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因祸得福

上一章:第一百一十章 迎接沛公南下 下一章:第一百一十二章 双喜临门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经过一番难度不小的艰苦鏖战,继留县之后,彭城西面的萧县终于也被少帅军偏师攻克,少帅军新主城彭城的外围屏障也随之逐渐形成雏形。

攻打萧县的最大障碍依然还是少帅军的老对手赵壮,汲取了前几次惨败的教训,赵壮这次是早早进驻了留县城内,并且接管了留县秦军的控制权,杜绝了彭城大战时那样的隐患,率领少帅军偏师的郑布无奈,也只好采取见效慢、伤亡大的强攻战术,正面叩打这座县城。

仗一度打得十分艰难,负隅顽抗的留县秦军凭借居高临下的优势,先后两次打退少帅军偏师的正面进攻,即便郑布亲自上阵也没能奏效。不过还好,现在的少帅军在兵力调配方面已经再不向之前那么捉襟见肘,得知萧县陷入苦战,项康又马上派遣丁疾率军两千前来助阵,郑丁二将联手实力大增,后援兵力已经接近枯竭的赵壮军则是士气大受影响。

军心沮丧之下,面对少帅军同时从三个方向发起的强攻,秦军当然再也无法招架,守军兵力不足的西门被少帅军突破后,很快就彻底的土崩瓦解,屡战屡败的赵壮率众南逃,结果却在抢渡谷水时不慎落水,当场溺毙,秦军降者众多,只有少部分人惧怕少帅军报复坚持逃走,不过这些人也几乎都没敢逃回相县归队,普遍选择了潜逃他乡,再没勇气回到秦军队伍,继续与越来越强大的少帅军为敌。

至此,泗水郡的十六座县城之中,已经有九座县城落入少帅军的魔掌,再加上刘老三控制了丰县和沛县,铚县和蕲县又在此前的战乱中被彻底打废,再加上戚县也被彻底孤立,泗水秦军真正能够控制,实际上已经只剩下了青壮男定已经被掏空的郡治相县和城父、竹邑两座县城,不但再没有任何力量向少帅军控制地发起反击,还连自保都明显力量不足,少帅军基本拿下泗水全郡,实际上也就只剩下了时间问题。

拿下了萧县之后意气风发,郑布和丁疾二将除了赶紧遣使告捷之外,当然也顺便请求项康同意他们进兵相县,拿下泗水郡的郡治,然而项康却拒绝了他们的请求,原因一是少帅军扩张过快,急需时间消化胜利成果,二是随着少帅军各地守将先后率军赶到彭城侯命,少帅军急需重新整编队伍,完善指挥系统,所以项康选择了让郑丁二将暂时停止西进,就地接受整编,准备等完成了这一工作之后再考虑更进一步扩张。

距离较近的项声最先赶到彭城与主力会合,还给项康带来了僮县和徐县预备队,共计兵力两千五百余人,项康则给项声补充了一些武器战车,直接编为一队,仍交项声指挥。项冠则因为一是道路较远,二是需要护送少帅军主要将领的家眷,过后了两天才带着下相、凌县和淮阴的预备队赶到彭城,项康闻报不敢怠慢,率领少帅军出城十里迎接项冠护送的两位叔母,也终于在时隔多日之后,再次见到了自己的未婚妻虞妙戈,还有最为挂念的小姨子虞姀。

一段时间不见,虞姀小丫头的变化倒是不大,只是随着年龄增长和身体发育,变得更漂亮了一些,也让项康忍不住悄悄咽了一口唾沫,发誓要尽快找机会再给小姨子做一次全面的身体检查。然而在看到虞妙戈时,项康却不由有些意外,才一个多月不见,虞妙戈竟然明显消瘦了不少,精神状况也明显的不好,见到项康时不但没有什么久别重逢的喜色,相反还情绪有些低落,与项康说话时笑容也十分的勉强,似乎心事重重。

虽然更喜欢漂亮小姨子一些,但是看到未婚妻变成这副模样,良心还没被狗吃光的项康还是有些担心,忙向虞妙戈问道:“妙戈,你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怎么瘦了这么多?”

“没事。”虞妙戈强做欢颜,说道:“可能是路上受了些风,头有些沉。”

“傻孩子,你还瞒着康儿做什么?”旁边的二叔母埋怨,又转向项康说道:“康儿,其实上次你走了以后,妙戈就生了病,吃不好睡不好,整天难受,只不过她怕你挂念,不许别人让你知道。你看看,妙戈多替你着想,这次她搬来彭城,你得多陪陪她,也得好生照顾一下她。”

“还有你们的婚事,也该办了。”三叔母接过话头,说道:“本来你们是定在七月成亲,因为起兵反秦的事耽搁了,后来你也一直没时间,耽搁到了现在。这次再不能耽搁了,就在这几天,你们就把婚事办了,叔母我还等着抱侄孙子。”

内心深处一直在逃避和虞妙戈的婚事,项康只能是含糊答应,虞妙戈知道项康的心中所想,也不揭穿,只是柔声向三叔母说道:“三叔母,项郎事情太多,还是再等一等吧,等他有了时间再说。”

“不能再等了,现在天下这么乱,谁知道他什么时候才能有时间?”素来比较温柔的三叔母难得武断一次,说道:“三天后吧,我看到日书,三天后是好日子,那天你们就正式成亲。”

二叔母附和,也主张让项康和虞妙戈赶紧把婚事办了,虞妙戈的父亲虞间也不知道从那里钻了出来,摆着岳父架子逼迫项康当场拍板同意,另一边的周曾、项冠等人出于好心,也都力劝项康尽快成亲。避无可避的项康别无选择,也只好点头说道:“好吧,小侄就听两位叔母的安排。”

做出了这个承诺,项康悄悄去看虞姀,小丫头却故意把脸扭开,不让项康知道她的神情反应。而虞妙戈也在悄悄偷看项康,见项康目光偷瞟自己的妹妹,虞妙戈心中难免又是一阵失落,也更加下定了一个决心……

彭城规模远超下相,虽然项康不喜欢滥用民力修建什么华屋丽舍,但是想在城里找几套好房子安顿两位叔母和虞家人还是轻而易举,而把她们和其他少帅军主要文武的家眷安顿好了以后,项康连口气都没喘,马上一头扎入了军队的整编工作中,期间为了答谢项冠这段时间的守卫后方、保护老小和供给粮草兵员,项康除了也把项冠升为校尉之外,又给项冠补充了许多的精锐士卒和战车武器,把项冠的统领军队扩建为三千人,项冠大喜,对项康感激不尽。

与此同时,留下了朱鸡石守卫留县之后,晁直也带着两千多本部军队回到了彭城,不过项康这一次没再让晁直独自成军,而是把晁直军收编进了自己的中军队伍,听命于自己的直接指挥,同时从东海北部陆续向彭城赶来的新兵,还有钟离昧和龙且两员大将,项康也打算收编进自己的中军听用,余下兵马则被项康交给了自己目前最信任的项庄统领,将少帅军的整编工作初步告一段落。

忙完了这些事后,时间已是晚上,疲惫不堪的项康回到官寺后连饭都懒得吃,只想赶紧回房睡觉,不料刚回官寺,替项康掌管住所事务和机密文书的族侄项它立即就迎了上来,挤眉弄眼的嬉笑说道:“季叔来了,等你很久了,还亲手给你做了晚饭,快去见面吧。”

项它没说明是谁来了,可是光凭项它提到已经亲手给自己做好了晚饭,项康就知道是自己贤惠的未婚妻虞妙戈来了——虞姀小丫头可没有这样的耐心。不过让项康意外的是,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了住处时,推开房门,虞妙戈和虞姀姐妹竟然都在房中,虞姀小丫头还以姐姐的大腿为枕,正睡得又香又甜。

点了点头算是向项康见礼,又轻轻把妹妹扶到旁边睡下,虞妙戈这才起身侍侯项康更衣除鞋,又把已经冷掉的饭菜拿起厨房重新温热,然后才端回来侍侯项康用饭,期间为了不惊醒虞姀小丫头,虞妙戈和项康都几乎没有怎么说话,更没有什么激情动作,平静得就好象一对已经成婚多年的老夫老妻,也有些象是一对没有什么特殊关系的陌生男女。

最后,还是在项康快要把饭吃完时,坐在旁边的虞妙戈才突然开口,声音温柔的说道:“项郎,我想通了,我们退亲吧。”

“你说什么?”项康怀疑自己耳朵听错了。

“我说,我们退亲吧。”虞妙戈的声音依然十分温柔,语气却十分坚定。

“妙戈,你开什么玩笑?”项康终于大吃一惊,说道:“出什么事了?你怎么突然说这话?”

“因为你喜欢的不是我,是我妹妹,对不对?”虞妙戈终于摊牌,指了指旁边正在酣睡的虞姀说道:“你们之间还互相相爱,甚至还有可能已经有肌肤之亲,对不对?”

与小姨子的奸情被未婚妻突然揭穿,项康再是如何的能说会道,在这一刻也难免手忙脚乱,厚着脸皮否认道:“妙戈,你在胡说八道什么?我怎么能和你妹妹……,我也是一直把她当妹妹啊。”

“你不用骗我了。”虞妙戈缓缓流下了眼泪,说道:“马陵山盗匪那件事发生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小妹在喜欢你,那时候我还以为只是小妹的一相情愿,对她还有些内疚。可是后来我才逐渐发现,原来你和她才是真正的两情相悦,彼此相爱,所以我不想再成为你们之间的障碍了,我们退亲,你娶小妹好了。”

项康傻眼,再次狡辩否认,虞妙戈则忍无可忍,说道:“你还骗我?还记不记得在下相的时候,我出房去给你做饭,小妹就马上进去和你见面,你们还背着我亲热是不是?实话告诉你,我没去厨房,我又回来偷看了,亲眼看到你们抱在一起……,做那个!”

项康再没有任何话说,虞妙戈却是泪如雨下,哽咽说道:“当时我连死的心都有,也很想冲进房里当面揭穿你们,可我忍住了,因为你是大楚国的少帅,丢不起这个人,所以我只能忍住,也只能忍住……。”

哽咽到这里,虞妙戈已然是泣不成声,项康则是心中无比愧疚,下意识的伸手把虞妙戈揽如怀中,温柔的替她擦拭眼泪,也终于有了点不是渣男的样子,虞妙戈则将头埋在了项康的怀中饮泣,许久才抽噎着问道:“告诉我,你和小妹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别让我在糊涂下去,我想知道。”

事情到了这步,项康也没有多余的选择,只能是把自己与虞姀小丫头之间的乌龙情事告诉给了虞妙戈,然后才愧疚的说道:“妙戈,我真不是故意要伤你的心,当时我真不知道你们是两姐妹,还以为你父亲是答应把你妹妹嫁给我,就把心放在了她的身上。可是我知道真相后,事情已经无可挽回了,小妹和我之间,已经有了感情了。”

“原来是这样。”虞妙戈终于恍然大悟,也忍不住再一次泪流满面,轻声说道:“也好,反正我从一开始就是局外人,也是应该退出,你和小妹成亲吧,我祝你们幸福。”

“不行!”项康下意识的揽紧了虞妙戈,说道:“我们不能退亲,我知道你的脾气,你和我退了亲,你这一辈子就完了。我已经对不起你一次,不能对不起你一辈子。”

难得听到项康发自肺腑关心自己的言语,为项康付出了许多的虞妙戈不由再次落泪,半晌才说道:“可我如果不走,小妹岂不是得伤心一辈子?你们之间,难道能永远这么下去?”

项康再也无话可说,有心想要立誓与虞姀小丫头断绝往来,可又觉得自己再说这样的话未免渣男到了极点,虞妙戈则又轻声说道:“项郎,不用担心我,我不怪你,这是天意弄人,是上天注定要成全你们,虞姀是我的亲妹妹,我不能为了我自己,让她伤心一辈子,一辈子只能是偷偷摸摸的和你在一起。你们成亲吧,我走……。”

虞妙戈没能把话说完,因为睡在旁边的虞姀小丫头已经悄悄的坐直了身体,俏丽的脸庞上也同样尽是泪水,声音沙哑的说道:“阿姐,你不要再说了,是我对不起你,抢走了你的丈夫,你不能走,项郎是你的,我走,我发誓,以后再也不偷你的男人。”

“小妹……。”

虞妙戈声音颤抖,虞姀则过来直接扑进了虞妙戈的怀中,哭着说道:“阿姐,是我对不起你,我不该喜欢上你的男人,更不该和他做不该做的事,我已经对不起你那么多,不能再对不起你一辈子!你和项郎成亲,我走!我再也不出现在你们面前!”

被妹妹的话感动,虞妙戈不由抱紧了妹妹,姐妹两人一起抱头痛哭,而项康思来想去,一咬牙干脆把虞家姐妹一起抱进了怀里,说道:“你们都不能走,都嫁给我!我同时娶你们姐妹两个,都给你们幸福!”

虞家姐妹的哭声一起戛然而止,吃惊的抬头来看项康,项康则难得神情坚定,先飞快在姐妹俩的脸上各吻了一下,然后才说道:“就这么定了,你们都嫁给我,都做我的妻子!”

“你想得美!”虞姀小丫头本性流露,先在项康的身上狠掐了一把,然后才说道:“都嫁给你?那谁大谁小?”

虞妙戈不吭声,因为这个时代的侍妾实在是地位太低了,基本上和仆役丫鬟没有什么区别,虞妙戈本人当然不愿意做妾,也更不愿意让心爱的妹妹落到这样的处境。

“没有大小,都是我的王妃!”项康也很清楚这个时代的妻妾地位差距巨大,干脆这么说道:“想必你们也听说了,张楚王的部将武臣已经在邯郸自称了赵王,有一个叫田儋的齐人,只拿下了一个狄县,也自封为齐王,他们都敢称王,我项康那有不被封王的道理?你们先暂时忍一忍,等我封了王,我马上封你们为王妃,到时候你们既不用受委屈,外人也没有任何话说!”

说完了,也不等虞家姐妹答应,项康就迫不及待的抱紧了她们,直接在她们的嫩滑脸蛋上乱啃,虞家姐妹则是开始还奋力挣扎,可是随着项康的越抱越紧,越吻越是热情,虞家姐妹的挣扎力度也不由越来越小,最后,她们身上的衣服,还慢慢的在项康拉扯下不断的脱落……

是夜,当世第一渣男项康与小姨子的奸情被未婚妻子当面揭穿后,却靠着自己的厚脸皮和强健身体,不但没有身败名裂和竹篮打水一场空,相反还因祸得福,成功做到了一件让无数男人梦寐以求的事——那个什么姐妹什么双又什么飞的来着。

推荐热门小说汉当更强,本站提供汉当更强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汉当更强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一百一十章 迎接沛公南下 下一章:第一百一十二章 双喜临门
热门: 我真的是炮灰[快穿] 暗黑系暧婚 小夫郎 不容青史尽成灰:两汉卷 罪恶的黑手 张居正·金缕曲 荣宝斋 民调局异闻录1·苗乡巫祖 穿成女配姐姐的小仙女 小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