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锁]

上一章:第一百零三章 是师兄不是师姐 下一章:第一百零五章 如玉君子的小狼狗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宫九的二十几年是活在仇恨之中的,然而还没等宫九做出什么的时候,他就被自己的父王打包扔给了杨疏影管教,所以他的后半辈子,注定是要在相知山庄度过。

又是一年新雪,宫九独自坐在树枝上发着呆,任由新雪打湿自己的衣服,然后慢慢地变成了一个雪人。

宫九不知道为什么要在大雪中发呆,就如同自己在无名岛对着大海发呆一样。

等到夜色降临的时候,苏梦枕撑着一把油纸伞走到了宫九在的树枝下面。苏梦枕已经从少年长成了青年,脸上虽然已经不见病弱之气,但是依旧显得有几分柔弱。

苏梦枕身上披着的是白色的狐裘,手里捧着的是暖炉,眉目柔和,他看着宫九道:“下来。”

宫九闻言回神,低头看向了站在自己下面的青年,他面色苍白,没有血色的嘴唇微微抖了一抖,然后开口问道:“你怎么来了?”

宫九看着苏梦枕,以前个子比他还要矮的少年在十年过去后已经长成了青年,甚至隐隐约约比自己高上那么一点。宫九有时候不得不感叹时光过得真快,以前被他欺负,被他强迫帮他作弊的苏梦枕,如今他也不一定能打得过了。

苏梦枕低头拂去了衣上的雪花,然后才道:“来给杨庄主送年礼。”

如今的苏梦枕已经是金风细雨楼的楼主了,在五年前其父苏幕遮过世后,苏梦枕便接手了金风细雨楼,他本可以让手下人跑这一趟的,但却偏偏自己来了,说到底,也不过是想见一见眼前这个人。

“明月,下来。”苏梦枕看着宫九轻声道。

宫九的手指微微颤了颤,他本名赵明月,在自己的母亲去世后,已经许久没有这样叫过他了。

于是,宫九微微垂眸,道了一声“好”,然后便从树枝上跃下。

苏梦枕见此连忙走到了宫九身边为他拂去衣上的雪花,只是白衣已经彻彻底底地被雪打湿,再怎么拂,终究是冷的。

苏梦枕伸手将宫九的手握住,热意从苏梦枕的手心传到宫九的手上,烫得宫九的手不由不由往后一抽,然而却被苏梦枕强势地握在手中。

“回去吧。”说完,苏梦枕便带着宫九回了他在相知山庄的院子。

房间里,宫九坐在浴桶里,氤氲的热气模糊了宫九俊美的面容,而苏梦枕离他只有一扇屏风之遥。

苏梦枕坐在桌子边手里拿着书,身前放着一盏热茶,然而他的心思并不在书上。听着屏风后面的水声,苏梦枕的喉咙不由开始发紧。

宫九起身随意地披上外套,赤着脚踩在了地上,他走出屏风看着苏梦枕,然而还没有等他开口说话,苏梦枕便起身拿起了毛巾为他擦拭起了还滴着水的头发。

“为什么不擦头发?”苏梦枕垂着眸开口问道。

宫九眯了眯眼看着为他擦着头发的苏梦枕,偏着头道:“你想上我。”

苏梦枕闻言不由一噎,他的确想上宫九。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喜欢上宫九的,等发现的时候,他的心里眼里已经全部是这个人了。

苏梦枕白皙修长的手抚上了宫九的脸颊,轻轻描绘着这一张俊美无双的脸,然后他垂着眸,轻声道:“我的确是想上你。”

突然,宫九猛地迫近了苏梦枕,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已经达到了气息相互交融的地步,苏梦枕感受着宫九扑到自己脸上的气息,心跳不由快了那么两步。

“可是为什么不是我上你呢?”宫九的眼睛里闪着精光,手已经抽掉了苏梦枕的腰带。

苏梦枕闻言咽了咽不存在的口水,然后道:“你可以试试。”

宫九的武功的确很高,但是受虐的本性却不会变,苏梦枕知道只要自己的气息变得危险起来,首先受不了的是宫九。

接下来的事便如同苏梦枕所料的一般,当他的气息变得危险起来的时候,宫九首先受不了,软下了腰,仍他索求。

宫九的腰很软,可以做任何一个姿势,那处也很紧,苏梦枕用手指轻轻擦拭了一下宫九口边的涎水,然后吻了吻宫九的眼睛后道:“明月,叫出声来。”

之后,宫九的房间里便传出了如同猫儿一般的叫声。

和狄飞惊一同巡逻路过此处的东方长清不由开口向狄飞惊问道:“师兄,你听,哪里来的野猫啊?”

狄飞惊提着灯笼脸色微红,东方长清不懂,但是他却是懂的,于是他轻声呵斥道:“还不快巡逻,今夜不想早点睡觉了吗?”

东方长清:“哦。”

第二日,宫九从睡梦中醒来的时候,苏梦枕已经不在了,宫九摸了摸身侧的温度,倒是没有离去多久。

正当宫九想要坐起身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腰酸痛不已,虽然自己那处已经被清洗过了,宫九依旧觉得难受。

宫九揉了揉腰,咬着牙把身边的枕头砸向了床下,骂道:“该死的。”

话音落下,苏梦枕便端着一碗清粥推门而入,他看着地上的枕头皱着眉唤道:“明月。”

宫九抬头看向苏梦枕,然后道:“你故意的。”

苏梦枕自然知道宫九说的是昨夜的事情,他放下手里的清粥在宫九的唇边吻了一吻后道:“我故意的,以后我要改掉你这个毛病,万一你对着别的人软了身子,我要怎么办?”

想到这种可能,苏梦枕的眼神就不由暗了暗。

宫九却是打开了苏梦枕的手,然后偏过头去道:“如果不是你谁还能轻易近我的身?”

苏梦枕闻言,眼里不由浮起了一丝笑意,然后对宫九道:“喝粥吧。”

宫九这才就这苏梦枕的手喝下了一碗粥。

时间一晃,三日便过去了,苏梦枕也到了快要离开的时候了。

天依旧下着小雪,宫九站在渡口撑着油纸伞目送着苏梦枕离开。

等苏梦枕坐着船消失在宫九的视线里后,宫九依旧现在渡口边望着。

半个时辰后,原随云撑着伞杨疏影抱着琴走到了宫九的身边,然后杨疏影看了看宫九道:“喜欢便去追。”

宫九闻言猛然惊醒,手里的油纸伞跌落在地上,他看了一眼杨疏影道:“你不是不让我踏出千岛湖半步吗?”

杨疏影不由一愣,反问道:“我何时说过这话?”

接着,杨疏影又道:“苏梦枕在京城还有一个未婚妻来着。”

等杨疏影的话音落下,宫九已经消失不见了。

马车上,苏梦枕处理着手上的事务,心中不由轻轻叹气,这次一别,又不知道要多久以后才能再见到宫九了。

然而还没有等苏梦枕叹气完,一个身穿白衣的俊美青年便钻进了他的马车,只见俊美青年伸手捏住了他的下巴,神情危险地问道:“我听闻苏楼主在京城有一位貌美如花的未婚妻?”

苏梦枕看见宫九心中一喜,伸手将宫九搂在怀里,然后轻声道:“不及明月十分之一。”

宫九闻言不由冷哼一声。

接着苏梦枕才慢慢对宫九道:“一年前我去六分半堂退过婚,然而雷堂主却对我避而不见,退婚之事也就拖了下来。”

宫九眯着眼,把玩着苏梦枕修长白皙的手道:“回京,太平王世子要迎娶苏楼主为世子妃。”

苏梦枕轻轻一笑,然后道:“都听你的。”

回到京城后,苏梦枕再次向六分半堂退婚,雷损对此依旧是闭门不见。

苏梦枕在同宫九离开六分半堂的时候,雷纯穿着一身白色的裙子撑着油纸伞出现在苏梦枕和宫九的面前。

苏梦枕看了雷纯一眼后,便垂下了眸子礼貌地喊了一声:“雷姑娘。”

宫九却是兴致勃勃地打量起了雷纯,雷纯不愧是被称作“经霜更艳,遇雪尤清”的美人,然而宫九看过一眼便没了兴趣,这个女人眼里藏着太多野心,对苏梦枕没有半点感情,有的只有利用。

六分半堂的堂主身体不好,雷纯虽有心计但却不会武功,想要在雷损去世后,当上总堂主,雷纯少不得要依靠苏梦枕,雷损不接受苏梦枕的退婚,想来也是在为自己的女儿铺路。

“走吧。”宫九看完雷纯便拉着苏梦枕离开了。

“苏哥哥!”雷纯回首喊道,然而没有任何一个人回头。

见此,雷纯的指甲不由掐破了手心。

宫九跟苏梦枕回到金风细雨楼后,思考了片刻后便写信给了身在青龙会的公子羽,让公子羽逼迫雷损同意退亲。

青龙会中,公子羽看着宫九的来信不由有些惊讶,他以为宫九这辈子都不会爱上任何一个人了。

白玉京看着公子羽愣神,伸手抽出了公子羽手中的书信,然后道:“在看什么?”

公子羽回神看向白玉京,然后开口问道:“你说,我该不该帮忙。”

白玉京将信看完后道:“帮,怎么不帮?”

于是,第二日,在金风细雨楼中处理事务的苏梦枕突然收到了雷损的退婚请求,一时间不由有些茫然。

当苏梦枕看着带着喜服走进来的宫九,心里便知道是谁出的手。

苏梦枕看着宫九手中的衣服不由道:“太平王只怕不愿意。”

宫九冷笑着道:“他对不起我的事还少吗?我娶个喜欢的人有如何?”

三月后,宫九与苏梦枕大婚被京城人当做一件奇事,当人们明白他们是相知山庄出来的后便不以为意了。

此后,宫九便同苏梦枕共住金风细雨楼。

推荐热门小说琴爹的自我修养,本站提供琴爹的自我修养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琴爹的自我修养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一百零三章 是师兄不是师姐 下一章:第一百零五章 如玉君子的小狼狗
热门: 灵域 天坑鹰猎 说好的白手起家呢 怀了隔壁班穷校草的崽之后 镜浦杀人事件 暗夜捕手之昨日花黄 白与黑 佛本是道 欢迎来到童话世界 我给残疾大佬送温暖[快穿]