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流氓本色

上一章:第一百零一章 狼狈为奸的叔侄 下一章:第一百零三章 朐县新兵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折回头来继续,用种种借口打发走了陈胜的招抚使者李畔之后,按照原订计划,项康亲自率领数量已经超过七千人的少帅军主力从郯城出发西进,来攻打不愿归降的缯县城池。

以少帅军现今的军队实力,攻打缯县这么一座只有县兵驻守的小小县城,按理来说根本就用不着项康亲自出手,在实战中逐渐历练出来的项庄、晁直、郑布和丁疾等将,随便派一个带兵过来就有把握直接拿下。而项康之所以选择亲自出马,主要还是因为缯县的地利位置比较重要,北面是熊耳山区,南面是莲花山脉,西面则是人口城池众多的薛郡,进可攻退可守,如果在这里建立一个军事基地,那么少帅军不但可以确保东海北部的安全,还可以随时从这里西进薛郡,夺取鲁地,所以项康才这么重视缯县小城。同时如果条件允许的话,少帅军主力还不排除从缯县直接南下,夺取傅阳和彭城等地。

仗的确不难打,才刚收编完主动投降的襄贲和兰陵两地的秦军,把西征兵力扩大到了将近九千人,项康就已经通过种种渠道摸清楚了缯县的大概情况,知道城里的守军兵不满千,还知道缯县的县令和县丞矛盾十分严重,分化离间非常容易,同时缯县的官府也很是不得民心支持,少帅军前锋才刚踏足缯县境内,不堪秦廷暴政的缯县百姓就纷纷担浆提壶,主动跑来犒劳少帅军将士,基本上可以说城还没有攻,少帅军就已经稳操胜算。

但是也有让项康意外的事,主动跑来劳军的缯县百姓还向少帅军提供了一个重要情报,说是在两天之前,有一支来自泗水郡北部的反秦义军,突然杀进了与缯县接壤的薛郡薛县境内,目前还正在围攻薛县城池。再细一打听这支反秦义军的来历情况后,骨子里其实相当抠门的项康难免有些额头青筋暴跳——这支数量大约三千来人的反秦义军,竟然就是刘季刘老三的沛县军队,曾经用假金子骗走项康六十把上好钢刀的樊哙,也正好就在这支军队之中。

“冤家路窄啊!姓樊的,你欠我的东西,这次如果不叫你连本带利的吐出来,我以后还有脸在这世上混?”

咬牙切齿的同时,项康还一度琢磨过是否借着这个机会干掉刘老三,替老项家直接除掉未来的最大敌人?然而仔细一盘算后,项康却发现自己还是不能这么做,原因一是师出无名,无缘无故的对其他反秦义军下手,肯定会自毁声名,失道寡助。其次是直接干掉刘老三后影响太大,会严重的扰乱未来的历史进程,让项康彻底的丧失历史先知优势。第三个原因更关键,对于开辟大汉盛世的刘老三一帮人,穿越前身为汉人的项康心里其实也充满了敬意,有些狠不心来把他们直接干掉。

“走一算一步吧。”思前想后,项康还是选择了暂且忍耐,暗道:“干掉刘老三倒是容易,可是干掉了他之后,万一我和项羽无法相处,将来还有谁可以帮我对付项羽?先看看情况再说,如果刘邦有可能威胁到我,我倒是绝对不能手软,但他如果对我有利用价值,倒是用不着赶紧动手干掉他,白白便宜胡亥和项羽。”

抱着颇有些矛盾的心情,项康很快就率领少帅军主力抵达了缯县城外,结果缯县秦军倒是果断选择了闭城自保,然而项康却并不着急,一边让军队赶制攻城武器,一边派人用弓箭把书信射上缯县城头,威胁说缯县守军如果不主动开城投降,那么城破之后,少帅军必将杀尽城内官吏。而与此同时,之前混入城内的少帅军细作,也冒险把项康的劝降书信送到了与县令矛盾极深的缯县县丞手中。

……

第二天,天生就有一定军事才能的刘老三也通过细作探报,打听到了少帅军的大致情况,同时在没有太大把握拿下眼前目标薛县的情况下,已经自称沛公的刘老三还不由就有一些后悔,颇为遗憾的向连襟樊哙说道:“可惜,如果没有拿假金子买刀的事,我们倒是可以马上派人和项康那个傻小子联系,试着向他借兵,请他帮我们攻打薛城。这傻小子的兵丁,可大部分都是拿着暴秦军队上好武器的精兵啊。”

“没办法,谁叫我们当初缺钱,想要买刀就只能靠骗?”秦末著名的狗狗克星樊哙也有些遗憾,然后又说道:“对了,沛公,记得你以前说过,我们可以先把买刀的钱还给他,然后再慢慢耍他,那我们现在怎么不先试一试,派个人去向他还钱请罪,然后求他出兵来帮我们打薛县?”

“那有那么容易?”刘老三大摇其头,说道:“换成了是你,别人骗了你的一笔钱,事后那人把钱还你,又求你出大力气还花费代价去给他帮忙做一件难事,你怎么可能答应?”

樊哙泄气的时候,刘老三却又突然改了主意,盘算着说道:“不过也可以试一试,直接还钱借兵不行,我们不妨一边还钱,一边卖一个人情给他,然后再许诺把薛县城里的一半钱粮分给他,他或许就有可能答应。而且这么做了,即便借不来兵,我们也可以把欠他的人情还了,将来再见面的时候也好说话。”

“妙计。”樊哙赞了一声,忙问道:“那怎么卖一个人情给他?”

“出兵帮他拿下缯县。”

刘邦的爽快回答让樊哙大吃一惊,也让樊哙忍不住失声惊叫道:“出兵帮他攻城?沛公,你不是在说笑吧,万一项康那个小竖子乘机吞并了我们怎么办?再说就算他没有这个野心,那个小竖子兵强马壮,武器装备比我们不知道要好多少,我们出兵去给他帮忙,又能帮得了什么?”

“果然狗肉吃多了,笨得象条狗。”刘老三笑骂了一句,然后才说道:“我们当然不用出动主力去帮他,只要分出一支军队过去做做样子就行了,而且我们也用不着真的给他帮上什么忙,只要过去说一声是去给他帮忙的,等于就是让他欠下了我们的人情。伸手不打笑脸人,我们这么做了,再想抹开以前的事和向他借兵,不就可以容易许多?”

“好主意。”樊哙鼓掌,说道:“这么做还有一个作用,就是乘机试探一下那个傻小子对我们的态度,如果他真想对我们不利,我们的偏师撤退起来也比较容易。”

刘老三是一个做事爽快的人,拿定了这个主意,就马上叫来自己十分信任的部将曹参,让他率领一千军队东进,打着增援少帅军的旗号去卖空头人情。同时为了预防万一,刘老三还未雨绸缪的明确交代曹参,说是项康如果真的调动曹参所部参与攻城,那么曹参绝对不能贪图什么保存实力,必须要真的卖命攻打,务必要让项康看到刘老三军希望与他成为朋友的诚意,也让项康看一看刘老三军的士气斗志——武器装备是差了点,可军队却绝对不是吃干饭的!

依照刘老三的命令,曹参第二天一早就带着军队出发东进了,一路轻装急行,只用了一天时间就抵达了薛郡边境附近,并在第二天早上走出薛郡,进入到了缯县境内,还马上就遇到了在边境处巡哨的少帅军斥候。少帅军斥候见曹参人多势众,也没敢贸然上前,选择了在远处高声喝问曹参军的来意。

的确是抱着善意而来,为了不让少帅军误会,曹参当然是马上命令军队停止前进,让人上前表明身份来意,少帅军斥候听了将信将疑,答复道:“这事我们必须禀报项少帅,然后才能给你们答复。但你们如果真的是来给我们帮忙的,最好就在这里等着别动,因为我们的军队正在攻城,你们直接过去,闹出什么误会就不好了。还有,你们如果有什么使者要去拜见我们少帅,当面说明原因,我们可以把他领去。”

上前联络的士卒把消息带回到曹参的面前,曹参也没犹豫,马上就让军队就地休息并适当保持警戒,同时派遣自己的同族部将曹无伤为使,携带樊哙之前拖欠项康的刀钱,还有刘邦写给项康的亲笔书信,随同少帅军的使者赶往缯县城下先行拜见项康。

抱着对少帅军的无尽好奇,领受了命令的曹无伤匹马出列,随着少帅军斥候东进来和项康见面了。然而才刚看到缯县城池,曹无伤就无比震惊的发现,城墙上已经到处都是欢呼雀跃的少帅军士卒,还有随风飘展的楚国大旗,很明显,少帅军已经成功的拿下了这座县城。震惊之下,曹无伤又下意识的抬头看天,见冬日的太阳还没有升到顶端,很明显连正午时间都还没到,曹无伤不由也更加惊骇,脱口说道:“竟然这么快?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军队?”

并没有告诉曹无伤,说少帅军之所以能够迅速缯县,是因为缯县县丞在少帅军攻城时突然发难,砍下了深恨至极的县令脑袋,主动打开城门迎接少帅军进城,所以曹无伤的赞叹艳羡也一直在持续。因为在走近战场之后,曹无伤看到的,是一队队一列列拿着秦军制式武器的少帅军将士,枪戈如林,旗帜蔽天,还有数量庞大的骑兵人群,以及数以百计的立旗战车,兵强马壮,军容齐整,甩开刚起兵不久的刘老三军八条街都不止。

还是不知道项康故意把主力拉来炫耀军威,是为了威吓恫压城里的秦军守兵,本来就对少帅军颇为敬畏的曹无伤难免变得更加小心,被引领到了项康的旗阵面前后,还没来得及看清楚项康的容貌模样,曹无伤马上就客客气气的行礼说道:“沛公麾下都尉曹无伤,见过大楚项少帅。”

“骗我刀的人来了。”项康一张嘴就喷毒,笑着刚想再说几句笑话时,话到嘴边却突然改口,有些吃惊的问道:“你叫什么?”

“末将曹无伤。”曹无伤如实回答,也这才看清了项康的模样,瘦瘦的显得有些削弱,不过五官还算端正,皮肤也挺白皙,勉强有些吃软饭的本钱。

历史虽然稀烂,可曹无伤是个什么样的人,看过鸿门宴的项康还是一清二楚,也正是因为曹无伤很有些收买拉拢的价值,项康也马上改了主意,笑着说道:“原来是曹都尉,刚才说句笑话,都尉莫怪。区区六十把刀,我也不会放在心伤,而且我还有点佩服你们沛公的连襟樊哙樊将军,看上去那么粗豪,实际上却是心细如发,竟然连我都骗得过去,佩服,佩服。”

“少帅恕罪。”曹无伤颇有些紧张的说道:“我们沛公和樊将军当时也是迫于无奈,不得以才耍了点花样,事后也一直忏悔不已,所以这次探听到少帅你率军来此,沛公就赶紧让我们曹参曹中涓领兵过来增援,以谢前日之罪。另外沛公又让小使带来了之前拖欠的刀资,敬请少帅笑纳。”

言罢,曹无伤赶紧解下了身上的包裹打开,露出了一包金子和一面代表利息的玉壁,项康稍一盘算,很快就笑道:“些许小钱,本来无足挂齿,但我如果不收,沛公说不定就会怀疑我还记着以前的事,既然如此,那我就收下了。来人,把曹都尉带来的东西收下,设座备酒,为曹都尉接风洗尘。”

按照项康的命令,左右卫士马上接下了曹无伤带来的包裹,又摆设座位,邀请曹无伤入席,曹无伤受宠若惊,一再谦虚之后才战战兢兢的坐下,又呈上了刘老三的亲笔书信,项康接过一看,见书信之上尽是致歉请罪言语,不由再次大笑,说道:“沛公真是太客气了,一点小事,何必要这么一再致歉?”

笑罢,项康又向曹无伤问道:“曹都尉,沛公让你们来这里,除了想帮我拿下缯县之外,还有没有其他的事?有的话请尽管直言,能帮得上忙的,我一定尽量帮。”

“少帅真是快人快语,那末将也就斗胆了。”曹无伤很是小心的说道:“不瞒少帅,我家沛公还想请你在攻下缯城之后,也向我军伸出援手,派出一军帮助我们拿下薛县,事成之后,我家沛公愿意拿出一半的薛县钱粮答谢少帅。”

“都说刘老三流氓,果然名不虚传。派一支乌合之众过来装装样子,卖一个空头人情给我,既抹开了之前的事,又乘机向我借兵,打得好算盘。不行,我绝对不能上这个当!”

项康心中冷哼,脸上却笑容依旧,说道:“曹都尉,那这次恐怕就要让你白跑一趟了,本少帅亲自统兵至此,目的怎么可能是为了区区一座缯县小城?”

“少帅也有攻打薛县的打算?”曹无伤吃惊问道。

“还不确定,不过我们的下一个目标,不是傅阳就是薛县。”项康说道:“所以没办法,看在同是反秦义军的份上,也看在沛公主动伸出援手的份上,我最多只能答应在你们围攻薛县期间,不向薛县下手而已。但是要我们出兵帮你们拿下薛县不行,我们不能让你们拿下薛县,堵住了我们进兵薛郡腹地的道路。”

曹无伤张口结舌,只能是答复把事情禀报给刘老三,请刘老三做出决定,项康哈哈大笑,一个劲只是邀请曹无伤举杯共饮,对曹无伤亲热之至。期间有好几个少帅军官吏过来报告少帅军进城后的情况,项康都摇手不做理会,让少帅军众将自行处理,对曹无伤的礼敬态度让旁边的少帅军文武个个个莫名其妙,也让曹无伤更加觉得受宠若惊。

事还没完,当白跑一趟的曹无伤提出告辞时,项康又让人取来金玉厚赏给他,曹无伤推辞不受,项康却坚决不依,硬是逼着曹无伤收下了自己的礼物,与曹无伤拱手而别。结果也是在曹无伤离去之后,旁边的周曾才问道:“少帅,你真打算去打薛县?”

“当然不是。”项康答道:“薛县虽然也还算重要,但我们的主力已经太过远离下相后方,下一步拿下傅阳和彭城,夯实我们的西线侧翼才是明智选择。我故意这么答复刘季,是想看一看他的反应,试探一下他对我们的态度。”

周曾点头表示明白,又问道:“少帅,那你为什么对这个曹无伤格外礼敬?以他的身份,不配你对他这么客气啊?”

项康当然不能告诉周曾,说曹无伤将是刘老三身边最危险的叛徒之一,找了一个借口说道:“当然是做给刘季看的,他知道我对他的一个部将都这么好,走投无路的时候,就会想到投奔我们。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们提出招揽和收编刘季的军队,也可以容易一些。”

……

曹无伤把项康的答复和少帅军已经拿下缯城的消息带回到曹参面前后,继续东进已经毫无作用的曹参也没犹豫,马上就带着跑来做空头人情的军队撤回了薛县城下,重新和刘老三会师一处。而刘老三得知了项康的答复后,更是没有任何迟疑,稍一盘算就说道:“退兵,解围,西进去打胡陵!”

“沛公,为什么要退兵?”樊哙一听急了,忙说道:“难道你怕了项康那个傻小子?”

“怕他又怎么了?实力摆在这里,该装怂的时候就得装怂。项康小竖子已经把话挑明,说我们拿下薛县会挡住他进兵薛郡腹地的道路,我们如果坚持要继续打薛县,等于就是故意和他为难做对。我们刚起兵不久,实力还远远不足,犯不着为了一座县城,得罪一支强大的友军。”

刘老三冷哼,又说道:“反正我们也没有把握拿下薛县,与其这么干耗下去白白浪费粮草,不如马上退兵,另外找一个比较容易下手的地方打,顺便再做一个空头人情给项康小竖子。而且这个小竖子如果真的进兵薛郡的话,对我们来说也不是坏事,起码他可以替我们牵制住暴秦的薛郡主力,他强我弱,薛郡的暴秦军队只会全力防范他,不会直接盯上我们,我们也这才有浑水摸鱼的机会懂不懂?”

素来敬畏刘老三的老大风范,樊哙和曹参等将也不多说什么,马上就按照刘老三的命令让军队准备撤退,并于当天就撤出了薛县城下战场。同时刘老三自然少不得寄书项康,必恭必敬的表示愿意把薛县让给少帅军。项康闻报嗟叹,暗叹道:“果然是流氓本色!该示弱的时候比谁都装得象,难怪我那个四肢发达的大堂哥玩不过他,将来他如果真的成了我的对手,也肯定会让我头疼。”

项康的另一番努力并没有白白浪费,随着刘老三退兵西进路上,把玩着项康送给自己的玉器,还有回想着项康对自己的客气礼敬,以及少帅军的兵马强盛,目前在刘老三军队里地位并不高的曹无伤难免有些遗憾,遗憾自己怎么生错了地方,没有得到早早就加入少帅军的机会?

推荐热门小说汉当更强,本站提供汉当更强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汉当更强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一百零一章 狼狈为奸的叔侄 下一章:第一百零三章 朐县新兵
热门: 当Alpha被同类标记后[电竞] 死亡概率2/2 罪案现场:你所不知道的刑侦3 死亡通知单 带资进组的戏精 如意蛋 和反派杠上以后我哭了[快穿] 假装生活在宋朝:京都汴梁等地生活指南 修仙农家乐 嫁给豪门残疾大佬[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