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钟鼎文

上一章:第40章 信义公主 下一章:第42章 尸子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那就有劳王将军了。”信义公主不敢与王君临对视,略低着头有些害羞的说道。

王君临也发现自己这样注视着一位即将要和亲的公主不太合适,同样低头说道:“这是卑职应该做的。”

顿了一下,又说道:“公主若是没有其它事情,卑职先下去准备药材去了。”

说完,王君临便抱拳一拜,转身离去。

信义公主看着王君临的背影发呆,直到侍女关上门,才收回目光,拿着何尚宫递过来的药方,眼睛发亮的看了半响,眸中有异光流动,半响之后说道:“嬷嬷,他真的是那位毒将吗?怎么……”

何尚宫看着信义公主竟然见了王君临之后,整个人都变得精神了一些,也不像之前那般忧郁,笑着说道:“正如王将军刚才所言,世人传言多夸大其词,谣言不可信。”

信义公主沉默半响,突然说道:“阿姆,你说王将军要是彻底灭了西突厥,我是不是就不用嫁给西突厥的野人了。更不会像义成公主那样在东。突厥老可汗死了,还要嫁给老可汗的儿子,老可汗的儿子死了,又要嫁给他的弟弟或者孙子。”

何尚宫盯着信义公主看了一眼,神色中有欣慰,也有担忧,说道:“殿下说的没错,若是西突厥被灭国,公主的确不用再嫁给西突厥这些野人了。可是,要灭西突厥谈何容易。”

信义公主没有接话,脑海里面浮现出王君临那魁梧的身形和让人心安的眼神。

……

……

长孙晟已过中年,长途跋涉而来,已经很疲惫,说了几句话便下去休息了。鱼俱罗将王君临叫到一边认真一番交待之后,当天便带两千亲兵回了金城郡,毕竟他是一州行军总管,麾下各郡、县有近十万大军,事务繁忙,不可能在高台城久待。

傍晚,王君临本来要宴请长孙父子二人,长孙晟借口年高劳累,推辞没有来,只派他儿子长孙无忌和其他几名随官过来赴宴,这正中王君临心怀,他正准备深入接触一下长孙无忌。

宴会是在高台城最大的青楼春意楼举办的,除了长孙无忌之外,其他使团文武官员或畏惧,或忌惮,或冷笑的敬过王君临酒后,便不再找王君临,自有周虎、武三、武四、姜木啷和苏长青五个都尉陪酒,王君临也让人将春意楼最好姑娘请来了十多个,除王君临本人和长孙无忌之外,每个人身边都有一名姑娘陪这些人娱乐,场中也有歌姬伴舞。

王君临身边没有姑娘,不是他不想,而是不管是哪个姑娘一靠近他他都会吓得脸色发白,说话都打颤,好像他全身都带有毒一样,实在是没有什么意思。

至于长孙无忌身边不要姑娘陪,王君临便不知道其原因了。可能是因为看着他身边没姑娘,为了礼貌所以也拒绝了,也可能是人家压根就不好此种调调。

“贤弟看起来对我很好奇啊!”两人渐渐熟络之后,开始以兄弟相称,长孙无忌便开始问起去年那场战争中,由王君临主导的毒破陇西城、夜袭突厥粮草营和火烧水泉关这三场战争的经过。王君临不夸张,也不谦虚,以一种很平淡的语言如实说给长孙无忌听。

长孙无忌笑着说道:“王兄有所不知,如今天下,没见过王兄的,谁不好奇,毕竟在传言中,王兄你可是双眼常年血红,一口獠牙,身高一丈之多,每日都要喝一碗人血。甚至有传言说朝廷之所以不让你到关中腹地为将,就是怕你喝自家百姓的血,而让你驻守边关,刚好可以继续祸害突厥人和吐谷浑人。”

“哈哈哈哈……这些说法,我还真是第一次听见。”王君临忍不住长笑出声。

长孙无忌也跟着笑了两声,说道:“关于王兄的传言可是不少,比这更夸张的也有不少,王兄若是有兴趣,小弟还可以说一些让你听听。”

王君临摇了摇头,说道:“算了,不说了,谣言止于智者,相信这些谣言的只不过都是缺乏判断能力的无知之人罢了。”

长孙无忌面露奇光,说道:“好一个谣言止于智者,王兄此言大为有理。”

“来,为这句话,小弟敬王兄一杯酒。”

喝习惯了后世五六十度白酒的王君临对这十几度的酒水一点感觉都没有,向来是来者不拒,端起酒杯便一口干了。

长孙无忌的酒量也不错,同样一口喝了杯中酒之后,说道:“王兄可读过书。”

王君临笑着说道:“读过几年。”他这大半年已经抽时间将这个时代古字学了一遍,就连读书人喜欢读的那几本书都找的看了一遍。再结合多出来的后世一千多年历史认识,除了不会作诗写词之外,不管是见识经验,还是知识渊博程度,亦或是考虑问题的逻辑性,都远不是这个时代大部分人所能相比。

“敢问王兄师承何人,竟然文武全才不说,还是用毒高手。”看得出来长孙无忌对王君临这个人极为好奇,一门心思的想要将其底细打听清楚。

王君临说道:“我从小和师父在山中过着隐居生活,师父是一位奇人,所以我学的东西也很杂,除了武功之外,便是读各种书,另外,师父有一本毒经,他不教我,都是我在山中闲着无聊自己学的。待师父故去之后,我出了山,机缘巧合之下参军,成为我大隋一名士兵,之前从未试过用毒之威力,不想去年小试了一下,一不小心毒倒了一万多敌军,破了陇西城,立了大功。”

王君临随口将之前给鱼俱罗说过的说词很熟练的说了出来,长孙无忌一脸感慨和向往,说道:“王兄的师父真乃不出世的高人。”

没错,王君临从其眼中看出了向往,这才想起这家伙是一手策划玄武门之变的狠人。

“噢!对了,师父去了之后,我从师父的遗物里面找到一份毒秘方,只是那上面的字我不认识。贤弟学古通今,不如帮我看看。”王君临说道。

长孙无忌顿时来了兴趣,眼睛发亮的说道:“小弟恭敬不如从命,王兄不如现在便拿出来,让小弟一观。”

王君临从怀中拿出从兽皮卷上抄写下来的内容,递给长孙无忌,后者仔细看过之后,失声道:“竟然是钟鼎文,难道王兄的那本毒经是周朝时期传下来的古物?”

王君临闻言,心中狂喜,他这大半年来凡是从高台城经过的读书人都被他以各种理由询问过,但一直没有人认识这种字,不想那卷兽皮上写的内容竟然是周代的字,怪不得自己一个字都不认识。

“贤弟可认识这些是什么字?”王君临尽量不让自己表现得太过兴奋。

长孙无忌说道:“这有何难,小弟现在就可以将这些字翻译成汉字。”

所谓汉字,就是自汉朝之后一直延用下来的字,直到近代史简体字出现之前,便基本上没有再变过。所以,自那之后便一直称为汉字。

王君临当即让他拿来笔墨,亲自为长孙无忌研墨执笔,长孙无忌也不客气,刷刷刷几下,就在王君临抄写内容纸上特意留下的空间上对应着翻译过来。

王君临也不细看,欣喜的拿起来吹干,便喊过门口亲卫,让其小心收起来。

翻译过来的字一看就知道是打乱了内容的,长孙无忌反而认为这是理所应当的,毕竟这是王君临师门秘诀,怎可随意示于外人。

……

……

“周天搬运大法?这是什么东西,看起来不太像是修炼武功的秘法。”王君临喃喃自语。

夜宴之后,使团各个官员回驿馆休息,长孙无忌同样被王君临灌醉,硬塞了一个少女侍寝。而王君临回到自己在高台城中的府邸,特意交待让任何人都不要打扰自己,一个人在书房中迫不及待的拿出兽皮卷按照长孙无忌的翻译,研究兽皮卷上内容。

“丹者,单也,一者,单也。惟道无对,故名曰丹。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谷得一以盈,人得一以长存。”

“这是什么破玩意。”王君临看了第一段内容,便一阵无语。这等似是而非,模棱两可,很抽象的话语,他怎么能够看得懂,即使能够明白是什么意思,也根本不知道如何修炼。

“或许是我想多了,这根本就不是什么修炼之法。”王君临心中失望之极,自从去年在陇西城太守府看过波多法王与那古怪道士打斗之后,他便一直对这两人修炼的东西念念不忘,现在看来这种高深秘法或许真的存在,但却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

将这些不切实际的想法抛到一边,王君临开始想这一次和长孙晟出使西突厥可能遇到的危险,然后又如何面对,心中提前有个预案和对策。

虽然他也认为长孙晟分析的很有道理,但是凡事都有意外,谁知道那些突厥人会不会发疯,所以他要进行万全准备。

推荐热门小说乱世枭雄,本站提供乱世枭雄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乱世枭雄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40章 信义公主 下一章:第42章 尸子
热门: 虚幻的旅行 暗夜将至 庶族无名 长吻逆时差 穿成万人迷的炮灰竹马 奇谈百物语·眩 乡村小祸害 十万分之一的偶然 穿成声名狼藉的女配 虫图腾5:机密虫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