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救援友军

上一章:第一百一十四章 各有隐患 下一章:第一百一十六章 枭雄相会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警惕于章邯大军的日益逼近,目前实力绝对无法与章邯抗衡的项康不敢怠慢,赶紧写信把情况告诉给自己的英雄二叔项梁,请他尽快做好北上增援自己的准备,同时为了迅速可靠的掌握章邯军情,已经象征性打出张楚旗号的项康又主动遣使联络陈胜,要求与陈胜建立一条稳定快捷的情报交换渠道,借助张楚军队的力量探听章邯的军情。

与此同时,少帅军的西线也先后传来捷报,郑布和丁疾在经过一番苦战之后,终于还是替少帅军拿下了第二座郡治级城池,泗水郡的郡治相县,并且先后斩杀泗水郡的郡丞和监御史,从符离出兵的项悍也成功拿下了竹邑,基本上彻底粉碎了泗水郡的秦军力量。

但是很可惜,此前的反复拉锯激战已经耗光了这些地方的元气,相县和竹邑一带已经很难看得到十五岁以上的健壮男丁,境内百姓多以老弱妇孺为主,钱粮辎重少得可怜,新占的这些地盘形同鸡肋,而铚县和蕲县这样的情况还更加严重,再加上城父也在这个期间被张楚军攻占,所以项康也就果断放弃了彻底拿下泗水全郡的念头,把贪婪的目光瞄准向了泗水郡西北部的砀郡。

砀郡的局势远比泗水郡复杂,南部的酂县和谯城已经被张楚军占领,北部的大片疆土也被刚复立的魏国夺占,这些地方少帅军都不能下手,同时靠着人口众多的优势,砀郡的秦军力量也不容忽视,酂县沦陷之后,砀郡秦军早已在芒砀一带集结了大批兵力防范张楚军队,也直接挡住了少帅军西进的步伐,所以项康也就没敢贸然命令郑布和丁疾二将直接进兵芒砀,选择了安排大量细作西进探察,准备摸清楚了砀郡秦军的情况再决定如何进兵。

细作探听到的消息让项康十分为难,芒砀一带,砀郡秦军不仅集结了四千多人的军队守卫,武器装备也颇为精良,郑布和丁疾二军连野战都没有绝对把握取胜,更别说是攻打已经抢修加固过的芒砀二城,少帅军要想西进也就只剩下一个办法,增派援军加强攻势,这样才有把握拿下芒砀,进兵砀郡腹地。

知道陈胜已经覆灭在即,害怕章邯突然杀来时无法迅速撤回西征军队,项康当然不敢轻易决定继续分兵,可是战机难得,项康却又舍不得放弃这个扩张机会,一时之间难免有些犹豫难决。不过还好,有范老头在,军事方面项康已经用不着一个人伤神费脑了,求教于范老头后,范老头只是稍做盘算,马上就说道:“老夫认为应该增兵西线,这个时候进兵砀郡,不但可以夺取大量的人口钱粮和土地,还可以乘机消灭砀郡的暴秦军队,削弱我们西线的直接威胁。不然的话,将来陈胜覆灭,章邯匹夫西进,砀郡的暴秦军队也乘势加入战场,我们面临的压力只会更大。”

觉得范老头的话言之有理,项康也当即采纳,然而范老头却又说道:“不过老夫觉得,我们的援军最好不要直接进兵芒砀,暴秦军队在那里盘踞已久,肯定已经建立了坚固的防御工事,我们的军队去正面攻打,压力必然很大。我们的援军最好是直接进兵暴秦军队比较空虚的下邑,然后南取栗县,如此既可以避开暴秦军队的正面防御,又可以切断芒砀一带暴秦军队和砀郡郡治的联系,逼着芒砀一带的暴秦军队回师去救栗县,我们驻扎在相县的军队再乘机出兵西进,就可以前后夹击,赢得胜机。”

说完了,范老头又补充了一句,道:“这么做还有一个好处,就是避免和暴秦军队的正面纠缠,一旦我们的后方有事,我们的西征军队也可以比较轻松的迅速撤回彭城。”

仔细的盘算了一番之后,项康再不犹豫,马上就安排自己最信任的项庄和项冠统领八千军队西进,以泰山压顶之势碾压向萧县西北面的下邑小城,早就闲得无聊的项庄和项冠闻令大喜,收到命令就迫不及待的下去准备。然而项家子弟中的另一员悍将项声却不干了,跑到项康面前抗议道:“阿弟,都是项家子弟,凭什么庄兄和冠兄都可以上阵杀敌,我就只能永远留守后方?之前你让我守取虑,一守就是好几个月,怎么现在来彭城了,你还要我陪着你守彭城?还是不让我去杀敌立功?”

“阿哥莫急,今后有的是机会。”项康苦笑说道:“这次派项冠阿哥去,是因为他守城的时间比你还长,再不给他机会就太对不起他了,你陪着我打过取虑大战,应该要让一让他。不过你不用担心,下次只要有机会,我一定让你去。”

好说歹说,项康这才勉强安抚住了项声,可是项康却没有想到的是,项庄和项冠带着西征军队前脚刚走,后脚北线就突然传来了意外消息,定都临济的魏国军队拿下砀郡北部的昌邑和金乡等城之后,在魏相周福的亲自率领之下,三万多军队竟然兵向东南,直接杀入了泗水郡郡内,并且和留守沛丰二城的刘老三军队发生了直接冲突。(史实事件)

“周福匹夫疯了?”项康吃惊说道:“放着砀郡和薛郡的暴秦军队不打,怎么向刘老三的地盘下手?他就不怕天下人唾骂,白白便宜了暴秦军队?”

“利令智昏!”范老头也十分愤怒的说道:“他肯定是欺负刘季的实力弱小,又见刘季的主力已经北上深入到了薛郡腹地,所以想趁火打劫,一口气吃掉刘季的地盘!”

“少帅,要不要出兵给刘季帮忙?”周曾不动声色的问,又说道:“周福匹夫持强凌弱,如果让他吃下了刘季的地盘,只怕马上就会窥视我们的城池土地,唇亡齿寒,我们不妨考虑出兵增援刘季,帮他保住沛丰二县,借助他的力量挡住周福匹夫的咄咄逼人。”

项康心中盘算,又下意识的是把目光转向范老头,范老头却是毫不客气,马上就大喝说道:“看老夫做什么?周福匹夫以亲为仇,不思抗秦却图谋反秦义军的城池土地,天下共弃,不打他打谁?打了他既对我们有利,又可以让天下归心,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我们重视道义,嫉恶如仇,这么好的事,还有什么需要犹豫的?”

项康苦笑,说道:“范公,做出决定倒是容易,可是你不要忘了,周福匹夫麾下的兵马足足有三万多人,我们在彭城的兵力只有九千多点,又必须要留下一部分守卫彭城,就算可以征调留县朱鸡石的两千军队参战,兵力方面也是处于绝对下风,这场仗我们并没有把握啊?”

“用不着担心!”范老头想都不想就说道:“打仗从来就不是以人多人少决定胜负,之前周福匹夫奉命北征,声势何等浩大?结果却惨败于田儋的一县之兵,被迫南返,这就足以说明这个匹夫治军无能,用兵无方!我们的军队兵精将猛,士卒用命,即便是用数千兵力,也足够匹敌周福匹夫的三万多乌合之众!”

项康不敢大意,盘算了许久才做出决定,说道:“马上派人和刘季的沛县守将萧何和丰邑守将雍齿联系,让他们放心守城,我们的救兵马上就到。再派人和周福联系,对他晓以大义,劝他收兵住手,不然的话,我们势必和刘季联手,与他抗争到底。”

形同秘书的周曾飞快提笔替项康作书的同时,项康又叫来了项声,满脸歉意的安排项声统率本部人马留守彭城,并决定自领主力北上,会同朱鸡石部援救丰沛二城。而项声虽然一万个不乐意,可是又知道周福来势庞大,只有项康亲自统兵北上才有把握对付,更知道彭城重地必须要有项康绝对信得过的人守卫,所以再是如何的不情愿,项声还是点头接受了项康的安排。

……

历史稀烂的项康这次无意中又一次改变了历史发展的轨迹,无耻攻打反秦义军的周福大军杀入泗水郡境内后,除了迅速的兵临丰邑城下,又向历史上一样,首先派遣了使者进城,劝说刘老三的丰邑守将雍齿开城投降,历来看不起刘老三的雍齿也十分动摇,几乎就想象历史上一样,直接带着丰邑守军投降周福。

不过还好,关键时刻,项康的书信及时送到,得知项康毫不犹豫的出兵增援自己后,更加心向项康的雍齿也马上改了主意,一边驱逐周福的劝降使者,一边全力守城,等待自己心目中的明主项康出兵救援。结果也还别说,历史上两次独自打败刘老三的雍齿横下心来后,丰邑小城还是成功的挡住了周福军的进攻,坚持到了项康的救兵赶来丰邑。

项康这次亲自带来了五千多装备精良的少帅军主力,又在留县征调了朱鸡石的两千军队一并西进,合兵七千来和背信弃义的周福军交战。结果在进兵路上,曾经强迫陈胜允许自己独立的周福也派使者来与项康联系,趾高气昂的要求项康少管闲事,并威胁说项康如果不赶快退兵滚蛋,不然周福大军就要掉转矛头,对项康的地盘下手!

性格使然,面对周福军使者的狂妄叫嚣,历来喜欢阴人的项康不但没有大发雷霆,相反还人让备下酒宴,客客气气的款待周福军使者,并且还言辞和蔼的告诉周福军使者,说自己之所以出兵增援丰邑,完全是因为自己与刘老三缔结有同盟条约,不能对刘老三见死不救。同时项康还低声下气的恳求使者劝说周福退兵收手,并承诺只要周福答应退兵,自己就献上一笔钱粮给周福做为补偿。

脾气暴躁的范老头这次也是一反常态,始终保持沉默,还是在项康亲自送走了周福军的使者后,范老头才冷笑着向项康问道:“怎么?又想耍花招了?”

“周福匹夫毕竟有三万多军队,不能不耍点花招。”项康微笑说道:“这个匹夫狂妄嚣张,见我们对他低声下气,肯定只会蹬鼻子上脸,想要武力把我们逼走,甚至乘机把我们吃掉,他轻敌了,我们这场仗就好打了。”

“面对一群乌合之众还这么小心,少帅果然谨慎。”范老头冷哼,对项康过于阴柔的手段其实并不怎么赞许,但还是说道:“尽快做好迎战准备吧,被你这么一哄,周福匹夫肯定只会更加放心的出兵迎击我们了。”

被范老头料中,少帅军继续西进后,距离丰邑足足还有二十多里,周福就已经派出了万余兵力,直接过来拦截项康亲自率领的少帅军,项康求之不得,当即挥师迎战,并且靠着主力军队的精良装备,还有钟离昧和龙且二将的奋勇表现,成功击溃了整体素质不高的周福军前队,并乘胜推进至距离丰邑城十里处下寨。

见少帅军守信而来,据城苦战的丰邑守军当然是欢声如雷,士气高涨,轻敌吃了一个败仗的周福却是大吃一惊,只能是赶紧解除对丰邑的包围,集中兵力专门应对项康亲自率领的少帅军援军。

乘着周福军调动兵马调整营地的机会,项康亲临前线观察敌情,结果让项康十分放心的是,周福的兵马多是多,但装备过于杂乱,队列明显不够整齐,同时营地布置也有些欠缺火候,一味的集中兵力,缺少回环空间和整体轫劲。所以项康也很快就拿定了主意,向范老头说道:“范公,我们的后方事务太多,我不能长时间的离开彭城,这一仗必须得速战速决,我打算……。”

听完了项康的战术打算,范老头虽然没有反对,却也没有拍手叫好,相反还叹道:“项少帅,你的计策虽然不错,可是你不觉得过于阴狠了吗?缺乏光明正大的豪迈雄风?”

项康不吭声,心里却突然发现了历史上范老头为什么选择追随自己的大堂哥西楚霸王项羽,因为和自己比起来,做事光明磊落的项羽确实要更对范老头的胃口许多,同时项康还发现,这个时代的著名谋士,大概也只有姓陈那个著名坏种能和自己情投意合,心心相印了。

项康通过亲临前线观察周福军的营地调整,初步摸清楚了周福军的基本情况,多少也积累了一些军事经验的周福也通过各种渠道,大概了解到了少帅军的一些情况,结果让周福有些心虚的是,少帅军的兵力虽然只有他的不到四分之一,然而装备却明显在他之上,兵员素质更是甩开了几条街,军中士卒全都是五十岁以下的成年男子,几乎没有任何老弱的存在,更没有那些十四五岁的娃娃兵,正面交战,历来只会以众凌寡的自军其实没有多大的把握可以取胜。

不过还好,正当周福感觉骑虎难下的时候,第二天一早,项康突然派遣亲信文吏许束为使,乘坐华丽彩车过营来与周福交涉,说是项康希望与周福展开停战谈判,和平解决这次的无谓纷争,约周福在次日各带一队卫士,到营外的开阔处当面谈判,还答应只要周福退兵,项康可以做出适当让步。

本来就没有把握取胜,见项康主动遣使求和,周福抱着姑且一试的态度,便就坡下驴一口答应了与项康当面谈判,许束大喜告辞而去,出营期间还不断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给周福军的士卒,说是已经不用打仗,明天就要正式和谈,听到许束话语的周福军士卒也迅速把这个消息传开,周福军士卒为此议论纷纷,并在不知不觉中纷纷放松了警惕。

事还没完,当天下午的时候,项康又派人把前天在战场上抓获的俘虏全部送了回来,以此证明自己的和谈诚意,周福大喜,益发认定项康确实打算和谈,再不做小心防备。而周福军的士卒看到这一情况后,更是个个松懈到了极点,到了晚上就放心睡觉,一心只是等待明天的正式和谈。

再接着,当然是项康的图穷匕见,是夜三更,钟离昧和龙且二将各率一队勇士,突然向周福军的营地发起了偷袭,成功冲入周福军营内杀人放火,毫无准备的周福军顿时大乱,从睡梦中被惊醒的周福稀里糊涂,甚至还一度以为是自己的军队出现叛乱——这事对于周福军来说可不是第一次,还是在确认了是少帅军卑鄙偷袭之后,周福才破口大骂,“无耻奸贼!亏你还有脸说我对其他反秦义军下手是不义!和你比起来,老子简直就是一个正人君子!”

再怎么骂都晚了,钟离昧和龙且偷袭得手后,少帅军校尉朱鸡石马上率领少帅军的夜袭主力发起冲锋,直接从周福军的营地大门处杀进周福营内,横冲直撞如入无人之地,仓促起身的周福军士卒更是彻底乱成一团,无数士卒哭爹喊娘,就象没头苍蝇一样的四处奔走,而因为周福军的营防布置过于紧凑缺乏缓冲的缘故,败兵人潮直接就冲垮了无数营帐,把许多被营帐压住的同伴生生踩成肉酱,自相践踏的情况十分严重,周福仓促组织起来的军队也被直接冲散,周福别无选择,也只好赶紧带着亲信弃营而逃,周福军大败而走,几乎丢光了所有好不容易辛苦抢来的粮草辎重。

与此同时,没有表态支持发起夜袭的范老头当然在少帅军营地中摇头长叹,虽然也承认项康的计策神妙,但还是不喜欢项康的阴柔风格。而原本就十分景仰项康的刘老三部将雍齿,此刻却是在丰邑城头对项康崇拜到了极点,手舞足蹈的说道:“不愧是项少帅啊,和他比起来,刘季简直连一只鸟都不如啊!”

推荐热门小说汉当更强,本站提供汉当更强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汉当更强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一百一十四章 各有隐患 下一章:第一百一十六章 枭雄相会
热门: 蝼蚁 蝴蝶花园 北宋小厨师 消失的女孩 穿成偏执反派的未婚夫 开天录 刑侦档案 来信勿拆:杀人鬼 空权论 如果这是宋史6·后改革时代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