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上一章:第一百章 下一章:第一百零二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花月楼是江南最大的一处风月场所,而顾惜朝的母亲便是这里曾经的花魁,然而在顾惜朝的母亲茉娘怀了顾惜朝后,茉娘的恩客便不如以往那么多了,在花月楼中的地位也一降再降。

杨疏影抱着琴,原随云抱着顾惜朝来到花月楼的时候,花月楼还没有开门。

原随云抱着顾惜朝眼神幽幽地看着杨疏影,开口问道:“先生真的要进去?”

杨疏影闻言点了点头,然后伸手摸了摸原随云的头道:“你知道我喜欢的是圆圆。”

原随云闻言不由勾起了唇角,然后道:“先生可不要被里面的繁花迷了眼。”

杨疏影闻言摇了摇头,直接将青玉流的琴中剑取了出来,然后对着花月楼的大门一劈,剑气扫过,大门应声而倒。

被原随云抱在怀里的顾惜朝不由微微张大了嘴巴,这实在是太厉害了。

杨疏影回首捏了捏被狐狸毛披风裹里的顾惜朝的小脸,然后便转身带着原随云进了花月楼中。

花月楼中的老鸨带着打手闻声赶来,老鸨不由骂道:“是谁?谁这么大胆敢砸我花月楼的场子!”

老鸨扶着头上的珠花,神色惊怒地冲到了楼下的大厅之中,当她看见杨疏影和原随云二人的时候,表情不由一愣,这大白天的来青楼也就算了,怎么还带着一个小孩子。

不过,老鸨也是一个眼尖的,自然看出杨疏影和原随云身上的衣服不一般,光那身上披的狐毛披风都价值千金,于是老鸨立马在脸上摆出了一个虚伪的笑容,她道:“二位客人这是怎么了?火气怎么这么大,我这里姑娘多,让她们给你们消消火,莫要动怒啦。”

杨疏影看着向他走来的老鸨不着痕迹地向后退了半步,老鸨身上的香粉味道实在是太重了,让他的鼻子不舒服得很。

只见原随云上前一步挡住了杨疏影,然后冷着声音开口道:“带我们去见茉娘。”

原随云的眼神深沉,仿佛里面有无尽的黑暗,老鸨看着这双眼睛忍不住害怕地退后了几步。

“茉娘,茉娘,她现在不方便见客。”老鸨想到被抬到柴房等死的茉娘有些慌张地开口道。

“是吗?”杨疏影冷漠地看着老鸨,他摸了摸青玉流的琴弦,然后轻轻拨弄了几下,下一刻,大楼的柱子被琴音折断,大楼有些微微倾斜。

“你不让我们见茉娘,那我们也不介意拆了这里。”杨疏影看着神色害怕的老鸨道。

老鸨害怕地退后了两步,她身后的打手们也不敢轻举妄动。老鸨看着杨疏影二人,不知道自己这是做了什么孽,竟然招来了这么两个煞神。

“见,见。”老鸨连忙招了一个打手过来,她道:“长贵,带他们去柴房。”

“柴房!你把我娘怎么了?”顾惜朝闻言瞪大了眼睛,一脸愤恨地看着老鸨。

老鸨听到顾惜朝的声音,这才仔细地看了看原随云怀里抱着的孩子,雪白的狐狸毛将原随云怀里的孩子衬得可爱乖巧,而这长相真的是像极了茉娘。

杨疏影在跟长贵离开路过老鸨时,只听见他轻声道:“对了,把昨日用鞭子抽顾惜朝的人也交出来吧。”

老鸨闻言当即便腿软跌坐在地上。

柴房中,茉娘躺在破席子上已经奄奄一息了,当她看见原随云怀里的顾惜朝的时候,已经灰暗的眼睛里这才露出了几分神采。

“娘!”被原随云抱在怀里的顾惜朝立马跳了下来扑进了茉娘的怀里。

站在门边的杨疏影只是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女人便知道她命不久矣了。

“师父,救救我娘!”顾惜朝哭着喊道。

他当初为了保护自己的还在病中的母亲不被那个男人欺负,不仅自己被花月楼的人关在房间里一顿毒打,还让自己的母亲躺下地上无人医治。

这样想着,顾惜朝哭得越发大声了。

杨疏影看了看生机已经彻底败坏的女人,摇了摇头道:“我救不了。”

茉娘的身体底子早就彻底坏了,能活到现在不过是为了顾惜朝撑着而已,如今又受了伤加之染了风寒,就如同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如果不是他们来得早,茉娘便会无声无息地死在这里。

顾惜朝闻言紧紧地握住了茉娘的手,眼泪却是止不住地流。茉娘扭头看了杨疏影一眼,然后对顾惜朝道:“我刚才听闻你叫他师父。”

杨疏影闻言垂眸道:“我是他师父,我会照顾好他的。”

茉娘闻言露出了一个笑容,然后对顾惜朝道:“你要好好听你师父的话,有人照顾你,我也就放心了。”

于是,茉娘在顾惜朝的哭声中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杨疏影摸了摸顾惜朝的头,然后对顾惜朝道:“先替你母亲处理身后事吧。”

说完,顾惜朝便放声大哭。

最后,茉娘被埋在了千岛湖中的玉林岛上。

顾惜朝在处理好茉娘的丧事后,捏着拳头对杨疏影道:“我一定会给我娘报仇的!”

无论是殴打他娘的那个男人,还是故意将他娘扔到柴房的花月楼老鸨,他都会一一地报复回来。

坐在青石上拨弄着琴弦的杨疏影停了下来,然后看着面前还小的顾惜朝,开口问道:“需要师父帮忙吗?”

顾惜朝闻言抬头看了杨疏影一眼,然后神色坚定地道:“我要自己为我娘报仇!”

杨疏影闻言点了点头,然后伸手摸了摸顾惜朝的头然后道:“那你就要好好学莫问曲了。”

说完之后,杨疏影这才反应过来,顾惜朝原来用的武器是神哭小斧,难道他要在琴里面藏一把斧头吗?

不过看着认真练琴的顾惜朝,杨疏影还是把琴里藏斧头的念头给放下了。

忽然间,一阵风吹过,原随云足尖点地轻轻落在了杨疏影的身边,看着前面四个练琴的孩子,开口对杨疏影道:“都还是孩子啊。”

杨疏影闻言点了点头,然后道:“总会长大的。”

原随云坐在了杨疏影身边后道:“可是长大了不够十个也是不行的。”

接着,原随云便将头埋在了杨疏影的怀里,然后开口问道:“先生,你什么时候收第十个徒弟?”

杨疏影听了原随云的话,伸手将黏在自己身上原随云推开,然后开口道:“缘分未到,强求不得。”

说完,杨疏影便收拾好青玉流离开了自己坐的青石。

原随云眯着眼睛看着杨疏影离去的背影,可是他偏想强求。

毕竟,原随云想和杨疏影成亲想了很久了,他连自己和杨疏影的喜服都准备好了,到时候宴请的宾客名单也拟好了,怎么可以卡在这最后一个徒弟上。

转眼两月过去,天气渐渐变暖,相知山庄中种植的桃花也全部开了,杨疏影这两个月哪里也没有去,只全心全意地待在相知山庄教导自己这四个能够学武的徒弟。

早上,狄飞惊带着三个师弟师妹去明德树下跟着叶孤城练剑,下午带着师弟师妹去万书楼学琴,吃晚饭之前又带着师弟师妹去万春流所在的怀仁斋学习医术。

杨疏影可谓是把自己徒弟的时间安排得满满当当,而原随云也没有闲着,这些日子里他一直在找年纪尚幼又天资过人的孩子给杨疏影当徒弟。

最后,原随云的功夫没有白费,他在姑苏的无垢山庄中找到了他想要找的人。

无垢山庄是江南的武林第一世家,然而庄主却是早逝,唯独留下了一个五六岁的孩子,这个孩子便是连城璧。

原随云看着属下收集来的信息,知道连城璧天资过人,小小年纪便已经有了神童之称。

原随云看着手上的资料,微微勾起了唇角,然后对手下道:“去,以无争山庄少庄主的名义去请无垢山庄的少庄主来相知山庄一叙。”

“是。”蹲在暗处的手下闻声退下。

三日后,连城璧便乘着船带着自己信任的家仆来到了相知山庄。

连城璧看着面前偌大的山庄,忍不住吸了口气,然后定住了心神,他不知道自己即将面对的是什么,但是接到天下第一山庄的邀请信使他不得不来到这里。

相知山庄虽然在江湖中的名声不显,但是连城璧却知道这里面居住一个全天下武功最高的人,为了稳住人心浮动的无垢山庄以及为了见一见身为大宗师的杨疏影,连城璧都必须要要来。

明德树下,杨疏影同原随云下着棋,杨疏影不擅下棋,心思也不在下棋上面,于是他很快地便输掉这盘棋局。

杨疏影看着自己输得惨烈的棋局,忍不住小声开口道:“我不下了。”

原随云闻言用棋称推乱了棋局,然后道:“好,我们不下了,等会儿我送先生一个礼物,保证先生开心。”

下一刻,杨疏影便见到了被原随云手下带进来的连城璧。

连城璧一进来,杨疏影便知道这是自己要收的徒弟了。于是,杨疏影看向连城璧开口问道:“你可愿拜我为师?”

连城璧闻言不由愣了愣,但是很快地便反应了过来,当即开口道:“城璧自然愿意。”

拜杨疏影为师,不仅能稳定山庄的人心,还能维持住无垢山庄在江湖中的地位,何乐而不为呢。

杨疏影闻言露出了笑容,然后道:“你以后便是我的徒弟了。”

原随云也露出了笑容,他轻声在杨疏影的耳边道:“先生,我们也是时候成亲了吧。”

推荐热门小说琴爹的自我修养,本站提供琴爹的自我修养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琴爹的自我修养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一百章 下一章:第一百零二章
热门: 纸人 异世邪君 重生之歌坛巨星 大象的证词 天花板上的足迹 影帝的对象毛绒绒[重生] 画怖 永生 刑警手记之犯罪现场 败家子的废材逆袭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