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对阵李由

上一章:第一百三十三章 二奸相会 下一章:第一百三十五章 尽职责也是弱点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为了网罗臭味相投的好基友陈平,一向用兵谨慎的项康难得弄了一次险,让战斗力其实并不怎么样的少帅军冯仲所部孤军轻进,绕开仍然还被砀郡秦军控制的襄邑和雍丘二城,直接奔袭被陈平看好的陈留。可是项康带着少帅军主力西进到了襄邑城下时,却是说什么都不敢让主力也这么做了,只能是老老实实的驻兵城下,赶造攻城武器发起攻城。

开玩笑!主力如果不拿下沿途城池直接西进,那项康和淮泗大后方的联系还不得随时可能被秦军切断?这样的事别说是出了名胆小如鼠的项康了,只要是一个头脑稍微正常一点的统帅,都绝对不敢冒这样的险。

襄邑城里的秦军守军并不顽强,少帅军主力在经过长时间以来的实战锻炼后,战斗力和战斗经验也有了不小的进步,再加上少帅军新收编的骊山刑徒为了向新主子效忠,英布和吕臣两支炮灰军队为了有脸向项康讨要钱粮,打得都十分卖力,所以只发起了一次蚁附进攻,少帅军就成功的拿下了襄邑县城。

攻城得手后,一向注重自己伪善虚名的项康兑现诺言,把缴获到的粮食分了一半给英布、吕臣二军,英吕联军见项康言而有信,自然也是欢喜不盛,除了向项康一再道谢之外,又迫不及待的主动请求担任前锋,继续西进去攻打雍丘,并信心满满的表示说有把握在少帅军主力抵达雍丘之前,就能替项康把已经被孤立的雍丘城拿下。

士气可鼓不可泄,项康一口答应,不过在英布吕臣欢天喜地的离去后,目前仍然还是魏国使者身份的陈平却向项康进谏道:“少帅,小使认为你的主力也应该加快速度,不能让英布、吕臣二位将军独自拿下雍丘,不然的话,接下来在驱使他们与暴秦主力交战时,少帅你就会落入被动。只有我们也参与雍丘攻城战,和他们一起拿下雍丘,以后他们才没有和你讨价还价的借口理由。”

项康毫不犹豫的接受了陈平的建议,在英布和吕臣自愿担任炮灰的情况下,依然催促主力加快速度西进,也果然抢在了英布和吕臣破城之前抵达了雍丘,被驱为前锋的骊山刑徒还在攻城战中比英吕联军更早攻上城头,彻底堵住了英布和吕臣的嘴巴,也让英布和吕臣想在雍丘暂做休整的借口落空,只能是乖乖的随着项康继续西进,提心吊胆的随着项康去增援被秦军主力包围的临济。

砀郡已是人烟稠密之地,可雍丘这一带的人烟却更为稠密,所以即便是进入了春耕农忙季节,也仍然还是许多当地百姓主动赶来投军,周曾也顺势进谏,劝项康多派能言善辩之士,到周边各乡各亭劝说当地百姓投军,更进一步扩大少帅军的兵力,项康点头同意,然后在安排这个工作时,项康又无意中注意到,雍丘县的人口第一大乡竟然叫做高阳,还随口说道:“原来高阳是在雍丘,听说这个地方的酒特别出名,亚叔你在采办军需的时候,注意多在高阳买些酒,将来犒劳军队的时候,让我们的将士有好酒可喝。”

“高阳的酒特别出名?”周曾听得一楞,忙说道:“少帅,在下之前清查雍丘县典的时候,县典上没提到高阳出产好酒啊?”

“我记错了?”项康也有些意外,说道:“我好象听说过高阳酒徒这个词,意思是说高阳出产好酒,当地人经常喝得醉醺醺的,盛产酒徒什么来着。”

“高阳酒徒?我怎么没听说过这个词?”周曾越听越是糊涂,旁边的陈平也是莫名其妙,说自己的家乡阳武距离雍丘高阳虽然不远,可自己也从来没听说过高阳酒徒这个词语,历史稀烂的项康还道自己把朝代混淆,便随便找了一个借口搪塞过去,没再这件事上纠缠,也很快就把这件事忘在了脑后。

留下郑布率军守卫雍丘,替自己主持征兵扩军的工作,一天之后,项康便领着少帅军主力顺利开拔到了距此不远的陈留城下,结果让项康十分满意的是,受命在此警摄牵制的冯仲把工作完成得十分出色,直接把营地布置在了陈留城东北面的谷水南岸,并在河上搭建起了多道便桥,亮出随时可能渡河北上奔袭秦军背后的架势,逼得章邯率领的秦军主力只能是在南线部署重兵,无法全力应对退缩临济城内的魏国军队,还有正在向临济迅速逼近的齐国军队。

接下来才是重头戏,召集少帅军众文武和英布、吕臣商议如何援救临济的时候,按照项康的事前安排,被项康用为文吏的盱台名士武涉站出来进谏,提议道:“少帅,以在下之见,我军虽有魏齐军队之助,但整体实力面对暴秦主力仍然处于下风,正面进击,恐怕还是很难解除临济之围。所以在下认为,我军除了从陈留直接出兵北上增援临济之外,应该再派一军,再曲遇小道去攻打阳武,切断暴秦主力与敖仓之间的驰道联系,让暴秦军队首尾难顾。如此一来,我军解救临济,才会更有把握一些。”

装模作样的在地图沙盘前研究了一番,项康点了点头,说道:“不错,此计可行,有我们和齐国军队南北夹击,正面牵制,又有魏国军队充当内应,从背后威胁暴秦主力,章邯匹夫绝不敢再分兵回援阳武,我军奔袭阳武没有多少阻力,得手的把握肯定很大。”

言罢,项康又转向了英布和吕臣,说道:“英布将军,吕臣将军,要不这样吧,烦劳你们二位继续担任先锋,从陈留直接北上临济,正面攻打暴秦军队的南线主力,配合魏齐友军牵制住他们,我军冯仲所部为你们充当后援,也由我军去奔袭阳武,你们觉得如何?”

项康的话还没有说完,英布和吕臣的脸色就忍不住有些发白,然后项康才刚把话说完,吕臣马上就说道:“少帅,不是我们推托,是我们恐怕挑不起这个重担啊,我们这点兵力,那有什么把握可以和暴秦军队的主力正面抗衡?”

“少帅,我们不怕吃败仗,就怕误了你奔袭阳武的大事啊。”秦末名将英布也难得主动当了一次缩头乌龟,和吕臣一样赶紧找借口推托。

“二位将军何必这么谦虚?”项康故意装做有些不高兴,说道:“英布将军你有七千多军队,吕将军你的兵力更是直接超过万人,共有兵力一万八千还多,怎么冯仲将军的一万两千军队都敢直接奔袭陈留,与暴秦主力正面对峙,你们的军队数量更多,还有我们的军队充当后援,还不敢北上攻打暴秦军队的南线?”(注:冯仲部将陈婴带着一支军队还在砀郡境内扫荡其他的偏远城池,所以冯仲的兵力有所下降。)

英布和吕臣无言可对,可还是不敢张口答应接受这个极度危险的任务,好在项康的得力助手周曾及时开口,和颜悦色的说道:“少帅,既然英布将军和吕臣将军没有这个信心,要不变动一下吧,让他们去负责奔袭阳武如何?”

“不行,去奔袭阳武更危险,这个重任只能由我们的精锐军队担起。”项康一口拒绝,全然忘了自己刚才已经说过奔袭阳武难度不大的话。

“少帅,还是让英布将军和吕臣将军他们去吧。”大概是看不惯项康的欺压友军,周曾又说道:“我军自起兵以来,一直都是在依托后方的情况下稳扎稳打,并不习惯长途奔袭敌城,英布、吕臣将军他们和我们相反,正好最擅长利用敌人的兵力部署薄弱处见缝插针,长途奔袭,让他们去奔袭阳武,也是让他们扬长避短。”

周曾把话说到了这一步,不敢去和章邯正面硬扛的英布、吕臣当然是就坡下驴,赶紧一起拱手说道:“少帅,周祭酒所言极是,我们最擅长的就是脱离后方,长途奔袭敌城,所以去打阳武切断暴秦军队粮道这个任务,就请交给我们吧。”

狠狠瞪了周曾一眼后,项康还是有些不想答应英布和吕臣的自告奋勇,可是招架不住英布和吕臣的再三请求,还有周曾拐弯抹角的提醒以团结为重,项康这才十分勉强的答应了让英吕联军去攻打阳武,然后项康又说道:“既然二位将军坚持要去奔袭阳武,那我也不勉强,但请二位将军记住,此次奔袭阳武事关重大,只许成功,不许失败。还有,二位将军除了要拿下阳武外,还要给我尽量破坏暴秦军队的驰道,最好是挖开济水堤坝,引水淹没驰道,让暴秦军队无法通过驰道运粮。”

见项康终于改口,不再逼着自军北上去和章邯正面硬拼,只想占便宜不想吃大亏的英布和吕臣当然都松了口气,马上就抱拳领命,然后又在项康的催促之下,当天就带着他们的军队西渡鸿沟,走曲遇小路去奔袭紧扼秦军粮道的阳武县城。

出奇兵去奔袭阳武其实是陈平给项康出的主意,而陈平之所以提出这个建议,除了是忠于职责,尽最大努力为旧主魏咎分担压力外,另一个重要因素就是此计确实可行,阳武此前曾被魏军占据,成年男丁几乎都被魏军带走,章邯用兵又喜欢集中优势兵力作战,留守阳武的军队并不多,奔袭阳武也确实很有把握,再加上齐军主力又及时赶到,和少帅军主力一起,联手分散了章邯的大部分精力。所以英布和吕臣走小路奔袭阳武时,一路之上根本就没有受到任何象样的阻拦,只用了一天多点时间就奔袭到了阳武城下,逼得阳武守军只能是赶紧闭城自保,同时赶紧向章邯和秦军三川郡郡守李由告急。

叔可忍,婶婶也不能忍了!原先因为被少帅军偏师的长途奔袭欺骗误导,让章邯错过了把魏咎、项康和田儋各个击破的机会,章邯本来就已经是窝火万分,现在英布和吕臣这两个手下败将竟然还敢奔袭阳武,切断秦军粮道,章邯就是脾气再好也难免气得七窍生烟,拍着案几怒吼道:“英布匹夫,吕臣狗贼,你们好大的胆子!上次在陈县是不是还没把你们打怕,现在居然还敢对本将军的粮道下手,简直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将军,必须先救阳武。”司马欣也说道:“阳武若失,我军粮草断绝,魏咎、田儋和项康这几个逆贼又乘机发起进攻,我们必然会有大麻烦,只有先救阳武,保护住我们的粮道,我们才可以从容对付其他贼军。”

章邯不吭声,盘算了半晌后,章邯拿定主意,喝道:“董翳,我给你三万军队,即刻回师救援阳武!再给李由传令,让他也率领本部三万人马从荥阳西进,与你联手夹击英布和吕臣的贼军,务必取胜!”

副手董翳大声答应,章邯却又补充道:“还有,击破了英吕贼军之后,你的军队即刻回师临济,由李由负责追杀英吕贼军!告诉李由,英吕贼军兵败之后,必然逃回陈留与项康逆贼会合,叫李由务必追杀至陈留,与项康逆贼隔着鸿沟正面对峙,替我牵制住项康逆贼的主力,给我击破田儋和魏咎逆贼争取时间!”

“上将军,让李郡守负责牵制项康逆贼的主力,对他来说是不是压力太大了?”司马欣提出异议,说道:“项康逆贼奸诈无匹,诡计多端,尤其擅长出奇制胜,陈留又距离临济过远,他如果有什么闪失,我们很难及时救援。”

“放心,李由是个谨慎的人,敌得住项康那个奸贼。”章邯对李由很有信心,又说道:“在给他的命令上,我也会提醒他小心用兵,不要弄险求胜,只要他替我把项康逆贼的主力暂时牵制住,等我收拾了田儋和魏咎这两个逆贼,就马上南下去帮他收拾项康逆贼!”

……

大秦王朝的最后一员名将章邯这么信任三川郡守李由,当然不是没有原因,因为李由不但是大秦当朝宰相李斯的长子,同时还绝对是大秦王朝最争气的官二代!之前张楚大军大举西进的时候,沿途秦军因为准备不足的缘故,不是望风而逃就是迅速被张楚军队打得土崩瓦解,惟有李由挺身而出,组织军民百姓死守荥阳,挡住了吴广亲自率领的十几万张楚大军,为秦廷争取到了宝贵的应变时间,同时又逼得张楚军队只能是分兵西进,给章邯创造了把张楚军队各个击破的机会,并成功坚持到了章邯大军抵达荥阳,解救荥阳之围。基本上可以说是如果没有李由,张楚军队就很可能会在章邯组建刑徒军之前,成功拿下关中并覆灭秦朝,秦廷之所以能够苟延残喘到今天,李由也应该算是最大的功臣!

同时李由还是一个十分忠于职守的人,才刚收到英布、吕臣奔袭阳武的消息,李由就马上着手准备军队出征的事务,只不过身负守卫荥阳和熬仓两大重地的重任,李由才没敢贸然发起反攻。而再收到了章邯要求自己出兵的命令后,李由更是毫不迟疑,当天就亲自率军东进,和董翳一左一右杀向阳武。

然后也和陈平意料的完全一致,虽说英布和吕臣成功奔袭到了阳武城下,逼得章邯只能是继续延缓强攻临济的日程,被迫回师救援阳武,可是当秦军从东西两个方向同时发起反击时,英布和吕臣却马上就招架不住了,先是在东线被董翳抽得满地找牙,然后又在西线被李由踩在地上肆意践踏,只支撑了一天多点时间就全线崩溃,被迫带着残兵败将走来路狼狈逃回陈留,输得干干净净,彻彻底底。

再接着,按照章邯的战前安排,成功保护了粮道的董翳马上回师临济,去帮章邯对付魏咎和田儋,章邯则负责率军追杀,并且还要挑起替章邯暂时牵制住少帅军主力的重担。结果在分手时,出于战友情义,即便明知道李由性格谨慎从不弄险,董翳还是好意提醒道:“李郡守,千万小心,你只要替我们暂时牵制住项康逆贼就行,千万别冒险决战。项康那个逆贼实在是太奸诈了,我们的五万偏师都被他的弱势兵力杀得几乎全军覆没,现在他的贼军实力又有所增强,你的压力很大,绝对不能轻易弄险。”

“董将军放心,我一定会小心的。”李由神态一如既往的镇定冷静,说道:“请回禀章邯上将军,让他不必为我担心,不管项康那个逆贼用什么阴谋诡计,我都绝对不会上他的当,一定能坚持到你们攻灭魏咎和田儋两路逆贼,回师来与我夹击项康逆贼。”

李由的话说得很自信,可李由如果知道项康究竟是个什么样货色的话,或许就不会这么自信了。才刚收到李由率军杀奔陈留而来的消息,项康不但马上看穿了章邯的战术用意,知道章邯是想用李由暂时缠住自己,给他优先收拾魏咎和田儋争取时间,还立即就向与自己同为一路货色的陈平问道:“陈平先生,李由对英布和吕臣的败兵紧追不舍,很可能是想替章邯暂时缠住我们的主力,如果真是这样,我们如何应对?”

“回禀少帅,章邯暂时无暇顾及南线,我们的兵力比李由略胜一筹,同时李由的兵马又是三川郡的普通郡兵,战斗力不及章邯匹夫的暴秦主力,我们当然是应该抓住这个机会重创李由,彻底打乱章邯的部署,让他更难攻破临济和击退田儋。”陈平答道。

“但李由既然是来牵制我们,肯定是采取稳守策略。”项康又问道:“如果李由坚守不战,我们又如当奈何?”

“简单。”陈平微笑,神情轻松的回答道:“李由不战,我们设法让他决战,不就行了?”

推荐热门小说汉当更强,本站提供汉当更强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汉当更强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一百三十三章 二奸相会 下一章:第一百三十五章 尽职责也是弱点
热门: 荷兰鞋之谜 游民无产者 娱乐至死 泰坦尼克谋杀案 他那么宠 幽冥怪谈2:死亡约定 栀子ABO 迷雾山庄 不连续杀人事件 诡案罪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