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 东林伪君子

上一章:第二百二十七章 贤内助 下一章:第二百二十九章 不是猛龙不过江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连日奔波,又面对着庞大的晋商集团,张恪身心俱惫,算盘珠响得和火铳一样,他反倒睡得格外香甜。

满屋子人都在忙着,就他一个清闲,不由得老脸通红。歉意地问道:“沈姑娘,可是都算好了?”

“哪能啊,我不是神仙。”沈青烟笑道:“刚刚算好了万历三十年到万历三十五年,王家施舍的账目。其实也只是一部分,王家手笔之大,同样是经商世家,小女子可是惭愧无比,就连我那位表哥……哎,也不是不值一提!”

“沈姑娘,先别感慨啊,在下的小命可都在这些账本里面呢,王家的钱到底去了哪?”

沈青烟粲然一笑,分外的明媚。

“张大人,你的脑袋肯定没事,除非朝廷昏聩到了颠倒黑白的地步!”

沈青烟当即不紧不慢地把情况介绍一边,王家和这个时代大多数商人一样,喜欢修桥铺路,造福乡里,搏一个好名声,又能结好权贵,便于扩大商业。

王家的手笔比起普通商人更大,五年时间,支出了三百万两,比大明朝一年收入还要多,晋商之富令人咋舌。

而他们花钱的本事同样厉害,这三百万两之中,除了二十万两用来修桥补路,开设粥厂,赈济百姓之外,剩下的二百八十万两有五十万两用来资助各地的书院学堂。

不光是山西,南北直隶,浙江,福建,江西,湖广,总之几乎整个大明都有王家资助的私塾。

王家拿自己的钱,办学兴校,给寒门学子读书的机会。这听起来是好事,可是好事就不能过头……像王家这样资助成千上万的学子,在里面总会出几个进士举人,这帮人进入官场之后,饮水思源,自然要帮助晋商说话。明朝多少有识之士都向着征收商税,缓解财政危局,结果都被晋商给挡住了。

张恪早就知道晋商的手段,可是真正看到他们的手笔,还是令他瞠目。

“沈姑娘。还有两百三十万两哪去了?”

“这就有些奇怪了!”沈青烟疑惑地说道:“另外二百三十万两虽然打着种种名目,但是都流向了江南无锡的昌隆票号,主要被两个人拿走了,一个是刘贺,一个是李三多。没听说有这么两个人物啊,他们拿那么多钱干什么?”

张恪从躺椅上爬起来,拿着几页纸,嘴里喃喃念叨着:“万历三十一年,无锡。白银五十万两……万历三十三年,无锡,白银二十三万两……”

怎么都是无锡,要这么多银子干什么?

张恪在地上转了几圈。突然猛地一拍大腿,忍不住跳了起来,兴奋地拉住了沈青烟的胳膊,哈哈大笑。

“我知道了。我知道怎么回事了!真是太谢谢沈姑娘了。”

沈青烟被张恪盯得小脸通红,推开他的胳膊,娇羞地说道:“张大人。有那么多人呢,别胡闹!”

“沈姑娘,你还没见过我真正胡闹呢!”

张恪突然伸手搂住沈青烟的肩头,小丫头就像触电一般,浑身僵直。

“你们都听着,以后沈姑娘就是我张恪的夫人,都给我小心伺候着,敢惹恼你们姑娘,小心我张恪的刀!”

面对着霸道地宣誓,在场的账房全都吓傻了,好不容易清醒过来,两个和沈青烟年纪差不多的小女孩拍起了巴掌。

“姑娘姑爷,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沈青烟总算是清醒过来,小脸涨得通红,几乎滴出血液。

“两个小妮子,再敢胡说,我撕碎你们的嘴!”

“姑娘,我们不敢了,不敢了!姑爷,您快管管她吧!”

三个女孩厮闹,张恪哈哈一笑。

“青烟,我说话算数,等我把事情办完,就去你们家求亲!”

张恪说完,转身拿着账本一溜烟儿就跑了。看着远去的身影,沈青烟竟然呆住了……

“恭迎钦差大人!”

杭正清带领着一班文武,正要跪倒磕头,曹于汴摆摆手,强忍着怒气说道:“别忙,后面还有呢!”

果然,黄克缵、王体乾、徐伦、五太保洪石柱先后赶来,杭正清看到这五位,心里头又是苦涩,又是尴尬。

曹于汴强压着怒火,说道:“杭大人,听说在我们之前有人假冒钦差,到了大同?”

“什么?”

杭正清浑身一颤,眼睛瞪得老大,惊骇地问道:“上差,那,那个张恪是假冒钦差?他怎么那么大的胆子?”

“他胆子一直不小!”曹于汴气哼哼说道:“圣上钦命办案的大臣就是我等,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张恪!你们身为地方官吏,竟然昏庸到了这个地步,实在是不可救药!”

扑通!

杭正清跌倒在地上,痛哭流涕。

“下官,下官实在是不知道啊!”

“起来吧!”黄克缵突然摆摆手,不悦地说道:“曹大人,张恪说不定是圣上亲自安排的,你我不知道也是正常。如今到了大同,我们就去看看,张大人到底查到了什么!”

“哼,他一介武夫,能查到什么!”曹于汴愤愤不平,但是他无论官职还是资历,都没法和黄克缵相比,只能老实跟着。

杭正清带路,再度来到王家大院,此时王家大院二百米之内,全都是义州兵和锦衣卫戍守,就算是一只苍蝇都飞不进去。

张恪穿着常服,满脸堆笑地等着门前。

“黄老大人,晚生有礼了!”

黄克缵和张恪共事过,算起来张恪还是他的半个救命恩人,老头子很客气,下马扶住了张恪。

“永贞啊,咱们又见面了!”黄克缵眉头微蹙,说道:“你可吓了我们一跳,什么时候朝廷派你做钦差了?”

“部堂大人,当初还是先帝在日,就赐给晚生天子剑,让我抓回硕托。找出背后的黑手。晚生惭愧,没等破案,先帝圣驾归天。小臣深受先帝洪恩,竟然没能在他老人家生前破获此案,晚生惭愧之至!然则先帝所托,小臣不敢不殚精竭虑。因此广宁战后,晚生就带领部下,不顾危险,穿过草原,来到大同。为的就是擒获大逆不道的贼子,告慰先帝!”

张恪说得正气凛然,到了用情之处,眼圈通红。其他人也感慨颇多,黄克缵不由得点头赞叹,斜眼睛看了看曹于汴,老头子顿时心生鄙夷。

东林的这帮人口口声声忠于朱常洛,结果他尸骨未寒就推翻朱常洛的遗旨,欺负孤儿寡母。把李选侍赶出来乾清宫。

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未篡时!

“永贞,这两天你都查到了什么,赶快和老夫说说吧。”

张恪擦了一把眼泪。急忙点头。

“部堂大人,您里面请,晚生的确发现了一桩惊天大案,比起硕托的案子还要大。请部堂大人定夺!”

张恪带着黄克缵往里面走,曹于汴的眼中精光四射,他故意慢了几步。等在最后。熊焕急忙跑到了他的耳边,低声说道:“曹大人,要命的东西都烧了,不用怕!”

曹于汴终于长出口气,心说还没有糟糕透。他一转身,迈步急匆匆跟上去。

走在方砖铺就的道路上,看着四周雕梁画栋,黄克缵满眼的吃惊。

“早就知道晋商富甲天下,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哈哈哈,老大人,君子爱财取之以道,他们若是用正道聚财,哪怕是用金玉建房子,张某也只能竖起大拇指。可是他们来钱的路子他令人不齿,还请老大人主持公道。”

黄克缵人老成精,哪会轻易给张恪当枪,笑道:“永贞,空口说白话可不行,你要拿出凭据。”

“凭据都烧了!”

“你说什么?”

难不成老头耳朵不好,张恪大声说道:“凭据都被烧了!”

“我还没聋!”黄克缵气得吹胡子瞪眼,说道:“永贞,你知道什么叫做反咬一口不,你不怕,老夫还怕呢!”

黄克缵几乎脸对脸,气冲冲说道:“你小子办事不挺精明的吗,怎么出这么大的差错?”

你当我想啊,张恪忍不住翻了翻白眼。

“老大人,您先坐下,晚生又查到了点东西,请您老过目!”

黄克缵强压着火气,坐在了太师椅上,张恪从怀里拿出了几张纸,送到老头面前。黄克缵翻开没看几行,老头子手就抖了起来。

“把镜子拿来!”

从人急忙把老花镜送来,黄克缵举着镜子,一个字一个字的看。

徐伦、曹于汴、洪石柱等人都等不及了。

“部堂,到底写了什么啊?”

黄克缵揉了揉眼睛,把几页纸放在了桌子上。

“写的什么?写的是天下第一邪党!”黄克缵说话之间,须发皆乍,冷笑道:“诸位,筹建东林书院,光是王家五年之间,就拿了二百多万两银子!曹大人,老夫倒要请教,你们到底用这些钱干了什么?”

曹于汴吓得嘴唇颤抖,脸色铁青。

“黄部堂,众所周知,东林书院是顾大人花了八千两银子重建的,何来二百多万两,你,你血口喷人!”

在一旁的张恪脸上微微含笑,蔑视地看着曹于汴。

“你们东林书院每次讲学,成千上万的学子会聚,每个人的路费,吃喝,刊印文稿,就是一笔天文数字。一个月一小会,一年一大会,八千两银子,怕是茶钱都不够吧!”

张恪的话就像是刀子一般,直刺曹于汴的心口,把东林党的画皮无情戳破!

“张恪,你不过是粗鄙武夫,东林乃是文章道德,天下仰慕,岂容你大放厥词……”

“闭嘴!”黄克缵猛地一拍桌子,冷笑道:“曹大人,你路途劳累,接下来的事情不要掺和了,老夫和几位大人一同处理也就够了!”

推荐热门小说辽东钉子户,本站提供辽东钉子户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辽东钉子户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二百二十七章 贤内助 下一章:第二百二十九章 不是猛龙不过江
热门: 男配拯救偏执男主后 谍影风云 珠穆朗玛之魔1 包青天:沧浪濯缨 真相推理师:幸存 X密码 第二死罪 独角兽谋杀案 青发鬼 我手机通冥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