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机会难得

上一章:第一百二十三章 彭城恶战(下) 下一章:第一百二十五章 将错就错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刘老三的军队之所以能够奇迹般的击溃北上阻击的秦军,成功杀到谷水岸边为少帅军将士加油打气,原因有三个,一是刘老三的军队战斗力其实并不差,队伍里还有着曹参、周勃和樊哙的秦末一流猛将,起到了中流砥柱的作用。二是章平派去阻拦的秦军,并不是少帅军正面硬抗的秦军陇西精锐,而是以骊山刑徒搭配少许秦军老兵组成的普通军队,战斗力根本无法与真正的秦军精锐相提并论。

第三个原因最离谱,在历史上运气极好的刘老三沿袭自己的人品爆发,走了狗翔运!

为什么说刘老三走了狗翔运呢?情况具体是这样,和项康估计的一样,在反秦大事上从不含糊的刘老三决定出兵增援彭城后,不但没打任何隔岸观火和只占便宜不吃亏的主意,还把自己辛苦积攒的家当七千来点军队全部拉来了彭城,铁了心要帮项康保住彭城——当然,也是为了保住刘老三自己,彭城一丢,秦军的下一个目标肯定就是近在咫尺的刘老三,所以刘老三想不拼命也不行。

收到了项康希望自己尽快赶到彭城战场的请求后,欠着项康大人情的刘老三又毫不迟疑,除了让军队加快速度南下外,为了尽快赶到彭城,刘老三还把军队一分为二,亲自率领三千军队轻装先行,让曹参率领后军携带辎重粮草随后紧随。

结果就在这个时候,谁也没有想到的意外突然发生了,刘老三亲自率领的前军才刚拉开与后军的距离,马上就被秦军的斥候发现,随后秦军斥候也没来得及确认刘老三前军背后还有没有其他军队尾随,马上就赶回谷水战场向章平报告这个消息,并误报说刘老三仅有三千左右的兵力,被斥候误导,又一贯轻视反秦义军的战斗力,章平便只是从大营守军中分出了三千兵力北上,然后就再理会过自己根本看不起的刘老三军队。

章平的轻敌大意当然白白便宜了刘老三,与北上阻击的秦军遭遇后,后军其实近在咫尺的刘老三果断列阵迎敌,并用辱骂手段引诱秦军出兵攻打自己的战阵,秦军中计上前进攻,刘老三所部坚决顶住,与秦军近身缠斗,然后再等曹参率领后军抵达后,措手不及的秦军也就没有了列阵而战的机会,被迫与人多势众的刘老三军队展开混战。

骊山刑徒是为了获得秦廷赦免而战,此前能够在戏水大败张楚的西征主力,靠的是秦军精锐咸阳中尉军充当核心骨干,兵出函谷关后屡战屡胜,也是因为有秦军的陇西精锐起到了定海神针的作用,期间虽经过章邯的整编训练,战斗力有不小提升,阵战能力更不是寻常的反秦义军可比,然而骨子里依然还是一支新军,打顺风仗倒是可以象少帅军一样的一往无前,所向披靡,可是一处下风,很快也就原形毕露了。

尤其是刘老三底下还有好几个猛人,混战中,手拿屠狗宝刀的樊哙身先士卒,带着刘军将士在秦军人群中横冲直撞,如入无人之地,砍瓜切菜般一口气手刃一十五名秦军士卒。还有自幼习武的吹鼓手周勃,也带着所属军队在混战中亲手砍下了九颗秦军士卒的脑袋,彻底带动了刘军将士的士气斗志。招架不住这两个当世一流的猛将和擅长混战的刘军将士,士卒几乎全是骊山刑徒的秦军迅速崩溃,奔逃得如同一群被恶狼追逐的兔子,刘老三的军队则是全力追杀,成功突击到谷水北岸,帮着已经陷入困境的少帅军主力打破了僵持局面,一举扭转了谷水南岸的战局。

后来查出了原因,那个误报军情的秦军斥候马上被章平车裂处死,死后还不许入葬,尸体被丢进了荒山喂狼。

后来是后来的事,攻营军队被少帅军将士直接杀退后,暴跳如雷的章平虽然立即调兵遣将,一边抽调兵力增援大营,掩护北岸败兵回营和防范刘老三的军队乘机攻打秦军营地,一边重新组织军队再次向少帅军营地发起进攻,然而士气已经受到严重影响的秦军将士却再也打不出之前那种一往无前的气势,反复多次冲锋,都无法再象之前一样可以有大量士兵冲上营墙顶端,一直都被少帅军将士牢牢的挡在营墙下方,还被少帅军将士凭借居高临下的优势杀得死伤惨重,不止一次的被迫后退。

知道这是军心士气已经沮丧的表现,秦军众将都劝章平尽快收兵,减少损失,待重整旗鼓后再来攻营,章平却死活不听,坚持着又发起了一次大规模进攻,可惜章平的垂死挣扎又几乎没有收到任何作用,之前多次摇摇欲坠的少帅军营墙防线就好象变成了铜墙铁壁一般,不管秦军如何敲打冲击都屹立不动,碰得头破血流都毫无效果。

最后,还是在天色将要入黑的时候,章平才无可奈何的让人敲响了收兵铜钲,带着满肚子的懊悔和火气恨恨回营。见此情景,少帅军将士当然是欢声雷动,同时在欢呼过后,很多身处第一线的少帅军将士还马上就躺倒在了营墙顶上,发出震耳欲聋的疲惫鼾声。

也是到了这个时候,项康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也这才发现自己内衣一片冰凉,早已被紧张的汗水湿透,不过项康也懒得去理会这些了,除了安排预备队上墙换下已经疲惫到了极点的前线军队外,又叹息着说道:“总算是挺过来了,挺过了这一战,只要暴秦军队的主力别来彭城,剩下的仗就好打多了。”

“少帅,是不是太乐观了?”陪着项康全程目睹了这场恶战的周曾依然心有余悸,怕项康乐观轻敌,忙提醒道:“这一场仗暴秦军队是死伤惨重,可我们的损失也不小,暴秦军队的兵力和整体实力也仍然还在我们之上,为什么说接下来的仗就好打了?”

“暴秦军队发动这么大的攻势都没能拿下我们的营地,军心士气肯定会受到严重影响,就算再来攻打我们的营地,受今天这场仗的心理影响,他们肯定再难打出今天刚开始时那种气势,我们的将士今天这么困难都挺过来了,下次再打守营战肯定更有信心,所以我可以肯定,接下来再打守营战,我们一定能打得更轻松更漂亮。”

项康自信的解释,又说道:“而且章平和其他暴秦军队的将领也不是傻子,看到我们的营地这么难啃,为了减少他们的军队损失,他们一定会另想办法对我们下手,只要他们别来和我们正面硬拼,生出了投机取巧的念头,我们干掉他们的机会也就来了。”

“干掉他们?”周曾听得一惊,忙问道:“少帅,敌人实力远在我们之上,你除了想稳守待援以外,还想以弱胜强?”

“那是当然,暴秦军队既然主动送上了门来,我当然得尽最大的努力干掉他们。”项康笑笑,又低声说道:“等着吧,之前我给了项悍一道密令,让他在确认了冯仲从九江北上以后,马上就让符离县令……。”

听完了项康的无耻诡计,周曾当然是拍手叫绝,项康则又想起了一事,忙问道:“对了,刘季的兵马到那里去了?有没有派人来和我们联系?”

也是凑巧,项康刚问出这个问题,正好亲兵领来了一个刘老三的使者,向项康知会说刘老三的军队乘势突击秦军营地失败后,已然退兵到了彭城北面的谷水岸边立营,询问项康是否需要刘老三在次日南渡谷水,到谷水南岸来与项康会师一处。项康迅速盘算,很快就向刘老三的使者说道:“请贵使回禀沛公,就说大恩不言谢,今天这个人情我记住了,今后只要有机会,我一定加倍回报。但是南渡谷水就不必了,现在的谷水是过来容易回去难,还是请沛公就在北岸立营,配合我军作战。”

刘军使者一口答应,项康则又让周曾代笔,替自己当场拟就一份让少帅军留县守军也许刘老三军队进城驻扎的命令,交给刘老三的使者说道:“请把这个带回去交给沛公,如果我所料不差,暴秦军队欺负你们营地不够坚固和势单力薄,很可能会在明天就渡河攻打你们的营地,届时贵军如果觉得没有把握守住营地,不妨可以直接退兵北上,我绝不会计较。倘若暴秦军队对你们紧追不舍,你们又形势危急,可以拿我着这道命令进驻留县城池暂且容身。只有一点请沛公铭记,如果可能的话,请帮我尽可能多的长时间牵制住追击你们的暴秦军队,给我这里争取时间。”

怕刘老三的使者记不住自己的交代,项康又派了许束和他一起过河去见刘老三,把自己的意思当面相信介绍,结果刘老三一听也马上明白项康的意思,立即点头说道:“回去告诉项少帅,就说他的打算我明白了,请他放心,只要暴秦军队分兵过来攻打我的营地,如果我没有把握守住的话,就算暴秦军队不想追击我军,我也想尽办法引诱暴秦军队追击,尽可能多的帮他分担压力。”

被项康料中,秦军收兵回营之后,才刚到当天晚上,秦军主将章平就拿定了在第二天出兵攻打刘老三的主意,原因无他,今天这场攻营大战,秦军谷水南北两岸两个战场上,竟然总共折损了超过五千人的军队,重伤超过八百,其中包括将近两千人的秦军陇西精锐,一下子打光了秦军精锐的三分之一。

而究其原因,除了少帅军顽强抵抗之外,造成秦军如此死伤惨重却毫无所得的关键,就是该死的刘老三成功冲杀至谷水北岸,振奋起了少帅军的军心和士气,导致秦军攻营大战的功败垂成,转胜为败。所以章平当然把刘老三痛恨到了极点,连夜就让人在谷水之上抢搭浮桥,准备在第二天大举出兵北岸,攻打营地尚未牢固的刘老三军队。

说干就干,第二天的天色才刚微明,体力还没有完全恢复的秦军就一口气出动了两万军队,由姚昂率领直奔刘老三的营地杀来,刘老三闻报也不敢怠慢,赶紧带着军队撒腿向北开溜,姚昂率军一口气追出二十余里罢休。不过就在秦军以外已经赶走了刘老三的时候,刘老三竟然又在北距彭城三十里处下寨,摆出了随时准备南下继续增援彭城的架势。

刘军动向报告到章平面前后,本就深恨刘老三入骨的章平当然更是勃然大怒,没做任何考虑就决定出兵一万北上,携带粮草辎重去继续收拾刘老三,秦军众将苦劝,都说这个时候不应该分兵而战,章平却死活不听,坚持还是让惟一支持自己出兵的部将陈坎率军北上,去找刘老三清算新帐老帐。

偏师的偏师派出去了,可接下来的仗该怎么打,章平却一时没有什么好的头绪,虽说秦军的兵力和实力仍然还在少帅军主力之上,可是一想到上次攻营大战时的艰苦鏖战,不要说是秦军将领和普通士卒了,就是章平本人都难免有些心里发憷,不敢再贸然决定继续强攻少帅军的营地。所以也不用其他的秦军将领劝说进谏,章平自己都下意识的打消了继续一味蛮干的主意,开始绞尽脑汁的盘算如何出奇制胜,扬己之长,避己之短。

这点当然让章平伤透了脑筋,因为秦军现在最大的优势就是野战阵战,可是项康却狡诈无比,死死守着营地就是不出来打野战阵战,挑衅辱骂也没有任何作用,就象是老虎啃刺猬一样,翻过来倒过去都找不到什么地方可以下口。

也还好,正所谓人贱自有天收,作恶多端的项康迎来了报应,正当章平在为如何打破僵局而烦恼的时候,秦军斥候突然把一个自称是少帅军符离县令信使的男子领到了章平的面前,那信使不但带来了符离县令段著的亲笔请降书信,还带来了少帅军在符离城中的钱粮物资储备清单,让章平知道了符离是一块大肥肉,也请章平尽快出兵南下攻打符离城,届时段著将设法偷开城门,迎接秦军进城。

翻来覆去的把段著的请降书信看了许久,又仔细查看了一番段著信使的神色反应,见他的表情明显是在惴惴不安,章平稍一盘算,突然一拍面前的案几喝道:“来人,把这个匹夫拿下,推出去斩了!”

帐中亲兵唱诺,立即有人上前擒拿段著的信使,段著的信使当然被吓得魂飞魄散,赶紧大喊道:“将军饶命,小人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杀小人?小人没做错什么啊?”

“没做错什么?”章平冷笑,说道:“你去段著匹夫来献诈降计,想替项康逆贼骗本将军分兵,让项康的贼军可以乘机从中取事,罪该万死!你还说你没做错什么?”

“将军,冤枉啊!冤枉啊!”段著信使赶紧再次喊冤,解释道:“小人真的是段县尊派来的啊,小人不是项康派来的啊,小人真的是从符离来的啊,不信将军你看,小人为了送信,一路上紧赶慢赶,在路上把鞋子都磨穿了啊!”

挣扎着,那信使还真的抬起了脚,露出已经磨穿了鞋底,章平却依然还是抱有疑心,又喝道:“休得狡辩!快说实话,究竟是谁派你来的?再敢说谎,立即斩首!”

段著的信使委屈得都快哭了,一个劲的只是喊冤,说段著和自己是真心准备献城投降,又说此前在徐县担任狱掾的段著是被县令和县丞胁迫,才被迫投降了少帅军,时刻没敢忘记自己是大秦官吏的身份,听到章平大军打到彭城,所以就赶紧过来寄书请降。可惜章平还是不信,又一拍面前案几,喝道:“推出去,斩了!”

已经拿下段著信使的亲兵再度唱诺,马上把他架着拖出大帐,段著的信使号哭喊冤,恐惧得当场尿了裤子。不过在段著信使被架出大帐后,章平又马上向自己的亲兵队长一努嘴,低声说道:“去看看情况,最后关头叫刽子手住手。”

亲兵队长领命而去,不一刻,亲兵队长笑容满面的重新回到章平的面前,笑着说道:“禀将军,刚架上法场,刽子手的斧头还没举起来,那匹夫就直接吓晕了。不过他也一直没改口,一直说他是真心来投降的。”

“那应该不假了。”章平脸上也露出欣慰笑容,吩咐道:“把他带到客帐去,好生款待,顺便派人去把姚昂叫来,就说我有好消息要告诉他。”

亲兵队长依令行事,然后很快的,章邯亲自安排给章平的副手姚昂就进到了大帐,章平也不迟疑,马上就把刚才发生的情况告诉给了姚昂,又向姚昂出示了符离县令段著的请降书和少帅军在符离城里囤积的粮草辎重清单,然后才对姚昂说道:“姚将军,这是一个好机会,只要我们分出一支军队南下符离,靠着段著的接应拿下符离城池,那么项康逆贼的后方不但再也无处可守,另外我们还可以缴获大量的粮草军需,解决我们粮草不足的问题,我打算抓住这个机会,让你率领一万军队南下去取符离,你觉得如何?”

仔细了解了章平对段著信使的审问情况后,姚昂难免有些动心,可是仔细思量后,姚昂却又提出了两个疑问,说道:“将军,如果段著真的是决心献城投降,那确实是好事一件。但是将军你考虑过没有,万一这个信使是不知道内情的死间怎么办?还有,我们本来就已经分出一万军队北上去追击刘季逆贼,这个时候再分兵南下去攻打符离,岂不是分兵太过?万一项康逆贼乘着我们过于分兵的机会,突然出兵发起反攻,我军当如何是好?”

“那个信使确实有可能是个不知道内情的死间,但可能不大。”章平指出道:“首先我们的斥候确实是在通往符离的驰道上抓到的他,他的衣着神态,也明显是刚走了远路的模样,然后是段著的请降书信上盖着他的符离县令印信,可以证明是他亲笔所写,而不是项康逆贼的仓促伪造。而且退一万步说,就算段著匹夫真是行诈降计,他又能得到什么?我们的军队到了符离,有机会就打,没机会或者发现危险,马上就赶紧撤退,又能有什么损失?彭城到符离一马平川,又有驰道可以快速行军,你还怕被乱贼的伏兵给包围了?”

“话倒是这么说,可我们过于分兵这个危险怎么应对?”姚昂又问道。

“不需要应对,也没有任何危险。”章平答道:“我军兵力是项康逆贼的一倍以上,就算再分出一万军队南下,剩下的兵力也仍然还比他多上一些,不但自保有余,阵战和野战也依然可以稳居上风。而且你走之后,我会马上去令陈坎,让他赶紧带着北线军队回师彭城与我们的主力会合,这样我们岂不是更加可以高枕无忧?”

姚昂还是有一点犹豫,章平却不再与他分说,只是催促道:“就这么定了,快去准备吧,只要你拿下符离,替我们缴获到了足够的粮草军需,彭城战场的主动权就彻底掌握在我们的手里了,机会难得,不能错过,快去吧。”

推荐热门小说汉当更强,本站提供汉当更强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汉当更强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一百二十三章 彭城恶战(下) 下一章:第一百二十五章 将错就错
热门: 除我以外全员非人 儒道之天下霸主 两面派 同居第二天我提出分手 大唐辟邪司2:深宫大劫 特级乡村生活 心似耀言 温暖的人皮 武动乾坤 赚钱后,抛弃我的老公又回来了/黑魔法师的教宗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