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八章 出奇制胜

上一章:第二百三十七章 泣血求援 下一章:第二百三十九章 救星来了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接到于伟良的血书,张恪是越发感到奇怪,按理说于伟良要求救,上面有总兵,巡抚,经略,甚至是朝廷,怎么也找不到不在战区的总兵!

不过于伟良出身广宁,又和自己在联手作战,是一起扛枪的兄弟,绝对不能不管。

“把送信的士兵叫过来,我要好好问问。”

马彪转身离去,不多时带来一个黑瘦的年轻人,身上的鸳鸯战袄破旧不堪,有几处黑色的斑块,明显是血痕。进来之后,跪在门口砰砰磕头,放声大哭。

“救救我家大人吧,求求您大发慈悲啊!”

“身为军人流血不流泪,先把事情说清楚,前面的战局到底如何?”

士兵擦抹一下眼泪,把他所知的都告诉了张恪。

“我家于大人在二月六号接到经略指令,准备光复抚顺。于大人以为冒然出战胜算不大,就上书巡抚洪大人,想要洪大人代为周旋,可是洪大人已经奉调入京,新来的巡抚杨涟刚到任,就巡视奉集堡和沈阳等地,督促人马发动攻击。于大人没法违抗,只能领兵在二月十六号攻击抚顺的建奴。”

“糊涂!”张恪拳头狠狠砸在了红木桌案上,震得壶碗乱撞,咬牙切齿,恨不得把杨涟和袁应泰叫道面前,痛骂一顿!

以明军的状态,根本没有反攻的本钱,能守住地盘就谢天谢地了。而且即便打下抚顺,面对老奴不停的骚扰,也是易攻难守,搞不好就会重蹈萨尔浒的覆辙。

张恪向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揣测东林党,从袁应泰和杨涟的举动来看,应该是山西的案子让他们损失惨重,天下群情激奋,东林最看重的节操蒙尘。他们不得不利用辽东战局转移焦点,甚至替他们加分!

从东林党的立场来看,或许是一步解套的妙棋。可是对于大明来说,却是一场彻头彻尾的灾难。

“于大人如何攻打抚顺,为何又被包围了?”

“启禀大人,于大人率领五千士兵,携带二十门红衣大炮,在二月十七号赶到抚顺城下,趁着夜色发动攻击。抚顺城中守军极少,半夜时分就杀入城中。光复抚顺。于大人急忙向经抚报捷,可是转过天侦察到两万多建奴向抚顺杀来。于大人急忙向巡抚杨涟上报,杨涟没有增派人马,只是严令于大人死守……”

士兵越说越悲痛,喘着粗气说道:“鞑子猛攻抚顺,于大人率领弟兄奋死力战三天,孤立无援,连一个援兵没有,于大人不得不选派夜不收突围。向各处求援。”

负责执掌文书的杜擎在张恪身边一直听着,奉集堡血战的场景历历在目,太阳穴上的青筋崩了起来。

“从二月十七号算起,现在差不多十天了。我们远水不解近渴,怕是于兄弟已经一命归天!”

杜擎眼角挂着伤心泪,愤然说道:“大人,我们要给于大人报仇!”

“别忙。那小子死不了!”张恪盯着那个士兵,问道:“数万鞑子包围抚顺,你又是怎么逃出来的?”

杜擎眼睛也瞪得老大。他一把揪住了士兵胸前的衣服。

“小子,实话实说,是不是鞑子的奸细,跑来谎报军情的?”

“不是啊,小的也不知道怎么就杀出来了!”

“还敢说谎!”杜擎提起醋钵大的拳头就要动手。

“慢!”张恪拉住了他的胳膊,苦笑道:“他没说谎。”

“哦,大人,您的意思是?”

张恪仰天长叹,苦笑道:“建奴学聪明了,他们是想围点打援!抚顺就是一个诱饵,借此吸引大明的精锐,然后一一消灭。老奴没有这么本事,多半是皇太极一手设计的!”

张恪的判断没有错,经过奉集堡和广宁两战,大贝勒代善灰头土脸,三贝勒莽古尔泰干脆连脑袋都没了。

建奴刚刚膨胀起来的信心削弱了不少,他们并不敢攻击沈阳和辽阳这样的重镇。经过苦心焦思,四贝勒皇太极终于出了一个主意,就是引诱大明出击,然后再反包围,诱使明军同他们野外决战。

守城战或许有困难,可是野地浪战,他们还是有充足把握的。老奴对着这个计划格外欣赏,委以兵权,让皇太极全权指挥……

“大人的意思是于兄弟还死不了?”

“比死了也好不了哪去!”

张恪一屁股坐在了地图前面,凝重地看着。

“凭着抚顺城,最多坚持不过二十天,没有援军必死无疑!”

“那有援军呢?”杜擎好奇地问道。

“买一个送一个,一起死呗!”

杜擎吓得瞠目结舌,磕磕巴巴说道:“大人,不会这么遭吧?”

“兴许比这还遭!辽沈都危险了!”

一个无能的官员或许没什么,最可怕的就是无能还喜欢做事,东林党就是这样一群人,他们做的越多,后果就越严重,所过之处,鸡毛遍地……

“大人,辽沈若是丢失了,辽东岂不是都落到老奴手里了!大人,赶快给袁应泰和杨涟去信吧,让他们以国事为重。派遣勇士解救于大人突围,放弃抚顺,全力守卫辽沈……”

“不可能的!”张恪苦笑一声:“世上有种人啊,不撞南墙不回头的!”

“东林党的都是这样人?”

“错!”张恪无奈地说道:“他们更极端,即便是撞了南墙,也不会反思自己,反而认为是墙错了。这就是东林,这就是清流,就是一群偏执狂!”

杜擎彻底傻眼了,眼圈通红,垂头丧气往外面走。

“干什么去?”

“老于没救了,我去给他买点纸,地狱总不能归东林党管吧,多烧点,让他有钱花……”

看着大个子哭天抹泪,张恪哭笑不得。

“等他真死了,再去烧纸也不迟。”

杜擎听出了张恪话中的意思,惊喜莫名地问道:“大人。我就知道您有办法!”杜擎破涕为笑。

“你先出去吧,让我好好考虑一番。”

张恪一肚子苦水,他想老实练兵,积蓄力量,可是有的人他不能不管。

除了被困的于伟良,还有辽东总兵贺世贤和张家是世交,要是没有贺世贤,大哥早就冤死了。

根据前世的记忆,贺世贤也死在了沈阳之战。

而且史料对这段记载极为诡异,先是说贺世贤大量招收降夷。有人攻讦他有异心。野猪皮打到了沈阳城下,贺世贤竟然带领着一千多家丁出城,稀里糊涂地战死了。那些降夷又打开了城门,重镇沈阳一天时间就轻松沦陷了。

当时就有人推测贺世贤和建奴之间有联系,甚至先投降了,然后才被杀。

不过根据张恪的了解,贺世贤绝对不是那种人,而且他和李成梁家族也不好,根本不可能有什么暗通取款。身为堂堂一品总兵。他更不可能投降鞑子。

至于招收降丁,大明的武官地位何等底下,除了像张恪这种圣眷在身的异类,别的都乖得像孙子。没有经略巡抚的准许。贺世贤岂敢随便收人。

最大的疑点就是沈阳大战的时候,仅带着一千家丁出城迎敌。这个就更荒谬了,贺世贤在城外深沟高垒,用木头做栅栏。预设火炮,摆出了一副乌龟战法。

结果好好的准备不用,竟然领着一千多家丁。效仿三国演义的模式拼命,岂不是笑话!

对冤枉的老伯父,张恪心里有了看法,他多半是逼不得已才出城迎战的。毫无疑问,这又是文官在背后作祟!

东林党人瞎指挥,葬送名将坚城,结果到了后世,又是东林的徒子徒孙投靠满清,修着明史,自然有些人含冤莫白……

“一定要出兵,不光为了救人,决不能让老奴轻易拿下辽沈,大不了付之一炬,留给老奴一片焦土!”

两个时辰,张恪苦心焦思,权衡再三,终于拿定了主意,猛地对着窗外说道:“马上传令,调集三千人马,立刻出征!”

窗外人影幢幢,不光是杜擎马彪,吴伯岩、岳子轩、刘全秀、乔福,就连大哥张峰全都来了。

他们也在小声嘀咕,一个个看法不一。

张峰同样牵挂贺世贤的安危,力主出兵,另外刘全秀的父亲刘希伟还在奉集堡,俗话说上阵父子兵,他哪能不管!

可是同样的,吴伯岩就认为义州兵连续作战,疲惫不堪,还没有恢复过来。人马派少了没用,多了反而会伤损元气。从义州到沈阳需要至少十几天,怕是他们去了,战斗也就结束了……

“吴大人,你说的都有道理,不过……我爹就跟着于大人。刘某不能当不孝之人,哪怕是张大人不敢发兵,我也要领着部下去,脑袋掉了碗大疤儿……”

“谁说本官不敢了!”

张恪推开书房大门,面带怒色,扫视了所有人。

“大人,你同意出兵了?”刘全秀抢步跪倒,涕泗横流。

“卑职就知道大人仁义忠勇,一定不会见死不救的!”

“哼,说那些没用,打仗还要用脑子!”张恪说道:“抚顺乃至辽沈,危如累卵,本官限期五天,必须赶到沈阳,你们谁有办法?”

“这……”大家伙面面相觑,全都傻眼了,就算是飞也飞不到啊!

可是军情如火,晚一天就不知多少人丧命,顿时难坏了所有人……

吴伯岩眼珠乱转,突然一蹦三尺高!

“我知道了,大人,您不会又想从鞑子那边借路吧,除非走辽河套,不然绝对没有办法!”吴伯岩双眼顿时变成了崇拜的小星星,也就是大人能想出这么好的办法,也就是他能领会大人的意图……

推荐热门小说辽东钉子户,本站提供辽东钉子户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辽东钉子户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二百三十七章 泣血求援 下一章:第二百三十九章 救星来了
热门: 权柄 黑猫馆手记 穿越者穿越了穿越者 犹大之窗 异位 恶魔的彩球歌 乡村美妇 大唐小郎中 花千骨Fresh果果 鬼吹灯之黄皮子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