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 王家大院

上一章:第二百二十五章 抄家 下一章:第二百二十七章 贤内助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张恪突然到来,大同的官员虽然吃惊,但是还没怎么在乎。你小子风头正胜,我们恭敬一点,都是同朝为官,还能怎么样呢!

谁知张恪竟然身负皇命,要捉拿王登库,一下子大同风云骤变,可谓是鬼哭神嚎。文武官员们面面相觑,外边的人不知道,他们可清楚王家是何等的势力,巡抚杭正清身体一哆嗦,几乎瘫倒。

在杭正清身后是宣大御史熊焕是更加惶恐,他的妻子是王家的庶女。老丈人有难,熊焕不能不出头,他几步站了出来,向张恪躬身施礼,语气不善地问道:“张大人,下官身为宣大御史,却没有听说朝廷派遣你做钦差。张大人,不知道我等能不能看看皇上的圣旨。”

张恪轻蔑地看了他一眼,冷笑道:“你是在怀疑本官假冒钦差吗?”

“不敢,只是朝廷大事,不能儿戏,还请张大人见谅。”

“对!”杭正清也猛然惊醒,急忙说道:“张大人,大同乃是九边重地,你让文武官员配合,必须有圣旨,有兵部勘核,不然恕我等不能听命!”

“怎么,你们想抗旨吗?”张恪厉声问道,强烈的杀气涌出,在场的文武都不由得一阵心寒。

这时候大家才想起眼前的年轻人可不是寻常武夫,而是刚刚杀败五万鞑子,屠戮上万颗脑袋的刽子手!

别的官员可以后退,可是熊焕不能,他和王家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只能硬挺。

“张大人,我们哪敢抗旨,可是兴许你把口谕记错了,我们要上书确认之后,再配合你的动作。”

从山西到京城。最快一来一回也要十天,只怕黄花菜都凉了。

张恪嘴角带笑,轻轻踱步,一干文武的目光就随着张恪来回移动。

唰啦!

张恪猛地抽出宝剑,一道寒光砍向了杭正清的脖子!

“救命啊,杀……”

“闭嘴!”张恪断喝道,手中的宝剑压在了杭正清的脖子上,距离肉皮只有一个头发丝的距离。

霎时间空气仿佛凝固一般,谁也不敢出声,唯有狂风呼啸。灯笼回来摇晃,照得人影时而巨大,时而短小,恐怖的气氛无情地蔓延着。

杭正清被吓得嘴唇哆嗦,说不出一句话。

“张恪!”熊焕额头冒了汗,咬着牙说道:“杭大人乃是一省封疆,同样是钦差大臣,你敢行凶,朝廷不会放过你的!”

这句话也提醒了杭正清。他是大同巡抚,全称是左佥都御史奉旨巡抚大同地方赞理军务,从名称就可以看得出来,明朝的巡抚和清朝不相同。他们挂职在都察院,以御史身份节制地方三司,管理军务。

“没错,你是钦差。我也是钦差!”杭正清终于回过神来,张张嘴,想怒斥张恪。可是又没有这个胆子。

“张大人,咱们同朝为官,你何必逼人太甚呢!”

“哈哈哈,杭大人,本官也不想和你为难,张某听说了你为官清正,治军有方,心中十分佩服,此番办差,少不得杭大人帮忙!”

张恪说着撤回了宝剑,向着杭正清拱拱手。

肃杀的气氛有所缓和,在场的众人长出一口气。可是这口气出到一半,张恪突然把闪电一般出剑,一道闪电,指着熊焕。

“你,你想干什么?”熊焕不自觉地向后倒退两步。

“不干什么,张某身为钦差,对五品以下官员可有先斩后奏的权力!这口宝剑就是圣上御赐,本官拿着砍过无数鞑虏,再砍几个昏官,也是情理之中!”

张恪说着,两眼如刀,盯着每一个人。

“诸位,你们谁想试试本官的宝剑,只管放马过来!”

张恪话音刚落,身后的士兵都涌了上来,明亮亮的钢刀带着血腥气,让人不寒而栗。

知府刘谷俊悄悄拉了拉杭正清的胳膊,低声说道:“中丞,别硬顶了,抄家就抄家吧,死道友不死贫道……”

杭正清心里一片冰冷,王家要是真倒了,他能逃得了干系吗!

“罢!罢!罢!神仙打架凡人遭遇,老夫只能听天由命了!”

杭正清勉强稳稳心神,说道:“张大人,你要办差我们配合就是了,只是还请张大人不要拿刀动枪,伤了和气。”

眼看着大同的文武低头,张恪露出了胜利者的笑容。

“杭大人,大家放心就是了。张恪虽然年轻,可是也办过几个案子,知道分寸。还请杭大人在前面带路,现在就去王家!”

“现在就去?”熊焕惊呼一声,急忙说道:“张大人,您路途劳累,还是先接风洗尘,王家就在那里,他们跑不了!”

“哈哈哈,张某三岁的时候就知道一句话,叫做钱通神路,抓王登库这样的巨商豪强,不能耽搁分毫。”

“走!”

张恪冷着脸说道,士兵们像是押犯人一般,驱赶着大同的官吏带路。熊焕急得浑身都被汗水湿透了,看张恪的架势不善,只怕大灾就要临头了。

沿着青石铺成的整齐街道,走了一刻钟左右,眼前突然闪出一片巨大的府邸。黑压压的一大片,足足占了大半个街道。

这就是王家大院!

青砖院墙有三丈多高,上层是女墙式的垛口,还有更楼,眺阁点缀其间,显得气势宏伟,威严高大。大门坐西朝东,上有高大的顶楼,中间城门洞式的门道,大门对面是砖雕百寿图照壁,整个院子俨然一座小城堡。

临近年关,宽阔的门楼上挂着巨大的红灯笼,亮如白昼,就连朱红大门上的菊花钉都看得一清二楚。门口摆着张牙舞爪的石狮子,两边是成排的上马石下马石。光从这些就能看出这家平时是何等门庭若市,煊赫惊人!

张恪没有急着进去,而是在门前负手而立,从一旁的街道突然跑过来一个中年人,到了近前,大家伙才注意到他一身飞鱼服,手里拿着绣春刀。正是锦衣卫大同千户所千户王诚。

他到了张恪的跟前,恭恭敬敬施礼。

“下官王诚见过老叔!”

老叔?

张恪也被这个称呼弄得一惊,对方比自己年纪还大,这辈分有点乱啊!

王诚看出张恪的疑惑,急忙说道:“老叔,家父是王龙!”

哦!

“敢情是大太保的公子,失敬失敬!”

王龙在对付白莲教的时候战死,作为臭名昭著的锦衣卫,别管生前有多少权力,死之后多半都籍籍无名。甚至祸及后人。

可是在几个月前胜利回京的时候,张恪把王龙的尸体放在了最前面。京城的老少爷们都知道了有位王太保力战殉国,一腔热血都流光了。

别说普通百姓,就连一些文人士子也抛开成见,撰写文章,赞颂王龙。

正因为如此,王诚才顺利承袭老爹的位置,被派到大同历练。凭着老爹的名声,他在锦衣卫是铁打的前程。

这一切都是张恪给的。王诚哪能不感激他。

“老叔,得到您的命令之后,我已经让锦衣卫的弟兄把王家都给围了。从您进城开始,我们一共抓了七伙送信的。都押了起来。请老叔定夺!”

“嚯,人品不错啊!”

张恪微微冷笑:“先别管他们,给我撞开大门!”

一声令下,士兵们都往上闯。突然门里一声响。大门被猛地推开,从里面走出一个四十出头的中年人。

他身穿着蓝色官袍,胸前绣着一只白鹇。脸上面白如玉。泛着一层红光。迈着方步,走到了门外。

“老夫就是王登库,不知诸位大人来到我王家,有什么贵干?”

杭正清急忙说道:“王登库,这位是钦差张大人。”

王登库一听,顿时上下打量张恪,鼻子里冷哼一声。

“钦差?王某怎么听说朝廷派的是黄部堂,王公公他们,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张大人?”

此话一出口,在场众人全都傻了,难道还有别的钦差?

最兴奋的就是熊焕,他急忙说道:“张大人,是不是还有别的钦差?”

“这很重要吗?”

“当然,若是诸位钦差协力办案,就要等到其他人一起来!”

张恪仰天大笑,朗声说道:“熊大人,朝廷派了几位钦差,你们这些当官的不知道,反而要听一个商人的!他!”

张恪猛地用手一指王登库,冷笑道:“他还是商人吗?分明就是一个妖孽,放走硕托,勾结鞑子,哪一样罪名都是十恶不赦,诛灭九族!你们这些人不是十年苦读,就是靠着沙场血拼才换来今天的功名!若是和王登库搅和在一起,我敢保证,你们一个个只会身败名裂!”

几句话出口,再看看周围凶神恶煞一般的士兵,在场的文官武将不自觉地缩缩脖子,不敢多数一句。

王登库的脸色煞白,他第一次感到了张恪的犀利和可怕,双手颤抖起来……

张恪轻蔑地看他一眼,说道:“把他抓起来,其他人跟我进去!”

一声令下,几个士兵先按住了王登库,王诚带着锦衣卫就冲在了前面。

“所有家丁听着,钦差办案,放下武器。诛九族的时候,砍不到你们的脑袋,若是敢动一动,立刻就地正法!”

这一嗓子吓得那些蠢蠢欲动的家丁再也不敢动了,张恪带着人马,踏着整齐的甬道,两边全都是朱红的柱子,一看就是上好的木材。亭台殿阁,雕梁画栋,在灯笼的映照之下,简直就像是仙境!

张恪面沉似水,一直到了祖先祠堂,把尚方宝剑放在了供桌上。

“所有百总听着,每人带着一队,立刻分头搜铺……”

话没说完,突然有人喊道:“大人,不好了,后院起火了!”

张恪的脸色瞬间一变,对众人喝道:“还愣着干什么,救火去!”

推荐热门小说辽东钉子户,本站提供辽东钉子户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辽东钉子户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二百二十五章 抄家 下一章:第二百二十七章 贤内助
热门: 斗宴(烟花三月) 穿成炮灰哥儿后我嫁了反派 万圣节前夜的谋杀 漂离的伊甸 在都市怪谈里谈恋爱[快穿] 末世炮灰养崽日常 南北朝那些事儿3:乱世枭雄卷 神秘河 恋爱洗牌 睡在豌豆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