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不用着急

上一章:第一百二十九章 道路选择 下一章:第一百三十一章 关中秦人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纷纷扬扬的雪花越下越大,在寒风的夹裹下泼洒在秦军将士的脸上和身上,冻白了眉毛,冻结了胡须,微微融化的雪水顺着脖子流进内衣,触肌如同针扎,让又累又饿的秦军将士益发苦不堪言,好些个重伤员受不了冻饿折磨,步履蹒跚着突然一头栽倒被践踏成雪浆的道路上,再也无法醒来。

伤重而死的秦军将士可怜,还在挣扎前行的秦军将士却也好不到那里,萧县战败之后,每一名秦军将士都剩下了仅够一餐之用的粗糙干粮,可是要想赶到可以获得粮草补给的砀县,秦军将士却至少要走一天多的时间,原本秦军上下还想把一顿饭分成几顿吃,忍着点熬到砀县,可是出发上路后才发现世上没这么好的事——刚刚才在萧县打了一场大仗,体力下降严重,肚皮早就饿得咕咕叫,天气又太冷,体力消耗过大,所以还没到晚上,绝大部分的秦军将士就忍不住把最后的干粮吃进了肚子,然后就彻底断了粮,只能是彻底空着肚子继续赶路。

比饥饿更可怕的还是少帅军的追兵,发现秦军逃往砀县方向后,项康连眼皮都没眨一下,马上就亲自带着少帅军主力发起追击,刘老三也不顾自军已经远离根据地,毅然派遣部将曹参率军三千协助项康追击秦军,刚开始的时候追兵还不敢过于猖獗,可是从掉队秦军俘虏口中问出秦军已经断粮的消息后,项康马上加快了追击速度,并在当天晚上时成功追上秦军大队,又和秦军干了一仗,兵疲粮尽的秦军再度大败,不得不连夜西遁逃走,期间掉队失散士卒无数,从彭城时的三万两千多军队,迅速缩水了超过万人之巨。

雪上永远只会加霜,次日一早,天上还又下起了大雪,还一口气下到正午都没有收歇的迹象,这点固然也给追兵增加了不少追击的难度,可是深一脚浅一脚的跋涉在泥泞道路上,又累又饿的秦军将士却依然还是痛苦万分,很多士卒滑倒摔倒后就再没力气动弹,不管将领如何的催促辱骂甚至殴打,就是不肯再站起来继续前行,队伍之中,甚至还不时响起了哭泣声音。

饱受战火摧残,沿途的乡亭早就十室九空,就算强行劫粮,抢来那点粮食也是杯水车薪,起不了任何作用,马匹倒是还有一些,章平也狠得下心来杀马为食,可是少帅军的追兵就在后面,谁也不敢保证什么时候会突然杀到,所以秦军也根本不敢停下来杀马煮肉,只能是步履艰难的拼命向西,脚步不停的赶往砀县。

到砀县吃一顿饱饭成了秦军诸将鼓舞士卒的惟一办法,为了尽可能保住军队和加快速度,秦军各级将领只能是不断告诉军中士卒,说章平已经派人先行赶到了砀县传令,让砀县那边给秦军将士提前准备热腾腾的饭菜和温暖的房舍,只要抵达砀县城下,秦军将士马上就能吃上饱饭,睡上好觉。可惜这样的招数只是刚开始时有点效果,随着体力和气温的不断下降,秦军诸将画出的大饼便再也无法填饱秦军将士空扁的肚皮,秦军的行军速度,还是不可避免的下降到了一个极其危险的程度。

更糟糕的是,偏巧就在这个时候,少帅军的骑兵又追了上来,还绕过了秦军殿后军队的阵地,直接奔袭到了秦军大队的侧翼,秦军骑兵硬着头皮出动迎战,付出了相当惨重的代价,好不容易才勉强逼退初出茅庐的少帅军骑兵。而这么稍微耽搁间,少帅军的步兵主力又追上了秦军后军,向饥肠辘辘的秦军殿后军队举起了屠刀。

“告诉陈坎,死战到底,给我们的主力争取时间。”

声音沙哑的颁布了这道命令,章平马上又催促主力加快速度前进,不再理会负责殿后的陈坎所部,秦军众将也没有一个人质疑的章平决定,因为他们都知道,这个时候,也只有牺牲陈坎的军队,才能为秦军大队赢得逃生的希望了。

其实陈坎也很清楚自军肯定已经被章平抛弃,不过也还好,出身于咸阳中尉军的陈坎十分忠于职守,即便明知道自军已经在劫难逃,也仍然还是带着军队挡住了少帅军的步兵主力,并咬牙顶住了少帅军的两次进攻,为自军主力迅速撤离战场争取到了宝贵时间。只不过这么做的代价却是陈坎所部被少帅军主力团团包围,最终几乎被少帅军全歼,陈坎本人也在手刃数敌之后选择了横剑自刎,用鲜血书写了自己对大秦朝廷的赤忱忠心。

天色全黑的时候,秦军大队又被少帅军追上,再遭大败,被迫连夜西逃十余里才摆脱追击,可是秦军的兵力已只剩下了不到一万五千人,同时害怕少帅军连夜追击,章平又不得不丢弃所有随军辎重,催促军队连夜西进,跌跌撞撞的继续行向砀县。

与此同时,在距离砀县已经不远的情况下,项康也一度考虑分兵迂回上前,当道拦住秦军的道路,可是少帅军将士的体力也下降得十分严重,同样急需休息,加上道路不熟,夜间行军过于危险,项康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个打算,选择让少帅军将士就地休息两个时辰,然后再全力追击。

项康的这个决定当然给了秦军将士最后的逃命机会,为了尽快获得补给和安全的立足地,困乏到了极点的秦军将士强打精神,在这个晚上几乎就没有休息,不管道路再是如何难走,也依然咬着牙齿拼命坚持,奇迹般的在天色微明时赶到了距离砀县城池只有十余里的位置,并且还和少帅军的追兵保持了六七里的距离。

通过路边残破的亭舍发现自军距离砀县已经不远,章平赶紧把这个消息公诸于众,秦军上下也顿时一片大喜,还奇迹般的又提高了一些速度,几乎是连滚带爬的冲向西面的砀县城池。而与此同时,第六感还算敏锐的项康也发现自军已经只剩下了最后一个全歼敌人的机会,同样催促军队加快前进,踩踏着泥泞湿滑的道路全速追击。

或许是秦始皇的在天之灵保佑,士气得到提升的秦军大队创造奇迹,成功在被少帅军追上前遥遥看到了砀县城池,而更让秦军上下欢呼雀跃的是,此刻的砀县城头,也依然还在飘扬着大秦军队的黑色军旗,结果在确认了这一点后,无数的秦军将士直接放声大哭,章平也不由流下了激动的泪水,哽咽道:“到了,终于还是到了!”

“将军,快看!”

这时候,意外突然发生,砀县城上的秦军黑色军旗突然纷纷倒下,取而代之的是一面面土黄色的楚国军旗突然出现,同时秦军将士还远远看到,砀县的东门忽然被人打开,一支打着楚国军旗的军队大步出城,脚步不停的直接向秦军这边冲来。

“楚贼!是楚贼的军队!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绝望的叫喊声在秦军队伍里纷纷响起,此前一度欢喜到了极点的秦军将士也象登上了过山车一样,刚冲上高峰就马上跌落谷底,无数的秦军将士顿时面无人色,章平本人更是绝望到了极点,脸色苍白着大吼道:“怎么可能?楚贼的军队,怎么可能会突然出现在这里?那来的这支楚贼军队?他们是从那里来的?”

‘冯’字大旗的出现告诉了章平答案,策马走在少帅军将士的最前面,当年的侍岭亭小亭长冯仲是要多得意有多得意,要多意气风发有多意气风发,还放声狂笑道:“暴秦狗贼,你们让本将军等得好辛苦啊,本将军差点就以为你们不来了。”

采纳韩姓亲兵的建议,扔下了才刚拿下相县不管,把南线主力拉到了位置偏僻的砀县小城,为了这个决定,冯仲当然没少受少帅军众将的质疑,冯仲本人也是提心吊胆,生怕自己的选择失误,错过了与主力前后包夹秦军的宝贵战机。然而冯仲这一把赌赢了之后,收获的战果却是全面掌握主动,也彻底粉碎了秦军最后的逃生希望。

为了活命,走投无路的秦军只能是舍命向前,拼命冲击当道拦截的冯仲军队,可是已经疲惫到了极点的秦军将士,现在又如何可能打得赢以逸待劳的冯仲军队?即便是章平亲自率军冲锋,也即便是章平直接出动了陇西精锐突击,曾经骁勇无敌的陇西精锐在这一刻也冲不垮冯仲麾下的乌合之众了,相反还被从容迎战的冯仲杀得是尸横遍野,血流积洼。

这个时候,项康也已经带着少帅军追兵赶到了现场,看到冯仲的主力竟然就在砀县,原本还无比担心的项康当然是狂喜到了极点,也不做任何的犹豫,马上就催兵猛攻,与冯仲前后夹击秦军败兵。

事情到了这步,即便是换成了韩姓亲兵统率秦军也肯定是无力回天,更别说是靠着兄弟关系才当上秦军偏师主将的章平,少帅军主力只一个冲锋,困乏绝望的秦军大队就马上土崩瓦解,士卒四散而逃,章平也没有任何选择,只能是匆匆换上普通士卒的衣服,扔掉自己的将旗,带着骑兵撒腿逃命,少帅军挥师猛击,象砍瓜切菜一般的肆意屠杀秦军将士,斩首无数,并抓获了数量庞大的秦军俘虏。

这一场仗辛苦就辛苦在追击上,可是真正的交战却只用不到半个时辰就结束战斗,西进彭城的五万多秦军几乎全军覆没,董克等诸多秦军将领或是被俘,或是被当阵斩杀,只有少数骑兵侥幸逃出战场,余下的军队不是被少帅军歼灭,就是被迫当了俘虏,同时少帅军此前被迫或者主动放弃的彭城西部城池,也几乎全部重新回到了项康的魔爪之中。

零星的战斗还没结束,项康就已经策马冲到了冯仲的面前,见面后项康还二话不说,马上就重重几拳砸到了冯仲的身上,然后又勒住了冯仲的脖子,恶狠狠问道:“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暴秦军队会往这里来,早早就把你的主力拉到了砀县以逸待劳?”

“分析,分析。”冯仲笑嘻嘻的说道:“虽然我不知道少帅你会把暴秦军队逼到这一步,但是被我追杀的暴秦军队既然抢先一步逃到相县,又抢在我之前弃城西逃,所以我觉得相县的暴秦军队一定会在弃城撤退前派人和章平匹夫联系,章平如果收到这个消息,也一定不会再去相县,也肯定不敢去还被我们控制的下邑,只会往砀县来,所以我就赶紧带着主力先来砀县了。”

“那你就不怕相县的暴秦军队没能及时联系上章平匹夫,那个匹夫去了相县?”项康好奇问道。

“没关系,就算出现了这个情况也没关系。”冯仲笑道:“我让项猷兄弟带着四千军队留守了在相县,交代他说暴秦军队穷途末路,就马上出兵拦截,如果暴秦军队势大,就只许守城,不许出战,到时候暴秦军队进不了城,补给不了粮草,就只能是继续西进芒县,我只需要随时保持和相县的联系,发现暴秦军队进兵相县,就马上把主力拉到芒县去,照样可以把暴秦军队堵在芒县城下。”

“有你的!”项康勒得更紧,笑着说道:“以前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怎么就没发现冯大兄你有这么厉害的本事?早知道你这么能用兵,我就应该拜你为上将军,让你替我带兵去打仗,这样我就省心多了。”

冯仲被项康勒得求饶,也几次偷看韩姓亲兵的模样,每次都是欲言又止,想向项康举荐韩姓亲兵,可是没办法,自私心理每个人都有,考虑到韩姓亲兵如果被项康要走,自己今后就再什么得力臂助可用,冯仲还是闭上了嘴巴,选择了能瞒一日算一日,没有向项康交代自己的底牌。

砀县城小,即便是容纳冯仲的主力都十分吃力,所以在打扫战场的同时,项康也只好选择了让军队在城外立营休息,同时又冯仲的引见下,认识了此前自愿带着军队和地盘加入少帅军的陈婴,还有冯仲在实战中替自己发掘的几名少帅军后起之秀,对他们好言安抚,极尽笼络,同时又让人在刚建立起来的中军大帐里布置宴席,与众将一同庆祝这次的大胜。

在此期间,已经熟悉了冯仲做派的韩姓亲兵倒是没有在意冯仲习惯性的一再抢功,也没有急着跳出来告诉项康,说冯仲这段时间的漂亮仗其实都是自己打的,只是耐着性子借着这个机会仔细观察项康。好在对于项康的第一印象,韩姓亲兵勉强还觉得不错,为人没有架子,能够礼待冯仲麾下的偏师将领,谈吐斯文,文化水平比正宗泥腿子出身的冯仲高出不止一截半点,做事爽快,用兵也还马马虎虎,就是不知道能不能象冯仲一样,可以做到从善如流,会不会有什么刚愎自用的弱点。

“不用着急,先看看再说。”韩姓亲兵拿定主意,暗道:“反正他也只是一个少帅,他头上还有一个元帅项梁,这个时候就算得到了他的重用,将来项梁来了,我也还得在项梁面前证明我自己。与其这个时候冒着得罪冯仲的危险出头,倒还不如再耐心观察一下,看看项家叔侄到底值不值得我辅佐,究竟谁更值得我辅佐。”

韩姓亲兵悄悄拿定这个主意的时候,意外发生,帐外有人突然进帐报告,说是战俘营那边发生骚乱,有一些秦军俘虏发起暴乱,逼得率军看守战俘的丁疾痛下杀手,已经杀了一些秦军俘虏武力镇压动乱,项康听了奇怪,问道:“俘虏为什么要暴乱?有没有原因?”

“回禀少帅,听说是暴秦俘虏要吃的,我们的后军又一时半会造不出饭,暴秦俘虏就说我们要故意饿垮他们,然后把他们全部处死,所以就闹起来了。”来报信的丁疾军信使如实答道。

“这些狗贼!”朱鸡石一听破口大骂,说道:“少帅,用不着客气,反正都是从关中来的暴秦狗贼,干脆直接全部杀了算了。”

好几个深恨暴秦朝廷入骨的少帅军将领纷纷附和,都觉得这次抓到的秦军俘虏都是关中而来,不必有任何的心慈手软,与其白白浪费粮食养活,倒还不如直接一刀宰了干净。好在项康没听这些馊主意,还下意识的想起了自己堂哥项羽在历史上的杰作——坑杀二十万秦军俘虏,坑得关中百姓个个对老项家恨之入骨,刘老三才刚反攻打进关中,关中百姓就纷纷加入刘老三的军队攻打老项家,也把关中和巴蜀这些秦国旧地变成了刘老三的稳定战略后方。

也正因为项羽这个血淋淋的例子,所以只是稍一思索,项康很快就命令道:“晁直将军,你带你的本部人马去给丁疾帮忙,先把战俘营控制住,但是不许随便杀人,我马上就去亲自安抚战俘。另外再告诉丁疾,叫他优先控制战俘,不许滥杀无辜。”

晁直领命,马上就出帐去率领军队出动,项康则又说道:“各位将军,看来我们得过一会再尽兴庆祝了,大家都和我一起去看一看情况,这事如果处理不好,对我们以后的战事肯定影响很大。”

众将答应,韩姓亲兵也瞟了项康一眼,暗道:“看你的本事了,这件事处理不好,是对你今天的战事影响很大,但你如果处理好了,今后你就可以受益无穷了。”

推荐热门小说汉当更强,本站提供汉当更强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汉当更强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一百二十九章 道路选择 下一章:第一百三十一章 关中秦人
热门: 将夜 死钥匙 败者的地平线 使徒:迷失者的续命游戏 第十三个故事 [快穿]专职男神 少帝他不想重生 1911新中华 历史粉碎机 明史讲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