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四面埋伏

上一章:第一百二十七章 半渡而击 下一章:第一百二十九章 道路选择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正面进击的少帅军冯仲兵团虽然是典型的乌合之众,但不得不承认,项康目前最信任的异姓将领冯仲在治军和练兵方面还是下了大力气,再如何是七拼八凑而得的军队,踩着鼓点大步前进的冯仲兵团将士动作整齐划一,队形几乎丝毫不乱,阵形也排列合理,兵种搭配极有章法,军容直追少帅军主力,远非秦嘉、周福之流的杂牌军可比。

但是没办法,人比人气死人,冯仲再是如何的在韩姓亲兵的帮助下努力治军练兵,仓促集结而成的冯仲兵团和对面的秦军兵阵比起来,依然还是差距十分明显,同样是布阵,对面不到三千人的秦军兵阵不但更加严整有序,兵种搭配还更加的天衣无缝,灵活自如,而且阵中还弥漫着一股几乎肉眼可见的冲天杀气,让人望而生畏。

差距虽然十分明显,可指挥官的战术运用有时候却偏偏能弥补许多差距,颇让姚昂和睢水南岸的秦军指挥官姜汶意外,兵力占有优势的少帅军推进到了秦军阵前后,并没有急不可耐的出动车兵和步兵冲击秦军方阵,反而选择了秦军最为拿手的劲弩齐射战术与秦军展开阵战,才刚进入弩箭的射程范围之内,少帅军的战鼓声就马上停歇,全军随之勒步,同时依照‘冯仲’的旗号指挥,跟随长盾而进的少帅军弩手马上采取直立蹲跪的轮射战术,抢先向刚好可及的秦军方阵施放羽箭。

指挥南岸秦军的姜汶颇沉得气,料定少帅军的距离过远,施放的羽箭不可能对自军造成大的伤害,并没有急着让秦军弩手发起反击,选择了暂且忍耐让少帅军浪费弩箭,结果也不出姜汶所料,正面飞来的少帅军羽箭虽然也多少给秦军造成了一些伤害,可大都数还是变成了强弩之末,即便射到秦军的皮甲上,也对秦军将士造不成任何伤害,所以少帅军的弩箭虽多,收效却不大。

缺乏经验的冯仲明显没有察觉到自军是在浪费弩箭,依然还是在不断的轮流直立蹲跪放箭,一直在用箭雨压制秦军方阵,然而射着射着,姜汶就逐渐发现不对了,少帅军直射过来的羽箭劲头竟然越来越强,对秦军士卒造成的伤亡也越来越多,再仔细查看少帅军的阵形变化时,姜汶很快恍然大悟,也这才发现,少帅军长盾队竟然一直都在不着痕迹的缓缓向自军阵列逼近,轮流起身放箭的少帅军弩手在放换了箭后,也每次都要上前一步才蹲跪上弦,和长盾横队一起缓缓的向秦军方阵逼近,逐渐拉开了与后方少帅军步兵大队的距离。

大骂了一声冯仲的狡猾,姜汶再也无法忍耐,赶紧命令前排的秦军弩手轮流起身放箭,与少帅军比拼劲弩对射,战场的形势也马上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双方弩手就象机械一般的轮流起伏放箭,呼啸的弩箭也象飞蝗一般,不断来往于两军之间的空地,导致双方弩手不断中箭死伤,发出一声声惨烈的叫喊。

让姜汶愤怒,秦军统一装备的劲弩虽然更强和射程更远,秦军士卒的动作也更加的整齐有序,可是吃亏在兵力处于下风,强弩对射间,秦军弩手的伤亡竟然一直与少帅军的伤亡旗鼓相当,还因为秦军步兵列队在弩队后方的缘故,总体伤亡明显比少帅军更大。——少帅军的步兵方阵恰好处于秦军的弩箭射程范围边缘,秦军当然很难在对射战中伤害到少帅军的步兵大队。

姜汶当然也有办法破解少帅军以多打少的笨办法,倘若姜汶愿意,秦军只需要正面向前,要不了多久就能把少帅军的弓弩手逼退,让秦军的劲弩可以直接触及少帅军的步兵大队,可是姜汶却不敢这么做,因为此刻秦军的方阵背后,秦军将士已经开始在全力抢搭浮桥,如果姜汶催军上前,那么埋伏在两翼的少帅军骑兵肯定就会立即出动,冲击渡口捣毁浮桥,切断姜汶和后军的联系,所以姜汶别无选择,只能是咬着牙齿硬挺,继续和少帅军的笨招硬耗。

也还好,枯水季节的睢水河面收窄,流速也比较缓慢,给了秦军迅速搭桥的机会,姜汶咬牙坚持了不过一刻时间,秦军的四道浮桥就先后搭好,姚昂也赶紧派兵上前,踏桥过河增援南岸战场。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冯仲旗阵的令旗摇动,接着旁边的符离城上也摇动令旗,面向谷水的符离南门随之迅速打开,三支五百人队的少帅军列队冲出,直接冲向西面的睢水渡口,姚昂为了保护浮桥,只能是赶紧让过河增援的一千秦军东进阻拦,同时自领三千军队匆匆上桥过河,亲自率军来增援南岸战场。

冯仲的旗号并不只是命令符离城里的少帅军出击,城中少帅军出动的时候,冯仲大营里也同时出动了两千军队,借着城池的掩护,从符离东门外直扑向北,直接冲向列队在符离北门岸边的船只,并靠着出城友军的掩护迅速登船,摇撸划桨直冲北岸。姚昂见了大惊,顿时明白少帅军是想乘着自军主力南倾的机会,直接奔袭自军的辎重车队,赶紧又让后军结阵保护车队。

战场的形势因此变得无比复杂,秦军前军在正面硬扛冯仲的主力,东面侧翼在和符离少帅军恶战,后军又受到少帅军骑兵的直接威胁,姚昂亲自率领的中军则手足无措,既得随时准备回援北岸,又得做好增援前军的准备,不知道该顾那一头是好。

更让姚昂魂飞魄散的还在后面,这个时候,睢水上游又突然驶来了二十余条民船,每条船上还拉着一条满载柴草的木筏,才刚冲到近处,就马上点燃筏上柴草,同时砍断绳索,让火筏随波漂流,熊熊燃烧着冲向秦军浮桥,秦军上下见了无不大惊,士气顿时受挫,姚昂更是手足无措,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少帅军这边则是士气大振,张弩放箭更是迅速,将秦军的前军将士射得死伤连连。

“怎么突然变得四面八方都是敌人了?”

张口结舌的看着不断出现的少帅军奇兵,姚昂心中也混乱到了极点,不知道该是继续向前,还是果断退后撤回北岸,结果倒是旁边的一个部将看出了关键所在,忙说道:“将军,浮桥恐怕是很难保住了,应该全力向前,优先击溃冯仲逆贼的主力,然后再回过头增援北岸。我们在北岸还有三千军队,一时半会还支撑得住,可以暂时不用担心。”

就象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处于混乱状态的姚昂不假思索,马上采纳了这个建议,立即催军上前,会同姜汶所部正面强攻冯仲的主力,冯仲也马上撤回了前方的弓弩队,结成坚阵与秦军抗衡。

其实姚昂所采取的策略其实也并不错,主力正面向前后,纯数乌合之众的冯仲主力再是如何的结阵而战,也绝无可能长时间挡住秦军的攻击,同时北岸的秦军也已经靠着局部的兵力优势,正面挡住了少帅军的奇兵,所以就算少帅军放出的火筏已经烧断了一条秦军的浮桥,继而还有很大把握直接切断秦军的南北联系,秦军只要能够迅速击溃冯仲主力,照样可以挽回局面,重新占据上风。可惜……

可惜姚昂并不知道的是,他这次碰上的真正敌人,并不是被项家子弟欺负得磕头求饶的侍岭亭亭长冯仲,而是冯仲身边的韩姓亲兵。所以就在秦军主力刚和冯仲主力展开激战的时候,一个斥候就连滚带爬的冲到了姚昂的面前,带着哭腔喊道:“将军,不好了!谷水上游!谷水上游的十里处,有一支贼军突然用藏在树林里的船只渡河搭桥,还已经搭好了一道浮桥,正在全速渡河!”

“还有伏兵?!”姚昂的眼珠子差点没瞪出眼眶,做梦也没想到敌人竟然如此胆大包天,明明就是一群乌合之众,竟然还敢一再分兵设伏,同时从几个方向偷袭自军。

被少帅军一再出现的伏兵搅得心神大乱,姚昂在指挥军队作战时难免更是慌乱,除了拼命催军上前猛攻冯仲主力外,又匆匆命令侧翼的秦军回援北岸,然而侧翼的秦军才刚有所动作,此前已经被杀退的符离少帅军又马上卷土重来,一口咬住了侧翼秦军的尾巴,同时少帅军的火筏熊熊燃烧,又迅速烧断了秦军的第二道浮桥,点着秦军的第三道浮桥。

秦军的军心越打越慌,也越打越乱,不过这才只是秦军噩梦的开始,到了从上游渡河的少帅军伏兵出现在北岸战场上的时候,秦军上下更是恐慌到了极点,几支军队全都彻底乱成了一团,姚昂更是如同身处恶梦,彻底的不知所措。

北岸秦军的主力此前已经被少帅军的奇兵缠住,从上游杀来的少帅军伏兵冲到近前后,北岸秦军只能是匆匆扔下辎重粮车,列队来和少帅军伏兵交战,可少帅军伏兵却根本没兴趣和他们缠斗,正面才刚碰上,后军就马上迂回上前,打着火把冲进秦军的辎重车队,肆意的纵火烧粮,焚烧辎重,两线作战的北岸秦军被迫回援粮车,两面杀来的少帅军伏兵又乘机掩上,把心慌意乱的北岸秦军杀得彻底大乱,对秦军来说已经无比宝贵的运粮车辆也迅速一辆接着一辆被少帅军将士纵火点燃,化为浓密黑烟。

秦军在北岸败局已定,受到北岸的战局影响,南岸秦军的士气也直接滑落到了极点,冯仲乘势发起反攻,南岸战局也顿时逆转,士气高昂的少帅军将士大步上前,不断猛砍猛劈,军心慌乱的秦军将士则是节节败退,那怕是陇西精锐也照样抵挡不住少帅军的如潮攻势,被少帅军将士冲击得连连后退。

最先崩溃的是秦军的侧翼军队,随着第四道浮桥被少帅军火筏点燃,北退无路的秦军将士再也抵挡不住符离少帅军的猛烈攻势,鬼哭狼嚎着乱糟糟逃来与主力会合,并直接造成连锁反应,导致秦军主力的军心更加慌乱到无可复加,在冯仲主力的冲击前更加难以支撑,队形迅速大乱。

粮草是肯定保不住了,要想保住军队,姚昂唯一的办法也就是死战杀退冯仲,然后才有可能带着军队成编制撤出符离战场。为此,姚昂和姜汶率领的秦军陇西精锐也付出了巨大努力,几乎是咬着牙齿的硬挺,还在混战中多次冲击冯仲的旗阵所在,妄图捣毁冯仲的旗阵,重新逆转战局。

‘冯仲’的指挥艺术让姚昂和姜汶等秦军将领绝望,明明就是一群乌合之众,可是‘冯仲’的旗号指挥下,少帅军的军阵就好象变成了一块牛皮糖,越冲越结实,还越冲越粘人,秦军几次反击都迅速被突然出现在前方的少帅军阵列拦住,同时两翼的少帅军将士还马上包抄而上,三面夹击舍命冲锋的秦军将士,靠着局部的兵力优势一点一点的消耗秦军精锐。

主要由骊山刑徒组成的普通秦军,在这个时刻也把他们的弱点彻底暴露无遗,军心慌乱又士气坠入谷底,根本没有胆量和少帅军单独迎战,只会乱糟糟的跟着陇西精锐东奔西走,南窜北逃,慌乱得如同一群无头的苍蝇,而随着秦军陇西精锐的越打越少,秦军的攻势也越来越软弱无力,逐渐陷入了被少帅军半包围的状态。

北岸的秦军早已彻底崩溃,所有的秦军辎重车辆也已经被少帅军的奇兵点燃,完成了任务的少帅军伏兵迅速乘船回师南岸,增援主力战场,看到有便宜可占,一直都被项康按在符离守城的项悍也迫不及待的亲自率军出城,带着所部兵马过来痛打落水狗,而面对着越来越多的敌人,秦军主力也彻底丧失了翻盘的希望,部将争先恐后的央求姚昂赶紧撤退,士卒逃出主力独自逃命者更是屡见不鲜。

彻底的无计可施,为了不被冯仲这群乌合之众稀里糊涂的歼灭,姚昂也只好放弃了翻盘猛梦,乘着军队还没有彻底崩溃,赶紧带着残兵败将向西而逃,冯仲毫不犹豫的率军追杀,把仓促逃命的秦军偏师杀得大败,还一口气追杀出了二十余里,在追击战中斩首过千,缴获秦军遗弃的盔甲武器无可计数。

大胜后的少帅军队伍中当然是喜气洋洋,冯仲更是喜笑颜开,拍着韩姓亲兵的肩膀大笑不断,还迫不及待的许诺一定会给予韩姓亲兵重赏。可惜韩姓亲兵却一向都是视金钱如粪土,根本就不理会冯仲答应给自己多少重赏,还向冯仲说道:“将军如果还想立功的话,那最好是马上收拾兵马,明天就出兵西进,一边追击暴秦军队的败兵,一边收复我们此前沦陷的相县、芒县和砀县等地,堵住暴秦军队主力西回砀郡的道路,给我们主力创造彻底歼灭暴秦主力的机会。”

“西进追击?”冯仲一惊,说道:“可项少帅给我们的命令是回援彭城啊?”

“彭城那边已经用不着我们去帮忙了。”韩姓亲兵冷冷说道:“忘了项悍将军之前提供给我们的彭城军情了?我们的主力一度攻入了暴秦军队的营地,烧毁了许多暴秦军队的粮草,暴秦军队的南征偏师已经惨败,主力的粮草无以为继,肯定会选择退兵砀郡,我们抢先一步杀入砀郡,拦住他们的西撤道路,再和我们的主力前后夹击,想不再打一场大胜仗都难。”

“话虽有理,可是未经请示……。”冯仲有些犹豫。

“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看到战机当机立断才是大将所为。”韩姓亲兵严肃说道:“我这个建议,你可以不听,但我可以担保,如果你错过了这个机会,项少帅一定会对你十分失望,今后也一定不敢把更大的担子交给你担起。”

犹豫了许久,考虑到彭城那边局面已经稳住,同时项康也没有催促自己赶紧北上回援彭城,冯仲还是咬了咬牙,点头说道:“好,就这么办,回去和马上收拾兵马,明天就西进去追杀暴秦败兵。”

当然,为了这个决定,冯仲也没少和项悍浪费口水,同时为了避免项康误会,冯仲又派遣自己在盱台收纳的文吏武涉携书北上,向项康当面呈报此事,同时也老老实实的承认自己擅专,并表示项康如果反对,自己会马上带着军队回援彭城。

冯仲显然是在瞎担心,武涉带着他的亲笔书信北上赶到彭城后,项康除了狂喜于冯仲的奇迹大胜外,不但丝毫没有责怪冯仲的自作主张,相反还夸奖说冯仲大有长进,已经懂得走一看三,能够会为自军开创有利局面,对冯仲的当机立断赞不绝口。

但也很可惜,当项康问起符离大战的复杂战术是什么人为冯仲谋划的时候,虽然也听说了一些风声,可是因为很清楚冯仲喜欢揽功贪功的脾气,为了不被上司穿小鞋,武涉却选择了帮着冯仲说了假话,一口咬定说这些都是出自冯仲的谋划。项康听了将信将疑,疑惑说道:“真是冯仲?冯大兄在军事方面真就这么天赋过人,以前我怎么一点都没看出来?”

虽然十分怀疑,可是在内心深处,项康却还是希望冯仲真有这么能干,原因是项康的头上还有一个项梁,少帅军又是迟早要和项梁军联手作战的,届时做为晚辈和自封的少帅,项康还必须得服从项梁的号令指挥,项家子弟也肯定会个个唯项梁的马首是瞻,到时候项康还能不能保住兵权和独立自主的地位,也就要看少帅军各大异姓将领是否选择继续支持项康了。

所以对项康来说,与自己私交笃厚的冯仲也最好这么能干,因为也只有冯仲和周曾这些项康亲手提拔培养起来的外姓亲信,才最不容易被项梁给拉走。而且就算项梁强行要人,自己也有把握再拉回来。

项梁是英雄不假,也没有儿子可以在将来继承他的家业,可是项家子弟之中,与他最亲近同时也最得他喜爱的却是项羽,项梁逃亡江东只带走了一个项羽就是明证,倘若辅佐项梁打下了江山,最后却白白便宜了项羽,这样的事项康却不愿做。

推荐热门小说汉当更强,本站提供汉当更强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汉当更强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一百二十七章 半渡而击 下一章:第一百二十九章 道路选择
热门: 次元茶话会 第七重解答 我的马甲非人类 逆袭 冰美人帝师手册 曹贼 斗罗大陆2绝世唐门 马伯庸笑翻中国简史 掌中之物 唐朝那些事儿4:开元盛世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