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招揽陈婴

上一章:第九十九章 鹬蚌相争 下一章:第一百零一章 狼狈为奸的叔侄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冯仲突然出兵来盱台的最初目的,其实并不是他自己声称的给项伯父子帮忙,也不是为了替项康招揽陈婴义军,而是为了抢功!

探到项伯父子、秦嘉和陈婴三支军队同时进逼盱台城的消息后,冯仲的韩姓亲兵立即看出了机会所在,建议冯仲赶紧也出兵南下来打盱台,利用此前曾经与盱台县寺有过两次秘密联络的先手优势,派遣密使劝说已经走投无路的盱台秦军向徐县少帅军投降。而冯仲一是贪功想出风头,二是在项伯加入少帅军之前就已经奉命驻扎在了徐县,不知道项伯的为人性格有多难缠,无知者无畏,当场就拍板采纳了韩姓亲兵的建议,亲自带着军队南下跑来抢功。

为了促使盱台秦军只向自己投降,冯仲还故意抹黑秦嘉和陈婴这两支友军,让自己的密使声称说如果让他们进了城,肯定是打家劫舍抢钱抢粮无恶不作,被他们仇视的秦廷官吏也很难逃得出他们的对手,同时又明确指出,如果盱台秦军选择向项伯父子率领的少帅军偏师投降,与项伯父子联手而来的秦嘉所部肯定会顺势进城,给盱台带来无尽的灾难和鲜血,所以盱台秦军如果想要保住他们的性命财产,惟一的办法就是向自己率领的徐县少帅军投降。

还别说,冯仲的卑鄙污蔑手段还真收到了效果,此前已经亲眼看到秦嘉军每到一地都是如同蝗虫过境,不管什么东西都是搜刮得干干净净,又知道冯仲率领的徐县少帅军纪律还算不赖,对待主动投降的徐县官吏也还算过得去,已经彻底走投无路的盱台县寺还真选择了向冯仲投降,主动把盱台城池献给了徐县少帅军。

而与此同时,南下抢功的路上,冯仲又收到了项康用快马送来的命令,要求自己代表项康出面招揽收编陈婴义军,所以在抵达了盱台之后,冯仲连城都没来得及进,马上又派人南下去联络陈婴,邀请陈婴进城与自己面前,当面商谈合并事宜。

韩姓亲兵拦住了冯仲的邀请使者,明确告诉冯仲道:“都尉,不能只派使者去邀请陈婴过来见面,一是显得你没有诚意,二是陈婴如果害怕你别有目的,很可能会找借口推辞拒绝。要想招揽收编他只有一个办法,就是你亲自去他的营地和他见面,还最好是现在就去,这样陈婴才会知道你的诚意,还有你对他的重视,这样也才有机会招揽成功。”

前文说过,冯仲有个弱点就是比较胆怯懦弱,听了韩姓亲兵的话后虽然觉得有理,可还是有些担心的说道:“可是这么做,会不会有危险?如果陈婴乘机对我动手做点什么怎么办?”

“不会有任何危险。”韩姓亲兵坚定摇头,然后解释道:“一是因为陈婴没有任何理由对你下手,对你动手后也只是有百害而无一利。二是我们少帅军还有一支军队就在旁边,另外还有秦嘉的军队也有可能给我们帮忙,陈婴不会不掂量对你动手的后果。所以都尉你只管放心大胆的去,不会有危险。”

已经多次见识过自己拣来的韩姓亲兵的厉害,又觉得他的话很有道理,冯仲只是盘算了一下,就难得奋起了一把雄风,当场拍板道:“好,现在就去,马上走!”

就这样,冯仲领着包括韩姓亲兵在内的几个亲兵立即打马南下了,直接来到东阳义军的营前表明身份,请求与陈婴见面。而陈婴闻报后既是十分惊讶,也颇是觉得有些受宠若惊,便赶紧率领麾下众将出营迎接,客客气气的把冯仲请进了自己的中军大帐,设宴款待。

因为项康此前就有过让冯仲和陈婴建立联系的命令,冯仲也依令遣使拜会过陈婴,所以冯仲和陈婴虽然只是初次见面,却也没有太多的生疏隔阂,酒过三巡把该说的客套话都说完了之后,冯仲便直入主题,说道:“陈婴先生,我这个人肚子里没有多少墨水,不会说那些文绉绉的话,说话粗鲁了你别见怪,有件事,对你和对我们少帅军来说都很重要的事,我想和你商量一下。”

“冯将军请直言无讳,在下洗耳恭听。”陈婴含笑点头,心里却立即猜出冯仲接下来想说什么。

“在下想请陈先生带着你的队伍,直接加入我们少帅军。”冯仲说话确实够直接,说道:“这也是我们项少帅的意思,他现在身在下邳,也马上要北上夺取东海北部的暴秦城池,实在是分不开身来见你,所以就让我代表他出面,请你带着军队加入我们,和我们一起齐心协力,推翻暴秦,重建大楚国。”

“冯将军的意思是,让我们加入你们,听从你们项少帅的号令指挥?”陈婴不动声色的问道:“而不是联手,各成一军?”

“不错。”冯仲坦然点头,说道:“就象在符离投奔我们的朱鸡石将军一样,让你们的军队也改打少帅军的旗号,听从我们项少帅的号令调遣,在我们项少帅的指挥下出兵作战。”

“凭什么?”旁边陈婴部将一听都不乐意了,纷纷说道:“我们现在过得好好的,凭什么要加入你们?又为了什么要服从你们的号令指挥?这对我们做什么好处?”

“东阳县是我们打下来的,加入了你们,我们是不是还得把东阳城也交给你们?”

“我们只服陈县尊!”还有个别比较粗鲁的直接这么说道:“项康算什么东西?凭什么要对我们发号司令,还要我们陈县尊也给他当手下?”

口才同样不是冯仲的强项,陈婴又故意没有阻拦众将说话,静观冯仲的反应,被众人质问得手足无措间,冯仲只好把目光转向站在自己身后的韩姓亲兵,韩姓亲兵会意,开口说道:“各位将军请冷静,请听我说几句话,在下有一个问题想请教你们,夏天的青蝇(苍蝇),你们见过没有?”

“青蝇谁没见过?问这废话干什么?”几个陈婴部将都是冷哼。

“那么再请问各位将军,青蝇能飞得出多远?”韩姓亲兵又问道。

陈婴麾下众将终于被这个问题问住,回忆着都说飞不出多远,陈婴也被这个问题吊起胃口,说道:“不过数武(半步)之地。”

“很好。”韩姓亲兵点头,然后又问道:“那么请问陈县尊,青蝇如果附到了骏马的身上,被骏马带着前进,又能走得出多远?”

陈婴隐约明白了韩姓亲兵的意思,说道:“当然是骏马能跑多远,青蝇就能走得出多远,几百几千里都有可能。”

“陈先生,打个不恰当的比方,你和你的将士们,难道不就象一只飞不了多远的青蝇吗?”韩姓亲兵又问,然后说道:“不错,陈先生你们是拿下了东阳县,有了一处安身立命之地,可是接下来呢?你们还能怎么办?继续攻城拓地,你们可有把握?继续坚守东阳一县之地,没有前途可言不说,还随时可能面临暴秦军队的反扑和其他军队的窥视,到时候敌人兵临城下,你们孤军作战,又能扛得住多久?”

陈婴沉默,起兵后就没有勇气继续扩张的陈婴军众将也不再吭声,韩姓亲兵这才又说道:“但你们如果加入了我们,情况就完全不同了,现在我们少帅军兵强马壮,主将项少帅更是用兵如神,自起兵以来就没有一场败绩,接连击破泗水郡和东海郡的暴秦军队主力,鲸吞两郡之地已经只是时间问题,前途更是不可限量。你们加入了我们,在我们项少帅的指挥下上阵杀敌,开疆拓土,将来搏一个荣华富贵,封妻荫子,难道不只是一件手到擒来的事?又岂不是远远胜过你们困守东阳一城之地,朝不保夕?”

陈婴和陈婴军众将大为心动的时候,冯仲也连连点头,说道:“没错,陈先生,我就是例子,在结交项少帅以前,我不过就是一个小小亭长,家里十天里能有七八天不见酒肉,可是自打跟了项少帅先后,我先是官升游徼,然后又当上了少帅军的都尉,受命守卫徐县大城,不但天天可以吃香的喝辣的,还又迎娶了两房小妾,过上了我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好日子。你们如果象我一样,跟上了项少帅这样的贵人,我保管你们以后的前途不可限量。”

陈婴更加动摇,犹豫着说道:“冯都尉,冒昧的问一句,项少帅的气量如何?会不会重用我们这些后来才依附他的新人?”

“哈哈哈哈哈。”冯仲哈哈大笑了,大笑说道:“陈先生,这你就白担心了,我们项少帅的气量大得你不敢想象,我冯仲活了三十多年,就没见过比我们项少帅气量更大的人!”

言罢,冯仲赶紧把自己和项康结交的经过仔细说了,尤其是说了自己先是和项康结仇,然后项康却以德报怨的事。陈婴听了不再犹豫,马上就转向自己的部将说道:“各位,冯都尉他们的高见,想比你们也听清楚了。不错,光靠我们自己的力量,是绝对不可能成就什么大事的,还很难挡得住暴秦军队的反击,还有其他敌人对我们东阳的窥视,只有归附项康项少帅,才是我们的最好选择,让我们既可以不用担心敌人的威胁,又可以在他的指挥下开疆拓土,成就大业,让我们将来可以封妻荫子,富贵终身。”

“还有。”陈婴又说道:“冯都尉他们刚才还没说,其实项康项少帅,还是我们楚国武信君项燕的后人,武信君的名望,想比你们就没有一个人不知道。项少帅首举反秦义旗,延续武信君的复楚伟业,我们归附于他,不但没有任何的丢脸,相反还是我们的光荣。所以我觉得,我们就不必犹豫了,现在就接受冯都尉的邀请,直接加入少帅军如何?”

被冯仲和那个韩姓亲兵说服,又见陈婴也下定了决心,普遍没有什么主见的陈婴军众将便也没再多说什么,全都拱手行礼,表示愿意和陈婴一起加入少帅军。冯仲大喜,赶紧拿出了项康用快马送来的印信,代表项康当场册封陈婴为少帅军都尉,陈婴跪谢接过,率众将一起立誓效忠项康,宣誓永不背叛。

喜气洋洋的时候,帐外突然又传来了项伯请求拜见的消息,已经决心加入少帅军的陈婴毫不犹豫,马上率领众将出帐迎接,冯仲也领着几个亲兵跟上。而到得大营门前与项伯见面时,项伯只是随意的行了一个礼,然后马上就迫不及待的问道:“陈先生,听说我们徐县的冯都尉来了你这里,他在那里?我有急事要和他商量。”

听到这话,冯仲当然赶紧站了出来向项伯行礼,项伯则一把拉住了冯仲,说道:“冯都尉,过来一下,关于如何邀请陈先生加入我们少帅军的事,老夫想和你仔细商量一下。”

“回禀大师,不必商量了。”冯仲笑眯眯的答道:“陈都尉他已经接受了末将的邀请,答应率领东阳义军加入我们少帅军了,项少帅派人送来的都尉印信,末将也已经代表项少帅颁发给他了。”

“这么快?!”项伯难以置信的大吼,“已经答应了?还已经册封了?真的假的?”

不知道项伯的反应为什么这么激烈,但陈婴还是亮出了刚拿到手的少帅军都尉印信,微笑说道:“项大师,当然是真的。不信请看,这是冯都尉刚代表项少帅颁发给我的印信。”

看着陈婴手里的印信,原本还想逼着冯仲把招揽机会让给自己的项伯如遭雷击,半晌才结结巴巴的说道:“陈都尉,你……,你这次怎么,怎么这么爽快?”

“当然是冯都尉的诚意让末将感动。”陈婴话里有话,说道:“冯都尉刚到盱台,连城都没进,马上就亲自过营来和末将见面,招揽诚意如此赤诚,末将如果再不答应,岂不是太过对不起冯都尉的一片盛情了?”

项伯目瞪口呆,也顿时悔青了肠子,在心里惨叫道:“早知道可以这么容易,我就应该听子房的话,直接就过营来表明诚意啊!我怎么就没听?我们怎么就没听啊?”

项伯的痛苦煎熬还在后面,被陈婴和冯仲强拉进营地里吃了一顿味同嚼蜡的宴席后,才刚回到项猷军的营地,秦嘉就再一次遣使来和项伯联络,要求项伯兑现他之前许下的诺言,立即把盱台城池移交给他驻防。项伯无奈,也只好厚着脸皮进城来和冯仲见面,与冯仲当面讨论对策,然而冯仲却是理直气壮,说道:“大师,盱台城是末将拿下来的,末将没有和秦嘉缔结什么协议,当然不能移交给他。还有城里的钱粮,看在友军的份上,末将或许可以给他支援一点,但是想分一半钱粮给他,绝无可能。”

“那老夫怎么向秦嘉交代?”项伯痛苦的呻吟问道。

“大师,这有什么需要交代的?和他秦嘉讲道理不就行了?”冯仲反问,又说道:“再或者,大师你直接向项少帅请令吧,只要项少帅下令让末将交城,末将二话不说,马上率军离开,让他秦嘉进城驻扎。”

被逼得没办法,又不能逼着冯仲交城,项伯也只好在第二天与秦嘉见了一面,在寒风如刀的旷野里给秦嘉讲道理,可惜秦嘉却是一个胡搅蛮缠的主,一口咬定项伯此前曾经亲口承诺把盱台城让给自己,逼着项伯立即兑现承诺。说得急了,秦嘉还直接拔出佩剑,红着眼睛咆哮道:“姓项的!事情是你答应的,你答应了就得兑现,今天你要是不把盱台城让给我,你就别想过得了这一关!”

项伯的卫士也纷纷拔刀拔剑,气红了眼的秦嘉大怒,干脆直接一剑向项伯劈下,颇有武艺的项伯虽然及时闪过,却也被秦嘉的剑锋挂伤了脸庞,留下一道血口。再接着,双方的卫士刀剑相交间,早有准备的秦嘉军营中还飞奔出了两百多名骑兵,气势汹汹的直接向这个方向杀来,项伯大惊,赶紧上马撒腿逃命,结果项伯倒是靠着马匹的速度带伤逃回儿子的营地了,可项伯带出营的卫士却全部遇害,被秦嘉军骑兵杀得干干净净。

事情还没完,准备充分的秦嘉军又迅速出动了大批军队,直接攻打项伯父子的营地,项猷军措手不及,被秦嘉军直接攻破营地,被迫陷入近身苦战,好在冯仲和陈婴及时出兵过来救援,花费了不小的力气,总算是把秦嘉军杀退,然而双方的士卒却死伤不在少数,大半个项猷军营地也化为废墟。同时秦嘉军突然倒戈相向的原因逐渐传开后,项伯的名声也彻底被拿来扫地,少帅军将士愤怒项伯的卖土求荣,引狼入室,秦嘉军上下则更是把项伯痛恨到了极点,不断将项伯言而无信食言而肥的丑陋行为向各地散播,彻底败坏了项伯那点不多的可怜名声。

攻打项伯父子的营地失败之后,怒气冲冲的秦嘉军连夜就撤兵退走了,看在同是反秦友军的份上,少帅军也没有出兵追杀。项伯则是又气又羞,借口有病好几天都没敢和外人见面。不过就在项伯羞愤得几次想要自杀的时候,项猷却突然喜气洋洋的来到了他的面前,欢天喜地的说道:“阿翁,好消息!好消息!二伯他起兵了!二伯他也在会稽郡起兵了!还直接拿下了整个吴城!顺利的话,我们很快就可以和二伯的军队会师了!”

就象是打了一针强心剂,已经好几天没怎么动弹的项伯一下子跳起,仔细问明了项梁起兵的经过后,血色也很快就回到了项伯的脸上,一拍大腿就说道:“快,给你康弟写信,请他把南征广陵和堂邑的差使交给你,我们父子一起南下,去迎接你二伯北上!”

“父亲,这个不太可能吧?”项猷苦笑说道:“前几天才出了那样的事,孩儿我的营地都被敌人打破了,军队也折损不少,阿弟怎么还可能把这个差使交给我?”

“这个差使不交给你?难道还要交给冯仲那个外姓人?”项伯又一次声音高昂的咆哮,吼道:“马上写信,让你阿弟把陈婴的军队也划交给你指挥,我们一起南下,去迎接你的兄长!”

咆哮完了,项伯当然又迫不及待的幻想起了项梁北上,自己和同胞兄长联手,把不孝侄子项康摆布得死去活来的美好景象。

推荐热门小说汉当更强,本站提供汉当更强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汉当更强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九十九章 鹬蚌相争 下一章:第一百零一章 狼狈为奸的叔侄
热门: 最漫长的那一夜:第二季 娱乐圈吉祥物 全职高手 枪王 破云 我的公主重生了 红色苏联 听说我是深情男配[穿书] 被吃播系统绑定后我成了万人迷 丝绸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