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兵变

上一章:第一百六十章 鸿门宴 下一章:第一百六十二章 前倨后恭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几乎没有一个人相信自己的耳朵,偌大的义州卫,怎么会只有不足六百士兵,校场上密匝匝的,难道都是猪吗!

王青豁然站起,指着王多闻说道:“王吏目,你是不是说错了,有几百缺额或者是真的。怎么实数会变成六百,简直胡说八道。”

王多闻早就没有了以往的怯懦,将胸膛一挺,朗声说道:“我说的一点都没有错,义州卫实际兵马只剩六百人,若是张大人严加排查,只怕其中还有一大半不合格!”

“放屁!”

分管屯田的指挥佥事韩才长气呼呼站起,说道:“王吏目,我们的家丁加起来都超过六百人,你竟敢当中胡言乱语,是觉得本官的刀不快吗?”

韩才长把手按倒了刀柄上,可是这时候一只大手把他的手按住了。

“你想干什么?”

杜擎单手用力,顿时捏得骨头节噼里啪啦作响,韩才长疼得龇牙咧嘴,脑门冒汗。

“在我们大人面前,你敢亮刀子,是想要死吗!”

“别,别!”孙有光慌忙摆手,一张老脸堆满了笑容。

“张大人,大家伙都是朋友,开诚布公,把话说明白了,兴许就没有误会了!”

“嗯!”张恪点点头,笑道:“王吏目,你就说说吧,究竟是怎么清查的人数,最后竟然只剩下五六百人?”

“是!”

王多闻当即侃侃而谈,把清查的情况说了一遍。除了农民假扮的士兵和老弱病残之外,王多闻还玩了一手厉害的,简直让杜擎从心里往外佩服。

众所周知明朝的将领都喜欢豢养家丁,这些家丁的来源非常广泛,除了手下悍勇的士兵之外,还有江洋大盗,山贼土匪。乃至鞑子女真。只要听话,敢打敢杀,就能成为家丁。

正因为来源广泛,而且家丁有相当于将领的奴仆,只属于将领一个人,不少家丁就没有明军的正式腰牌。其实这也是将领为了加强控制,有意为之。

这一点没有豢养家丁的张恪不清楚,菜鸟杜擎更不知道,可是王多闻却是一清二楚。按照明朝的规定,腰牌就是士兵的唯一证明。无故丢失可是要掉脑袋的!

验看腰牌,好些家丁根本拿出来,一下子就赶出去三百多人。这样还不算完事,王多闻又拿出了厚厚一摞子案底,全都是老百姓状告士兵抢男霸女,无恶不作的罪状。放在以往自然就被压了下去,根本没人敢管这些骄兵悍将。

可是王多闻有张恪撑腰,哪里会在乎他们,直接下了重手。全都打成了等待审讯的被告,自然也从军队当中除名。

经过了一番折腾,三千多人的士兵,愣是让王多闻砍到了六百来人!

接过了最后结果的张恪。脸上终于露出了满意的微笑,他亲切地拍了拍王多闻的肩头,毫不吝啬地称赞道:“好,做得好!”

张恪又转过头。看了看在场的这些人,仰天大笑。

“荒唐,真是荒唐!在册三千七百多人。你们就只剩下六百,天底下还有如此吃空饷,如此荒唐的行径吗?袁经略已经下令,要各地整肃人马,备战女真。就凭你们如此做派,又如何能够抵御贼寇?本官少不得要上报经略大人,砍了你们的狗头祭旗!”

侃侃而谈的张恪,瞬间化身地狱的判官,狰狞可怖,在场的这些人全都吓得手足冰凉,脸色铁青。

“张大人,你是欲加之罪,我等绝没有那么大的空额,我不服!”王青大声地咆哮。

张恪轻蔑地笑道:“有本事你去告状吧,看看上面相信谁的话!”

“你!”

在场这些人谁不明白,告状就是看谁嘴大谁嘴小,偏偏张恪的老师暂时代理辽东巡抚,文官说话比他们武将值钱一万倍。更何况朝廷对卫所兵的腐朽早就有了定见,和张恪打官司,绝对是死路一条!

脑子快速旋转之际,突然末座有人扑通跪在了地上。

“张大人,李谦知罪了,求张大人赏一条活路吧!”李谦一个头磕在地上。

无耻!

大家伙的心头飘过两个字,你认罪了,那我们怎么办?

张恪看了一眼李谦,这家伙还算是乖觉,知道什么时候该低头。他这么一跪,对方的同盟就被打破,再也别想联手和自己作对了。

“李大人,你在大靖堡备御的任上,还算勤勉。只要能把土地人口交出来,本官不会亏待你的!”

这时候大家伙终于恍然大悟,张恪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土地田产耳!

可是土地是安身立命的本钱,要是交出去,还怎么活啊!李谦顿时犹豫了起来,交,命根子舍不得,不交,怕是人头落地!

孙有光咳嗽了一声,恨铁不成钢地说道:“李老弟,你还犹豫什么,张大人不会亏待你的!”

是啊!

张恪已经说了,失之东隅收之桑榆,焉知非福!

“大人,卑职有一千三百亩田产,名下有三十多个佃户,愿意全部献出。”

张恪微微点头:“王吏目,你都记下来,其余的诸位,想交田产,张某自然网开一面,我只收八成。如果不想交,今天清点的结果马上会出现在圣上的面前。何去何从,你们看着办吧!”

真狠!

生死就这么直接摆在面前,人家根本不用玩什么阴谋,光是阳谋就打败你们了!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还能怎么办,硬挺着吗?大家伙谁屁股都不干净,真要彻查,谁都没有好下场!

他们急,张恪一点都不着急,坐在了位置上,自斟自饮,喝得兴致勃勃。

生死关头,张恪越是潇洒,这帮人就越是心惊肉跳,有的人干脆鬓边都是冷汗。两个镇抚之一的单宏图走了两步。对着张恪躬身施礼。

“张大人,下官愿意献出土地佃户。”

“嗯,先签字画押,你可以走了。”

“是!”

单宏图急忙将数额告诉了王多闻,然后签字画押,逃也似的离开了!

走了一个人,剩下的心里更是没底儿。站着简直是无情的折磨,不时有人选择了投降,每走一个,大家伙逗人眼巴眼望。心都跟着飞了。

王青咬着牙硬撑着,他的田产算是最多的,哪里舍得交出来!

“王大人,王大人!”

王青急忙回头,只见韩才长正在挤眉弄眼,手里不停地比划。王青顿时心里一动,又向着几个死党看过去,大家暗暗点头。

“张大人,算你狠!我王青认栽了!”

王青站起身。来到了王多闻的身边,记好了数额之后,他冷笑了一声。

“王吏目,真是咬人的狗儿不露齿啊!”

“哈哈哈。王青,这叫做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老天爷眷顾,王某没有等十年!”

“你!”王青哼了一声。甩袖子转身就走。

他投降了,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争先恐后地把土地交上来。落荒而逃。

这些人都走了,王多闻快速把结果计算出来。

“大人,一共上缴田地五百八十多顷,佃农一千多户。他们手上的田产差不多是义州在册田亩的三分之二!”

啪!

杜擎猛地一拍桌子,气呼呼说道:“岳武穆曾说过,文官不贪财,武将不惜命。天下才能太平!如今武将既贪财又惜命,也难怪没法打胜仗。大人,卑职斗胆请求大人严惩贪鄙武官。光是要了他们的田产和土地还不够,最好让他们身败名裂,万劫不复!”

“哈哈哈,杜兄,你的杀气还是这么重!”

张恪笑道:“放心吧,我都安排好了,他们跑不了!”

一转头,张恪让人把岳子轩叫了过来。

“属下见过大人!”

“嗯,有个任务交给你,今天清查不是剩下六百人吗,你负责把他们带到城外,进行集训,不准和任何人接触。”

夺兵权!

抢了田产还不够,竟然朝着兵权下手,张恪的确够黑心够狠辣!

王多闻却是血脉喷张,欲罢不能。

“大人,恕卑职斗胆猜测,您是要逼着王青等人闹事不成?”

“聪明!”张恪笑道:“一棵大树根子都烂了,我也不指望能长成材,赶快砍倒,种上新的树苗……”

三更半夜,王青府上。

“欺人太甚,欺人太甚!”王青抓起茶壶,狠狠摔在地上。

这时候外面脚步声响起,韩才长领着头,一共走进来六七个人,有千总,把总,全都是手握兵权的人物。

看着满地的碎瓷片子,韩才长冷笑道:“王兄,你可是堂堂领兵武官,怎么学起了妇人之态,真是令人可发一笑!”

“放屁!”

王青红着眼睛,破口大骂:“老子倒是想手刃张恪那个兔崽子,可是他靠山那么硬,手里又有强兵,你让我怎么办?”

“王兄,正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只要你愿意,咱们就有办法!”

“孙子才愿意束手待毙,张恪把咱们的六百人调走了,刀压着脖颈!你有办法老子就愿意!”

“痛快!”

韩才长冷笑道:“王兄,小弟听说三天之后,朝廷的二十万石军粮要经过义州。要是我们煽动士兵闹事,把军粮给烧了。张恪身为锦义参将,肯定难逃死罪,您说这个办法怎么样?”

王青眼珠转了转,不由得伸出了大拇指。他不敢和张恪硬碰硬,但是运粮的士兵他不怕。只要烧掉了军粮,张恪百口莫辩。

“好,太好了,就这么干!张恪,你不是有靠山吗,老子就是要看着你的靠山保不了你!哈哈哈!”猖狂的笑声,大肆回荡。

推荐热门小说辽东钉子户,本站提供辽东钉子户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辽东钉子户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一百六十章 鸿门宴 下一章:第一百六十二章 前倨后恭
热门: 医生杜明:没有人是干净的 罪恶天使 生死河 悍戚 影子的告发 法医专家第一季:昆虫尸语 孺子帝 沙雕元帅天天偷拍我 无限恐怖 约会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