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正面硬耗

上一章:第九十二章 奔袭凌县 下一章:第九十四章 不和谐的胜利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项康并没有亲自率军去奔袭凌县,安排了自己麾下最得力的大将项庄统率五支五百人队去承担这个任务,辅之以项猷和一个在实战中积功升迁为二五百长的异姓将领郑布,同时项康还给了项庄很大的自主权,既没有强行给项庄布置什么攻城或者围城打援的战术,又明白告诉项庄道:“阿哥,这场仗你尽管放心的打,即便一时半会拿不下凌县也没关系,可以慢慢的来,凌县距离下相没多远,粮草军需补给容易,我们有的是时间。”

知道项康是给自己锻炼独当一面能力的机会,项家子弟中最为通情达理的项庄也不多说什么,只是向项康拱了拱手,说了一声阿弟放心,然后就带着包括三百骑兵和五十辆战车在内的少帅军精锐部队向凌县方向出发了。结果少帅军的队伍才刚消失在道路远处,项伯马上就怒气冲冲的带着张良来到了项康的面前,还一见面就咆哮道:“项少帅,什么时候决定出的兵?又是准备出兵去那里?我这个楚国大师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知道项伯是在恼恨自己瞒着他独断专行,项康也不惊慌,只是满面笑容的向项伯拱手说道:“叔父勿怪,军情如火,战机也太可难得,小侄实在来不及找你商议,只能是先把军队派出去再说,还正准备回城向你禀报,没想到你先来了。”

鬼扯了自己没有提前告诉项伯的借口后,项康这才尽量简略的把出兵原因告诉给了项伯,说是自己收到秦军出兵追击秦嘉军凌县空虚的消息,觉得战机难得,就临时决定出兵奔袭凌县,所以才没来得及提前通知项伯。同时项康又笑嘻嘻的对项伯说道:“叔父,还有个好消息告诉你,为了给项猷阿哥立功受赏的机会,小侄还让项猷阿哥也随着出征,顺利的话,阿哥这次又可以建立奇功了。”

“再仓促也得告诉我一声。”项伯没搭项康的茬,只是满脸怒容的咆哮道:“什么事都瞒着我,你还到底把不把我这个叔父放在眼里?你如果觉得老夫没有资格参与你的军机的话,那老夫这个楚国大师也不当了,现在就还给你!”

“这老东西怎么就不知道什么叫做进退?”项康心中恼怒,也益发切齿痛恨项伯这个吃里爬外的项家败类,可是当着众人的面,项康也不好公然以下犯上和长辈翻脸,只能是客客气气的一再向项伯赔罪,忍气吞声的承受项伯的滔天怒火。

还好,旁边的张良可能是觉得有这种得理不饶人的朋友太过丢自己的脸,站了出来好言劝说,费了不少口舌好不容易才把项伯给暂时安抚住,然后张良又向项康说道:“少帅,你分兵去奔袭凌县,虽说凌县距离下邳遥远,公孙庆不可能及时出兵救援,但是探得你分兵之后,绝不能排除公孙庆匹夫直接进兵下相的可能,关于这点,你最好还是早做防范。”

“韩叔父放心,小侄已经安排了细作北上下邳探听消息,又安排了斥候严密监视马陵山道,不会给公孙庆匹夫任何可乘之机。”项康自信的回答,又微笑说道:“还有,小侄现在还只担心公孙庆匹夫不来。”

“少帅想打马陵山道的主意?”张良是何等人,当然马上明白项康已经盯上了马陵山区那条狭窄山道,也立即向项康发出警告道:“少帅,恕在下直言,你如果想效仿孙膑在马陵山的山道之中布置埋伏,恐怕很难取得成功。毕竟,马陵之战的名气实在是太大了,公孙庆不可能不知道,也不可能不防着你用这一招伏击他。”

言罢,张良又赶紧补充了一句,说道:“而且还有一点,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公孙庆匹夫为了谨慎起见,十有八九会走沂水东岸的小路进兵,这条路虽然也比较狭窄,不利于兵力展开,但西面是沂水,东面是沼泽洼地(现在已经被骆马湖淹没),就连树林都不多,难以布置伏兵,走这条路要远比较走马陵山道更安全,所以公孙庆匹夫最有可能走这条路。”

“难得,这家伙竟然和我分析的一模一样。”项康有些惊讶,又一次对化名韩良的张良有些刮目相看,然后项康又微笑说道:“没事,公孙庆匹夫走那一条路都一样,只要他出兵,不管他是走马陵山的官道,还是走沂水东岸的小路,对他来说都是必败无疑。”

“黄口小儿,大言不惭。”项伯怒道:“那你说说,你打算怎么打?”

“叔父恕罪,因为还不清楚公孙庆会走那一条路,还有不能肯定公孙庆究竟会不会乘机出兵下相,所以小侄还没有想好。”项康微笑答道:“等小侄有了主意,一定立即禀报叔父。再向叔父道个罪,项庄阿哥他们带军队离开后,营地已经有些空虚,小侄要回去调整营防,就先告辞了。”

说完,项康向项伯和张良拱了拱手,潇洒的转身就走,少帅军众文武包括项冠、项扬和项它等项家子弟在内,也没有一个不厌恶成天只会发脾气摆架子的项伯,赶紧跟着项康一起进营。留下项伯在原地脸色铁青,咬牙欲碎,张良却是心中冷哼,暗道:“小家伙,既然你这么自信,那我倒要看一看,你究竟用什么办法对付公孙庆匹夫。”

……

距离不远,少帅军出兵奔袭凌县的消息,当然第二天上午就被秦军细作报告到了公孙庆的面前,公孙庆闻报大惊,下意识的就想立即出兵去救援凌县,然而话到嘴边时,公孙庆却又改了主意,因为东海郡西南部的边境线比较特殊,是一个弧向东北的半月形,下邳和凌县位于半月形的两端,下相却位于半月中端,所以从下邳出兵到凌县路途比较漫长,即便急行军也得花两天多时间才能抵达,届时还能不能救出凌县已经谁都不敢保证,所以公孙庆也不得审慎考虑直接出兵救援凌县的计划。

而再接着,直接出兵下相围魏救赵乃至直接干掉少帅军主力的打算,自然也就浮出了公孙庆的脑海,而促使公孙庆生出这个打算的原因有两个,一是下相的少帅军主力已经分兵去打凌县,剩下的少帅军兵力已经不占上风,在必须留兵守城的情况下,局部战场上的兵力还处于下风,第二个原因则是公孙庆已经和泗水郡守赵壮交换过关于少帅军的情报,知道少帅军不擅长阵战,正面对垒的话,装备精良的东海郡兵肯定胜算很大。

也正是因为这两个原因,让公孙庆很快就下定了直接出兵下邳的决心,不过在选择出兵道路时,公孙庆却再一次又些为难,走马陵山道吧,道路狭窄,两旁山高林密,极容易重蹈庞涓的覆辙被少帅军伏击,走沂水小路倒是比较安全,但道路崎岖难行,对士卒的体力影响过大,进而肯定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军队的战斗力,都不是什么理想选择。

两害取其轻,为了军队的安全着想,同时也对自军的战斗力颇有信心,公孙庆还是选择了走沂水小道南下,同时为了给士卒补充体力,公孙庆还早早就决定多带肉食上路,让士卒可以饱餐肉食补充体力。然后匆匆做好了出发准备后,才到了当天下午,公孙庆就迫不及待的率领四千余东海郡的秦军主力出发,气势汹汹来找自分兵力的项康算帐。

少帅军的细作也同样得力,次日的正午时分,项康收到报告,也马上安排早已经做好了一定准备的项睢统率千余士卒出发,急赴沂水小路依计行事,同时点拨兵马,统兵西进到小路出口处建立营寨,准备迎接东海秦军主力的挑战。——不过很扫兴,项伯拉着张良硬是加入了少帅军的队伍,破天荒的亲临第一线观摩少帅军的战事。

沂水小路荒凉难行,好在两旁都不适合布置埋伏,顿顿饱餐好饭好菜的东海秦军行进得十分迅速,出发的当天就在沂水小路中行进了大约十里路程,第二天继续出发时,东海秦军又只用了大半天时间就行进了近三十里,距离小路出口已经不到二十里,很有希望在当天就完这条崎岖小路,踏入南面的平原开阔处。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前方哨探的秦军斥候突然飞报,说是发现有一支少帅军也已经进入了小路,正在向秦军迎面赶来。

虽然问明了来敌不过千人,但是考虑到行军艰难士卒体力下降,公孙庆还是很小心的下令军队放缓速度,保持体力缓缓前行,同时多派斥候严密监视来敌的一举一动。不过让公孙庆有些摸不着头脑的是,过了一段时间后,斥候又送来准确消息,说是少帅军进入了小路后只走了六七里路就不再前进,还抓紧时间建立营地,象是要长时间驻守。

“项康逆贼派一支孤军在小路里立营干什么?想扼住险要,以少量兵力阻拦我军前进?可是东面的沼泽洼地虽然难走,也不是完全不能走,项康逆贼就不怕本官派遣一军绕开他的营地,前后夹击他的孤军?”

带着满腹的不解,公孙庆继续小心的统兵南下,也终于抢在了天黑之前,抵达了距离少帅军营地不到五里的位置。然后再仔细一看少帅军营地的选择位置,再结合斥候探得少帅军主力已经在小路出口处立营的消息,公孙庆顿时就明白项康的真正打算了,也马上就破口大骂道:“奸诈逆贼,竟然想耗死我军!”

“郡尊,项康逆贼打算怎么耗死我们?”一个部将不解的问道。

“蠢货,连这点都看不出来!”公孙庆怒骂,然后还是解释道:“逆贼的营地西面是沂水,东面是沼泽,我们要想过去就只能正面攻坚,一旦攻坚不利,马上就得被他们拖入消耗战。如果我们分兵迂回,绕开沼泽前后夹击乱贼的营地,项康那个逆贼就肯定会马上出兵,往我们分兵背后捅上一刀,我们的分兵腹背受敌,当然没有多少把握取胜!”

部将赶紧点头,也赶紧恭维公孙庆的见微知著,一眼看出少帅军的卑鄙打算。而公孙庆沉着脸盘算了一番之后,也很快就拿定了主意,大喝道:“马上生火造反,砍伐木材准备火把,天黑之后,连夜向乱贼的营地发起进攻,不给他们更进一步加固营地工事的机会!本官就不信了,一群乌合之众,也能挡得住本官的大秦精锐!”

依照公孙庆的吩咐,秦军立即就地生火造饭,同时砍伐路旁的树木赶造火把,才刚吃完饭,稍做休息,马上就在公孙庆的率领下大步向前,正面强攻少帅军还没来得及更进一步加固的营防工事,一场惊天动地的攻守血战,也在夜幕下的沂水小路之中展开。

毕竟还是嫩了点,比较向着项康的项伯儿子项睢并没有从秦军没有立营这点上推断出秦军将要发起连夜进攻,多少被秦军杀了一个措手不及。不过还好,看到秦军突然大量点起火把之后,项猷还是马上明白大战在即,也多少给少帅军争取到了一点预警时间,号角吹响间,正在加深壕沟的少帅军将士迅速回营,士卒各就各位,弩上弦刀剑出鞘,抢在秦军发起攻击前做好了战斗准备。

片刻后,战斗正式展开,双方的箭雨交织间,三百秦军各携武器,嚎叫咆哮着正面冲击少帅军营地,已经积累了不少实战经验的少帅军将士则在项睢的指挥下从容迎战,先是以弩箭迎头痛击冲锋杀来的秦军氏族,继而凭借单薄的栅栏和壕沟奋力抵御秦军的进攻,箭声咻咻不绝,刀剑矛戈不断相撞,鲜血也不断在阵前飞溅,厮杀得惨烈无比。

毕竟是多少有点工事可依,少帅军将士牢牢的守住了营地防线,激战了许久都没让秦军如愿以偿,公孙庆见了大怒,咆哮着又向前方再次投入了三百兵力,前方战事也因此变得益发的残酷血腥,双方的激战怒吼之声响彻云霄,就连小路出口外的少帅军主力营地都可以清楚听到。

同样也有些没料到秦军会果断的发起连夜进攻,为了谨慎起见,此刻的项康当然已经升帐聚将,安排预备队预防万一。结果在少帅军的中军帐里,儿子正在前方血战的项伯当然是大发雷霆,逼着项康赶紧出兵救援项睢,项康则是不紧不慢,仅仅只是安排了晁直统率一支千人队到小路出口的旁边驻守,防备项睢败退秦军追杀,然后就再没有任何动作。

“项康,你这是什么意思?”项伯怒不可遏,咆哮道:“暴秦军队正在攻打我儿子的营地,你为什么按兵不动?万一项睢的营地被暴秦军队攻破了怎么办?”

“叔父息怒,打仗就得有风险,你要沉得住气。”项康轻描淡写的安慰,又说道:“再说了,别看项睢阿哥只比我大不到一岁,但是他的性格其实比项猷阿哥更稳重,我事前帮他选定的营地位置易守难攻,他守得住。”

“万一守不住怎么办?”项伯怒吼问道。

“当然是撤退了。”项康轻松回答,又说道:“有晁直帮他拦截暴秦追兵,项睢阿兄不会有什么危险。”

张良及时按住了仍然还想发飙的项伯,向项康问道:“少帅,这么说,你是铁了心要耗退暴秦军队了?”

“不然怎么打?”项康反问道:“这里又不是马陵山区,可以布置伏兵出奇制胜,沂水小路的地形放在这里,我们除了正面硬耗以外,还能有什么办法?正面决战,我们更没有把握确保可以取胜。”

只是长于战略的张良语塞,项康则又说道:“韩叔父,我知道你很希望我们一战干掉东海暴秦军队的主力,但是饭要一口一口的吃,仗要一仗一仗的打,一战破敌的机会,不是每一次战事都有,没有出奇制胜的机会,就只能老老实实的正面硬拼,一味的只想投机取巧是不现实的事。还有,三叔,你也放心,只要项睢阿哥挺过暴秦军队的这次强攻,等到暴秦军队士气下滑稍微后退的时候,我会马上安排一支军队换防,不会一直让项睢阿哥顶在前面。”

与此同时的小路战场上,战斗当然已经更加的惨烈血腥,秦军的攻势如潮,几度都把少帅军的营地栅栏冲得摇摇欲坠,双方的士卒伤亡数字都相当不小。不过还好,狭窄的受敌面注定了少帅军可以长时间坚守,在项睢的镇定指挥下,少帅军将士编为两队,抓住敌人攻势稍微放缓的机会轮流上前,咬牙硬顶,也一次接一次的打退了秦军的疯狂进攻,牢牢守住了最后的栅栏防线。同时项睢还不断大吼,“长卵蛋的,就给老子顶住!让暴秦军队看一看,我们少帅军不但会用妙计破敌人,还能打硬战!打血战!”

呼喊中,流矢射中了项睢的肩头,血滴溅到了项睢的脸上,痛彻入骨,然而项睢却是一声不吭,表情冷酷的一把拔掉箭矢,举着沾满自己鲜血的箭矢只是大吼,“守住!无论如何要把我们的营地守住!大楚的将士们,想一想我们楚国的血海深仇,想一想暴秦对我们的欺负虐待!不想去骊山当刑徒的,不想再给暴秦当牛做马的,就给我守住营地!打退暴秦!”

被项睢高举血箭的气势所夺,少帅军将士人人振奋,个个悍勇,怒吼咆哮着只是挥动武器,迎头痛击妄图冲倒栅栏的秦军士卒,即便负伤也坚持不肯退后,直将秦军杀得是鬼哭狼嚎,尸满壕沟,也再一次挡住秦军发起的一波猛烈攻击,逼得秦军只能是被迫后退,重整队伍,轮换军队重新发起进攻。

推荐热门小说汉当更强,本站提供汉当更强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汉当更强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九十二章 奔袭凌县 下一章:第九十四章 不和谐的胜利
热门: 突然亡命天涯 别动我的鱼尾巴 斗罗大陆2绝世唐门 彷徨之刃 续巷说百物语 笼中的爱人 豪门汪日常 黑信封 每天都在拯救虐文受 山村一亩三分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