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不和谐的胜利

上一章:第九十三章 正面硬耗 下一章:第九十五章 清理垃圾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项睢的血没有白流,当天夜里,秦军先后出动了接近两千人次的兵力向少帅军的临时营地发起进攻,都被项睢率领的少帅军将士奋勇击退,少帅军营旁双方士兵的尸体横七竖八,积血成洼,可少帅军的单薄防线却始终屹然不动,楚国的大旗也依然始终在少帅军营地中飘荡,从出道以来一直只会打顺风仗的少帅军将士也一反常态,破天荒打了一场硬战血战,还奇迹般的打出了一个不胜不负的结果。

能打成这样除了项睢给项家子弟争气争光外,多少有点工事可守也是一个重要因素,另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秦军走崎岖小路远道而来,体力受到了不少的影响,这一情况开始还不明显,可是随着高强度战事的持续,第一线的秦军士卒还是出现了体力迅速下降的状况,想冲冲不起来,想拼也拼不动,被体力稍占优势的少帅军将士牢牢顶住,不得不多次轮换攻坚队伍。

激战到了下半夜时,担心项睢军撑不下去的项康终于做出调整,让另一名在实战中发掘出来的异姓将领丁疾统兵一千北上,冲入小路去轮换项睢军下去休整,颇有些军事能力的秦军主将公孙庆通过少帅军的火把发现这一情况,果断又加强了对少帅军营地的进攻,妄图利用少帅军将士看到援军到来的松懈心理,发力攻破少帅军的营地,也让秦军成功的突破了一段少帅军的栅栏防线,几乎把项睢军逼入绝境。

关键时刻,项睢继续给项家子弟争气,看到情况危急二话不说,马上就亲自带着仅有一百余人的预备队去堵缺口,身先士卒浴血奋战,刀砍斧劈牙齿咬石头砸,终于还是挡住了秦军的疯狂进攻,坚持到了援军到来。靠积功当上少帅军二五百长的丁疾也十分悍勇,除了让主力进营助战外,又亲自率领一支敢死队绕过营地,从侧翼猛攻前线秦军,为营中友军分担了巨大压力,也帮着营里的友军用随军车辆重新堵上了缺口,挺过了这次危难。

再接着,当丁疾军乘着秦军稍微退却的机会,迅速换下了已经筋疲力尽并且死伤惨重的项猷军后,同样疲惫不堪的秦军也就基本上没有了破营机会,为了给士卒保留体力应对接下来的战斗,公孙庆也只好无奈的下达退兵命令,带着垂头丧气的秦军兵退数里露营休息,被迫停止了这场持续了大半个晚上的激战。

最后,满身血染的项睢是被亲兵用担架抬回了项康的面前,项康激动落泪,拉着项睢的手哽咽说道:“阿哥,打得漂亮,打硬仗,我不如你。长大父泉下有知,也一定很欣慰有你这么一个后辈。”

项睢只是笑了笑,然后一扭头就昏死了过去,项康慌忙让人把项睢抬下去交给医工抢救,然后只是稍一盘算,项康马上就向周曾吩咐道:“亚叔,用我的名誉,给公孙庆匹夫写一道书信,嘲笑他亲自率军前来,竟然连我们一支千人队的营地都攻不破,劝他赶紧放下武器投降,免得再继续丢人现眼,语气尽量嘲讽,争取气得公孙庆匹夫暴跳如雷。”

“少帅,你想故意激怒公孙庆匹夫,引着他把这场仗继续打下去?”周曾明白了项康的意思。

“小路狭窄,易守难攻,有地利在手,我当然希望他继续和我们打下去。”项康奸笑,说道:“不然的话,他如果就这么带着损失不大暴秦主力回去,我们下一步攻打下邳和郯城这些地方,岂不是要多费许多手脚?”

周曾点头,不再说话,只是马上提笔做书,以项康的名义写了一道语气恶毒的嘲弄书信,交给项康签名用印,然后项康又马上派人送去前方交给部将丁疾,让丁疾在天亮时用弓箭射到秦军的露营地。

项康的这道书信收到了令自己相当满意的效果,原本考虑到少帅军的顽强大大超过了自己此前的想象,公孙庆已经多少有些动摇,生出了就此退兵的念头,不过在看到了项康的挑衅书信后,气得七窍生烟公孙庆马上坚定了继续强攻的决心,也不和任何人商量,直接就拍板吼道:“继续打!本官就不信了,乱贼的这座营地就真是铁打的,怎么就打不穿!继续打,先把乱贼的这座营地拿下来再说!”

因为公孙庆的这个决定,又一场惨烈残酷的攻防大战再次展开,深秋的寒风中,秦军和少帅军将士施放的弩箭如同密集的蝗虫,不断在两军阵前飞来飞去,两军士卒不断中箭倒地或负伤,血染疆场。然后举着长盾列队的秦军将士又象大海的波浪,一浪接着一浪的浇打在少帅军的营地上,少帅军将士则凭借着单薄残破的栅栏防线咬牙苦梃,奋力以矛戈格杀栅栏对面的敌人,长矛战戈带起的血花不断破洒,受伤垂死的嚎叫声此起彼伏,连绵不绝。

装备比较精良和规范的秦军士卒在激战中给少帅军带去了巨大的伤亡,可是靠着受敌面比较狭窄的唯一优势,轮番上前血战的少帅军将士同样让秦军付出了惨痛代价,激战还不到三个时辰,栅栏两面就已经横七竖八的躺满了双方士兵的尸体,导致两军士卒都只能是踩着同伴的尸体继续作战,鲜血顺着土地流淌,将少帅军营地东面的沼泽染出了大片暗红,同时双方的督战队也已经砍杀了数以十计临阵脱逃的自家士兵,都是发了狠要完成自己的攻守任务。

深秋昼短,酉时正刚过不久,天色就已经微黑,可少帅军的营地依然还在前方屹立,尽数轮番上阵的秦军将士即便是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也依然还是没能突破少帅军的防线。而初步统计了今天的伤亡数字后,公孙庆的心里也顿时一片寒凉,连续两场攻防大战下来,秦军的阵亡和重伤数字竟然已经突破了千人之巨,轻伤更是无数,损失之惨重,已经直接超过了一场在平原地区遭受的溃败战。

“不能再打了,乱贼摆明了是想靠着有利地形耗垮我们,再这么打下去,老夫别说是没把握再在阵战中干掉乱贼,搞不好连退守下邳的力量都会不足!”

得出了这个结论后,公孙庆果断下令鸣金收兵,撤回了前线军队,然后马上重新撤回昨夜的露营地,安排和布置退兵计划。而项康收到报告后,也马上派遣项冠率领一支千人队去轮换伤亡惨重的丁疾军,同时项康还未雨绸缪的明白告诉项冠,道:“阿哥,盯紧点暴秦军队,防着他们连夜撤退!发现他们撤退,马上给我追杀到底!这条小路只是难走,但并不适合布置埋伏,所以你可以放心的全力追杀,尽量给我削弱他们!”

被项康料中,当夜的三更时分,自付已经没有力量取胜的公孙庆果然带着军队悄悄撤退,还效仿春秋时的齐国公子小白和僮县大战时的项康,布置了一个悬羊击鼓计划迷惑少帅军。但是很可惜,公孙庆的东施效颦并没有收到多少效果,距离不远,得到项康嘱托的项冠又派出了斥候冒险上前,严密监视着秦军露营地的一举一动,所以秦军没走多远,收到消息的项冠就果断率军发起了追击。

迫于无奈,秦军的殿后队伍为了掩护自军主力撤退,被迫和少帅军追兵展开了几次交战,但是很可惜,道路过于狭窄,秦军拿手的阵战无法施展,加之秦军士气沮丧,殿后军队大部分人都在想着尽快逃命,生怕被主力扔下当替死鬼,每次交战都是战不多时就慌忙撤退。少帅军全力追赶,天才刚亮就追上了秦军主力,公孙庆无奈,只能是让士卒尽弃随军车马和辎重阻塞道路,这才勉强摆脱了少帅军的追击逃到远处,然而即便如此,仓皇逃命中秦军还是掉队失散无数,武器盔甲也丢了不少,最终只有两千多人狼狈逃出沂水小路,以损失近半的代价结束了这次南征下相之旅。

……

公孙庆狼狈逃回到下邳城中的时候,项庄率领的少帅军偏师,也在野战中击溃了匆忙回援凌县的秦军偏师关护所部,千余秦军只有不到三百人在少帅军的追杀下逃进凌县城中,彻底后顾无忧的少帅军偏师也马上掉过头来,在已经做好了充足准备的情况下,正式向只有千余县兵守卫的凌县城池发起全面进攻。

凌县的城墙颇为不矮,光靠飞梯破城难度很大,好在凌县只是一座小县城,没有瓮城提供双重保护,加之少帅军此前又已经填平了一段凌县的护城河,打开了直抵城下的道路,所以项庄采取了用撞城车和云梯车联手攻城的并进战术,让撞城车负责冲击凌县北门,云梯车则从打开了道路的位置直接进攻凌县城墙。

秦军方面也不傻,也很快拿出了应对之策,刚看到少帅军出动撞城车和云梯,马上就准备了大量的火把、火箭和柴草针锋相对,又在城门上方准备了大量的石头破解少帅军的撞城车,少帅军的云梯车才刚推进到城墙范围之内,也立即就遭到了秦军的密集火箭覆盖。不过还好,世代为将的老项家还有一些底蕴,嫡传的项家后人项庄早就让士卒给云梯车涂满了厚厚的泥灰防火,所以秦军的火箭虽然密集,可是收到的效果却并不理想,少帅军的云梯车上即便升起了几点火光,也依然还是在向着凌县城墙艰难行进。

云梯车最大的危险是在敌人的火把投掷范围之内,好不容易勉强靠近了城墙后,面对着城上守军接连投来的火把和草束,少帅军将士就真的是无计可施了,只能是硬着头皮继续前进,推动着已经逐渐起火的笨重云梯车缓缓靠向城墙。期间城下躲在长盾后的少帅军弓弩手虽然也有拼命放箭掩护,可是收效不大,始终都没办法阻止敌人疯狂纵火焚烧云梯车。

城门战场这边的情况也一样,外姓将领郑布指挥的少帅军撞城车还没撞上城门,马上就遭到了城墙上冰雹雨点一般的大石攻击,首先出击的撞城车也很快就被砸得彻底报废。好在郑布并不气馁,马上又派出了第二辆撞城车上前,再次向城门发起进攻。

如雷的喊杀声在战场上回荡,在付出了不小的代价之后,已经周身起火的云梯车还是艰难的靠上了凌县城墙,打开了少帅军将士直抵城上的道路,项庄见了大喜,慌忙命令擂鼓助威,指挥军队上前攻城,城墙射程外的五百余名少帅军将士也马上象潮水一样的冲向凌县城墙,一部分直接冲向云梯车踏梯上城,另一部分则扛着飞梯冲击两翼,为主攻队分担压力。

让人惋惜,少帅军的这次攻城没能得手,因为攻城部队的动作稍微慢了一点,起火严重的云梯车很快就在少帅军将士的践踏下和敌人的攻击下自行垮踏,化做了一堆熊熊烈火,还烧死和吞没了好些少帅军将士,同时少帅军的飞梯也遭到了敌人的迎头痛击,死活无法冲上城墙。见此情景,一度满怀希望的项庄当然是暴跳如雷,打马来到项猷阵中,把负责指挥云梯车的项猷骂了一个狗血淋头,质问项猷为什么不亲自率军发起冲锋鼓舞士气?

项猷当然不敢承认自己是害怕亲自冲上前线会遭到敌人的重点攻击,只能是委委屈屈的解释道:“我还以为可以成了,用不着亲自上阵,所以就没那么做。阿哥你放心,下次我一定亲自上。”

“叫你的人快点,别再象刚才一样的乌龟爬!”项庄咆哮,“下一辆云梯车靠上城墙,你马上给我带兵上去!这样的大战,我们项家兄弟不冒险上前,谁敢给我们卖命?!”

项猷唯唯诺诺的答应,项庄也气呼呼的重返旗阵指挥全局,结果却迎头碰到了郑布派来的联络信使,向项庄说道:“禀项将军,敌人在城门上方的兵力过于密集,我们的撞城车很难靠近城门,郑千人(二五百长的别称)请你同意,让他也出动飞梯攻城,为撞城车分担压力。”

很是满意郑布的积极态度,然而为了谨慎起见,项庄还是吩咐道:“不急,等我们的下一辆云梯车上去再说,看我的旗号行事。”

郑布的信使领命而去,同时项猷指挥的第二辆云梯车也在士卒推动下上前,再次行向凌县城墙,可是让项庄十分不满的是,这辆云梯车依然推动得不够快,花了不少的时间才勉强逼近之前被填平的护城河,而与此同时,郑布率领的撞城车队,都已经第五次向凌县城门发起了进攻。

提心吊胆的紧盯着云梯车的动作,才刚看到云梯车越过护城河,项庄就迫不及待的让亲兵发出旗号,指挥郑布和项猷两军同时发起蚁附进攻,项庄的两员副手郑布和项猷也马上把军队暂时移交给部下指挥,各自率领一支五百人队上前,扛着飞梯冲击城墙。而看到少帅军都尉和二五百长的旗帜直接冲来,城上的守军当然是喊叫声大起,各种各样的弩箭弓箭疯狂集中射向项猷和郑布的旗帜所在。

让项庄异常惊喜,外姓将领郑布的飞梯队推进得要比项猷军快上许多,在仅有六道浮桥可以冲过护城河的情况下,郑布军竟然比项猷军更快杀到凌县城下,穿着盔甲的郑布还身先士卒,第一个踏梯冲击城墙顶端。项庄见了大赞也大骂,“项猷,你怎么连一个外姓都不如?”

又让项庄揪心,冲到一半的时候,郑布突然被一块冲天而降的羊头石砸中,失足摔下了飞梯。然而就在项庄为郑布担心的时候,惊喜再度发生,郑布竟然很快又从城下人群中出现,再次踏上飞梯冲击城墙顶端,被郑布的勇气激励,他手下的士卒也是人人奋勇,个个争先,咬着武器只是拼命向上攀爬,还奇迹般的出现了有人冲上城墙顶端的情况。

面对着少帅军的凶猛攻势,城墙上敌人守军终于出现了一些混乱,少帅军的第五辆撞城车也终于靠上了城墙,拼命的抡起前端带有尖角的撞木撞击城门。同时功夫不负有心人,少帅军的第二辆云梯车也终于靠上了城墙,少帅军将士踏着起火燃烧的云梯车冲锋而上,同样出现了有士卒冲上城墙的情况。

曙光出现,可项庄依然还是火冒三丈,因为项庄清楚看到,项猷的都尉旗帜依然还在凌县城下,代表着项猷仍然还是没有身先士卒,带头冲击城墙顶端。

这点愤怒很快又被喜悦取代,郑布这边,因为主将亲自参与蚁附,士气高昂的少帅军将士接连有人冲上城墙,给敌人造成了更多的混乱。而项猷这边呢,即便项猷依然还是躲在城下没有参与蚁附,但对手毕竟只是秦军的县兵,大部分人都没有真正的在战场上抡过刀子砍人,实战经验远不及已然经历过多次大战的少帅军士卒,所以少帅军还是踏着快要垮塌的云梯车冲上去了不少,掩护着飞梯蚁附队也取得突破,开始有人踏着飞梯冲上城墙。

关护的旗帜出现在了北门城墙上,可秦军的预备队投入明显慢了一拍,少帅军已经在城门两翼都取得了突破,第五辆撞城车也把城门撞得摇摇欲坠,关护带着预备队再是如何的来回奔走,也是顾得了东顾不了西,少帅军将士气势如虹,成功登城不断,守军士卒中也逐渐出现了逃亡现象。

最终决定胜负的是项猷所部,乘着秦军预备队被拼得最凶的少帅军郑布所部牵制的机会,项猷这边一口气冲上去两百多名士卒,牢牢守住了大片的城墙阵地。结果也是到了这个时候,郑布手下的撞城车才终于撞开了城门,项庄狂喜下令,郑布的后军也马上蜂拥杀入城内,秦军兵败如山倒,就连关护的旗帜都在城墙上不知不觉的消失。

接下来的战事当然再不象之前那么激烈,直冲进城的少帅军将士就象一把利刃一样,直接捅进了凌县官寺,凌县官吏纷纷逃亡或者投降,凌县县令也乖乖的上吊自杀,手里只有两百多人的关护无力回天,只能是赶紧带着残部打开了凌县南门,逃向了淮阴方向,少帅军将士势如破竹,接连夺取了城中的多处要害,并轻松拿下了凌县四门的控制权,结束了这场准备多时的攻城大战。

一举破城后的少帅军欢声如潮,上上下下都是喜气洋洋,然而欢呼声中却又响起了不和谐的声音,当项猷和郑布双双回到了项庄的面前后,项庄到第一句话就是,“这次攻城战的首功是郑布郑千人!回去以后,我会向少帅如实禀报,请他给你升迁都尉!”

“谢将军!”

一支胳膊已经吊在胸前的郑布欢喜道谢,项猷却是有些不服,说道:“阿哥,是我的人先拿下城上阵地,打开了我们的上城道路的,郑千人他比我慢。”

“要我把你这次的表现,全部告诉给阿弟吗?”项庄的目光锐利,紧盯着项猷说道:“你以为我们阿弟是那种赏罚不明的人,只会向着我们项家子弟?”

项猷闭上嘴巴,心里却恨恨不平,暗道:“神气什么?赏罚公平?如果不是你平时和他的关系好,他能先给你封将军?符离那一仗,是谁立下的破城首功?他如果不是记恨我以前的事,那次就应该把我跳过都尉,直接封为将军!”

嘀咕发泄完了对项庄的不满之后,又想起了自己之前被迫在某人面前屈膝求饶的往事,以及虞姀小丫头坚持不肯嫁给自己的可能原因,项猷很快又迁怒到了某人身上,对他愤恨更生。

推荐热门小说汉当更强,本站提供汉当更强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汉当更强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九十三章 正面硬耗 下一章:第九十五章 清理垃圾
热门: 张居正·木兰歌 伪装者 夏威夷史诗 一张俊美的脸 破产后我的七位死对头要和我联姻 皇后太正直[穿书] 人类的故事 造彩虹的人 董小宛 X档案研究所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