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一章 被出卖的东林

上一章:第二百三十章 敲竹杠 下一章:第二百三十二章 天降大任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圣人门前卖字画,关公面前耍大刀,晋商面前讲生意经……

天底下还有比他们更会赚钱的人吗,区区黄口孺子居然要指点他们,翟福只觉得荒唐到了极点,老头嘴角挂着淡淡的笑。

“张大人,你有什么高招赐教,小老儿洗耳恭听!”

“先请教三位,你们觉得什么最容易赚钱,当然了,走私生意不算。”

黄德禄脸色通红,喘着粗气说道:“天下间最赚钱的,要数食盐,不过这是朝廷垄断的。再有就是海外贸易。江浙的丝绸,福建的茶叶,江西的瓷器,一船货出去,就能换来半船银子。不过东南的海贸多数都被东南大族把持着,我们是能看到吃不到。”

“你们资助东林党,就是想把手伸到江南吧?”

三个人没有吱声,算是默认了。

“东南海商经营这么长时间,又近水楼台先得月,想要虎口夺食,不啻于登天下海。其实……何必舍近求远呢,北方就有赚钱的东西。”

范文生皱着眉头,疑惑地问道:“张大人,还请明示。”

“很简单,就是羊毛!”

张恪说完,翟福和范文生互相看了几眼,顿时哈哈大笑起来。黄德禄更是笑得浑身肥肉乱晃。

“张大人,我还当您有什么高见呢!羊毛纺出来的毡毯,帽子寻常百姓都嫌粗劣,又怎么能卖出钱?”

“哈哈哈,亏几位还是商人,你们难道不知道西洋已经纺织出了柔软耐磨,厚实保暖的呢绒?”

“这个……”范文生尴尬咳嗽了一声,说道:“我听传教士说过,也见过所谓呢绒,不过那东西似乎不适合大明的需要……”

“糊涂!”张恪冷笑道:“不适合难道不会宣传吗?呢绒虽然没有丝绸飘洒,但是胜在保暖耐磨。做出的衣服笔挺有型,又岂会没有市场,我已经准备给部下士兵每人制作一套。试想一下,得胜之师,一身笔挺的呢子军装,披红戴绿,鼓乐喧天,向太庙献俘。你们说会不会引起一股风潮,人人争相穿着!”

“会,当然会!”大胖子黄德禄商业神经最敏感。顿时觉得有些门道。

“张大人,纺织呢,呢绒,可是要羊毛的,大明哪有那么多的羊毛?”

“大明没有,难道鞑子也没有吗?”张恪笑道:“他们有大量的牛羊,羊毛基本上就是废物,我们买过来,织成呢绒。再卖出去。初期按照每年二十万匹计算,每一匹十两银子,扣除成本,至少能赚一百五十万两。本官在锦州还有码头。能够卖到朝鲜和日本,往返之间,又能赚一笔。你们每年靠着走私能赚多少,可有这个来钱容易?”

张恪早就琢磨过毛纺。账目也算得明明白白,这时候抛出来,翟福等人顿时眼前一亮。

“张大人果然心思机巧。小老儿佩服,只是朝廷禁止和鞑子贸易,只怕……”

“怕什么,你们不是天天做生意吗?”张恪笑道:“炒花部已经答应归顺大明,到时候我们就让炒花部充当中间人,在山西和辽东建造纺织作坊,这块暴利就由我们平分,几位意下如何?”

三个人面色严峻,到了墙角,嘀咕了几句,范文生冲着张恪拱拱手。

“张大人,我们还有选择吗!只要作坊运作起来,我等保证绝不向草原卖一点东西!”范文生咬牙切齿说道,仿佛割肉一般。

“不,你们理解错了。张某不反对和鞑子,甚至是野猪皮贸易。但是要有个规范,丝绸、茶叶、瓷器随便卖,粮食和铁器就必须精打细算,不能让鞑子吃着咱们的粮食,拿着咱们的铁器铸成的兵刃,回过头杀我们自己,几位说是也不是!”

张恪的目光格外深邃,仿佛能看透人心一般,三个人都是老江湖,但是也觉得浑身不自在,老脸通红。

“张大人教训的是,我等谨记在心。”

见三个人十分恭顺,张恪从桌案上拿来一份文书,送到了翟福的手里。

“这是我亲自撰写的计划,分析了兴办毛纺作坊的种种,你们拿回去看看吧。”

翟福如获至宝地塞进怀里,小老头脸上也带着笑容。

“张大人不光领兵打仗天下一绝,就连做生意都是如此厉害,真是让人敬佩。没说的,从此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张大人有什么吩咐,只管说就是。”

“哈哈哈,话说到这里,我也退一步,二百万两赔偿的银子我可以不要。不过你们要借我三百万两,半年之后,如数奉还。”

“借钱啊!”

范文生面色凝重,突然说道:“张大人,您可是有办法半年赚二百万两?”

“差不多吧,还要看运气!”

范文生若有所思地说道:“张大人,小人斗胆问一句,大明皇家银行是怎么回事?”

“哈哈哈,没错,那就是我的主意!”

天啊!

范文生失声惊叫出来,看着张恪的眼睛全都是小星星,恨不得立刻磕头拜师。

“老范,有病啦?”

“你才有病呢!”范文生白了黄德禄一眼,冷笑道:“老黄,你虽然懂得赚钱,可是和张大人比起来,就是天上一颗星星。”

“那不是挺亮的吗?”

“我的意思是有你没你差不多!”范文生抖了抖衣袖,躬身施礼,恭敬地说道:“张大人,学生想请教大人一些要紧的事情,还望大人不吝赐教。”

平时心高气傲的范文生面对张恪,就像是学生一般老实,其他两个人对张恪越发好奇了。

“哈哈哈,我对自己人一贯是大方的,不过……是不是先把眼前的事情解决了,你们鼓动那么多乱兵来找麻烦……”

“对,对,对!”

翟福急急忙忙起身告辞,带着人一溜烟儿前往范家的宅子,晋商的真正领袖。范永斗正等在大堂。

几位顶盔挂甲的副将参将正在摇头晃脑,喷着唾沫星子。

“范先生放心,张恪才多少人马,只要有我们一出手,保证杀得鸡犬不留。不过,范先生,张恪可是钦差,杀了他后果可不小,您看……”

“嗯,几位安心就是了。范某会……”

“慢!等等!”

翟福气喘吁吁跑进来,直接到了范永斗的面前,一把拉住他。

“先别急,我们有话说……”三个人推推搡搡,把范永斗推到了后面,大堂上只剩下傻愣愣的几个军头……

“奇才,当真奇才!”

范永斗拿着计划书,反复看了几遍,用力摔在桌面。

“张恪的确不简单。说他点石成金也不为过!你们知道我看过之后的想法吗,我更想杀了他,好独吞暴利!”

翟福笑着说道:“大东家,老头子也想过。不过张恪可是狠茬子,他一口气杀了三百多闹事的官兵!我们还当他想撕破脸皮,破釜沉舟呢!没想到这小子是向咱们示威,他的心眼太多了!”

范文生急忙说道:“大哥。翟先生,张恪的本事不只如此,那个皇家银行更是无本万利。若是能参与其中,才是真正挖到了金山银山呢!”

“老八,皇家银行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哥,此事是司礼监掌印张晔负责,他办事滴水不漏,我只是听说是用钱套钱。半年多时间,给宫里送了一百五十万两,利润之大,令人咋舌。”

范永斗在地上转了几圈,拍了拍大腿,叹道:“俗话说不打不相识,看来咱们要和张恪好好合作了!”

……

前一刻剑拔弩张,下一刻就风平浪静。

张恪和晋商迅速达成了协议,以毛纺业换得晋商暂停对鞑子贸易,日后的贸易需要知会张恪,确保商品无害。

最大的障碍拔出,剩下的就好办了,勾结鞑子,贿赂东林的罪责都由王登库一人扛起。其余七大晋商答应给王家留下一成的产业,外加五十万两银子。

黄克缵对这个结果相当不满意,老头铆足了劲头,还想继续查下去,把为非作歹的晋商一网打尽。

奈何,老头是有心杀贼,无力回天。

张恪不帮他冲锋,锦衣卫也不动,就他一个光棍司令,是孤掌难鸣。老头只能把怒火都撒在了东林党身上,狠狠弹劾了刘一璟和李三才,说他们勾结商人,靡费巨万,结党营私,祸乱朝纲。更兼着里通外国,私放敌酋,罪行昭彰,罄竹难书……

“老大人,非是晚生无胆,只是晋党根基深厚,再加上朝廷新旧交替,内忧外患,若是骤然兴起大狱,只怕后果难以预料,天下立刻就乱了。”

“哼,不要说了!”黄克缵不耐烦地摆摆手。

“任凭你小子舌绽莲花,老夫也不是傻子,你和晋商有什么交易,老夫懒得问。此次回京之后,老夫就上奏乞骸骨,回家养老。”

黄克缵一甩袖子,把张恪一个人扔在了客厅……

由于张恪和晋商达成了协议,晋商断尾求生,所有矛头全都指向了东林党。

“东林书院到底花了多少钱?”“用这些钱干了什么?”“东林打着讲学幌子,以利益笼络士人,所谋者何?”……种种质疑,全都指向几位东林大佬。

刘一璟的府邸,十几天前的几个人又聚在了一起。

韩爌把桌子拍得震天响,破口大骂:“这帮老西儿太无耻了,明明他们惹出来的事情,和我们一点关系没有,结果要我们承担后果,他们都溜了!魂淡,无耻!”

刘一璟脸色阴晴莫测,咳嗽了几声。

“象云兄,现在不是埋怨的时候,为了东林计,老夫只有辞去次辅一职。”

“啊,季晦兄,你可不能认输啊!你走了,我一个人如何应付方从哲!”

刘一璟阴森森一笑:“老方有把柄在我的手上,他也跑不了!”

推荐热门小说辽东钉子户,本站提供辽东钉子户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辽东钉子户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二百三十章 敲竹杠 下一章:第二百三十二章 天降大任
热门: 乡野邪师 暴君遇上偏执狂[快穿] 留守村妇 恋爱的贡多拉 直播成精APP 请听游戏的话 成为百亿富豪后我被千亿少爷求婚了 我成了偏执男主的白月光 中国橘子之谜 植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