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狼狈为奸的叔侄

上一章:第一百章 招揽陈婴 下一章:第一百零二章 流氓本色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项梁起兵的经过和历史上有很大不同,因为项康比陈胜吴广抢先一步举旗造反,妖蛾子翅膀在一定程度上搅乱了历史的发展轨迹,害怕受到牵连的项梁只能是带着大侄子项羽隐身于草泽,没敢再象历史上一样,即便是在陈胜吴广起义之后也光明正大的活跃于吴中地区,还一度计划北上返回淮北来和项康会合。

不过项梁毕竟不是项伯,虽说直接北上摘桃子相对来说比较容易,可项梁却总是觉得就这么空着手回去太过丢脸,再加上大侄子项羽和好友桓楚的极力怂恿,项梁便果断打消了就这么直接北上的念头,选择了效仿自己的争气侄子,组织民众就地发动起义。结果靠着项梁多年来的吴中地区积累的人脉关系,还有老项家在楚国积累的崇高威望,在经过了一番辛苦准备后,项梁终于还是成功的聚集起了千余人马,在太湖湖畔发起了反秦起义,并立即向邻近的会稽郡治吴县发起了进攻。

会稽郡守殷通和历史上一样拼命的自己找死,见中原大乱叛变四起,野心勃勃早就动起了造反念头,这会看到项梁聚众起义,出兵来打吴县,殷通不但没有积极组织军队出兵镇压或守卫城池,相反还主动派人找到项梁,主动表示愿意配合项梁起兵,还异想天开的提出以项梁为将,让项梁在自己的指挥下起兵反秦。项梁闻报大笑,也乘机心生一计,佯装答应给殷通当牛做马,让殷通允许自己率军进驻吴县城池,帮着殷通镇压不肯臣服的秦廷官吏,逼迫城中军民百姓随同起义。

利令智昏,欣喜若狂的殷通脑袋一热,还真的打开了城门迎接项梁军入城,项梁乘机杀入城内,率军直捣郡守府一刀砍下了殷通的人头,并抢走了殷通的郡守印信,自封为会稽郡守,一举控制会稽郡治吴县县城,继而迅速将军队扩大为数千之众,摇身变成了江东首霸。

路途遥远,沿途又有不少地方还被秦廷控制,项梁起兵的消息呈递到项康的面前时,项康已然亲自率军北上到了东海郡治郯县城下,并且在野战中一战击溃了东海郡丞匆忙组建的东海郡新兵,乘势夺占了东海郡人口最为众多的郯县城池。而对于项梁起兵的消息,穿越者项康当然没有任何的奇怪,还叹息道:“我怎么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能碰上殷通这么蠢的对手?如果赵壮和公孙庆这两个匹夫也和殷通一样,那么别说是郯城了,相县(泗水郡治)我也早就拿下来了。”

“少帅,这个时候好象不是感叹这个问题的时候吧?”周曾苦笑,说道:“你之前遥尊你的二叔为武信君、上柱国和楚国元帅,这回他也在江东起兵了,还距离我们的南线控制地已经不远,等我们和他会师以后,你可就要得乖乖的服从他的号令指挥了。”

“没关系,该服从就服从,谁叫他是我的长辈,资历和威望都远在我之上?”项康大度的挥手,又说道:“亚叔放心,我二叔和我三叔虽然是同胞兄弟,但他们的性格脾气完全是相反的,脾气骄傲是有些骄傲,但是还懂得什么叫做礼贤下士,为人也懂得适可为止,听得进别人的劝,在他的号令指挥下作战,你和我都绝对不用担心会受什么窝囊气。”

“真的如此?”周曾将信将疑,说道:“一母同胞,项柱国的脾气性格,会和项伯大师的区别这么大?”

“千真万确。”项康点头,虽不能告诉周曾未来的事,却也回忆着上一个项康留下的记忆说道:“二叔对我们项家子弟一视同仁,从不象三叔那么喜欢偏心。以前我们项家子弟即便是犯些什么错,他也不象三叔一样的只会摆着长辈架子打骂训斥,只会对我们耐心教导,讲明道理,让我们知道对错。还特别重视对我们项家子弟的培养,我们项家子弟的学识武艺,基本上都是跟他学的,只可惜他前几年杀了人以后被迫逃亡,我们的学业才被荒废了。不然的话,他如果能够多教我们几年,我们项家子弟也不至于散漫成之前的样子。”

见项康说得动情,还担心项梁和项伯是一样货色的周曾这才逐渐放下心来,点头说道:“这么说来,我们是用不着担心项柱国会师后会生出什么麻烦。哦,对了,少帅,你的兄长项猷请求让他担起南下与项柱国会师的事,你打算怎么答复?”

“他做梦!”项康变了脸色,冷哼说道:“统兵无能拿不下淮阴就算了,还连营地都被一帮乌合之众打破,折损了好几百的兵马,亏他还有脸提出继续南征,还要我把陈婴的军队也划拨给他指挥!叫冯仲去,封冯仲为荡寇将军(杂号,位列裨将军之下),让他率领项猷和陈婴的兵马,总司南线战事,负责打通我们和二叔父的联络。”

“这么做的话,项大师那里,恐怕就会有话说了。”周曾提醒道:“少帅就不怕项大师日后跑到柱国面前挑唆,说你重用外姓,刻薄项家子弟?”

“我二叔不会听他的!”项康自信的说道:“我二叔分得清楚是非对错,他跑去挑唆,只会自己找倒霉!”

见项康这么自信,周曾这才放心点头,按照项康的要求提笔做书,把近来表现不俗的冯仲升任为少帅军的杂号将军,又依从项康的命令,把作战不力的项猷贬为二五百长,连同新赶制的印信一同用快马发往南线。同时项康又将项梁起兵的喜讯公诸于众,换来了军中项家子弟的欢呼雀跃,士卒的士气也受到了不小鼓舞。

再接着,在已经成功拿下了郯城的情况下,项康当然马上又盯上了邻近的襄贲、朐县、兰陵和缯城四县,并采纳周曾提出的建议,自封为东海郡守,以郡守的名誉要求这四个县城易帜投降。结果也还别说,在郡兵主力已经彻底覆灭的情况下,旁边的襄贲和兰陵两县还真的乖乖放下武器投降,只有距离比较遥远的朐县和缯城不予答复,项康闻报也不犹豫,马上派遣项睢率军两千东进去打朐县,自领主力西进,一边收编襄贲和兰陵两县的秦军县兵,一边向缯城挺进,准备武力攻城,完成夺取东海北部为战略后方的既定战略。

又有意外,偏师先走后,主力准备出发的时候,在城外巡哨的士卒突然把一个自称是张楚国使者的男子带到了项康的面前,见面后,那个名叫李畔的使者除了表明身份,自称是陈胜亲自册封的张楚国武平君,又捧出了一道黄绸诏书,代表陈胜册封项康为张楚国的右司马,要求项康服从陈胜的号令指挥,并且还要项康让李畔以监军的身份进驻少帅军,监督少帅军的用兵作战。

没头没脑的要自己给陈胜当臣子,还要一进来就当监军,骑在项康和少帅军众将的头上作威作福,如果是换成了别人,就算不宰了李畔,也会把他当做神经病给撵走。不过很有政治头脑的项康却十分冷静,先是仔细检查了李畔的印信符节,确认了他的确是陈胜派来的使者,然后又借口需要考虑,客客气气的把李畔请到客舍用饭,然后马上召集周曾和项庄等少帅军文武,与众人一起商量对策。

和项康意料的差不多,当自己把情况告诉给众人之后,项庄、项扬、晁直和郑布等将马上就是哄堂大笑,无不嘲笑陈胜和李畔等人的异想天开,竟然想仅凭一道所谓的狗屁诏书,就收编马上就要拿下东海全郡的少帅军。而大笑过后,项庄又迫不及待的对项康说道:“阿弟,别搭理他,叫他滚蛋!我们起兵是为了光复楚国,不是帮他陈胜建立张楚国,更不会承认他这个张楚王!叫我们听他陈胜的号令指挥,做梦!”

项康没笑,也没立即采纳项庄的建议,只是慢悠悠的说道:“阿哥,撵走李畔容易,可是撵走了李畔之后,会有什么后果,你考虑过没有?”

“能有什么后果?”项庄冷笑说道:“陈胜那个匹夫,难道还能出兵打我们?”

“为什么不能?”项康反问,说道:“陈胜匹夫穷兵黩武,一路招降纳叛,兵马已经有数十万之多,以至于胆敢六路出击,攻打各地城池,我们谁敢保证他不会派出第七路兵马,向我们发起进攻?”

“来就来,怕他们不成?”项庄更加冷笑,说道:“一群拿着破铜烂铁的乌合之众,就算来上三五万人,我们也用不着怕!”

“但是这么做的话,岂不是太便宜暴秦朝廷了?”项康又问,说道:“陈胜的乌合之众,我们是不怕,但我们如果和他翻脸动武,岂不就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白白便宜暴秦朝廷?”

“阿弟,你不会是打算接受吧?”项庄吃惊的问道。

“少帅,你可别犯糊涂。”外姓将领郑布也赶紧说道:“以我们现在的情况,少帅你就是自称为王都不为过,凭了什么还要去服从陈胜的号令指挥?他又有什么资格指挥号令我们的少帅军?”

“当然是为了稳住陈胜。”项康回答得很直接,说道:“假意答应归附于他,我们就可以避免和他直接翻脸开战,利用他在中原的兵马,替我们挡住暴秦军队的关中主力,乘机巩固我们的东海后方,继续壮大我们的实力。然后等陈胜和暴秦主力打得两败俱伤的时候,我们再脱离陈胜自立,还不就是一句话的事?”

觉得项康的话有理,项庄和郑布等人难免有些动心,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向和项康穿一条裤子的周曾突然站了出来,大声反对道:“少帅,千万不能如此,我觉得你的想法有些欠妥!”

“何处欠妥?请亚叔指点。”项康转向周曾问道。

“有三处欠妥!”周曾大声回答,先是向项康使了一个眼色,然后才说道:“其中两个欠妥之处就不必说了,最关键的一处欠妥之处,就是少帅你忘了,我们军队的旗帜变易,不是你说了能算,而是你的二叔父,我们遥尊的楚国元帅项柱国才能决定!你如果不征求他的意见就擅自决定臣服张楚,将来项柱国责问,你如何交代?”

还是得周曾提醒,项康也这才发现自己确实有欠考虑,忘了自己头上,还有一个更有资格能替项家子弟做主的项梁,也赶紧向周曾道谢道:“多谢亚叔指点,我一时糊涂,险些犯下大错,幸亏亚叔及时阻拦,不然我将来真的没办法向二叔父交代了。”

“少帅不必客气。”周曾挥挥手,又说道:“少帅,以在下之见,我认为你应该把这个情况告诉给张楚使者李畔,然后再安排人手,护送他到会稽去拜见项柱国,请项柱国做出决定,项柱国倘若同意我们臣服张楚王,那我们当然依从,项柱国如果不同意,那么就算陈胜出兵攻打我们,我们也绝对不能变更旗帜。”

项庄和项扬等人纷纷点头,都觉得这是一个不错的办法,项康也拿定主意,点头说道:“好,那就这么办,把情况告诉给那个什么武平君李畔,让他去见我二叔父,请我二叔父替我们做主。”

做出了这个决定后,众将先后散去,项康也这才单独向周曾问道:“亚叔,你刚才为什么对我使眼色?”

“因为还有两点,少帅你更加思虑不周。”官场老油条周曾低声说道:“假意臣服陈胜,暂时稳住他乘机壮大我们的实力,等他和暴秦军队打得两败俱伤后再和他翻脸,这的确是个高招。但是少帅你怎么忘了,如果你这么爽快就答应了,那个李畔岂不是马上就变成了你的掣肘力量?到时候他如果打着陈胜的旗号让你出兵,你是遵命,还是不遵命?”

“还有。”周曾又低声说道:“如果你直接答应臣服,将来和陈胜翻脸的时候,你又如何向天下人交代?既然有机会推脱,你又何必当这个恶人?担这个骂名?”

项康恍然大悟,赶紧再次拜谢周曾的好意指点,周曾谦虚,又说道:“少帅,刚才事情匆忙,我也有点欠缺考虑,忘了还有一个更好的借口可以推脱李畔,就是陈胜还没有给你的叔父项柱国册封官职爵位。一会见了李畔之后,你不访要李畔先回去见陈胜,先替你的叔父讨得封号官职,然后再到江东去拜会你的叔父,等你的叔父同意了臣服陈胜之后,我们再遵命而行。如此一来,我们也就可以争取到更多的时间了。”

项康领会点头,然后赶紧领着周曾同去客舍拜会李畔,把自己必须服从项梁命令的情况当做借口告诉给李畔,又借口陈胜还没有给自己的叔父项梁册封什么官职封号,要求李畔回去先和陈胜把这个问题给解决了,然后再直接去江东找项梁商量。

被项康的诸多借口逼得没有办法,李畔只好乖乖的辞别了项康,辛辛苦苦的赶回张楚国的国都陈县拜见陈胜,将项康的答复告诉给了陈胜,结果正在为西线战事不利而烦恼的陈胜也没犹豫,马上又让人写下诏书,册封项梁为张楚国的上柱国和武信君,让项梁即刻提兵北上,加入反秦战场。然后又派李畔为使,赶往江东来招抚项梁。

花费了许多的时间,李畔好不容易把陈胜的诏书送到了项梁的面前后,已经通过书信知道项康意图的项梁连眼皮都没眨一下,马上就拜受了陈胜的诏书,向陈胜表示臣服。结果项梁的大侄子项羽当然极不乐意,向项梁问道:“叔父,为什么要臣服陈胜那个匹夫?我们项家现在兵强马壮,土地广阔,何必还要向别人低头?”

“你懂什么?”项梁笑着呵斥,说道:“陈胜匹夫位居中原,是我们和你康弟的西线屏障,低声下气对他说几句好话,利用他挡在前面给我们争取巩固地盘和壮大实力的时间,这么好的买卖上那里找去?这个时候假意臣服,等我们的实力足够了,也等陈胜匹夫和暴秦军队打得两败俱伤了,我们再自立一帜,还不就是一句话的事?”

项羽醒悟,可还是有些愤愤不平,说道:“这笔买卖是可以做,但我们绝对不能让李畔那个匹夫当我们的监军,他算什么东西,也配替陈胜匹夫监督我们项家子弟?”

“不要急,有的是办法对付他。”项梁笑得更加开心,说道:“东海郡的南部,不是还有一个叫做秦嘉的匹夫不肯归附我们吗?先让李畔匹夫威风几天,然后叫他替我们去招降秦嘉,秦嘉和我们项家有仇,肯定不会给他什么好脸色,说不定还会一刀直接宰了他,到时候不管李畔是被打回来,还是被秦嘉直接一刀剁了,我们不也就有了名正言顺的借口,可以武力吞并秦嘉匹夫的军队了?”

“不然的话。”项梁又笑了笑,说道:“不管是我们,还是你康弟,直接出兵攻打其他的反秦义军,岂不是马上要全天下的反秦义军唾骂?我们将来再想招揽收降其他的反秦义军,岂不是要难上许多?”

推荐热门小说汉当更强,本站提供汉当更强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汉当更强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一百章 招揽陈婴 下一章:第一百零二章 流氓本色
热门: 使徒:迷失者的续命游戏 女配她只想种地[穿书] 听说全网在等我出道 维京传奇:来自海上的战狼 贾志刚说春秋之六·圣贤本色 长夜难明(沉默的真相原著小说) 败家子的废材逆袭之路 大哥 帝王攻略 府门儿·宅门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