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暴打姐夫

上一章:第一百一十五章 大姐 下一章:第一百一十七章 百无一用是书生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前两年,大姐张韵梅还经常回娘家看看,在张恪的印象里,大姐就是一个温和的妇人,勤劳,善良,默默无声,简直就是三从四德的标准典范。

再度相见,张恪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大姐才二十五六岁,眼角却出了细密的皱纹,掩饰不住的疲倦。身上的衣服虽然洗的很干净,但是上面也有着补丁。

同样,张韵梅更是极度的震惊,眼前的二弟仿佛魁梧高大许多,一身武士打扮,后面跟着盔明甲亮的士兵。从原来的文弱书生,转眼变成了器宇轩昂的将官,简直大变活人!要不是张恪小时候,她就照顾张恪,那个眉眼,身形,还有着小时候的影子,她根本不敢认!

亲人相见,张韵梅眼角落泪,她向前跑了几步,猛地惊觉身上的穿戴,顿时脸色大变。拼命用手却遮挡衣服上的补丁,可是怎么能挡得住啊!

“二弟,大姐挺好的,拾掇屋子脏,穿好衣服浪费了。”张韵梅红着脸,勉强解释道。

一抬头看到了女儿,急忙说道:“瑶瑶,这就是二舅,你小时候还在二舅的书桌上撒过尿呢!”

张恪笑眯眯的看着瑶瑶,小女孩也知道了害臊,伸手白白的小手,捂住了脸蛋,透过指缝,偷偷的看着张恪。

张韵梅轻轻拍了一下女儿,歉意地说道:“二弟,小丫头片子,没有规矩,你别怪她!”

“哈哈哈哈,大姐,我看是你见外了!”

张韵梅脸色更红,急忙说道:“二弟,快到家里吧,大姐给你包饺子吃!”

张恪笑道:“大姐的手艺没的说,不过这还有点事情要处理。”张恪抱着瑶瑶。转身向着纸店掌柜的走来。

掌柜的早就吓傻了,他自然认识张韵梅母女俩,可是怎么也想不到,这母女什么时候有了带兵的亲戚,自己怎么就没开眼,踢到了铁板呢!

咕嘟!

艰难的咽了口吐沫,掌柜的双膝一软,跪在了地上。

“大人,都是小的无知,小的该死。小的不知道这是您的亲戚。小的愿意奉送五刀,额不,是十刀纸!快,快拿纸出来!”

掌柜的扯着嗓子喊着,一句话刚出口,突然脖子一紧,一双大手掐在了上面。

张恪单手用力,掌柜的一口气上不来,脸憋得通红。渐渐的变成了猪肝色,眼睛往外努,嘴巴无力的张着,手炮脚蹬。一副立刻蹬腿的模样。

张韵梅吓了一跳,急忙跑过来,抓住了张恪的胳膊。

“二弟,快放手。你要杀人啊?”

差不多一分钟,张恪才猛地松手,把掌柜的扔在了路边。掌柜的总算是喘上了一口气,可是一看张恪凶狠的目光,吓得他不停的往后蹭。

“别杀我,别杀我啊,求求大人了!”

“哼!你也知道怕死,我还以为你不在乎呢!”

“小的也是人,小的怎么能不在乎,大人高抬贵手吧!”

张恪听这话,顿时眼睛瞪圆了,伸出脚尖,点在了掌柜的胸口。

“你在乎自己的命,那你为什么不在乎一个孩子的命!你知不知道刚刚一脚踢下去,这个小姑娘就有丧命的危险!”

身旁的张韵梅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吓得她浑身发抖,急忙抱过来女儿。

“瑶瑶,快告诉娘,到底是怎么回事?”

瑶瑶突然扁扁嘴,晶莹的泪水噼里啪啦的落下来。

一见女儿不说话,张韵梅瞪圆了眼睛,伸手就要打。

“瑶瑶,你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事情,要不然人家怎么要打你,快点说!不说娘就不客气了!”

哇!

瑶瑶哭得撕心裂肺,张恪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大姐,受委屈的是瑶瑶,咱们家的孩子就该挨骂吗?”

张恪猛地一脚,把掌柜的踢翻。

“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要是讲不出道理,本官有一万种办法整治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大人饶命,大人饶命啊!实在是这个小丫头偷店里的纸,小的气不过,这才追了出来。”

“偷纸?一刀纸几个钱,用得着你下死手吗?”

“舅舅!”

低低的呼喊,张恪急忙回头,瑶瑶正泪眼婆娑的看着他。

“瑶瑶没偷,瑶瑶不是小偷!”小丫头坚定的说道。

张恪蹲在了瑶瑶前面,笑道:“舅舅当然相信瑶瑶是好孩子,你告诉舅舅是怎么回事,我帮你出气!”

“舅舅,娘让我拿着簪子去换纸,给爹写字用。瑶瑶把簪子给了他们,可是他们不给瑶瑶纸,瑶瑶才,才……”小丫头低下了头。

“才拿了纸对吗?”

“舅舅,瑶瑶是小偷吗?”

张恪拍拍小脑袋,露出大大的笑容。

“不是,当然不是,瑶瑶是好孩子!”

张恪一转头,顿时脸色阴森得骇人。

“你们到底拿没拿簪子,给我说清楚,或许还有条活路,不然别怪我无情!”

孙有光咳嗽了一声,冷笑道:“你们都听着,这位是咱们义州卫的新任指挥佥事张恪张大人,你们要是敢欺骗他,那可真是寿星老吃砒霜,活得不耐烦了!”

张恪,张阎王啊!

街面是消息最灵通的地方,周雄被干掉的时候,大家全都听说了,而且还不停地添油加醋。本来张恪只杀了周雄一人,结果愣是被演绎成张恪领着人屠杀了周家兄弟,还有三百家丁。

百姓的口中,张恪又多了一个张阎王的绰号!

掌柜的吓得面无人色,挣扎着爬起来,把两个伙计全都叫了出来。

“说,快说,你们看到簪子没有?到底知不知道?”

有个瘦小的伙计变颜变色,就是不说话,可是听到了簪子两个字,下意识的瞥了一眼左边衣兜。张恪看在了眼里。几步到了他近前,掐住了腕子。

这小子疼得龇牙咧嘴,张恪毫不客气的从衣兜里面掏出了一支银簪子。

“好啊,竟然是你小子,收了簪子怎么不给孩子纸,还诬陷是偷纸。你就这么不长眼,老子打死你!打死你!”

看着掌柜的伙计打成了一团,爹妈乱叫,张恪突然觉得有些无趣,这样的蝼蚁他都懒得搭理。

“孙老。实在是抱歉,我要先去大姐家看看,工匠的事情只怕要明天了。”

“没说的,我就不耽搁你们姐弟重聚了。”

孙有光识趣的离开,张恪笑着抱起了瑶瑶。

瑶瑶看着张恪,小眼睛,冒出了无数的星星,舅舅,真是太帅了!小丫头搂着张恪的脖子。像是树袋熊一样。

“小丫头真没礼貌!”张韵梅责备道。

“嘿嘿,大姐,瑶瑶粘舅舅有什么不对的,我说的对不对!”

“嗯!”瑶瑶用力地点头。

一行人走进了胡同。里面的房子破破烂烂,还有一股子怪味。张恪越走眉头有紧,张韵梅的忧虑就越严重。

“二弟,没想到你都当大官了。家里太脏了,还是换个地方吧!”

“哈哈哈,大姐。这算什么,我们这些人风餐露宿都是正常的。倒是大姐,你们不是在锦州吗,怎么突然跑到了义州,也不通知一声,到底是怎么回事?”

啪!

张韵梅手里的簪子突然落地,脸色越发难看。

张恪默默捡起来簪子,塞到了大姐的手里。心中暗自叹气,看来大姐过的并不好,问题应该在姐夫身上!

张恪也不说话,走到了胡同的最里面,一座几乎倒塌的房舍出现在眼前,狭窄,破败,陈旧,简直不像是住人的地方。

倾斜的房门打开,一个穿着破棉袍的年轻人一面走出来,一面说道:“韵梅,还有银子吗,给我五两,我要去见几个朋友,大家砥砺学问,少不得花费……”

没等说完,他突然一抬头,正好看到了张恪,脸色就变了。

“我们邓家是书香门第,斯文之家,不方便接待各位军爷,还请你们离开!”

张韵梅脸上臊得通红,气昂昂地说道:“文通,这是张恪,是我兄弟!”

“啊?”邓文通也吓了一跳,上上下下,仔细看了半天,才认出来,果真是张恪。只是他不是和自己一样,是个书生吗,怎么成了武夫?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文通,还傻着干什么啊,请兄弟进去吧!”

邓文通下意识的伸手,说道:“请,快请!”

张恪皱着眉,走进了房间之中,张家的女人一贯是勤劳的,家里面拾掇的干干净净,可是却掩饰不住贫穷和匮乏,面缸里见底了,灶台上的盆碗破破烂烂,整个屋子,除了邓文通的书房,就没有一样新东西。

张韵梅想给兄弟找点吃的东西,可是转了一圈,只捧了一碗热水过来,就连茶叶都没有!

“二弟,你先润润喉吧!”

张恪微微点头,他一直在看着邓文通,这位姐夫似乎对他们十分排斥,跑到了桌案上面,去摆弄自己的书稿。

“韵梅,你招待二弟吧,我要去见朋友。对了,纸呢,赶快拿来,我把这几篇文章誊录上,让大家品鉴一番!哈哈哈,差不多了,凭着这几篇时文,拿个举人不在话下,就等着进京赶考,金榜题名,咱们家一切都会好的!”

邓文通自顾自的说着,见妻子没有动作,他不耐烦了。

“还愣着干什么,把银子和纸都拿来,怎么这么墨迹!”

张韵梅的眼眶里面泪水涌动,夺眶而出,小瑶瑶抱着娘亲的大腿,也跟着落泪。

“你们到底怎么啦,好好的哭什么?”

张恪总算是明白了这个家庭的问题,他猛地起身,走到了邓文通的面前。突然张恪抡起了巴掌,狠狠地抽向邓文通。

“你知不知道,大姐用她娘留下的银簪换纸!你知不知道,刚刚瑶瑶差点被打死!你到底是不是一家之主!她们娘俩欠你什么?还有脸见朋友,先想想你够不够一个老爷们!”

张恪是真的生气,左右开弓,邓文通的脸上瞬间布满了鲜红的掌印!

推荐热门小说辽东钉子户,本站提供辽东钉子户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辽东钉子户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一百一十五章 大姐 下一章:第一百一十七章 百无一用是书生
热门: 艳刺 恐妻家 王权的覆灭:1640~1649英国革命史 当死对头怀了我的崽后 半身侦探3 大河深处 大唐狂士 大秦之苍雪龙城 ABO灰小子 美的历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