我们南下九江会太远,孤军深入后后方会太过危险,北上西进又容易和陈胜的人马发生冲突,白白便宜暴秦朝廷,所以只有进兵东海比较安全。”

“阿弟,既然进兵东海是我们的最好选择,那你又为什么说不是太好呢?”项庄好奇问道。

“当然是因为东海郡的地理和人口都不适合我们建立根基,成为我们稳定的后方。”项康随口说道:“东海全郡都位居平原,除了南面有长江可以提供保护外,东西北三个方向都是无险可守,一旦敌人发起多路进攻,我们很容易顾此失彼,出现首尾难顾的情况。”

“还有,东海郡的中部都是地广人稀,交通不便(当时还没有运河),只有北部的情况要好一些。”项康又接着说道:“所以我们就算拿下了东海全郡,也注定是只能得到东海郡北部的人力物力可以支用,中部和南部则是形同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就算全部拿下来也用处不大。”

都吃过鸡肋骨,周曾和项庄当然都知道项康的这个形容是什么意思,又联想到了东海郡南部的实际情况,已经明白这个时代战争就数钱粮和人口最为重要的周曾、项庄等人也一起点头,认可项康的分析。然后周曾又问道:“那么少帅,我们是否应该采纳冯仲提出的建议?”

项康沉默了半晌,然后才答道:“最好只是部分采纳,北取东海北部的人口密集之地,拿到钱粮人口,疏通沂水河运运输兵粮,整合我们的手中力量。同时东取凌县和淮阴,或者只取凌县一城,切断东海郡的南北交通,把暴秦军队的残部赶到东海南部,徐徐图之。同时也留下充足空间给我们的东海友军糟践,防着他们不肯归降受编,直接成为我们的敌人。”

“但是这么做的话,我们就得独自面对东海郡的暴秦军队主力了。”周曾提醒道:“虽然就现在的情况,我们用不着怕他们,但他们如果选择只守不战,我们想拿下东海北部,恐怕难度相当不小。”

项康不答,只是向同样在场的项冠问道:“阿哥,派去和秦嘉联系的人,有答复了没有?”

“还没有。”项冠答道:“不过倒是有打听到的秦嘉消息,听说那厮已经拉起了好几千人的人马,声势十分壮大,还已经在向着凌县城池进兵。”

“一群乌合之众,碰上暴秦的东海郡兵偏师,绝对是不堪一击。”项康冷哼,依然还是对秦嘉的流寇战术嗤之以鼻孔,然后项康又说道:“不过我们也不能对他们见死不救,必须得帮他们一把,也得尝试乘机拿下凌县城池,如果这点成功,公孙庆这个匹夫就没办法如臂使指的指挥东海南部诸城,我们的南线没有了太大的威胁后,也可以抽调兵马北上,让我们有足够的力量攻取东海北部了。”

“少帅,关于如何攻取凌县,在下倒是有一个建议。”不是很擅长军事的周曾难得提出了一个战术建议,道:“刚才项冠将军不是说,传闻秦嘉正在向着凌县县城进兵,同时暴秦军队也派出了偏师增援凌县,他们如果在凌县城郊干上,那么秦嘉肯定必败无疑,届时他一旦向其他方向逃亡,暴秦的偏师必然会全力追击,说不定还会出动县兵帮忙追击,到时候凌县空虚,我们只要提前做好了相应准备,突然出兵东进,不就有机会轻松拿下凌县城池了?”

“亚叔此计可行,凌县距离下相远比距离下邳为近,我们突然出兵,公孙庆匹夫肯定来不及反应。”

项康赞许,也坦然承认自己早就想打凌县的主意了,只不过主力三天前才刚回师下相,敌情不明,士卒也比较疲惫,所以没敢轻举妄动。然后项康又说道:“不过这事我们不能独自行动,必须得抢先和秦嘉取得联系,告诉他我们的行动计划,让他帮我们把暴秦军队尽量诱离凌县,给我们创造突袭机会,事成之后,我们拿凌县城里的四成钱粮答谢他们。”

“阿弟,没这个必要吧。”项冠有些心疼的说道:“先不说没必要让秦嘉给我们帮忙,就算让他们给我们帮忙,也没必要拿四成的钱粮答谢他们吧?”

“必须得让他们给我们帮忙。”项康答道:“如果不提前给秦嘉打好招呼,他败走之后,就有可能直接远遁,不给暴秦军队追击他们的机会,那我们又那来乘虚奔袭凌县的机会?还有,如果不提前打招呼,秦嘉甚至还有可能流窜进泗水境内,到时候他如果不肯接受我们的招降收编,肯定是麻烦一堆,接受我们的收编也是大麻烦,他的军队肯定男女老弱都有,不象我们只选择青壮男子为兵,我们把他们青壮都收编了,那些衣食没有着落的妇女老弱怎么安顿?我们怎么可能养得起这么多人?”

“至于四成的钱粮,反正是拿别人的钱粮分给他们,慷他人之慨,何必那么介意?”项康又大度的说道:“对友军慷慨点,以后才会有更多的友军愿意给我们帮忙。”

觉得项康的分析有理,项冠便不再说话,周曾则马上说道:“少帅,那在下是不是马上替你写信,帮你把我们的要求和许诺告诉给秦嘉?”

项康点头,周曾马上提笔做书,项康则一边让项冠安排密使,准备潜往凌县和秦嘉所部联系,一边让项庄安排精锐军队秘密备战,只等时机成熟,就立即出兵奔袭凌县。同时为了尽快掌握凌县战局,项康还让项冠和孙拱早早就在通往凌县的路上沿途诸亭准备好快马,以便随时传递凌县的战况消息。

……

少帅军派遣细作打听得来的秦嘉义军消息并不是空穴来风,项康采纳周曾的建议,着手准备乘虚奔袭凌县城池的战术计划时,数量已经超过了五千余人的秦嘉义军,确实已经打到了凌县东北部的吴兴亭一带,还不费吹灰之力就拿下了只有几个亭卒守卫的吴兴亭,距离凌县县城也只剩下了区区四十来里。

但是很糟糕,在没有情报系统的支持下,秦嘉所部直到此刻都不知道东海郡的秦军主力此刻就在下邳,还已经分出了一支偏师南下,抢先赶来凌县增援。所以拿下了吴兴亭后,秦嘉也没有任何的犹豫,马上就提兵西南,一路洗劫沿途乡亭,半强迫的裹挟民众入伍疯狂扩张部众,继续向着凌县城池开拔。然而秦嘉并不知道的是,秦军增援早在今天上午就已经赶到了凌县,还已经进驻城内休整,随时准备着突然杀出,给他一个惊喜。

不过还好,秦军毕竟不得民心支持,当秦嘉所部距离凌县城池已经不到二十里的时候,就已经有凌县的百姓主动找到秦嘉军告密,向秦嘉报告了秦军增援已经抢先抵达的重要消息,秦嘉闻报大惊,也不得不赶紧让军队停下脚步,一边派人到凌县城下打听消息,一边做好随时脚底抹油的准备。

秦嘉的这个决定救了他刚起步的队伍,天色全黑的时候,细作带回来准确消息,证实了秦军确实已经抢先入驻秦县城内的情况,秦嘉一听叫苦,也还算有点自知之明的召集众将商议对策。结果很自然的,在周边各地已经很难获得粮草补给的情况下,秦嘉的部下中当然有人提议道:“将军,不如我们去下相如何?听说自称楚国少帅的项康已经带着他的主力回到了下相,他和我们一样都是要反秦复楚,我们去投奔他,项康应该会收留我们。”

办法倒是不错,可秦嘉却并没有立即采纳,盘算了半晌之后,秦嘉还说道:“如果项康那个小竖子提出要收编我们怎么办?听说他现在才十七八岁的年纪,我们怎么可能听从这种乳臭未干的小儿号令指挥?”

“将军,先过去再说吧。”提议的部下说道:“他如果坚持要收编我们,我们不干不就行了,借他的路往其他地方去,都是反秦义师,他难道能不答应了?”

“没错,他如果不答应,我们就硬走,还顺便抢他一把,看他能把我们怎么办!”一个性格比较粗暴的部将还这么提议。

秦嘉开始动摇,考虑到自己的粮草不多难以久持,秦嘉一咬牙还是接受了部将的建议,匆匆休息了一夜之后,马上就带着手下的乌合之众折道向西,远远绕开凌县城池向下相开拔。而东海郡的郡都尉关护虽然及时探得了这一情况,却压根就没打算出兵阻击,还准备着在秦嘉所部绕开凌县城池后再从容出兵,强行把秦嘉驱逐到少帅军的控制地。——虽然还不知道人多是虫的道理,可是秦嘉军这么一大帮子人进到了少帅军的地盘后,会给少帅军带来什么样的麻烦,关护还是可以想象得到的。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秦嘉所部这么大的动作,当然也很难瞒得过少帅军斥候的眼睛,获知了秦嘉主力所在的位置后,正在边境上发愁怎么才能找到送信对象的少帅军密使当然是欢喜万分,马上就屁颠屁颠的跑来找秦嘉联系,也终于在秦嘉所部即将踏入下相县境之前,把写有项康亲笔签名的书信送到了秦嘉的面前。

又一次让秦嘉为难,细看着项康的书信,秦嘉当然有些担心按照项康的要求行事会过于危险,也担心项康会言而无信,即便成功拿下了凌县也不会兑现承诺。不过做为史书有载的秦末名人,秦嘉当然也有自己的独到之处,仔细权衡了利弊之后,秦嘉还是拿定了主意,一咬牙就说道:“掉头,向北走,引暴秦军队来追我们。”

“将军,这么做是不是太危险了?”部将赶紧提醒道:“还有,如果项康小儿言而无信怎么办?”

“富贵险中求!他如果言而无信,他就没办法再当他的少帅了。”秦嘉冷哼,说道:“项康小儿要我们帮他诱敌,我们如果不答应,就算强行进到了下相,他也绝对不会待见我们,更不会给我们任何好处,说不定还会出兵把我们撵走。向北走帮他一把,卖一个人情给他,即便不能成功,将来再折回头去找他帮忙的时候,他也找不到任何理由拒绝。”

言罢,秦嘉又补充道:“而且向北走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起码不用看人脸色行事,可以一路劫掠粮草补给,招揽士卒壮大队伍,而且暴秦军队的东海主力都已经被项康小儿牵制在了下邳和凌县,到了北方,我们说不定还可以更加的大展拳脚。”

还算聪明的做出了理智决定后,秦嘉果断率军向北急行了,还直接扑向了东海郡北部著名富庶之地司吾亭的方向。而秦军斥候将这个变化报告到了关护的面前,关护也顿时就慌了手脚,几乎没做任何考虑就吼道:“马上出兵,去追杀秦嘉乱贼,绝对不能让他往北走,绝对不能让他往北走!”

相应的,秦军才刚出兵追杀突然掉头向北的秦嘉义军,少帅军在边境上的斥候也当然立即快马加鞭的把消息送到了下相城中,项康闻报没有任何的犹豫,马上就喝道:“出兵,奔袭凌县!还有,加强对马陵山的哨探,防着公孙庆匹夫直接出兵来打下相!”

推荐热门小说汉当更强,本站提供汉当更强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汉当更强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九十一章 项伯求亲 下一章:第九十三章 正面硬耗
热门: 微微一笑很倾城 无限轮回 秦始皇:穿越现实与历史的思辨之旅 卡洛琳字体 回到明朝当王爷 能面杀人事件 比克斯魔方 本召唤兽可是最强的![穿书] 摩格街谋杀案 十宗罪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