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三章 公主的心

上一章:第二百二十二章 烧到了内阁 下一章:第二百二十四章 东林噩梦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勾结鞑子,矫诏放人,里通外国……哪一条不是要命的罪过,方从哲一贯是你好我好大家好,原来都被他骗了,老家伙咬人竟是这么狠,这么毒,一点活路都没有!

刘一璟拜伏在的地上,三九天,竟然汗流浃背,滴滴答答,汇成了小河。

“启奏陛下,臣的确票拟过释放歹安儿的圣旨!”

躲不过去,索性就老实承认,刘一璟接着说道:“当时恰逢先帝病重垂危,臣只想着消弭战祸,等到朝局稳定之后,再对付鞑子,万万没有别的想法,请圣上明鉴啊!”

韩爌也在刘一璟的身后跪下,说道:“陛下,臣等一心效忠先帝,效忠陛下,岂敢做大逆不道之事。首辅大人方才所说,我等实在是不能接受,臣等冤枉啊!”

两位大学士在地上痛哭流涕,朱由校也弄得不知道咋办!两个人都和他爷爷差不多大,几十年如一日的庇佑着他,还有他爹朱常洛。

小皇帝真没有魄力,拿下两位大学士,他只能求助似的看着方从哲。站在朱由校身后的张晔咳嗽了一声。

“元翁,两位大学士都在喊冤,您老可不能随便指责啊!”

“哎!”方从哲叹了口气,从袖子里拿出了两本奏折,送到了朱由校的面前。

“陛下,这是御史刘启和户科都给事中韩邦的奏折,他们说救走硕托,进而鞑子入寇辽东,内阁下旨,事情环环相扣,完全是有人暗中操作筹谋。有本事进行如此复杂筹划的,加上放人的旨意,非是内阁学士不可。”

方从哲娓娓道来,说着他摘下了头上的乌纱。放在了地上。

“老臣以为刘启和韩邦所奏的确有道理,老臣身为首揆,难辞其咎。”方从哲笑着看了一下刘一璟和韩爌。

“两位大人,老夫可不敢说你们做了大逆不道的罪行,只是我们都脱不了干系,还请圣上下旨,严查此事,找出真相。只有如此,我大明才能恢复朗朗乾坤!”

好狠毒的以退为进!

谁也不是三岁孩子,堂堂首辅把罪责拉到自己身上。最多就是失察之罪而已!真正要命的还是拟了那道旨意的刘一璟,还有背后的东林党!

老方这一招等于是把刀架在脖子上,逼着他们和老方对赌!

刘一璟和韩爌敢退缩吗?他们东林党最重视的就是名节,要真是和鞑子搅和在一起,简直比杀了他们还难受。

“陛下,既然首辅大人说了,不妨就让三法司好好查查,还臣等清白!”韩爌厉声说道。

皮球又踢给了朱由校,小皇帝大眼睛来回乱转。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去处理如此复杂的事情,的确是难为了他了。

想了半晌,朱由校才字斟句酌地说道:“首辅,此事要你。还,还有两位大学士拿出章程来……对了,查清之前,内阁你们还要撑着。不许撂挑子!”

小皇帝咬着牙说完最后一句,竟然转身逃也似的落荒而逃……

三位大学士一起进宫,又一起走出来。可是一进一出,就仿佛天堂和地狱一般。韩爌气得五内具焚,他几次想冲上去,和方从哲好好理论。

你凭什么陷害老子!

可是刘一璟死死拉住了他,一句话都没有,就这样三个人回到了内阁值房,方从哲去了最里面的首辅房间。刘一璟没有去紧挨着首辅的次辅办公室,而是对韩爌说道:“去你那吧!”

闷坐在韩爌的值房,两个人一个望天,一个看地,全都不发一言,脑袋里面快速闪过君前的一幕幕,就像是放电影。

“季晦兄,今天的事太蹊跷了,方从哲为何弹劾你我那么重的罪名,他想和咱们死拼……可是又不像,他最后竟然没有逼着皇上下旨,难道是他自以为胜券在握吗?”

韩圹一面说着,一面摇头。刘一璟知道的比他还要多,脸色更加不好看。

“象云,老方究竟打得什么算盘我不知道,可是他提到了硕托,绝对不简单!硕托从诏狱逃走,没有内鬼是做不到的。”

“内鬼?又是那帮老西儿!”韩爌恶狠狠说道:“都怪他们贪得无厌,为了银子都能不要命!准是老奴给了什么好处,他们浑水摸鱼,就把硕托带走了!”

“上了贼船就下不来啊!”

刘一璟重重叹口气,身为东林大佬,刘一璟知道的事情比起杨涟多太多了……

东林党能从一个书院起家,学术搭台,政治唱戏,迅速成长为庞然大物,其中固然有东南士绅集团的支持,可是也离不了天底下最有钱,最会经营的晋商!

东林书院从建设之处就得到了晋商的支持,而且晋党这些年虽然没有了杨博那样的领军人物,但是实力并没有削弱,牢牢盘踞内阁六部,两京一十三省。东林党能压制其余浮在台面的党派,也和晋党的支持分不开。

刘一璟沉默半晌说道:“象云兄,方从哲是想把我们和晋党扯到一起,咱们绝对不能让他得逞。”

“季晦兄,有什么妙计吗?”

“妙计谈不上,无非是一个字:拖!老西儿的鼻子最灵,今天消息传出去,他们会立刻行动,拖十天半个月的,证据早就湮灭了,到时候再参奏方从哲妖言惑众的罪!”

两位大学士商量一番,刚刚拿定了主意。

突然外面有人气喘吁吁跑进来,在刘一璟耳边说了两句,刘一璟顿时眼前一黑,大叫道:“杨涟误我啊!”

……

京城风云激荡,一场空前的风暴凝聚,而辽东的风景去格外好。

张恪没有急着回义州,而是到了镇靖堡,白土厂关,三塔谷,双山台一带,巡逻边防,加强戒备。已经被鞑子打进来一次。张恪可不想在同一地方跌倒两次,他留下可靠士兵守御,同时清查各个墩台城堡,准备开春之后好好修缮一翻。

这天张恪正领着人马,沿着长城一线前进,突然从远处杨龙飞奔过来,他的手里还拿着一支箭,上面绑着一封信。

“大人,有人射来箭书,请您过目!”

张恪急忙接过来。展开一看,一团太阳映入眼帘。

是她!

“你们都别跟着,我去去就来!”

张恪打马如飞,循着信上所说的方向,跑出五里多远,前面出现了一处山谷。在山谷口,一匹枣红色的神骏战马昂首而立。

马上坐着一个年轻的女子,一身火红色的披风,英姿飒爽。就仿佛一年前的惊鸿一瞥般!站在白茫茫的雪野之中,就仿佛一团燃烧的火焰,明艳动人!

少女看到了张恪,手中的马鞭甩动。打了一个响亮的鞭花。

“张恪,你真敢来见我?”

“哈哈哈,美人相约,张某怎么敢不来。更何况姑娘还帮了张某的大忙。要不是你的书信,张某哪能擒住安费扬古等人,我还要感谢……”

“闭嘴!”

少女突然声色俱厉。用马鞭指着张恪说道:“杀我族人数万,张大人,你前程似锦,但是你知道吗,草原有多少父母在哀嚎,有多少人失去了丈夫?”

“我知道,我全都知道。”张恪说道:“我还知道,要是我不这么做,会有更多的汉人父母哀嚎,有更多大明百姓失去丈夫,失去家园,沦为奴仆,在寒冬之中,耗尽他们的生命。就像是荒草一般卑贱!公主殿下,你以为我说的可对?”

满达日娃脸上写满了痛苦纠结神色,面前的人比几个月前更加成熟,更加有魅力……她狠狠摇摇头,把可恶的印象甩走。

“张恪,你们汉人不是喜欢说成王败寇吗?事到如今,只有刀兵相见,我要替族人报仇!受死吧!”

满达日娃催动战马,像是一道红色闪电,到了张恪面前,她的弯刀闪电一般压在张恪的肩头上。

“你为什么不还手,是心虚了,还是以为本姑娘不敢杀你?”

“冷静一点,咱们好不容易见面,叙叙旧不好吗?”

“不好!”满达日娃愤恨地说道:“我和你是仇敌,没什么好说的。”

张恪无奈摊摊手,苦笑道:“你还记得我说过的话?”

“什么话?”

“当然是互利双赢的话,没有人能光靠着抢掠活着,你们同样该学会用劳动致富。”

“空话!”满达日娃毫不客气地说:“张恪,我们部落不过二十多万人而已,在你的手上就损失了四五万的青壮,你知道意味着什么吗?”

满达日娃哽咽说道:“整整一半的男人!炒花部只剩下老弱妇孺,寒冷的冬天,其他部落都蠢蠢欲动。很快我们就会被别的部落吞并,永远消失!我,还有更多的女人,都会成为战利品,被胜利者玩弄!”

“是你,都是你!把我推到了火坑,当我给又老又丑的台吉生出孩子之后,我就要告诉他,要给他娘报仇!”

少女声嘶力竭地咆哮,手里的弯刀无力地落在地上,捂着脸,肩头不停抽动。

哪跟哪啊!小丫头哭得就跟受了委屈的孩子一般。

张恪只好伸手搂住了她的肩膀,柔和的声音笑道:“别再哭了,大冷天会冻坏脸蛋的!”

“要你管,死了最好!”少女赌气地说道。

张恪单臂用力,竟然把少女掠到自己的战马上。

“公主殿下,战斗的事情放在一边,我有办法帮你们渡过严冬,让你们重新兴盛起来!”

“当真?”满达日娃顾不得擦眼泪,呆呆问道:“你不会骗我吧?”

“当然不会!”张恪盯着佳人的小脸,意味深长地笑道:“不过,我从来不做亏本的生意。”

“你想要什么?”

“当然是……尊贵美丽的公主殿下了!”张恪伸出火热的唇,衔住少女的耳朵,一股电流瞬间在两个人身上游走……

推荐热门小说辽东钉子户,本站提供辽东钉子户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辽东钉子户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二百二十二章 烧到了内阁 下一章:第二百二十四章 东林噩梦
热门: 埃及十字架之谜 虚像小丑 天誓 魔君食肆 燃烧的法庭 冠位团扇 公开前一天,老攻失忆了 天域苍穹 美丽的凶器 反向标记ab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