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匠头的眼泪

上一章:第九十三章 老朋友 下一章:第九十五章 授首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永贞,我可要好好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大能人!”乔铁山拉着破衣烂衫的中年人到了张恪的面前。

“他叫欧崇远,当年可是军中少有的铸剑大师,算起来和张大哥还是老朋友。对了你和乔桂乔福去广宁的时候,弓箭还有倭刀都是他给的!”

张恪一听是老爹的朋友,更是铸剑的大师,立刻躬身行礼,急忙说道:“小侄见过欧伯父!”

欧崇远盯着张恪仔细看了半天,突然失声叫道:“像,真是太像了,和海川兄弟简直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我要是没记错,你叫张恪是吧,怎么你带了这么多人,还追杀官兵……你可不能落草为寇啊!”

看着欧崇远一脸惊骇的模样,乔铁山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老欧,你什么眼神啊,永贞现在可是大清堡的备御,正儿八经的千户,这些兵都是大清堡的人!”

“啊!”

欧崇远这下子可吓坏了,他刚刚把张恪当成了山大王,还是要帮着杀官兵,现在一想脖子顿时冷飕飕的!有个地缝恨不得钻进去,老欧现在的心情就仿佛是跑到警局抢劫,肠子都悔青了。

他忍不住双腿发软,直接倒在了地上,痴痴地问道:“这,这是官兵,怎么没穿朝廷的战袄啊?”

张恪顿时吓了一跳,急忙伸手扶住了欧崇远。

“欧伯父,大清堡的兵刚刚重新组建,朝廷的新战袄没发下来,我采购的布匹也没送到,大家伙暂时对付一下,让伯父误会了,实在是小侄的错。”

欧崇远顿时一拍脑门,大叫道:“都怪我没张眼睛啊!”

看着欧崇远恨天怨地,一肚子委屈的模样,乔铁山顿时皱起了眉头。

“老欧,你到底怎么回事啊,好好的铸剑师不当,咋成了要饭的啊?”

欧崇远长长叹了口气,把一肚子的苦水都说了出来。

原来欧家世代都是打造刀剑的行家,欧崇远曾经给朝廷效力过,后来回到了镇夷堡,以铸剑为生。

就在几个月前,徐大千突然心血来潮,觉得朝廷的兵器不行,让欧崇远帮着打造二十把好刀,欧崇远自然答应,一直忙活到了腊月二十七,才把刀打造好,交给了徐大千的手下。

本来没有什么,哪知道徐大千竟然在除夕晚上领着人到了欧家,二话不说就把欧崇远给捆起来,愣说他的刀粗制滥造,是垃圾货色!

乔铁山越听眉头越皱,气呼呼地说道:“徐大千长的是狗眼吗,你打造的刀剑,说是神兵利器有些过分,可是绝对是一等一的好兵器,他怎么还不知足啊!”

“哎!乔老弟,你不知道啊,他当面拿着一口刀,砍了两下八仙桌子就卷刃了。”

“怎么会,你没用心打造啊?”

欧崇远痛苦的摇摇头:“是出了小人了,把我打造的刀掉包了!徐大千这个家伙根本不由分说,就把我们一家都抓起来,大年三十让我们给他挖石炭!乔老弟,你说说,咱这辈子什么时候受过这个委屈啊,看着我们家妞妞冻得铁青的小脸,我杀了徐大千的心都有了!”

张恪忍不住笑道:“欧伯父,就因为这个,你把我们当成了土匪,还要帮着我们对付徐大千?”

“哎!我欧崇远犯了什么罪都认了,不过这个徐大千真不是东西,他根本不把人当人看!就说我来这个石炭场,前后半个月,活生生的饿死了三个人。大年初一他的这帮手下竟然抽打矿夫取乐,把人打得血肉模糊,他们居然笑着喝酒,有滋有味的,这不是畜生是什么!”

乔铁山一听,顿时皱起了眉头。

“早就听说徐大千不是东西了,没想到这家伙竟是这么无耻,欧老弟,你放心好了,保证帮你出气!”

欧崇远擦擦眼角的泪水,摇头叹气说道:“这个徐大千可不是寻常人物啊,手下爪牙众多,听说在义州还有靠山,只怕,只怕……”

“怕什么,不是有永贞吗!”乔铁山哈哈大笑。

张恪一脸微笑,说道:“欧伯父,你放心吧,徐大千手下的骑兵已经被我打败了。至于所谓的靠山吗!我想杀他,谁也保不住!”

张恪当然不是在吹牛,不说他那些吓死人的关系,就单单家里的那件飞鱼服,就足以吓死一堆人了。

欧崇远突然趴在地上,痛哭流涕。

“求大人给我们做主,严惩徐大千啊!”

这时候不少跟着欧崇远冲出来的矿夫也都跪在了地上,黑压压的一大片,足有六七十人。不少人全身都是黑漆漆的,简直就跟碳棒没什么区别了。

大冷天,胳膊上,腿上,甚至脸上,脖子上,除了鞭痕就是冻疮,看起来好不凄凉。

光是看这些矿夫,就知道徐大千作恶不少了。张恪一把搀扶起欧崇远,突然笑道:“欧伯父,小侄自然能杀了徐大千,还能把他送到你们的面前,让你们亲自下手。不过……小侄有个请求,还请伯父答应。”

“说吧,只要我能做到的,上刀山下火海,没有二话!”

张恪连忙摆手,急忙说道:“伯父,小侄想请你帮着我铸造刀剑而已,大清堡正在扩军,没有趁手的兵器可不行!”

欧崇远立刻点头,笑道:“不就是刀剑吗,这是我的老本行,没有什么说的。对了,光是要刀剑吗?不用造火铳的吗?”

张恪眼前一亮,他当然要造火铳,而且还要大造。不过说实话能造火铳的工匠并不多,大明朝早期是禁止地方自造火器的,后来虽然逐渐放宽,可是最好的工匠还是在京营,边镇也有,只是远远没有富裕到遍地都是。

张恪还琢磨着通过张晔,或者是贺世贤弄到一些工匠,可是一听欧崇远的话,顿时来了兴趣。

“欧伯父,你会造火铳吗?”

“哈哈哈,我光会铸剑,不过我知道有人会,跟我来吧!”

欧崇远在前面带路,张恪和乔铁山他们紧紧跟着,来到了山谷。谷口处有两个高大的门楼,中间是木栅栏,封得死死的,根本别想出来。

今天凑巧徐大千战败,这家伙路过石炭场,就把手下人全都带走了,一门心思守城去了,欧崇远他们才能跑出来。

进了山谷之中,满眼倒是黑漆漆的煤炭,山谷之中,两边的山岗,布满了横七竖八的斜洞。在山谷的里面有一排木屋,说是木屋,但是四面透风,简直比起猪圈还不如!

走进一闻,一股子酸臭味道直刺鼻孔,木屋外面都是冻得结结实实的屎尿,看起来别提多恶心了。

欧崇远低着头走进了棚子,在一个角落有一堆烂稻草,欧崇远轻轻扒开,只见里面露出一个人,正不停地哆嗦。

“快来人,把他抱出去!”

两个士兵按照欧崇远的吩咐,把这个人搬到了外面。张恪凑过来一看,只见这个人有五十来岁的样子,瘦小枯干,也不知道多少天没洗脸了,眉毛胡子都连在了一起,还不停地打冷颤,看起来随时都要死。

就这么一个家伙,能是自己急需的人才?

欧崇远看出了张恪的怀疑,急忙说道:“这位老兄叫赵老疙瘩儿,是铁岭的匠头。听说是专门打造火铳的,建奴占领了铁岭,他跑了出来,一路到了镇夷堡。结果徐大千不分青红皂白,就把人抓起来,当了矿夫,干了两个多月了,正月初十挨了一顿打,然后就病了。”

欧崇远拍着胸脯说道:“别看我不懂造枪,可是和赵老哥聊过,他是真有本事的人,可千万别让他白白死了!”

张恪点点头,一回头把马彪叫过来。

“你去把周先生请过来,让他给看看!”

马彪点头,不多时就把周郎中叫了过来,老周现在已经是大清堡的军医官了,张恪特别给他配了一架马车,也一起随军行动。

他到了赵老疙瘩儿的面前,急忙抓起胳膊诊了诊脉,又仔细检查了一下身体。

“大人,这位老先生没什么大病,一是冷,二是饿,再加上挨打之后,身体虚弱。只要妥善调养,有个一两个月就能恢复。”

周郎中说着,拿出了针包,在头上扎了两下,赵老疙瘩儿突然皱了皱眉,似乎缓醒过来。周郎中又急忙拿出了两丸药,塞到了嘴里,又喂了几口烈酒,把药送下去。

没有一分钟,赵老疙瘩儿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是,是欧兄弟啊,我还没死啊?”

“哈哈哈,赵老哥,你不光没死,还发达了!”欧崇远指了指张恪,笑道:“老哥,这位可是大清堡的备御大人,他听说你会造火铳,要让你帮忙呢!”

张恪也急忙凑了过来,笑道:“老先生,我叫张恪,手下急需火器,不知道你能不能帮忙?”

赵老疙瘩儿皱皱眉头,沉默了半晌,才说道:“我不会造,您另请高明吧!”

“啊!”欧崇远突然大吃一惊,这老赵病糊涂了吗!乔铁山也顿时脸色阴沉,心说欧崇远你开什么玩笑啊,把人捧上了天,不是白白浪费感情吗!

这时候唯独张恪眉头紧锁,他看到了老赵神情中的挣扎和痛苦。

“赵先生,我不是强人所难的人,您有什么委屈,只管说出来,要真是没法造,我让人赶快送你去大清堡养伤。”

赵老疙瘩儿神情痛苦,脸上的皱纹扭曲到了一起。

“哎,还造什么火铳啊,老夫不想造孽!”赵老疙瘩儿眼角流出了一丝热泪,“不是我的手艺不行,都,都是朝廷,按照现在的造枪法,火铳没等杀敌呢,就先炸膛了,老头子都快死了,我不能害人!”

推荐热门小说辽东钉子户,本站提供辽东钉子户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辽东钉子户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九十三章 老朋友 下一章:第九十五章 授首
热门: 穿成暴娇少爷的白月光 永夜君王 我成了偏执男主的白月光 你的小尾巴 无双 H庄园的午餐 谁动了我的名字 天花板上的足迹 小蛋的異想世界 昏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