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欲擒故纵

上一章:第九十五章 清理垃圾 下一章:第九十七章 擅长攻心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敲定了让项猷率领偏师南下的决定,才到了第二天,项伯就迫不及待拉着张良告辞离开,乘车赶往凌县,亲自去和秦嘉商量携手南征的具体事务。出于礼节,项康亲自到城门前给项伯送行,还十分爽快的答应让项猷率领一半的凌县兵马发起南征,还配备一百五十匹战马和四十辆战车,项伯听了勉强还算满意,叔侄二人也难得的再一次互致微笑,欢喜辞别。

项伯欢天喜地的走了,满面笑容的目送着项伯和张良乘坐的马车消失在道路远处后,项康马上就象旁边的周曾和项冠吩咐道:“亚叔,阿哥,把风声放出去,就说叔父他这次亲自去凌县,是准备和秦嘉商量联手北伐的事。顺利的话,要不了几天,我们的凌县军队就要和秦嘉联手北上,直接去攻打东海的郡治郯城,把消息散播得越广越好。”

“为什么?”项冠愕然,疑惑说道:“阿弟,三叔和项猷他们,不是准备和秦嘉联手南下,去攻打淮阴、盱台那些地方吗?你怎么让我们散播完全相反的消息?”

“少帅想调虎离山?用假消息骗公孙庆匹夫赶紧回师去守郯城,给我们的主力北上攻取下邳减轻压力?”

自归降后就一直帮着项康谋划军机,周曾倒是很快就猜到了项康的用意,然后又疑惑说道:“可是这么做,恐怕很难收到效果啊?公孙庆匹夫那边,不可能在凌县没有布置眼线细作,他的细作一旦探听到我们的偏师是准备和秦嘉联手南下,那我们的调虎离山之计,岂不是马上就会被他识破?”

“我要的就是被他识破。”项康笑笑,说道:“在这之前,我也盘算过用调虎离山计把公孙庆匹夫从下邳骗走,给我们攻打下邳减轻压力。但是我仔细权衡了利弊之后,发现这么做对我们来说其实是弊大于利,因为公孙庆那个匹夫一旦退守郯城后,不但可以迅速的补充兵力,扩大军队,还有可能利用他的郡守职权,向邻近的薛郡和琅琊郡求援,到时候我们不但北上困难,我们的北线甚至还有可能再次告急。”

“所以对我们来说,把公孙庆匹夫稳在下邳,逼着他在下邳战场和我们决一死战,相反还有利得多。”项康又接着说道:“虽然这么做,是会给我们攻打下邳增加许多困难,但我们如果能在下邳战场干掉公孙庆的残余主力,甚至直接干掉他本人,那么我们继续北上当然就可以顺利得多,一口气吃下整个东海北部,也可以有把握得多。”

周曾恍然大悟,忙点头说道:“少帅高见,不错,如果公孙庆匹夫抢先撤回了郯城,从短期来看确实对我们有利,但是从长远来看,我们反倒还要更不利一些,确实只有把公孙庆匹夫灭在下邳,对我们来说才更有利。”

听了项康和周曾的仔细解释,旁边的项冠这才彻底的恍然大悟,赶紧称赞项康的目光长远,妙算如神,项康却不为所动,只是催促道:“快去散播消息吧,这只是铺垫,你们把铺垫打好了,我才能继续想办法把公孙庆匹夫稳在下邳等死。”

依照项康的吩咐,以周通为首的少帅军文职官员马上一起动手,很快就把项康捏造的假消息散播到了民间,也很快就弄得街头巷尾人人皆知,项冠则和晁直、丁疾等少帅军将领一起联手,把这个假消息散播了少帅军的军营之中。潜伏在下相一带的秦军细作通过军民两个渠道探得这个消息后,也很快就把这个消息通过地下渠道送到了下邳,报告到了依然还在下邳城中的东海郡守公孙庆面前。

还别说,因为后方比较空虚的缘故,收到了这个假消息后,公孙庆还真被吓了一跳,一度真的以为少帅军打算两路北上,以偏师奔袭自己的老巢郯城,下意识的生出了赶紧回师去救郯城的念头。不过考虑到项康的诡计多端,还有下邳位于下相北方,即便确认了少帅军从凌县出兵北上再回师郯城也完全来得及,公孙庆却又沉住了气,除了做好随时回援郯城的准备外,又多派细作严密监视凌县动静,准备先确认了凌县少帅军和秦嘉义军的具体动向再做决定。

公孙庆的镇定挽救了已经快要被他当做弃子的下邳城,凌县这边,虽说项伯是抱着很大的诚意想要促成少帅军和秦嘉军的联手计划,无奈秦嘉这个人实在是太精明太舍不得吃亏了,即便初步同意了联手南下的计划,也仍然在具体的细节方面斤斤计较,除了要逼着项伯答应让自己占据一半的南部城池外,又在劫获到的民间钱粮人口分配问题上反复讨价还价,宁死都不肯吃亏,拼命只想占便宜。

让项康更加看不起,也让项家子弟颇有怨言,喜欢吃里爬外的项伯在项家内部倒是威风八面,仗着长辈的身份动不动咄咄逼人,可是在和秦嘉谈判联手细节时,为了让自己获得掌握兵权的机会,项伯却是颇能忍耐,让步极大,不但答应了让秦嘉军占据堂邑和盱台两座城池,还同意了秦嘉提出的分进合击、分别获取沿途所得钱粮人口的提议。另外在对待东阳陈婴义军这个问题上,项伯也答应和秦嘉分别出面招揽陈婴,陈婴愿意归谁就归谁,都不愿意的话再具体商议如何处理。

当然,项伯也不是一味的出卖老项家无极限,之所以做出这么多让步,项伯除了希望借着这个机会掌握军队外,也早早就拿定了借着淮南秦军削弱秦嘉并最终吞并的主意,对所谓的友军秦嘉从没安过什么好心。然而项伯又当然不知道的是,贪婪狡猾的秦嘉其实也在打着差不多相同的主意,少帅军和秦嘉军的这次所谓合作,也注定了是各怀鬼胎,各自不安好心。

项伯和秦嘉之间的讨价还价直接帮到了想要暂时稳住东海秦军主力的项康,因为谈判耗费的时间远比预料的为长,终于达成协议项伯和秦嘉还没来得及联手发起南征,秦军细作就已经把凌县少帅军准备和秦嘉所部南下的准确消息送回了下邳,报告到了公孙庆的面前——没办法,秦嘉自己拉起来的义军队伍实在是成分太复杂了,秦军细作想要从秦嘉军队伍里探听点什么消息,也实在是太容易了。

“好个奸贼,竟然是想虚张声势,骗本官赶紧撤回郯城,给你轻松拿下下邳创造机会,幸亏本官没上当!不然的话,下邳这处钱粮重地,就注定保不住了!”

终于识破了项康的卑鄙诡计之后,公孙庆当然益发坚定了谨守下邳静观其变的主意。而与此同时,项伯和项猷父子率领的一千多少帅军偏师,也和秦嘉的六千多乌合之众一起出发,兵分两路杀向了位于淮河南岸的淮阴县城。结果项伯和项猷父子前脚刚走,项康也马上对凌县少帅军做出了调整,调回了项庄和郑布两员猛将和他们麾下的精锐兵马准备发起北伐,只留新老搭配的五百兵力守城,另外任命之前主动投降的徐县县令黄诰担任凌县县令,主持县中的各项事务。

打得很争气的项庄和郑布率军回到下相后,项康除了亲自出城迎接他们凯旋归来外,当然又在下相县寺里摆下酒宴,为他们接风洗尘。席间,当项庄问起项康下一步如何打算时,项康坦然答道:“当然是下邳,还有公孙庆匹夫的主力残部,而且我们这一次不但要拿下下邳城,还一定要把公孙庆匹夫灭在下邳,让他再没机会重整旗鼓,又跳出来给我们捣乱。”

项庄赶紧点头,又颇有些担心的说道:“阿弟,虽说公孙庆匹夫现在还在下邳,可是发现我们北上以后,公孙庆匹夫抢先跑了怎么办?从下相到下邳虽然不远,但是道路不是山路就是小路,公孙庆匹夫如果抢先跑了,我们很难追得上他啊?”

“不能排除这个可能。”项康点头,又说道:“不过我们只要想办法让公孙庆匹夫看到获胜的希望,就有机会把他继续稳住,给我们争取到把他彻底合围的时间。”

“那我们应该怎么做?”项庄追问道。

“很简单,让公孙庆匹夫觉得我们心虚,没有把握直接拿下下邳城就行。”项康答道:“下邳城三面环水,易守难攻,城里又粮食丰足,可以长期坚守,公孙庆匹夫不会看不到这点。所以我们只要布置假象,让公孙匹夫觉得我们害怕攻坚,有希望长期守住下邳城,他就应该不会急着溜了。”

“至于具体的办法嘛,当然是我之前那条声北击南之计的延续。”项康又说道:“出兵的同时,我准备再派使者去和公孙庆联络,向他宣扬我们的军威,劝他献出下邳城主动向我们投降,又重点强调下邳城池再是如何坚固,也绝对不是坚不可破,等我们破城以后,他肯定在劫难逃。如此一来,公孙庆匹夫肯定会怀疑我是在故意虚张声势,其实根本没有把握拿下下邳城,只是想把他吓走,反过来坚定他死守下邳的决心。”

说完了,项康又主动说道:“当然,这么做只是有希望,并不是完全有把握。毕竟主动权在公孙庆匹夫那边,他如果坚持要抢先逃命,我们也没办法,好在下邳城是东海的第一钱粮重地,即便错过了把公孙庆匹夫全歼的机会,我们只要乘虚拿下了下邳城,那我们这一次就不算白跑。”

项庄似懂非懂的点头,旁边的周曾却是有些担心,赶紧提醒道:“少帅,如果公孙庆那个匹夫真的下定决心死守不战怎么办?就象你说的一样,下邳三面环水,易守难攻,又刚刚收获了秋粮,城里的粮食保守估计也可以支撑一年,我们的军队又不是特别擅长攻坚。公孙庆那个匹夫在我们的暗示下坚定了守城决心,我们又拿不下下邳城,那岂不是徒劳一场?我们总不能扔下下邳不管,直接出兵去打郯城吧?”

“呵呵。”项康笑了,笑得还无比的轻松和自信,微笑说道:“没关系,现在我是只怕公孙庆匹夫跑,不怕他死守城池。我让使者去虚张声势,是欲擒故纵,他如果选择坚守不战,我只要再来一个欲纵故擒,他马上就得走投无路,除了狗急跳墙被迫出城决战之外,就只剩下赶紧突围逃命这一个选择,到时候我们再随机应变,因地制宜,破敌不难。”

“欲擒故纵?欲纵故擒?”在场的周曾和项庄等人面面相觑,赶紧追问究竟如何欲纵故擒,项康却笑而不语,拒绝回答,把关子卖到了十足。

……

项庄和郑布二将率军回到下相的第二天,公孙庆也已经收到了凌县细作的探报,掌握到了少帅军的最新动向,对于少帅军偏师的南征之举,公孙庆当然是早在预料,也无可奈何,只能是期盼奇迹出现,让东海郡南部诸城的秦军自行守住城池,挡住少帅军偏师的进攻。同时少帅军在下相集结兵马这点,也马上引起了公孙庆的警觉,知道少帅军的主力一旦出动,十有八九只会是对近在咫尺又钱粮丰足的下邳城下手,自己也将首当其冲,好在道路比较难走,秦军应变时间充足,公孙庆也不怎么着急,只是沉住了气静观其变。

被公孙庆料中,两天多时间后,下相那边果然送来了探报,说是项康已经亲自率领了超过六千人的军队誓师北上,走马陵山这边的大路向下邳杀来。公孙庆闻报也不奇怪和惊慌,只是赶紧盘算到底是凭城死战,还是赶紧带着只剩一半的主力撤回郯城,在那里重整旗鼓,迎接少帅军的更进一步北上。——当然,下邳的钱粮基础放在了这里,要想让公孙庆马上下定丢弃下邳的决心,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

项康在时间和路程上拿捏得很准,正当公孙庆还在为是否抢先退兵而犹豫不绝的时候,专职的少帅军外交骗子许束已经被秦军斥候押进了下邳城中,给公孙庆呈上了一道炫耀少帅军军威的恐吓书信,力劝公孙庆顺天应人,抛弃暴秦加入少帅军,还许下了官职封赏,同时还一再公孙庆说下邳城池虽然坚固,却也肯定不是牢不可破,公孙庆如果执迷不悟死守下邳,待到少帅军攻破下邳之时,公孙庆就是想后悔也来不及了。

“项康小竖子肯定是在虚张声势,想逼我赶紧退兵,弃守下邳城,给他从容拿下下邳重地的机会。”

结合少帅军之前那个蹩脚的声北击南之计,公孙庆很快就得出了项康是在继续虚张声势的结论。而再接着,在少帅军书信上的暗示提醒之下,公孙庆又很快发现,其实自己选择坚守下邳也是一个相当不错的选择,首先当然是下邳城三面环水,易守难攻,城中粮草丰足,就算守上一年时间也不用担心粮草问题。其次是下邳位置关键,牢牢的卡在了少帅军进兵东海北部的咽喉上,项康除非是冒着后方空虚被自军偷袭的危险,绕过下邳直接北上,否则就必须得先拿下下邳,然后才有可能继续北上。

盘算到这些关键,公孙庆也逐渐的拿定了主意,先是冷笑着放出了尽管让项康放马过来的狂言,打发走了许束,然后马上就拍案吼道:“传令全军,拔营起寨,进城驻守!本官倒要看一看,项康逆贼到底有什么办法才能拿得下这座下邳城!也看他有没有胆子扔下下邳不管,直接带着主力北上去打郯城!”

还是在确认了公孙庆率军退守下邳城内的消息后,项康才长松了一口气,知道自军这次已经有很大把握买鸡带笼,在拿下下邳城的同时又干掉公孙庆的主力了,但是因为马陵道容易被敌人伏击的缘故,项康还是沉住了气,没敢急匆匆的带着军队全速北上,带着军队只是小心翼翼的匀速北上,用时将近两天才走出马陵道,然后马上掉头向西,直接向下邳开拔。

抵达了下邳东郊之后,项康先是粗略勘探了一番地形,然后很快就指住了附近的一片高地,说道:“在那里立营。”

“居高临下,不远不近,旁边还有小河可以取水,好地方。”周曾赞了一句,又惋惜道:“就是空阔了一些,没有可以避风的位置,初冬了,驻扎在那里得挨些冻了。”

“放心,公孙庆匹夫如果不赶紧出来和我们决战,或者赶紧逃命。”项康冷笑说道:“他只会比我们更冷更挨冻。”

推荐热门小说汉当更强,本站提供汉当更强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汉当更强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九十五章 清理垃圾 下一章:第九十七章 擅长攻心
热门: 乡村首富 山核桃大街谋杀案 ABO头号芋圆 圣殿春秋(下) 腊面博士 完美无瑕 穿成作精后我怼天怼地无所不能 再谈国民性 择天记 暗杀1905 第2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