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七章 贤内助

上一章:第二百二十六章 王家大院 下一章:第二百二十八章 东林伪君子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张恪带着大家到了后院,迎面就是炽热的火苗,一座三层阁楼燃烧了起来。王家建筑多用木材,外面厚厚的油漆彩画,全都是沾火就着的东西。

望着冲天而起的火光,张恪简直气疯了,王家肯定是在销毁罪证,岂能让到手的鸭子飞了!

“快,救火!”

张恪和士兵一起动手,好在离着阁楼不远就是花园,在花园门附近有两口水井,大家伙七手八脚提水灭火。

光是他们还不够,吴伯岩更是拿着刀剑,逼迫王家的仆人一起干活,足足忙活到了三更天,火总算是熄灭了,可是阁楼也被烧塌了。

掀开漆黑的废墟,能看到不少纸灰,有些地方还有烧了一半的破纸。

随手拿起几张,借助灯笼的光亮,能够看到“三万两银”“粮食”等字样,毫无疑问这是一份账本,甚至没准就记录着王家和鞑子的贸易,只是如今被烧成这个样子,一点用处都没了。

张恪攥着废纸,拳头咯蹦蹦作响。

“王诚!”

“老叔,侄子在!”

“你经验丰富,马上带着人清理废墟,看看能找到有用的东西没有。再有,你安排几个刑讯高手,好好拷问王家的账房。告诉他们只要说实话,本官会给他们一条活路,若是不然,就跟着王家一起完蛋!”

王诚急忙点头,带着人马去安排了。

张恪大步流星,再度回到了王家的祠堂。杭正清,熊焕等人都等在这里,听说着火,熊焕的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烧吧,烧吧!全都烧了,看姓张的能找到什么!

“中丞大人,张恪的钦差身份存疑。他又迫害士绅,逼得人家举火烧家,手段之残忍,令人发指,罪行罄竹难书。卑职斗胆恳请大人能带头上书,参奏张恪,为百姓讨回公道。”

杭正清打了一个哈气,懒散地瞥了一眼。

“熊御史,王家牵涉的可是天大的案子,替他们喊冤。还是你这个女婿去干吧,本官没兴趣!”

杭正清一句话,弄得熊焕脸色通红,只能讪讪坐在位置上。

差不多到了三更天,张恪回到了祠堂,众人全都站了起来。

“张大人,情况如何?是不是都烧了?”杭正清问道。

“怎么,中丞盼着烧光吗?”

“不不不!”杭正清急忙摆手。刚刚这段时间,杭正清已经仔细梳理了一下。张恪说王家牵涉到了硕托的案子,他也有所耳闻。

凭着王家的本事,还有和鞑子建奴的关系,没准就是真的!

想到这里。杭正清浑身都冰凉冰凉的。什么叫胆大包天,这就是!

好不容易俘虏的老奴孙子,竟然被救走了,要是顺利回去。简直把朝廷的脸抽没了。可以想见,上面是多震怒。哪个当官的要牵涉其中,绝对是粉身碎骨。

杭正清是打定主意了。张恪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吧,大不了丢官罢职,千万别把脑袋混没了。

“张大人,本官奉命巡抚大同,治下出了奸佞之徒,惭愧无比。张大人只管调查就是了,本官一定全力配合。”杭正清把胸脯拍得啪啪响。

“杭大人,王家在大同,在山西还有不少产业和房产,你立刻下令,全部查封。里面所有东西,只要带字的,绝对不能再丢失损坏一点!你去办吧。”

杭正清带着文武全数离开了王家,熊焕还有心争辩几句,可是面对着刀枪,他只能跺跺脚。

“张恪,你等着,要是查不出一点东西,本官和你不死不休!”

……

一夜的时间转瞬即逝,张恪一夜没有睡觉,双眼充满血丝,身体的疲惫倒是其次,精神的疲惫才真要命!

他本以为出其不意,抢先下手,就能拿到王家和官员的往来罪证,到时候谁都要任凭摆布。

可是经过一夜的调查,张恪发现他把问题想简单了。

实际上王家在几天之前,就开始销毁罪证,此次又烧毁了阁楼,几乎所有账本付之一炬。

虽然还有大量残破的纸张,可是要清理出来,没有十几天时间,绝对不行,而且还没法确定能不能找到有用的东西。

打蛇不死,王家可不是一条寻常的蛇,而是一条怪蟒!他们扎根山西上百年,钱庄票号遍及天下,结交之广,简直不可想象。

王家背后站着晋商,站着晋党!

和这样的庞然大物斗,不一击致命,简直后患无穷。

张恪闷坐半晌,既然证据找不到,就从人身上下手。他说道:“去把王登库押过来。”

不多时,士兵押着王登库到了张恪的面前。

王登库养尊处优几十年,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情,他简直怒火中烧,怒不可遏!

“张大人,我朝虽然视商业为贱业,是商人为贱民。可是我王登库每年替朝廷运送粮食,我名下的作坊替边军打造武器,我的票号帮着周转军饷!扪心自问,王某没有对不起朝廷的地方!”王登库大声咆哮:“你如此对待王某,王某一定要上奏朝廷,讨回公道!”

啪!

张恪一巴掌排在桌子上,震得茶壶乱飞。

“够了,王登库,少在本官面前大言不惭,实话告诉你,我已经抓到了王宏,你们和鞑子的交易我一清二楚,这一次我就是要把你们这个大毒瘤一刀砍下去!”

“什么?”

听到了王宏两个字,王登库浑身一震,膝盖发软,扑通倒在了地上。

“难怪,难怪!”王登库苦笑道:“难怪你敢对我王家动手,没想到那个奴才竟然落到了你的手里!”

“哈哈哈,王登库,你知道怕了!”

“不!”王登库突然两眼放光,从地上爬了起来,仰天大笑,说道:“我才不怕,你知道吗。我让王宏去草原之前,已经把他的家人送到南方去,和王家早就脱离关系。恶仆谋害旧主,司空见惯的事情,光凭着几句口供就想治罪,未免太天真了。”

不愧是山西豪商,果然狡诈,几句话就把罪责推得一干二净。

张恪冷笑道:“王登库,你别忘了,王家大院就在本官的掌控之下。区区一把火就能把所有罪证都烧干净吗?本官一点都不信,别忘了人过留名,雁过留声,你们做了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报应来了!”

王登库眼中闪过一丝惊恐,随即冷笑道:“张大人,你随便查吧!最多两天时间,等到京城的钦差来了,我看你还怎么一手遮天!”

“冥顽不灵!”

张恪用力拍桌子。让人把王登库带下去。王登库一面走着,还一面大笑,仿佛在嘲弄张恪一般。

“老叔,有好事啊。我们在王登库的书房里又找到一批账本了!”

王诚笑着跑进来,怀里抱着一大堆的账本。张恪眼前一亮,急忙劈手抢过来几本。

“西关铺路:两千五百两。镇川堡兴学:一百二十两。妙峰寺施舍:三千五百两。开粥厂:五千两……”

张恪一边念着,脸色就越难看。

“这是他们王家修桥铺路的账本!”

王诚也傻眼了。急忙说道:“老叔,我们还找到了两处银库,其中金银财宝加起来有上百万之多。这帮孙子太有钱了……”

“没用。”张恪苦笑道:“王登库虽然捐了五品知府,可是他还是商人,有钱一点都不奇怪。问题是要找到这些钱的眉目。”

王诚的脸顿时垮下来,忧心说道:“老叔,我们虽然又找到了不少账本,可是多数都柴米油盐,要不就是行善积德,还有票号的寻常账目,有用的都被他们烧了!”

张恪也是一脑门子官司,正在这时候,突然马彪跑了进来。

“大人,沈姑娘来拜访。”

“哪个沈姑娘?”

“张大人这么快就把小女子给忘了!”沈青烟蹙着眉头,走了进来。

张恪吃了一惊,讪讪笑道:“沈姑娘,你怎么跑到山西了?”

“还说呢,你们不是在辽东打仗了吗!同仁堂的药材都送到广宁了,我就到山西采购甘草枸杞之类的。谁知道张大人又跑到了山西,听说还是钦差大臣了,小女子斗胆来拜访。要是张大人不欢迎,小女子告辞就是。”

沈青烟转身就走,张恪正对着账本发愁,急忙喊道。

“慢,沈姑娘留步!”

情急之下,伸手拉住沈青烟,坐到自己对面。

“沈姑娘,你们家经商多年,对账册一定不陌生吧?”

“嗯,我七八岁就开始替我爹算账了。”

“那太好了,你帮我看看,从这些账目之中,能不能找出王家金钱的流向?”

沈青烟一听,把眼前的账本拿起来,面对着一串串的数字,女人的神情格外专注。飞快翻完几本之后,沈青烟皱着眉头说道:“这些账目有鬼。”

张恪一下子来了精神,急忙问道:“有把握吗,此事和关系我的身家性命,福祸荣辱,姑娘千万别大意啊!”

“嗯!”沈青烟没好气地白了张恪一眼,说道:“本姑娘不是开玩笑的人,叫上我的账房先生,一定尽快把问题找出来。”

……

温暖的房间之中,账房排成一溜儿,算盘珠响得噼里啪啦,已经连续一天半的时间,每个人都不眠不休,当有人受不了的时候,就会送来一碗参汤,还有一个十两银子的元宝,刺激着大家拼命干活。

沈青烟拿着几张表格,活动一下僵直的脊椎,到了窗边的躺椅上,张恪正在酣然沉睡。

“张大人,醒来吧!”

“啊!”张恪猛地睁开眼睛,看到沈青烟略显疲惫的神色,老脸通红:“我,我不是有意睡觉的……”

“知道,你醒着也没用。”沈青烟娇笑道:“张大人,想不想听听银子都流向哪里了?”

推荐热门小说辽东钉子户,本站提供辽东钉子户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辽东钉子户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二百二十六章 王家大院 下一章:第二百二十八章 东林伪君子
热门: 道教史 完全犯罪使者 极乐诱惑:太平天国的兴亡 刺心6·无冕之王 红龙 马普尔小姐最后的案件 犯罪心理师之替身 绝对主角[快穿] 先秦凶猛:三皇五帝的植物园 我在超能比赛谈恋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