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师出有名

上一章:第一百一十二章 双喜临门 下一章:第一百一十四章 各有隐患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中原的混战越来越激烈,也越来越乱,项康与虞妙戈正式成亲的第二天,还没等项康从新婚燕尔的喜悦中回过神来,下面就呈报来了一个道听途说来的消息,说是脱离陈胜自立为赵王的武臣派遣部将韩广北略燕地后,他的部将韩广也象他学习,脱离他的控制自立为燕王,又说武臣为了这事勃然大怒,已经亲自带兵北上,讨伐背叛自己这个叛徒的叛徒韩广。

项康当天就把这个消息告诉给了住在彭城县寺客舍里的范增,范老头却没有再象昨天那么洋洋得意,乘势吹嘘自己的先见之明,相反还叹了一口气,说道:“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武臣和韩广这两个匹夫这么做,真的是亲者痛仇者快,白白便宜了暴秦军队啊。”

“这样的情况,今后只怕会是越来越多。”项康也叹了口气,说道:“只希望陈胜能够撑久一点,别输得太快,多给我们争取一点时间。”

“永远不要把希望完全寄托在别人身上,更不要把希望寄托在你的敌人犯错上。”范老头又摆起长者架子,教训道:“只有自强不息,时刻不忘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才能掌握你自己的命运。”

项康赶紧表示把范老头的指点牢记在心,范老头这才满意点头,又很不客气的问道:“少帅,打算如何安排我这个糟老头子?老夫年老体衰,上不了阵,骑不了马,你总不能让老夫替你上阵杀敌吧?”

“范公放心,小子已有安排。”项康很是恭敬的说道:“小子本来想直接请范公就任军师一职,但是范公初来乍到,直接就出任军师,只恐小子的麾下文武不服,所以小子冒昧,想先请范公暂时就任左史(高级参谋)一职,待将来再请范公出任军师,还请范公千万不要觉得委屈。”

心高气傲的范老头一听笑了,说道:“看不出你年纪轻轻,竟然还有这等魄力,老夫初来乍到,居然也敢让老夫直接参与你的军机大事。也罢,看在你还算有点诚意的份上,老夫就帮你了。”

项康大喜,赶紧向范老头拜谢,又毕恭毕敬的呈上自己让人连夜赶制的左史印信,范老头毫不客气的一把接过,然后马上扶杖起身,说道:“别浪费时间了,走,领老夫去你的书房,老夫要马上阅看你的军中文书,知道你的军中情况。”

秦末顶级谋士范老头确实不是浪得虚名,在项康的书房里只是呆了小半天,就已经把少帅军的军情详细牢记在心,也在和项康、周曾一起吃晚饭的时候,就向项康提出了三个建议,一是建议项康尽快拿下相县和竹邑,建立进兵砀郡的前进基地;二是让已经成功拿下了广陵和堂邑的少帅军冯仲兵团进兵九江,扩张疆土和壮大实力;第三则是建议项康加固符离城防,在符离大量囤积军需粮草,以便将来使用。

进兵相县和竹邑早在项康的计划之中,项康当然不会反对,让已经闲置的冯仲兵团西进九江夺取城池土地,项康也马上点头,可是范老头的第三个建议,项康却有些看不懂,旁边的周曾又忍不住问道:“范公,我军拿下了相县和竹邑之后,符离就已经位居后方,怎么还要在那里抢修城防,囤积粮草军需,这么做有什么意义?”

“倘若敌人从西而来,你没发现符离会变成我们军队布防的最大弱点吗?”范老头反问,又说道:“你集兵于彭城这座江淮中枢,确实可以在陈胜匹夫兵败之后,为你赢取到以逸待劳的先机。但如果敌人不来打彭城,或者兵分两路,一路直来彭城与你对峙,一路继续东进,攻打你的东海后方,你还有那一座城池可以起到保护后方的作用?”

“只有符离可以挑起这个重担。”范老头自问自答,又说道:“符离紧扼睢水航道,又有驰道连通彭城和九江,西来敌人要想不经彭城直取你的后方,就必须得走符离经过,你在这里加固了城防,囤积了足够的粮草军需,就可以随时在符离驻扎重兵,保护你的东海后方,也可以保护你和南线军队的直接联络,倘若真有必要,你的南线军队也可以沿驰道迅速北上,增援西线战场,你说我们有没有必要重视符离的防御问题?”

项康醒悟,忙向范老头道谢,然后按照范老头的建议当场接连颁布命令,让郑布和丁疾二将从萧县出兵进攻相县,让项悍一边进兵竹邑,一边组织人手加固符离城防,尽可能的在符离囤积粮草军需,同时去令南线,让冯仲从堂邑出兵西进,夺取已经形同孤立的九江郡。旁边的周曾则很清楚自己不擅长军事,虽然对项康这么敬重刚来的范老头多少有些嫉妒,却也没有胡乱发言,干扰项康已经接受的决策。

……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来看看冯仲这边的情况,也是凑巧,项康让冯仲兵进九江的命令送到南线后,正好少帅军遥尊的老大项梁也从会稽送来消息,告诉了少帅军各部自己已经接受了陈胜的册封,正式出任张楚的上柱国和元帅官职,让少帅军各部从此象征性的打出张楚旗帜,知道项康十分敬重项梁这位叔父的冯仲也不敢怠慢,马上就让人赶紧缝制一面张楚旗帜打上,然后才坐下来,与自己最为得力的韩姓亲兵商量进兵九江郡的事宜。

“没有什么难度。”韩姓亲兵直接说道:“九江郡地域虽广,但人口稀少,各地的暴秦军队不会有太多的兵力和我们抗衡,攻取不难。不过道路遥远难走,粮食转运更是困难,我们逐个夺取城池肯定耗日漫长,军队也会十分疲惫,北线一旦有事,我们也很难立即回师增援。”

“所以我们绝不能从广陵直接西进,只能是先回师到淮阴,然后沿着淮水西进,取淮水运粮之利,先下钟离曲阳,后取寿春,拿下寿春后再以九江郡守的印信颁发命令,让九江南部的各地城池易帜投降,那些城池的县令县长畏惧我们的兵威,害怕我们出兵讨伐,肯定会有不少人选择投降。即便有几个负隅顽抗者,我们也只需要派出偏师,就可以轻松拿下。”

早就已经对韩姓亲兵言听计从,冯仲当然是毫不犹豫的马上采纳了他的建议,不顾项伯鸡蛋里挑骨头的故意反对,当天就带着已经壮大为八千余人的少帅军南线兵团沿秦弛道北上,仅用时两天就轻松回师到了淮阴,再将粮草辎重装船水运,军队轻装而行,走淮水南岸的道路大步西进。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盱台那边却突然传来消息,说是此前与少帅军分道扬镳的秦嘉军已经成功拿下了九江郡内的钟离城,当道拦住了少帅军的西进道路。

听到这个消息,此前就反对这个路线选择的项伯当然是要多得意有多得意,在冯仲帐中张牙舞爪,大喊大叫,一个劲的只是指责冯仲的决策失误,满脸张狂的叫嚣道:“怎么样?老夫没说错吧?既然要进兵九江郡,就不要舍近求远,直接从广陵进兵东城,先拿下东城,然后再夺取阴陵和曲阳,进兵寿春。就是不听,就是要贪图道路好走,运粮方便,舍近求远,沿淮水直取寿春,现在好了,钟离已经被秦嘉狗贼拿下了,同是反秦义军,打不能打,路也不能借,老夫看你怎么办?!”

没想到会出现这个意外的冯仲神情沮丧,只能是偷眼去看韩姓亲兵,韩姓亲兵却是想都不想,说道:“将军,小人认为不必有任何顾虑,直接绕开钟离城继续进兵,秦嘉不出兵拦截还好说,他秦嘉如果胆敢拦截,只管开打就是了,反正是他们先动手不义在先,我们就算把他灭掉,天下人也没有任何话说。”

“放屁!你一个小小的执戟亲兵,也敢在这里胡说八道?”早就看韩姓亲兵不顺眼的项伯破口大骂,说道:“都是反秦义军,强行借路还动手开战,传扬出去我们项氏家族还不得被天下人唾骂?将来我们项元帅问起,谁来担待?”

冯仲的性格确实有些软弱,统兵作战后这个缺点虽然也有所改善,可是也不敢擅自做这么大的主,犹豫了一下后才说道:“还是请令吧,我这就给项少帅去信,向他说明原因,请他决断。”

“得向元帅请令!”项伯恶声恶气的说道:“这么大的事,只有元帅才能决断,否则谁也做不了主!”

选择了舍近求远的冯仲这次不敢再和项伯分辨,马上就点头答应,当场写下书信向项梁禀明情况,请项梁决定如何处置,并派快马立即发出。而打发走了项伯等人之后,冯仲又悄悄写信向项康报告情况自然不提,然后冯仲又采纳了韩姓亲兵的建议,统率兵马缓缓的先行西进,准备一边走一边等待项梁和项康的答复。

项伯其实绝对应该后悔逼着冯仲征求自己兄长的意见,六天后,项康倒是送来答复,要求冯仲谨慎行事,遣使通好争取借路而行,不到万不得已绝不能首先动手,授人以柄招来骂名,实在不行可以远远绕开钟离,直接去打钟离西南部的阴陵。然而还没等项伯高兴多少时间,项梁就派人送来了答复,不但要求冯仲直接西进钟离,还把陈胜此前派去招抚项梁的张楚武平君李畔也送到了冯仲军中,让冯仲派遣李畔为使,携带项梁的亲笔书信前去招抚秦嘉,秦嘉答应便罢,不答应就强行借路,秦嘉胆敢出兵拦截,坚决干掉!

书信的最后,项梁还明白告诉冯仲,说秦嘉虽然也是反秦义军,但他此前背弃盟约攻打少帅军的营地,已经是不义在先,这会他又阻拦少帅军的进兵道路,如果再不借路给少帅军伐秦,那就是公然与全天下的反秦义军为敌,少帅军灭了他名正言顺!叫冯仲不必有任何顾虑,将来有什么责任后果,项梁一个人担着!

兄长的答复当然让项伯再一次脸色难看到了极点,然而瞻前顾后的冯仲却是象吃了一颗定心丸,再没有任何顾虑,马上就命令已经逼近九江郡境的军队继续前进,以正常行军速度直取钟离。同时又把项梁的决定用书信告知项康,让项康知道原因究竟。

越过了九江郡境,向西行进只走了一天多点时间,钟离城就已经遥遥在望,收到消息的秦嘉也早已在钟离城下严阵以待,同时遣使责问少帅军的来意。冯仲则按照项梁的吩咐,派遣陈胜的直属臣子李畔为使,携带密封的项梁亲笔书信前去向秦嘉借路,同时采纳韩姓亲兵的建议,早早就让军队排开阵势,做好了迎战准备。

秦嘉给出的答复让冯仲和项伯等人一起傻眼——李畔带着项梁的书信进入到了秦嘉军的阵中之后,没过多少时间,秦嘉军阵中竟然奔出了一匹快马,把李畔的人头摔到了少帅军的阵前,并且破口大骂道:“项家狗贼,无耻卑鄙,在盱台城下言而无信,现在竟然还要我们秦将军向你们屈膝投降!做梦!要打就打,今天正好找你们新帐老帐一起算!”

言罢,秦嘉军使者打马飞奔回阵,冯仲、项伯和陈婴等人却是面面相觑,都有些不敢相信这是真的——秦嘉竟然能疯狂到这个地步,居然敢把陈胜的直属臣子也直接一刀宰了?惟有冯仲身后的韩姓亲兵和项伯身后的张良一起叹息,道:“不愧是我们的项柱国,高啊!想不到一道故意言词傲慢的书信,竟然能把秦嘉匹夫激成这样。”

叹息过后,韩姓亲兵又俯首凑到冯仲的耳边,低声说道:“将军,还楞着干什么?这么好的机会,再不动手开打,还要等什么时候再打?”

冯仲醒悟,赶紧站起身来,当众大骂秦嘉胆敢斩杀张楚王臣子李畔的不赦罪行,命令军队即刻发起进攻,正面叩打秦嘉的军阵,师出有名的少帅军将士上下齐声答应,当即上前攻阵。

秦嘉之所以敢和少帅军为敌,原因一是秦嘉的性格有些疯狂,做事不喜欢考虑后果,二是之前在盱台城外时,秦嘉曾经攻破过少帅军项猷部的营地,事后还比较从容的全身而退,再加上项伯在淮阴城下的胡搞乱搞,导致少帅军的实力无法发挥,所以秦嘉也发自内心的看不起少帅军的战斗力,觉得自己穷兵黩武再次壮大后的军队,已经有了和少帅军正面抗衡的实力,这才做出了斩使开战的决定。

不过残酷的事实很快就抽肿了秦嘉的脸蛋,在冯仲的指挥下,武器装备胜过敌人一截的少帅军将士列队而进,就象波涛一样的汹涌不息,接连拍打在秦嘉军的阵队头上,不断溅起无数的血色浪花,凶猛的一点一点压缩秦嘉军的阵地空间。而全靠人多拿下钟离小城的秦嘉军则是节节败退,不管秦嘉如何的怒吼咆哮,也不管秦嘉军督战队再是如何的挥刀逼迫,都没挡住少帅军的千钧压顶之势,交战方才一刻,中军前队就已经被压制到与后队齐平。

见此情景,暴跳如雷的秦嘉嘶吼连连,强迫两翼军队上前,三面夹击少帅军的正面攻阵军队,冯仲则采纳韩姓亲兵的建议,始终按兵不动,还是在秦嘉军的两翼兵马都已经和少帅军的攻阵之军纠缠在了一起之后,冯仲才从容出动两翼军队,去突击秦嘉军两翼军队的背后,而当两翼的少帅军杀到面前后,腹背受敌的秦嘉军两翼军队很快就招架不住,士卒将领纷纷溃逃,连累中军士气受挫,本就动摇的阵脚更加摇晃。

没有任何的悬念,随着出阵溃逃的秦嘉军士卒越来越多,秦嘉军的阵型也随之越来越动摇混乱,阵中又突然爆发出一阵惊慌喊叫之后,秦嘉军的军队也顿时的土崩瓦解,大小将领争先恐后的带头逃命,士卒更是奔逃得只恨爹妈少给自己生了两条腿,冯仲乘势发起总攻,在野战中大破秦嘉,斩首将近千人,俘虏更是无可计数。

大败后的秦嘉带着败军直接奔逃回城,冯仲本想就势把军队开拔到城下立营,然而韩姓亲兵却拦住了他,说道:“将军,不能到城下立营,敌人无路可走之后,肯定只会死守自保,我们再想攻城拿下钟离,只会难上加难。”

“那怎么办?”冯仲问道。

“距城十里下营。”韩姓亲兵答道:“再派人把箭书射入城内,就说秦嘉匹夫斩杀张楚王臣子,罪在不赦,我军必然要斩杀秦嘉,为张楚的武平君报仇,让城里的守军士卒拿下秦嘉的脑袋,到我军面前请赏。如此一来,要不了多久,秦嘉匹夫定然会弃城出逃,到时候我军再出兵追击,必然可以再获大胜。”

“说得比唱得好听。”旁边项伯阴阳怪气的说道:“如果秦嘉不跑怎么办?”

“回禀大师,秦嘉只有跑这惟一一个选择。”韩姓亲兵微笑说道:“他本来就和我们有仇,又杀了张楚王的使者,肯定害怕我们围城之后无路可走,为了活命,他最好的选择就是赶紧带上军队开溜,避开我们的兵锋去其他地方流窜,不然的话,我们一旦包围钟离,他就是插翅膀也飞不出去了。”

项伯冷笑,项伯身后的张良则早就是注意到了这个韩姓亲兵的不同凡响,有心想找机会与他单独交谈,无奈冯仲却时刻不肯让韩姓亲兵离开自己的身边,张良也一直没有找到机会。

被韩姓亲兵料中,通过箭书发现自己闯下了滔天大祸之后,害怕少帅军围城后无路可走,喜欢流窜的秦嘉果然在当夜就选择了弃城南逃,可惜少帅军却早有准备,马上就出兵发起追击,秦嘉军再度大败,丢失钱粮辎重无数,军队也再遭重创,再也无法成为少帅军偏师夺取九江的障碍。

推荐热门小说汉当更强,本站提供汉当更强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汉当更强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一百一十二章 双喜临门 下一章:第一百一十四章 各有隐患
热门: 我在酒吧穿女装 我在娱乐圈当天师[古穿今] 西巷说百物语 七日逃生游戏[无限流] 人间的十字架 利文沃兹案 山魔·嗤笑之物 密室收藏家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宿敌他偏要宠我[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