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各有隐患

上一章:第一百一十三章 师出有名 下一章:第一百一十五章 救援友军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虽说人憎狗厌的项伯经常给冯仲找麻烦,然而看在项猷是少帅军南线兵团将领中惟一一个项家子弟的情分上,冯仲却从来没有故意打击和报复过项伯的儿子项猷,该给项猷和他所属军队的从来没有少过,该记的功就记,正面强攻广陵城时也没有故意逼着项猷所部去当炮灰,攻打堂邑项猷所部率先登城,冯仲论功行赏,也马上恢复了项猷的都尉一职,对待项猷绝对可以说是问心无愧。

钟离这一战更是如此,探得秦嘉所部弃城而逃后,为了给项猷立功机会,更为了让项猷一雪前番被秦嘉军攻破营地的奇耻大辱,在有着其他选择的情况下,冯仲还是安排项猷率军先行,担任追击秦嘉败兵的先锋。只不过冯仲没想到的是,面对自己的一片好意,项伯竟然还有脸在背后抱怨,说是冯仲有意欺负他的儿子,让他儿子先去和秦嘉军的殿后军队正面硬碰硬,让少帅军的其他异姓将领在后面乘机拣便宜。

还好,项伯的小肚鸡肠并没有影响到项猷所部的士气斗志,率先追上秦嘉军后,报仇心切的项猷很难得的身先士卒,领着少帅军将士连砍带劈,没靠主力帮忙就奋力击溃了秦嘉军的殿后队伍,成功追上了携带着大批粮草军需的秦嘉军大队,继而又在后军的协助下,成功杀散困兽犹斗的秦嘉军大队,缴获军需钱粮无数,还成功的抓获到了许多的秦嘉军俘虏,出色完成追击任务的同时,也终于洗刷了自己之前连营地都被秦嘉攻破的耻辱。

追击战结束时,天色已然微明,同时项猷所部和其他的少帅军追兵也追出了将近三十里,人困马乏,从上到下都累得够戗,不过因为是再次打了胜仗,军队的士气却依然高昂,就地休息了片刻,匆匆吃了一点干粮后,项猷所部和其他的少帅军队便赶紧押上了在战场上抓获到的俘虏,带着缴获的军需辎重凯旋而归,一边仔细打扫沿途战场,一边直接撤向钟离城。

收兵回到钟离城下时,钟离城池早已被少帅军的后军接管,只可惜前来迎接的少帅军文吏却告诉项猷和其他的少帅军将领,说道:“各位将军,实在对不住,冯将军有令,让你们别进城了,上缴了战利品和俘虏后,直接在城外立营,我们很快就要进兵曲阳,就不进城驻扎了。”

言罢,文吏又笑着说道:“而且进去也没什么乐子了,钟离城这次算是被秦嘉狗贼给糟蹋惨了,女闾里的女人全被他的贼兵糟蹋得不成人形,城里的酒也被他的贼兵喝得干干净净,想喝两杯高高兴兴,还不如就在我们自己的营地里。”

少帅军众将听了纷纷微笑,项猷也微笑说道:“好吧,听冯将军的安排,快领我们去献俘,将士们都累够了,等着休息。”

文吏答应,赶紧领着项猷等人押送俘虏去刚建起来的战俘营,不过首先被清点的并不是项猷军抓获的俘虏,项猷等得无聊,便在自己的军队里随意巡视了一番,查看自军押送的俘虏和辎重情况。然后也是凑巧,项猷随意张望间,无意中发现不远处的一个带伤俘虏似乎有些眼熟,好奇之下再仔细去看那个俘虏的模样时,那个俘虏却飞快把头扭开,同时还拖着伤腿艰难的往俘虏人群里面挤,似乎是在有意躲避项猷。

“这人是谁?怎么好象在那里见过?怪事,在秦嘉狗贼的贼军里,我怎么会有好象见过的人?”

心中纳闷,项猷策马小跑了几步,奔到那个俘虏的所在位置,用马鞭指住了那个俘虏,喝道:“你,出来。”

那俘虏装傻不敢有什么动作,项猷的亲兵却是毫不客气,上前就把他给硬揪了出来,那俘虏恐惧挣扎,死活不敢抬头面对项猷,项猷心中益发奇怪,便干脆用马鞭顶住了那俘虏的下巴,逼着他抬起头来,不过在仔细看清楚了那俘虏的模样之后,项猷的脸色却突然有些发白,因为这个俘虏不但项猷认识,其实冯仲、项康和其他的项家子弟也全都认识!而他也不是别人,正是曾经与项家子弟斗得死去活来的前任凌县右尉——单敞!

“项……,项将军……。”

单右尉也知道项猷已经认出了自己,别无选择下只能是颤抖着哀求道:“项将军开恩,请饶小人一命。”

单右尉的哀求换来了项猷下意识的手扶剑柄,知道项猷是想杀人灭口,不让别人知道项猷曾经向自己出卖过项家子弟的无耻行径,单右尉赶紧扑通一声跪下,连连磕头说道:“将军饶命,将军饶命,小的刚才没听清楚,以为你是叫别人出来,没有马上过来给你磕头,小的该死,小的罪该万死!请将军饶命!请将军饶命!”

单右尉的举动吸引了无数旁人的目光,项猷则心中迅速盘算,也很快就拿定了主意,向旁边亲兵吩咐道:“把他押过来,我要亲自审问这个俘虏。”

言罢,项猷掉转马头,策马走到旁边远处下马,后面亲兵也把腿部受伤的单右尉架了过来,然后才刚一放手,单右尉就马上再次跪倒,颤抖着说道:“将军放心,小的什么都没说过,对谁都没说过,以后也绝对什么都不说。”

“你是什么时候进了秦嘉狗贼的军队?”项猷脸色阴沉的问道。

“秦嘉狗贼刚起兵的时候,小的就去投奔他了。”单右尉的回答让项猷大吃一惊,然后单右尉又战战兢兢的说道:“后来小的跟着秦嘉狗贼,还和将军你们并肩作战了一段时间,所以将军你可以相信了吧,小人如果嘴不严,秦嘉狗贼岂不是……,岂不是……。”

单右尉没敢把话说完,项猷却也明白他的意思,知道他确实没向秦嘉等人告诉自己的丑行,不然秦嘉那边肯定早就拿出来大肆宣传,让自己彻底的声名扫地了。不过这点并没有让项猷心存感激,把单右尉叫过来就是想找借口把他干掉的项猷脸上不动声色,手臂却已经微动,准备拔剑直接干掉单右尉,然后随便找个借口向众人交代。

“猷儿,你在这里干什么?”

突然传来的项伯声音救了单右尉一条狗命,项猷赶紧回头时,却见自己的父亲项伯和张良领着几个随从,正大步走向自己,项猷无奈,也只好暂时放开单右尉,向项伯拱手行礼,项伯却非常奇怪,指着跪在项猷旁边的单右尉问道:“这个俘虏是干什么的?你怎么把他带到这里来单独审问?”

项猷犹豫,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单右尉却是十分机灵,主动向项伯磕头说道:“老将军,少将军他慧眼如炬,发现小人似乎是秦嘉狗贼的贼将改扮成的小卒,所以把小人押过来单独审问,小人也不敢不说实话,其实小人是秦嘉狗贼麾下的二五百长,昨天晚上为了逃命,所以才找了一件士卒的衣服换上。”

“不错嘛,还有这眼光,能看得出来这个狗贼是贼将改扮。”项伯听了十分欣慰,又向项猷问道:“抓了多少俘虏?其他的收获如何?”

“回禀父亲,抓了五百一十二个俘虏,缴获的钱粮还没来得及统计,不过肯定不少。”项猷如实回答。

“好!”项伯再次大喜,又颇有些咬牙切齿的说道:“这一次看冯仲小儿怎么给你升赏,他如果再故意压着你,再不给你升校尉,老夫绝对饶不了他!”

项猷不敢附和,项伯却向跪在地上的单右尉喝道:“还不快滚回去?一会进了战俘营禀报身份的时候,再敢耍花招瞒报你的职位,小心你的脑袋!”

死里逃生的单右尉大喜,赶紧向项伯连连磕头道谢,迫不及待的挣扎起身,杵着路上拣来的断矛一瘸一拐的归队,项猷虽然心中惋惜,可是突然看到站在项伯旁边的张良时,项猷却是心中一动,暗道:“这不是已经齐全了?单右尉有了,韩叔父的那个家人韩离,现在也跟着韩叔父和我们在一起,他们如果站出来做证,项康做的那件丑事,还不得大白于天下?”

生出了这个念头,项猷还又突然打消了把单右尉杀人灭口的念头,因为项康之前为了项猷隐瞒丑行,曾经捏造过项猷向单右尉屈膝是出自自己安排的谎言,所以就算单右尉嘴不严说漏了点什么,项猷也可以借口是项康安排来搪塞,而把单右尉留下,关键时刻,或许还可以派上重大用场……

项猷可从来没有忘记过让自己魂牵梦挂的虞姀丫头,而对于项康,项猷除了发自内心的嫉妒之外,其实也不乏憎恨。

……

项康这边,冯仲带着少帅军的南线军队进兵九江的时候,项康也采纳了范老头的建议,在彭城郊外举行了一次规模很大的祭祀,祭奠自己的长大父兼老项家的上一任家主项燕,借此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少帅军是楚国的正统军队血脉,也树立自己是项燕后人的旗帜。结果也还别说,消息传开之后,很多心怀旧国的楚国遗民还真的纷纷主动来到彭城投奔少帅军,为项康带来了许多目前急缺的文职官员。同时周边的几路势力也先后派遣使者前来彭城,祭拜项康为项燕修建的神庙,并乘机与项康通好,缔结与少帅军联手反秦的盟约。

其中当然少不了控制地已经与少帅军大部接壤的刘老三,为了让自己可以腾出手全力北上扩大地盘,政治手腕在这个时代数一数二的刘老三派遣自己的二哥刘仲为使,携带三牲祭品代表自己到彭城祭拜项燕神庙,然后顺理成章的提出与少帅军缔盟,互不侵犯联手反秦。而项康为了反秦大业,也毫不犹豫的接受了刘老三的请求,大方塞给了刘老三一颗定心丸。

让项康十分意外,刘仲走后,刘老三的部下丰邑守将雍齿,竟然也派遣他的亲弟雍巩为使,代表雍齿前来祭拜项燕神庙。以至于在雍巩来到彭城县寺门前求见时,项康还不由搔了脑袋,无比奇怪的说道:“刘老三的二哥不是才刚祭拜了我的长大父吗?这个雍齿怎么又派人来,难道他不知道刘老三已经派人来祭拜过我的长大父了?”

“怕不止是不知道这么简单。”周曾军事不行,政治斗争却十分拿手,说道:“不管雍齿知不知道,他身为刘季部将,绕过刘季直接打着他自己的旗号来祭拜少帅你的长大父,就足以说明他根本不把刘季放在眼里,对刘季怀有二心。”

一语点醒梦中人,得周曾提醒,历史还没有稀烂到极点的项康也马上想起,在历史上,刘老三麾下曾经出现过两个重要叛徒,第一是害得刘老三差点掉脑袋的曹无伤,第二个就是曾经带着城池、地盘和军队背叛刘老三的雍齿。而雍齿虽然是如何背叛的刘老三,背叛刘老三后又投降了谁,项康已经想不起来,但是这种有缝的鸡蛋既然主动送上门来,潜意识里无比警惕刘老三的大苍蝇项康当然是毫不迟疑,马上就起身说道:“走,我亲自去迎接雍齿的使者。”

项康的亲自出迎当然是让雍齿的弟弟雍巩受宠若惊,而走完了祭拜项燕神庙的过场后,在和项康面对面坐下来一起喝酒的时候,雍巩也就小心试探起了项康对刘老三的真正态度,同时拿出雍齿写给项康的亲笔书信呈上,项康接过一看,见雍齿在信上对自己这个项燕后人极度推崇,又明显流露了刘老三这个流氓无赖的蔑视,项康也就心里有了底,知道雍齿已经存有了心向自己的打算,自己如果对刘老三下手,雍齿就很可能向历史上一样的举城投降自己,在背后狠狠的捅刘老三一刀!

项康仔细阅看书信的时候,雍巩当然也在偷偷观察着项康的神色,但是很可惜,项康最拿手的就是掩饰自己的神情反应,很少失态,才干平平的雍巩当然看不出项康的心中所想。不过对雍巩来说还好,仔细的看完了书信后,项康除了把书信交给周曾阅看外,又和颜悦色的对雍巩说道:“雍壮士,令兄的意思,我已经明白了,但不是时候。”

“不是时候?”雍巩听出了项康的弦外之音,忙问道:“少帅,你觉得现在还不是时机?”

项康坦然点头,云雾绕山的说道:“刘季虽然不肯臣服我军,但他毕竟也是反秦义军,这个时候我不管对他做什么,都只会是让天下人唾骂。令兄对刘季的评价,我也十分认同,但是还请令兄稍安勿躁,切莫慌忙做出决定,等将来有了机会再说。”

雍巩连连点头,对项康的弦外之音十分明白,项康则又说道:“再请壮士回禀家兄,就说他对我的一片盛情,我感激不尽,将来若有机会,我一定加倍回报。但是现在嘛,还得请他暂且忍耐,待到时机成熟之时,我自会与他联络,请他助我一臂之力,届时本少帅再倒履相迎,报答令兄的赤忱之情。”

雍巩再度点头,赶紧表示一定把项康的原话带给雍齿,项康则又让人取来金珠美玉,赠送给雍齿和雍巩兄弟,雍巩大喜拜谢,项康亲手搀起,又拍着雍巩的手说道:“沉住气,不能急,丰邑那边如果有事,只管向我开口,能帮忙的,我一定帮到底。”

雍巩连连答应,一再拜谢之后,然后才告辞离去。结果雍巩走后,旁边的周曾当然马上就问道:“少帅,你想放长线钓大鱼?”

“当然得放长线钓大鱼。”项康答道:“刘季志向远大,为人又精明透顶,迟早会成为我们的背后威胁,这个时候为了反秦大业,我们不能对他下手,但也不得提前做好准备,给他埋下雍齿这个祸根,将来说不定能收到奇效。”

“也是。”周曾点头,说道:“虽然雍齿在书信里话里话外都是向投奔我们的意思,但是暴秦的大敌当前,我们如果为了丰邑这区区一座小城向其他的反秦义军下手,势必会让我们声名扫地,与其得不偿失,倒还不如放长线钓大鱼,等将来收取加倍的回报。”

项康不语,心里盘算如何利用雍齿这个著名叛徒的时候,不料掌管情报的项扬却突然来到面前,一见面就说道:“阿哥,刚收到的消息,暴秦大将章邯兵出函谷关,在曹阳大败张楚的西征主将周章(又名周文),周章再度退却,章邯进兵追击,已经快要走出崤函道了。”

“消息准确吗?”项康问道。

“无法确认,是我们在谷水码头上从过往客商那里探听到的消息。”项扬如实答道。

“无风不起浪。”项康脸色阴沉,说道:“民间消息传递缓慢,只怕这个时候,周通已经全军覆没了。”

和项康意料的一样,事实上早在十几天之前,退却到了渑池的张楚西征大军就已经第三次遭到了惨败,一度杀入关中的数十万大军彻底土崩瓦解,周章也自刎而死。同时在收到这个消息之后,正在围攻荥阳的张楚军队竟然还发生了内乱,张楚将领田臧发动兵变,残忍杀害了陈胜的忠实盟友吴广,自揽兵权强掌军队,陈胜闻讯后不但不敢追究,反而册封田臧为张楚国的令尹兼上将军,内讧至此,章邯军进兵中原的道路,实际上已经是一片坦途。

推荐热门小说汉当更强,本站提供汉当更强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汉当更强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一百一十三章 师出有名 下一章:第一百一十五章 救援友军
热门: 犯罪心理揭秘 绝世药神叶远 生死翡翠湖 查尔斯街 危险的童话 妄想银行 狙击生死线 重生之歌坛巨星 天命青书 第五个死者的告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