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章 哑巴亏

上一章:第二百一十九章 打得就是你 下一章:第二百二十一章 张恪斗杨涟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张恪和王化贞来到了广宁南门的十里亭,差不多中午时分,远处旗幡飘扬,人喊马嘶,来了一伙人。

“永贞,钦差到了!”

“嗯,世伯,咱们去迎接吧。”

张恪领着孙得功,张峰等人迎上来,离着老远,魏忠贤就大笑起来。

“永贞,咱家来看你了!”

“魏公公,下官有礼了!”张恪对未来的九千岁可是极为客气,急忙行礼。

魏忠贤笑着拉住了他的胳膊,仔细打量了一番。

一两个月不见,张恪瘦了很多,太阳穴凹陷,眼圈发红,白皙英俊的小脸布满了裂口,裂口正在愈合,周围都是干裂的死皮,随风飘动。看起有些疲惫邋遢,但是曾经的书卷之气越来越淡,越发有种执掌生死的大将之风,生命凝成的杀气,凛然不可侵犯。

老魏看过之后,忍不住点头,关切地问道:“永贞,仗打得辛苦?”

“嗯!”张恪点头,一旁的王化贞站了出来。

“启禀上差,鞑子人多势众,十倍于我。张大人身先士卒,与鞑子浴血奋战,手刃鞑子上百,身上创伤十余处。苦战二十余日,费尽了心血,若不是张大人,广宁早就沦落到鞑子的手里,更遑论如此胜利!”

听着老王的话,张恪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吹捧得也太过了吧!

他是杀了几个鞑子,但是哪有上百人啊!身上也有伤,可是也没到十余处,要真是那样,只怕现在张恪还躺下炕上下不来呢!

张恪有些心虚,不过孙得功熟知内情的孙得功等人却是一脸坦然,仿佛就该如此。

“张大人,真猛士也!”

蓟辽总督文球一面赞叹。一面走了过来,这位文大人在总督任上乏善可陈,而且年纪也大了,不少言官都在弹劾他尸位素餐,老头子被叮得满头包。

广宁大捷就像是天下掉下来的馅饼,文球幸福的都快昏过去了。

有了这场胜利,看谁还敢弹劾他,至少他能体面下岗了!

心情喜悦,文球竟然拍了拍张恪的肩头。

“年轻有为,实在是我大明之福啊!”

“不敢不敢!”张恪谦虚地说道:“广宁一战非是张恪一人之功。军民百姓同心协力,将士用命,王大人运筹有方,才有如此大胜!就拿孙得功将军来说,连续七天没有下城,家丁勇士拼光了,两个侄子战死,此子如今还在医馆,他自己也是九死一生。孙氏一家。可谓忠臣良将!”

张恪还是秉承谦逊的作风,来个雨露均沾,功劳大家都有份。

几万人的斩获,功劳肯定不是义州兵自己能吞下的。倒不如做个顺水人情。听到张恪的夸奖,孙得功脸也涨红了。

张大人真够意思,竟然能想到自己……

“哪位是孙将军?”魏忠贤问道。

“启禀公公,末将就是孙得功!”

孙得功急忙从神游之中醒来。迈着大步,到了魏忠贤面前,拱手施礼。

“好。果真是虎将!”老魏笑道:“主子万岁爷在临走的时候,还特别交代咱家,要好好问问仗到底是怎么打的,让咱家回去说说,诸位都是有功之臣,咱家进城吧,随后再好好谈谈。”

众人簇拥着魏忠贤和文球等人,向着城里走去,一路上老魏都热情地拉着张恪的手,嘘寒问暖,格外的亲近。

“永贞,咱家来之前,有没有什么人先到了广宁?他要是胡说八道,你只管告诉咱家,咱家一定给主子万岁爷上奏!”

老魏说得硬气,可是张恪还是听出了色厉内荏的味道。看来老魏拿杨涟是没什么办法,只能指望着皇上……

不过九千岁没办法,我可是有的是办法,等着你们见到杨涟的时候,一定大吃一惊。

张恪没急着点破,而是揣着明白装糊涂,笑道:“没有,卑职什么人也没见到!”

“那就怪了,那个家伙哪去了?”魏忠贤喃喃自语。

……

一行人离城越来越近,也看到了刑场,正在上演杀人大戏,十几个鞑子排成一排,脑袋瞬间砍下,鲜血蹿起两三尺高!

“啊!”文球吓得惊呼出来,急忙用袖子遮住脸面,根本不敢看。崔呈秀脸色也是大变,眼神之中带着惊恐。就算是杀人无数的朱七,也忍不住摇头,和张恪比起来,锦衣卫杀人就是一个笑话!

“张大人,这是怎么回事?”崔呈秀问道。

“崔大人,鞑子入寇,杀害百姓无数,他们身上都背着血债。我让部下选出一些罪大恶极的,当众处斩,算是给百姓们一个交代。”

“原来如此!”崔呈秀目光落到了那一面尸体堆积的墙上面,那表情就仿佛看到了鬼一样,浑身一晃,就要摔下去。

“大人小心!”张峰手疾眼快,扶住了崔呈秀。

崔呈秀坐好之后,只觉得胃里翻江倒海一般。文球也顺着目光看过去,他更不堪,直接哇哇大吐。老头子马也骑不住了,侍从急忙把他扶下来。

身后的那些武将看到他们如此,都忍不住露出了鄙夷之色,两个文人竟然没有太监有种!

老魏的脸色也不好,不过他咬牙切齿说道:“杀得好,敢进犯大明,烧杀抢掠,就是这个下场!”

崔呈秀小脸煞白,再也不敢看了,忍不住担忧地说道:“魏公公,自古以来杀俘不祥,更何况杀戮过重,鞑子恼怒之下,继续入寇,恐怕就不好了!”

魏忠贤眉头闪过一丝忧虑,急忙对张恪说道:“永贞,崔大人的担忧你怎么看?”

张恪看到几个人惶恐的表现,对自己的安排相当满意,老子就是要让你们害怕,让你们,也让天下人知道张恪是个狠茬子!

不把各路宵小震慑住了,怎么享受胜利的果实!

当然心里话张恪是不会说的,他反倒是一脸的悲天悯人。

“魏公公。下官也不想杀人,可是鞑子罪行累累,百姓民怨沸腾,不杀不足以安定民心!更何况城中粮食也不够了,不得不处死一些鞑子,省得浪费粮食。至于鞑子会不会入寇,他们不是已经来过了吗!”

张恪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浑身气势逼人!鞑子来的再多,杀了就是了!

老子就是有这个信心!

有这个底气!

果然见到了长长的尸体墙,几位钦差心里都忍不住打鼓。说实话他们也怀疑张恪虚报战功。可是看到了这个架势,彻底没话说了。

人家把尸体都摆了出来,摆明了不怕查。

魏忠贤更是得意非常,东林党的那帮人死咬着不承认广宁大捷,咱家就要狠狠地扇你们一巴掌。

张恪这小子的确是个人才,必须拉拢住了。有他在外面杀敌立功,自己在司礼监才能坐的更稳。老魏想到这里,和张恪越发的亲切。

众人有说有笑,到了城门口。前面突然出现一个清瘦的背影。戴着毡帽,立在前面,挡住了道路。

“什么人,还不快滚。别当了钦差的路!”守门士兵前来驱赶,那个人冷哼了一声。

“他们是钦差,老夫也是钦差,凭什么走不得!”

“你也配!”士兵们伸手就推。什么玩意多了都不值钱,老魏他们就是四位钦差,哪里还能有第五位。这不是笑话一样吗!

大家推推搡搡,像是赶鸡一般。

“松手,都给老夫松手!”

正在他们打打闹闹的时候,老魏突然眼前一亮,急忙打马向前,来到了这个人的面前,左看看,右看看。

“哎呦,这不是杨大人吗?”魏忠贤尖细的声音叫了出来:“前天半夜三更,杨大人走了,咱家还以为你受不了辽东的苦寒,回京纳福去了呢!”

老魏的嘴也够损的,气得杨涟拳头攥得咯咯响。

“魏公公,本官还没有那么娇气!”

崔呈秀也对杨涟有些不满,同为钦差,他竟然跑到了前面,把他们置于何地!

“杨大人,我们一同受皇命前来,你去跑在了大家的前头,提前一天多到了广宁,不知道你打得什么算盘?”

“本官光明磊落,没有什么算盘!”

魏忠贤忍不住哈哈笑道:“杨大人,既然光明磊落,你何必扣着这么大的帽子,把脸都遮起来,不敢见人!”

“哼!老夫没什么怕的!”

杨涟气得直跺脚,抓起头上的毡帽,猛地摔在地上。

大家伙终于看清了杨涟的模样,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两个眼睛和熊猫一样,额头还有一个青紫的大包,鸡蛋大小,和寿星老有的一拼。

看到了他的狼狈模样,魏忠贤简直忍不住捧腹大笑!

心中疯狂呐喊:

苍天啊,大地啊!

还有人敢惹这个煞星!

老魏还想在伤口上撒点盐,急忙义愤填膺,气呼呼说道:“谁,谁这么大胆,敢打钦差大人,咱家不会放过他!张大人,王大人,你们赶快派人去调查!对了……杨大人,你也说说,这一天多到底是怎么了,怎么状如小鬼啊?”

“魏公公,没人打本官,都是本官自己摔得!”

杨涟说这话的时候,简直要气疯了,他从来没有吃过这种亏,让一帮老百姓把他给揍了!而且更加杨涟憋气的是,他在广宁逛了一圈,城外屠杀的鞑子有四五千,城里有一座人头京观,差不多有一万五六千颗脑袋。再加上遍布城池的俘虏,全都是货真价实的鞑子。

就算杨涟再不愿相信,也不得不承认张恪根本没有虚报战功!

他的先入为主完全是错的,一顿打算是白挨了,只能打掉牙往肚里咽。

看着杨涟吃哑巴亏,一腔怒气没地方撒的模样,老魏就仿佛三伏天喝冰水,三九天穿貂皮一样,通身上下这么舒坦。

推荐热门小说辽东钉子户,本站提供辽东钉子户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辽东钉子户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二百一十九章 打得就是你 下一章:第二百二十一章 张恪斗杨涟
热门: 困兽 无敌剑域 民国奇人 恰似寒光遇骄阳 乡村野和尚 囊中锦绣 噩梦大盗 血腥的盛唐2:三权分立下的贞观之治 昭如日月 易中天中华史:王安石变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